客厅有人厨房偷偷做/医生玩控女病人小说

2022年7月15日06:13:00客厅有人厨房偷偷做/医生玩控女病人小说已关闭评论

“将我打落下界的人…”

客厅有人厨房偷偷做/医生玩控女病人小说

        

宁红衣呢喃着,忽然倒退了一步,一脸震惊地盯着青儿:“你是说…寒月?那个没脑子的圣母?她还活着?”

        

寒月,道号寒月仙子,修功德之道,身怀无上功德金身,全力以赴之下,能接下第三步开天始圣一招而不死。

        

按理说,像这样的无敌存在,应该一心一意,追逐大道才是,再不济,圈地称王,开山做主,也能说得过去。

        

偏偏那寒月仙子不得:她居然一生都在行侠仗义!

        

恃强凌弱?她管!

        

为祸苍生?她管!

        

卖女求荣?她也管!

        

总之就一句话,有人管的,她要管,没有人管的,她也要管,日行十善,是她的人生信条,打击罪恶,是她的坚定执念,她是以行善积德入道,亦用了半生,将此道…

        

发扬光大!

        

而对于这样正义感十足的女仙子来说,像宁红衣这种魔修中的魔修,煞神中的煞神,自然是眼中钉,肉中刺… 

        

是坚决要铲除的!

        

数万年前,宁红衣刚证道那会,为了巩固实力,在上界屠了不知多少无敌道统,掀起了无穷无尽的腥风血雨。

        

一时间,丹魔之名,闹得上界各宗是人心惶惶,却又敢怒不敢言:谁不知道宁红衣背后,站着一位无上巨头?

        

仗着那位存在的撑腰,宁红衣愈发肆无忌惮,甚至当众叫板圣人,放话要一夜之间,血洗其治下百万里星海。

        

这下。

        

宁红衣不仅惹毛了一位圣人,也激怒了寒月仙子。

        

某一日。

        

那位圣人真身亲临,与宁红衣背后那位存在论道,而寒月仙子,则趁机对宁红衣出手,双方大战了十天十夜。

        

最终…

        

圣人不敌宁红衣背后巨头,被其以气运为剑,斩去了一条手臂,立誓避世百万年,但宁红衣就没那么好运了。

        

她被寒月仙子削去道行,镇压在下界葬仙岭…

        

直至宁凡的出现。

        

那位古老才肯下界,将她解封,为宁凡护道…

        

        

“她不仅活着,而且还比当年更强了。”

        

青儿伸了个懒腰,嗤笑道:“至于她是不是蠢货,这不好说,我倒是觉得,你才是那个蠢货,天下第一蠢!”

        

“喂,你凭什么骂我啊?”

        

爆脾气的小丹魔哪受得了这般羞辱,以至都忘记打探自己宿敌消息:“别以为你是她分身,我就不敢动你!”

        

“要是惹毛了孤,孤连她一块儿…揍!哼!”

        

虽然后面一句话,说得不是特别有底气,不过宁红衣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毕竟人活一张脸,佛争一炷香嘛。

        

青儿完全不在意宁红衣的威胁,依旧顶着一张冷嘲热讽的脸,讥讽道:“你若不蠢,在下界搞什么大屠杀?”

        

“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你真以为上界那帮巨头对下界发生的事完全不知情?她们平时只是懒得过问而已!”

        

“你可是寒月仙子的重点关注对象,你从葬仙岭跑出来,就不说了,她关了你那么多年,加上给本尊面子。”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拉倒了。”

        

“你非要搞得下界人人惶恐,动荡不安,就她那嫉恶如仇且爱管闲事的性格,你觉得能忍你?能坐视不管?”

        

青儿夹枪带棒地批判,当场就给宁红衣骂懵了。

        

不过仔细想想…

        

宁红衣又觉得青儿骂得对,她似乎找不到一个,能反驳的点:要不是她到处屠城灭门,怎么会惊动寒月仙子?

        

这样一说…

        

孤好像是挺傻的哦?

        

呸呸呸!

        

什么玩意?

        

我怎么被这死青儿,给绕进去了?

        

傻的明明只有寒月,关我什么事?

        

宁红衣一脸幽怨地看着青儿:“你这人好过分啊?我们才是一伙儿的,你怎么能帮着外人,骂自己人呢?”

        

“正因为是自己人,我才要说啊。”

        

青儿神情严肃道:“小宁,时代变了,现在已经不比以前了,这一世要改朝换代,很多牛鬼蛇神都出世了。”

        

“有的东西真拼起命来,连我家本尊都觉得棘手,你如果把他惹上了那些东西,本尊都不一定能保得住你。”

        

“所以。”

        

“听我一句劝,低调点吧,本尊她会为了小凡不惜一切,但你不是小凡,她不可能会死保你,你明白了吗?”

        

青儿嘴上讨厌宁红衣,实际是真把她当朋友的,她的朋友总共就那么几个,自然是不愿意看到宁红衣出事的。

        

要不也不会千里迢迢赶来镇场了:本尊最开始给她的指令可是…宁红衣有难,你愿意帮就去,不愿意本宫就…

        

给小凡,重新找一具分身!

        

        

听着挚友苦口婆心的劝导,饶是以宁红衣的狠辣,都不禁动容,只是碍于面子,她不愿意低头,表面嘴硬道:

        

“哎呀。”

        

“行了行了,孤知道了,以后再说吧,眼下先把开宗大典的麻烦解决了吧…有你坐镇,应该没啥意外了吧?”

        

“这是当然。”

        

虽然寒月仙子很强,但对于青儿来说,并不算什么威胁:“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头,我只会帮你这一次哦。”

        

“留小凡一个人在海岛,我挺不放心的。”

        

这么说纯粹是为了让宁红衣记住教训,以防她好了伤疤忘了痛,宁红衣真要出事,她也不会见死不救就对了。

        

“你真有那么喜欢他嘛?”

        

宁红衣不以为意,反倒调戏起青儿:“诶,我看你家少爷挺帅的,你说,我也单身那么多年了,要不然…”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

        

突然!

        

剑芒一闪,剑气涌动。

        

宁红衣美眸开阖之间。

        

一柄长剑,就架到了她雪白的脖颈之上。

        

宁红衣眼皮狂跳,猛地抬头,却见对面之人,早已面如寒霜,眼神冰冷:“喂,开个玩笑而已,不至于吧?”

        

“呵呵。”

        

青儿闻言,长剑剑锋,又向前送了几寸、宁红衣的肌肤瞬间被刺破,几滴殷红的精血,沿着剑锋滑落。

        

这时。

        

青儿朱唇轻启,只听冷到极点,不掺杂半点情感的声音,从其檀口传来:“他是我的,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任何人,敢打他的主意,都只有死路一条,我不会有半分留情,包括你,我的好闺蜜,宁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