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撅起雪白浑圆的大肥臀&他强了寄人篱下的女主

2022年7月14日06:28:00她撅起雪白浑圆的大肥臀&他强了寄人篱下的女主已关闭评论

“在很早以前,我和罗博格里耶有过一面之缘,如你所见,他是个富豪,但即便在富豪中这人也是特立独行的那一类——他是个狂热的生存主义分子。”

她撅起雪白浑圆的大肥臀&他强了寄人篱下的女主

        

“你是指大断电之后的那种‘生存狂’?”

        

“对,他几十年前就在第一区的隔离带附近建了很多专门应对末日的社区,囤积食物、药品、枪支和……妇女?”

        

“囤积妇女,”司雷怀疑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你确定第一区联合政府会允许这种事情在宜居地发生吗?”

        

“我看不出那种情形和‘囤积’有什么两样……不过无所谓了,你也可以说她们是自愿加入的,因为她们也非常狂热,狂热于建设‘伊甸’——用‘女人的方式’。”

        

“什么方式?”

        

“管理内务和生育,”安娜轻声道,“在长达十五年的时间里,‘伊甸’内每个女性的平均数量是7.6个。”

        

“这太荒谬了,”司雷难以置信,“我不信联第一区合政府会在这种事情上袖手旁观——”

        

“这完全不荒谬,司雷,还要我再强调一遍吗,女人们非常狂热,在伊甸,生育是一种荣耀。每个人都相信大断电时代随时会再度降临,整个人类文明会再度陷落到无序和黑暗之中,而她们生下的每一个孩子,都将是新世界的火种。

        

“当然,联合政府也不是没有试图插手过,但每次都碰了一鼻子灰——第一区公民有没有生育的自由?联合政府能不能剥夺这种自由?事实再清楚不过了,在联合政府试图干预‘伊甸’社区内部事务的时候,每一次,都促成了伊甸的空前团结。”

        

“你说的这个社区‘伊甸’,有多少成员?” 

        

“人数最多的时候,达到了六千。”

        

“这不可能,”

        

“为什么?”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什么关于伊甸的消息,”话一出口,司雷的声音就渐渐低了下去,“我是说,如果它是个这么大规模的社区,它应该更知名一些——”

        

“或许你听说过‘红杉林森林大火’?”

        

安娜望着司雷的表情,“看来你听过。”

        

“我怎么可能没听过,这是第一区文明复苏后遭遇的最严重的森林大火……但你的意思是它和‘伊甸’有关?”

        

“它是伊甸内部暴力革命的结果,这样一个物质上极为充裕的社区,往往都是从内部开始瓦解。你可以让千叶给你找找相关档案,毕竟当时AHgAs在‘伊甸’也设置了工作站。”

        

安娜又重新要了一杯柠檬雪泥。

        

“荆棘僧侣是这几年新生的民间组织,成员主要是20~45岁的成年男性。从它诞生之初,罗博格里耶就对它密切关注。他的信条与荆棘僧侣可以说是不谋而合,双方都认为对方是充满豪情且相当务实的战略伙伴,于是罗博格里耶提供资金,让荆棘僧侣在宜居地内迅速扩张,这把火从第一区烧起来,已经蔓延了……至少四个大区,从地域上看,它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的伊甸。

        

“今天你在升明号看到的荆棘僧侣,大部分都是经过了重重筛选之后的预备成员。如果不出意外,在下船之后,他们会和罗博格里耶一起前往北十四区的冻土带,并在那里正式得到身份认证。罗博格里耶最近在那一带活动频繁……也许那里就是二号伊甸,也许他们又有了别的什么点子,谁知道呢。”

        

“你讨厌他们。”司雷轻声道。

        

“你不讨厌?”

        

“讨厌,但我不会因为讨厌一类人就觉得他们都该死。”司雷望着她,“他们犯下过不可饶恕的罪行吗?”

        

“你如何定义‘不可饶恕’?”

        

司雷摇了摇头,“如果你刚才说的‘追悔莫及’是指我以后会后悔今天没有剪断那条绳子,那我也直截了当地把话放在这里——即便十年后这条船上的某个人、或者某些人会变成罪大恶极的恶人,我也不能在一个人意图犯罪之前就惩罚他。”

        

司雷扬起眉,“谁也不能用推断来给别人定罪……我原本以为这是一种基本常识?”

        

“嗯哼。”安娜点头。

        

“或者我换一种说法,如果现在有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说你注定是个坏人,所以你应当立刻去死,你怎么想?”

        

这个问题着实激起了安娜的兴趣,司雷能看出来她的表情变化——那种突然被思想实验捉住的愉悦。

        

“总之,不论之后这些荆棘僧侣会变成怎样的人,我都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如果人人都以虚无缥缈的‘将来’来给当下定罪,这个世界上谁也都不能幸免。”

        

司雷站起身。

        

“但谢谢你今天邀请我下来,你和我说的这些信息,我之后会一条条按图索骥的……就这样吧,我回去了。”

        

“司雷。”

        

司雷停下脚步,转过头。

        

“你误会我了,”安娜笑着道,“但这真的很有意思……完全,南辕北辙的误会。”

        

“……你指什么地方有误会?”

        

安娜摇了摇头,“或许等船抵达维堡的时候,我们可以再喝一杯。”

        

“到时候再说吧。”司雷挥了挥手,“晚安,二位。”

        

一直沉默的零听到这句话,也转身向司雷挥了挥手。

        

……

        

司雷推着赫斯塔,一路走到电梯前面。

        

她忽然感到了一阵疲惫,从下午抵达阿弗尔港口到现在,发生的变故如同海上波涛,一浪抵着一浪,太多的信息涌入了她的脑海,其中有许多令人在意的细节是悬浮在空中的——她掌握的信息还太少,以至于无法将这些细节串联。

        

但现在她也没有什么力气再细想。

        

按下等候按钮,停在顶层的货梯开始朝她们所在的楼层下降,电梯的金属门并不平整,映照在上面的人像也随之形变,仿佛她们之间隔着一层流动的河水。这景象让司雷忽然想起那个失去一切力量,被封印在时间之河的神祇,还有赫斯塔收到的那条留言——隐喻正引导着我们的旅程。

        

司雷低下头,她望着沉睡的赫斯塔,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喃:

        

“你到底会在什么时候醒来呢,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