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好紧好爽再浪一点&总裁他拉着她的手摸皮带

2022年7月13日07:55:00领导好紧好爽再浪一点&总裁他拉着她的手摸皮带已关闭评论

        

牛庆奎说着,上前想要看看张俊平的神奇挎包。

领导好紧好爽再浪一点&总裁他拉着她的手摸皮带

        

张俊平一把打开牛庆奎的手,“我家猫昨天死了!”

        

“你家猫死了?怎么死的?”牛庆奎下意识的问道。

        

“被好奇心害死的!”张俊平说完,转身走到烧烤架旁边,拿出一把小刀,开始从烤鹿腿上往下片肉,边吃,边呡一口小酒。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牛庆奎茫然向身边的田建军询问道。

        

“他骂你呢!骂你好奇心太重的话,不长命!”田建军忍着笑说道。

        

“我靠!这孙子太坏了,转着弯骂人啊!”牛庆奎笑骂一句,转身走到张俊平身边,一把夺过酒瓶,狠狠的灌了一大口。

        

让你骂人,我把酒都喝了,不给你留。

        

“我靠,牛子,你太不要脸了吧?你一口干下去小半瓶,我们怎么喝?”张俊平没吱声,可是其他人不乐意了,纷纷开口谴责牛庆奎。

        

直到这时,牛庆奎才发现,自己不小心犯了众怒。

        

幽怨的瞪了一眼张俊平,乖乖把酒瓶交出去。

        

“你瞅啥?”张俊平悠哉悠哉的吃着烤肉,看着牛庆奎问道。

        

“瞅你咋地?”

        

“你再瞅一个试试!”

        

“试试就试试!”

        

“行,你等着,等下了山,咱们一人一瓶,好好练练!谁认怂谁是孙子!”张俊平咧嘴一笑,威胁道。

        

“练练就练练……”牛庆奎刚说完,突然想起张俊平变态的酒量,赶紧改口,“比喝酒有什么意思,有种比别的。”

        

“行啊!那咱们比喝水,谁先憋不住尿尿,算谁输。”

        

“比就比!”牛庆奎不服输的说道。

        

“好,够爷们!那咱们也别下山再比了,就现在吧!

        

这里有甘甜可口的山泉水,正好。”张俊平坏笑着说道。

        

其他人,都喜滋滋的一边吃着烤肉,一边看张俊平和牛庆奎耍宝斗嘴。

        

对张俊平提出的喝水比赛都很感兴趣。

        

喝水好啊,比拼酒好,不用担心喝出事来。

        

“我来,我去给你们打水!”

        

“我也去!”

        

田建军和曹志强看热闹不嫌事大,主动去打水。

        

一人端着一个小铝锅,跑去打水。

        

牛庆奎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再反悔,有些抹不开面子。

        

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就是比憋尿吗!

        

老子的肾,那也是经过千锤百炼,顶风尿一丈的。

        

还能怕了你?

        

想到这里,牛庆奎信心十足的看着张俊平挑衅道:“张兄弟,一会要是实在憋不住了,就说话,可别尿了裤子。

        

到时候,人家该说我们东北人欺负客人了。”

        

“没事,只要牛哥不说我是客大欺主就好。”张俊平笑眯眯的说道。

        

“水来了!”说话的功夫,田建军和曹志强端着水过来了。

        

张俊平和牛庆奎接过装水的铝锅。

        

牛庆奎看着张俊平问道:“怎么喝?”

        

张俊平端着铝锅冲牛庆奎示意了一下,“牛哥,来碰一个!

        

感谢牛哥这些天的盛情款待,我先干为敬。”

        

说完,张俊平端着铝锅往自己嘴里倒。

        

只见张俊平张大了嘴,水慢慢的从锅里流进张俊平嘴里。

        

一点不带停顿的,一锅水就这么慢慢的倒进嘴里。

        

这哪是喝水,简直就是倒水。

        

张俊平这一招,可是把众人给惊的张大嘴巴。

        

神人啊!

        

这哥们太厉害了!

        

小母牛敲门,牛逼到家了!

        

三分钟后,张俊平放下铝锅,打了个饱嗝。

        

“牛哥,我喝完了,该你了!”张俊平拿着刀顺手片下一块鹿肉,放在嘴里慢慢嚼着,对牛庆奎说道。

        

牛庆奎脸色变幻不定,他是真被吓住了。

        

这一锅水最少也有十好几斤,就这么一口气喝下去。

        

他自问做不到。

        

牛庆奎一把搂住张俊平的脖子,哈哈笑着说道:“张兄弟,刚才哥哥和你开玩笑呢。

        

你看你怎么还认真了!

        

不比了,不比了!

        

赶紧吃饭,吃完饭咱们去打猎。

        

今天打不到老虎,也得弄几头野猪回去。”

        

牛庆奎强行转移着话题,丝毫不顾众人鄙视的眼神。

        

张俊平也哑然失笑,对牛庆奎的无赖,也是无可奈何。

        

本就是玩笑,难道还能,牛不合适,强按头?

        

“不比了?”张俊平玩味的笑着问道。

        

“不比了!不比了!比赛第二,友谊第一。

        

不能让比赛伤了咱们兄弟的感情不是?”牛庆奎讪笑道。

        

打打闹闹中,大家吃完午饭,然后开始搭建窝棚。

        

金燕华和小李两位女士,获得优待,入住仙人石屋。

        

其他人,两人一个窝棚。

        

很简陋的窝棚,就用五根木棍支撑起来的三角棚子。

        

外面罩上塑料布,如此一个简易的窝棚就搭好了。

        

至于为什么在物资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他们还能拿得出塑料布。

        

这个很简单,看一下几个人的工作单位就知道。

        

最让张俊平感到惊奇的是,睡袋。

        

这个年代,国内居然就出现了睡袋,而且还是狼皮自制的睡袋。

        

“怎么样?这是我发明的睡袋,是不是很厉害?”牛庆奎对张俊平炫耀道。

        

“厉害!”张俊平默默的冲牛庆奎竖了竖大拇指。

        

张俊平没有告诉他,睡袋这玩意早在上个世纪就被人发明出来了。

        

牛庆奎说是他发明的,这个张俊平相信。

        

也只有这些贪图享受的公子哥,才会想出这样的点子。

        

深山里,老猎人们,绝对不会使用这样的睡袋。

        

因为在深山老林里,使用这样的睡袋,简直就是找死。

        

狼皮睡袋,人躺在里面,确实很暖和,防风隔潮还保暖。

        

可在深山老林里,这就是一个牢笼,一旦遇到紧急情况,想出来都困难。

        

所以老猎人不会去琢磨这种睡袋,即便是有也不会使用。

        

弄好宿营地,才开始真正的狩猎之旅。

        

一行十人,分成两队,一个老猎人带一队。

        

张俊平主动选择跟着猎人老王。

        

不是说猎人老王多么厉害,只是猎人老公,不好称呼。

        

怎么叫都感觉别扭。

        

所以,不如离得远一点。

        

张俊平手里随意拎着三八大盖,行走在山林之中。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也是一个美丽的季节。

        

山林深处,不时传来一声声鸟鸣和不知名动物的叫声。

        

“砰!”

        

张俊平突然抬手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