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玉投珠第一次write&用力揉搓着乳h

2022年7月12日15:18:48碎玉投珠第一次write&用力揉搓着乳h已关闭评论

       

沈浪化身成的这尊“盘古真身”其实并非实体,而是借由混沌神石中残留的盘古神力凝聚出的虚影灵体。

碎玉投珠第一次write&用力揉搓着乳h

        

由于是正儿八经的盘古神力,夸父一时间也被沈浪给唬住了。

        

沈浪急忙解释道:“夸父大神莫要误会,晚辈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少量盘古神力,想以此证明晚辈与巫族之间的渊源。”

        

事实上,沈浪所拥有的这部分盘古神力,还是他在封神时代融合盘古残躯得来的。

        

虽然十分微弱,但确实是纯正的盘古神力。

        

巫族乃盘古后裔,沈浪释放出的这股盘古神力,足以让夸父体内的血液产生强烈共鸣!

        

夸父毕竟是神海境的大能,只稍微思量,就能推断出沈浪拥有的盘古神力绝非凭空所得,必然是受到了父神意志的认可。

        

“沈浪小友,吾辈算是有眼不识泰山,失礼之处还望小友多多包涵!”

        

一见沈浪有盘古父神的神力光环加身,夸父对沈浪的态度瞬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连连向沈浪赔礼道歉。

        

“夸父大神严重了,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反倒是我该向您感激道谢才是。”

        

沈浪立即变回了原形,不卑不亢的说道。

        

夸父对其谦逊的心性颇为赞赏,转而回到了先前的话题,道:“沈浪小友既然与父神大有渊源,我等自当全力保你周全。只是,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沈浪沉声道:“如今神之蛋落入晚辈手中,那东皇太一自然是不会放过晚辈的。晚辈还是想依照祖龙前辈嘱托,尽快孵化此蛋。”

        

“不过想孵化神之蛋绝非容易之事,而蛋中孕育的那位‘神子’也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只凭晚辈一人,恐怕难以顺利孵化神之蛋,所以想寻求巫族神女女娲的帮助……”

        

夸父直言道:“如此也好,神女作为盘古神殿的守护者,算是除十二祖巫之外唯一一个知晓祖巫圣典内容的先知,她或许能给你可靠的建议。”

        

“事不宜迟,吾辈这就带你去面见神女。”

        

说罢,夸父伸出右指,在头顶上方画出一道圆圈。

        

圆圈赫然化作一道青色的空间漩涡。

        

“走!”

        

夸父轻喝一声后,拉着沈浪进入了漩涡之中。

        

下一刻。

        

两人出现在一处水流湍急的湖泽上空。

        

放眼望去,湖面极为宽阔,一眼看不到尽头。

        

湖泽四周被密林环绕,风景秀丽,旭日高照,像是世外桃源一样。

        

此地名为“雷夏泽”,盘古神殿便位于雷夏泽中央的一座小岛上。

        

夸父和沈浪刚一现身。

        

下方的湖水之中突然冲出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大黑影!

        

定睛看去,竟是一尊长着九头蛇首的巨兽,仿佛来自于太古蛮荒,释放出难以形容的凶煞气息,摄人心魄,给人强烈的不安感!

        

“大巫相柳!”

        

沈浪心神大凛,认出了这尊九头蛇首巨兽的身份。

        

相柳是水之巫族的大巫,也是这雷夏泽的守护者,平时日负责看守盘古神殿。

        

“夸父,你带一个异族来此作甚?岂不知雷夏泽禁止任何异族靠近!”相柳瞥了眼沈浪,当即质问起了夸父。

        

别说是异族,就是本族族人,也至少要大巫级别的神职者才有资格进入盘古神殿参拜。

        

夸父解释道:“相柳,此子乃盘古父神的正统后裔,并非异族,我且带他面见神女,你休要拦路!”

        

“你说他是父神的正统后裔?哼,夸父,你脑子莫不是坏掉了?”相柳一脸狐疑的看了眼沈浪,冷嘲热讽道。

        

夸父为人刚直正义,与凶残暴虐的相柳一向不对付,恼怒道:“相柳,你少在这里啰嗦,我以我的名义担保此子的身份,你速速解开禁制,让我等进入盘古神殿。”

        

“哼,你可没那个本事做担保人。”

        

“如今正值战乱,任何可疑人等均不得进入盘古神殿,除非是你族的句芒老祖亲自前来,否则谁都没有资格带外人进入神殿。”

        

相柳一口否决了夸父。

        

“句芒老祖有要事在身,不在族内,你莫要为难我。我可以做出承诺,如有任何变故,我一人承担所有责任。”夸父震喝出声。

        

相柳软硬不吃,语气阴寒道:“守护这盘古神殿也是我职责所在,你若不服,大可以试试从我身上踏过去!”

        

话音一落,相柳那九只蛇首仰天长啸,发出九种截然不同的嘶吼声,或是低沉,或是尖利,或是嘶哑,或是高亢,天地为之震颤!

        

沈浪听到这啸声后,只觉元神受到剧烈冲击,大脑仿佛在经受着数千道撞击一般,头疼欲裂。

        

如此强大的元神之力,这相柳的修为实力怕是不弱于夸父。

        

沈浪勉强稳住心神后,试图向相柳解释,自证身份。

        

就在这时。

        

远处湖面突然升起炫目的九色神光。

        

只见那些九色神光覆盖了湖中央的一片区域。

        

神光之中隐现一座巨大的塔型宫殿,霞光万道!

        

宫殿内传来一道如银铃般的清冷声音:“相柳,休得无礼,来者是贵客,且迎客入殿内一叙。”

        

“是,神女!”

        

相柳心神大震,立即对沈浪改了脸色,放低姿态道歉:“在下有眼不识泰山,方才多有得罪,还望道友多多宽恕。”

        

沈浪抱拳回应道:“相柳前辈言重了,是晚辈唐突在先。”

        

“神女有请,道友请随我来。”

        

相柳化作人身,解开了神殿的禁制。

        

笼罩在神殿表面的九色光幕突现一道入口。

        

相柳将沈浪领进了神殿入口后,对移步至神殿外的夸父冰冷道:“神女与贵客有事相叙,你就别跟进去了。”

        

夸父懒得跟他争执,冷哼一声后,守在神殿外。

        

沈浪独自走进盘古神殿,像是迈入了一片九色霞云之中。

        

宫殿内仙云缭绕,瑞气腾腾。

        

四面并无墙壁,仿佛一座屹立在天空之上的露天广场,空间极广,抬头可目睹天穹星空,垂首亦可环视大地万物。

        

“这就是盘古神殿?”沈浪环顾四周,不禁感叹这建筑之奇妙。

        

“天道之子,你可算是来了,本神女已候你多时……”

        

仙云之中,突然走出一名手捧宝莲灯的女童。

        

她肤色如雪,全身散发出圣洁如玉的白光,仿佛能洗净世间一切污秽。

        

“您是……女娲前辈?”

        

沈浪看着眼前这位稚气未脱的女童,以及她手中的宝莲灯,不禁惊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