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官场少妇升职献身&两指轻摁住花珠按摩师

2022年7月13日09:26:15人妻官场少妇升职献身&两指轻摁住花珠按摩师已关闭评论

        

“好!”

人妻官场少妇升职献身&两指轻摁住花珠按摩师

        

“那就不醉不归!”

        

见林恩给出了解释,张飞也不再纠结那些小事,而是立刻一扬马鞭,恨不得立即举杯畅饮。

        

只是再瞧一旁赵云,他却面露为难之色。

        

“这……此番江东计谋虽未得逞,我等也应尽快上报军师。”

        

“若因饮酒延误了大事,万一军师怪罪下来……”

        

相比闻见酒味便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张飞,赵云果然还是更靠谱些。

        

只是听闻他的担忧,林恩却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此事无妨!”

        

“今日我等经历苦战,理应好好歇息一番。”

        

“若子龙实在担心,便遣一人去告知军师经过。” 

        

“至于具体情况,待到明日,我自会向军师一一详细禀报。”

        

“若这般军师还要怪罪,便就由我林恩一并承担好了!”

        

虽然子龙算是个厚道人,即使归程面露调侃笑意,也不像张飞那般没心没肺。

        

可即使如此!

        

今天林恩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灌醉两人报复回来。

        

哪怕赵云说的天花乱坠,他也肯定不会将他放走!

        

至于诸葛亮那边……

        

就等到明天再去解决吧!

        

“文义说的没错!”

        

“通报军师,随便遣一人也就是了。”

        

“即便军师怪罪,也有我老张顶在最前!”

        

“翼德……云并非是那个意思……”

        

“诶……”

        

“罢了,今日云便舍命陪君子吧!”

        

“若军师责罚下来,我等三人便一并受着!”

        

林恩这一开口,立刻引起了张飞的强烈共鸣。

        

见赵云脸上犹色依在,他当即一拍胸脯,表示责罚什么的自己都担了!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赵云无奈之余,也只能尴尬的摆了摆手。

        

到最后,他索性也是心一横,不再纠结。

        

算了。

        

军师怪罪便怪罪吧,总之今天这顿酒,是肯定免不了了!

        

——————

        

“哈哈!”

        

“不愧是文义,果然早有准备!”

        

虽说是打算灌醉张飞和赵云,但这顿酒宴林恩却并不小气。

        

回到小院后。

        

拿出酒水之前,他是先端上了各种美味菜肴,如酱牛肉、烧鸡、烤鸭这等适合武将的吃食,整整摆了一大桌子。

        

这让张飞见状,立刻拍手称赞。

        

至于另一边的赵云,他显然也没料到林恩竟然如此大方,当即露出了惊叹之色——

        

“这……文义当真是破费了啊。”

        

魏蜀吴三方势力,当下就属刘备混的最惨。

        

虽说赤壁之战后,历经三年时间,刘备一方已经逐渐成势,甚至刘备此番入蜀,也将会为未来夺取益州奠定坚实的基础。

        

但即使如此,荆州财政也依旧不容乐观。

        

尤其按照林恩的身份设定,他更是以节俭出名,即使父亲曾散尽家财,也从不拿兄长一分俸禄。

        

这突然就摆出了这么一大桌子,赵云能不惊讶吗?

        

“只是……”

        

“此番我等如此奢靡,一旦落入军师耳中……”

        

惊叹之余,赵云脸上又不禁露出忧色。

        

这一顿大餐,自己等人是吃的爽了,可若是被军师得知,难免还会怪罪。

        

可这时再看林恩,他却依旧满不在乎。

        

“子龙勿忧。”

        

“我有一计,可让军师即使知晓我等奢靡,也会连连拍手称赞。”

        

“所以……”

        

“莫要再想太多,来品尝我这美酒吧!”

        

赵云的担心并非无的放矢,毕竟以诸葛亮的性格,一旦得知林恩竟在家中大摆宴宴,甚至连牛肉都吃上了,保不齐会在发火之余,借此再来一个杀鸡儆猴,以肃荆州清廉之风。

        

不过没关系!

        

林恩心中早有搞定诸葛亮的方法。

        

至于眼下——

        

只见他一翻手,一瓶白酒便出现在他手中。

        

“事先说明,我这酒水可是猛烈异常,非大丈夫难以下咽。”

        

“若是三哥子龙接受不了,小弟我这就去换来普通酒水。”

        

“好东西啊!”

        

原本林恩这番话,只是想要激一激眼前两人。

        

结果没承想,他这话音才刚刚落下,张飞却已手疾眼快的一把将酒瓶夺了过去。

        

抚摸着那晶莹透明的玻璃瓶身,张飞瞪大了一双豹眼。

        

也难怪他会表现的这么惊讶。

        

毕竟这个年代即使存在琉璃器具,也不可能像现代玻璃瓶这般没有任何杂质。

        

别说其中酒水,单单这一个瓶子,在张飞眼中就已经是千金难买的好宝贝了!

        

“三哥……”

        

见张飞没喝上酒呢,便先端倪起了这不值钱的玻璃瓶子。

        

尤其看对方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林恩更是不禁一阵无奈。

        

这算什么?

        

三国版的买椟还珠?

        

不过还没等他再说什么,张飞却已跃跃欲试的将手放在了酒瓶盖上。

        

“我与子龙都乃当世英雄,即使再烈的酒水,换到哥哥这里也与水无异。”

        

“我倒是要瞧瞧,这酒水有没有文义说的那般神奇!”

        

就在瓶盖被拧开的一瞬间,浓烈的酒香瞬间遍布整个小院。

        

窜入鼻腔,惹得张飞立即一声大喝!

        

“好酒!”

        

“此乃绝世美酒!文义果然没有诓骗我等!”

        

说罢了这话,张飞便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一仰头,大概三两左右的白酒便被他一饮而尽!

        

好家伙!

        

这可是55度的高度粮食酒啊。

        

第一次喝这种高度酒,又是一口闷。

        

这么莽真的没问题吗?

        

果然正如林恩担心的那般,未曾预料酒水竟然这般猛烈,灌了一大口高度酒的张飞顿时在顷刻间瞪大双眼,一张本来便有些黝黑的脸庞更是直接变成了肉眼可见的酡红!

        

下意识的,无法承受这烈酒的张飞便要吐出口来。

        

可也不知怎得,酒回到嘴里,他却又立刻堵住嘴巴,几经忍耐过后,竟又生生将酒咽回了肚中。

        

这一幕。

        

可是把林恩看的目瞪口呆。

        

受不了你就吐出来呗。

        

又咽回去是要闹哪样啊?

        

不过咽回酒后,张飞明显又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憋着一张通红的脸,直过了大概三五分钟的时间,这劲儿头才总算过去,让他长长出了一口气。

        

“呼……”

        

“这酒……当真是烈!”

        

“翼德……这酒,真的这般厉害?”

        

目睹张飞方才的反应,赵云不由得也好奇起来。

        

虽然这酒水香醇扑鼻,但却清澈透明,简直与谁无异,实在无法与印象中的烈酒划上等号。

        

然而听闻赵云询问,张飞却是一扭脖子——

        

“我老张活了半辈子,从未喝过这般烈的酒!”

        

嚯!

        

这评价可是够高的啊。

        

见张飞都这么说了,赵云也是对这酒水更加来了兴致。

        

只是有了前车之鉴,他并未像张飞那般豪饮,而是先试探了一下酒水的烈度,随即才适量的喝了一口。

        

“唔……”

        

“翼德说的没错。”

        

“文义此酒,确实是当世罕见之烈酒。”

        

“只可惜……”

        

“这般酒水必定十分珍贵,我等需要细细品鉴,不可牛饮呐。”

        

尝过这酒水的滋味后,赵云表示十分赞同张飞此前的评价。

        

但很快,他的脸上却又露出了惋惜之色。

        

毕竟那瓶中酒水有限,只有区区一斤,再加上他也认定,这酒的价值必定极高,喝过这回便没有下回。

        

因此想要畅快淋漓的喝上一通,是肯定不可能了!

        

然而让赵云没想到的是。

        

正在他感叹之际,另一边的林恩却嘴角悄悄扬起。

        

“子龙此言差矣。”

        

“区区酒水,又何足惜之?”

        

“今日既邀请你与三哥畅饮,我自当准备充足,不会让两位扫兴而归。”

        

说罢这话,林恩又一翻手,只见五六瓶白酒稳稳当当的全部摆在了桌上。

        

开玩笑!

        

今天我的目标就是把你们两人统统灌醉!

        

一瓶白酒,能帮我完成这个目的吗?

        

“嘶……”

        

“文义你这是……”

        

只一瓶白酒,便让张飞对酒瓶爱不释手,让赵云对酒水感叹万分。

        

结果倒好。

        

在两人眼中无比珍贵的琉璃美酒,到林恩这里竟然如同大白菜一般,岂能不让两人倒吸一口凉气?

        

可在这时,却见林恩已然动手接连打开了这些白酒的瓶盖。

        

“今日我们兄弟三人小聚,闲话不必多说,一切都在酒里!”

        

“三哥!”

        

“子龙!”

        

“请!”

        

在一开始,林恩还以为三国普遍都是低度酒,对这种高度的蒸馏白酒可能接受度不高。

        

结果他却忘了,如张飞赵云这般的武将,低度酒才是如饮寡水,酒精度数越高,越是他们的最爱。

        

既如此,那还废话什么?

        

今天要是能让你俩稳稳当当的出这个门,都算我林恩输了好么!

        

——————

        

这场酒宴,结束的远比林恩想象中的还要更快。

        

没办法。

        

在知晓林恩酒水库存充足后,张飞和赵云便再无忌惮,伴着桌上丰盛的美食,吃喝的那叫一个畅快淋漓。

        

只一个时辰过后,两人便成功瘫倒在酒席桌前,直醉的不省人事。

        

看着醉倒在自家院中的两个醉汉,林恩禁不住轻轻摇头。

        

你们这也不行啊,我还没发力,你们怎么就都倒下了?

        

咚咚咚……

        

成功灌醉了张飞和赵云,林恩开始思考,究竟是把他俩抗进屋中睡上一宿,还是去通知他们府上来人迎接。

        

可没承想。

        

还未等他得出结论,院门外竟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响。

        

等开门一看,来人竟是受诸葛亮委派——

        

“先生,军师有令,请先生过府一叙。”

        

之前不都已经派人去向诸葛亮说明原委,也表明自己明日便会去亲述经过了吗?

        

怎么诸葛亮这么点儿时间都按耐不住,都把人派到自己家来了?

        

听闻来人意图,林恩不由得微微皱眉。

        

“军师有说过,是何事找我吗?”

        

“这……军师未说,只吩咐在下告知先生,请先生速去,有急事相商。”

        

面对林恩的询问,来人歉意拱手,表明自己也不知军师心思。

        

这让林恩闻言,也只能作罢。

        

“好,我这就去见军师。”

        

“哦对了。”

        

“张飞将军和赵云将军于我府中饮酒,现已醉倒不醒。”

        

“劳烦小哥你帮我个忙,去这两位将军府上告知一声,遣人将两位将军接走。”

        

虽不知诸葛亮找自己究竟有什么事,可这一趟林恩是肯定非走不可。

        

只是在临行前,转头看看还醉倒在院中的张赵二人,林恩又不能置之不理,所以没办法,也只能委派眼前这人,让他多跑几步腿,帮自己传达个信息了。

        

“先生太客气了。”

        

“在下定当不辱使命!”

        

见林恩表现的客气,又向自己拱了拱手,负责传话之人脸上顿时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忙不迭的将此事应承下来。

        

而解决此事后。

        

林恩则是也没有拖延,当即直奔诸葛亮府邸。

        

“文义,听闻你今日可是好雅兴啊。”

        

“救回夫人和少主后,竟宴邀翼德和子龙。”

        

“莫不是你与那孙家小姐的好事终成,借此庆祝?”

        

“若如此,亮这一杯酒水可是不能少啊!”

        

此番诸葛亮匆匆遣人相邀,林恩还以为对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与自己相商。

        

结果却未承想。

        

两人刚一见面,诸葛亮竟然率先调侃起了自己,顿时让林恩一阵无奈。

        

“军师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与嫂嫂……咳咳,总而言之,兄长未归之前,此事不宜太过声张。”

        

“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