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扯掉肚兜揉&最乱的性经历

2022年7月12日14:28:21书房扯掉肚兜揉&最乱的性经历已关闭评论

第二天一大早,莱因哈特亲自过来,带雷恩一行人去见国王。

书房扯掉肚兜揉&最乱的性经历

        

作为海族代表,奥斯丁和美洛蒂有些紧张。

        

夏洛特和她的四个小姐妹在风暴城无所顾忌,就要见到国王也是紧张到不行。她们的家族只是土皇帝,现在面对的却是真正的国王。

        

雷恩相对轻松,他是穿越者,生长在文明社会,对异世界国王的地位有所了解却没那么在意;昨晚偷听到一些事情,了解到南格里斯王室的荒诞,国王和王后在他眼中形象已经固定。

        

今天大家要见国王,也要参加丰收祭、庆祝会,全都换上隆重的礼服。

        

衣服是莱因哈特命人准备,提前送过来的。

        

都是贵族才有资格穿得正式服装,奥斯丁和美洛蒂作为海族王子、公主,换上礼服毫无违和感,一眼就能判断他们的身份,陌生人不用介绍都能猜出这对兄妹来自某个王室。

        

夏洛特和她的四个好姐妹穿上礼服,也能让人看出她们的出身不凡,气质是与生俱来的,都是大家族的成员,从小接受礼仪教育,简直光彩夺目。

        

雷恩换上贵族才有资格穿的丝绸长袍,果然人靠衣装,任谁都没办法将他与之前的流放者联系在一起。

        

莱因哈特对雷恩等人的着装非常满意,出发前再次说明与国王见面时的礼仪,确保不会出现差错,因为今天,白银城堡除了南格里斯王国君臣,还有很多来自其他国家的使臣到此参加南格里斯王国丰收祭,一旦出现问题,南格里斯王国和雷恩他们都会在其他国家使臣面前丢脸,所以莱因哈特格外重视,决不允许出现错误。

        

大家跟着莱因哈特来到城堡,与昨天相比,今天人山人海,显得格外热闹。

        

其实路上已经发现,到处都有庆祝丰收祭的横幅以及各种节日装扮。

        

城堡这边更是一夜之间变了模样,到处都是节日氛围。

        

莱因哈特出现在城堡,马上有不同国家的使者迎上前来跟他打招呼,看起来挺受欢迎。

        

其实很正常,他毕竟是南格里斯未来王储第一人选,继承这个国家的可能性最大。其他国家想要继续从南格里斯王国获得利益,就要与他保持良好关系。

        

莱因哈特很懂交际,与这些外国使者谈笑风生,非常自然。

        

雷恩等人并不着急,因为国王带着王后正在招待重要的外国使节,彼此送上节日祝福。

        

“终于见到国王陛下了!”旁边卡拉相当兴奋,“快看,还有王后!哇~他们好恩爱呀!”

        

旁边几个小姐妹,除了夏洛特面无表情,看到国王和王后共同接待外国使者的画面,也都露出兴奋表情,觉得两人格外般配,而且特别恩爱。

        

雷恩在旁边听到这话却露出古怪表情,因为昨晚发现那么荒诞的一幕,在外人面前表现得特别恩爱,看起来很般配的国王和王后,背后却是另外一副模样。

        

当然,他不会去揭穿这点,打破几个小姑娘的美好幻想,也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与南格里斯王国的和平协议。

        

南格里斯王室如何混乱与他无关,只要不影响自己在魔兽森林的发展。

        

会场十分热闹,多数南格里斯官员大臣以及外国使者聚在国王和王后身边,其他的围绕莱因哈特,基本都是围绕丰收祭的话题。

        

好一会儿,莱因哈特终于摆脱那些外国使者回到雷恩这边:“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雷恩并不在意,等待的时候,他与身边的人享用桌上美食,顺便研究宫殿设计,为自己之后的宫殿设计打样本。

        

“父亲那边还要一会儿,那些都是重要的盟国使者,其中包括大陆最强的安德里亚帝国使节。”莱因哈特解释,“每年南格里斯丰收祭这些国家都会送来祝福,已经形成惯例。”

        

“我看你也挺受欢迎!”雷恩笑道。

        

“我跟这些外国使者比较熟悉。”莱因哈特回答,顺便提醒,“施奈德也回来了,虽然我已跟他交代,到时候你们还是尽量避开,免得在重要庆典上发生不愉快。”

        

雷恩点点头:“放心!我们肯定避开施耐德殿下。”

        

“你是赫尔曼人,对丰收祭比较陌生吧?”莱因哈特问道。

        

“确实!”雷恩点头,“但我知道丰收女神。”

        

这话不假,之前得到一个丰收女神的石象,才让他记住这个神灵。

        

“赫尔曼人信奉战神,你好像不大一样!”莱因哈特好奇问道,“先是抗拒兵役被流放,又成为魔法师。赫尔曼很少出现魔法师!”

        

“任何国家都有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存在,对赫尔曼来说,我就是那个格格不入吧?”雷恩笑道。

        

“这才让你显得与众不同!”莱因哈特微笑说道。

        

“哎!”雷恩用手肘偷偷戳了一下莱因哈特,看向王后小声问他,“王后是你的亲生母亲吗?”

        

莱因哈特果断摇头,小声回答:“不!她是父亲第三任妻子,我的母亲是第一任皇后,七年前因病去世。”

        

“哦~”雷恩点了点头,“施奈德呢?”

        

“他是我的亲弟弟!”莱因哈特回答。

        

“所以你们都是第一任王后生的?”

        

“对!”莱因哈特指向另外一边,某个角落有一群不算起眼,比他小一些的年轻男女,“那些是第二任王后生的,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们。”

        

“这么多?”雷恩心说第二任王后真能生,“第二任王后也病逝了?”

        

“不!”莱因哈特摇头,“有一次打猎,被突然出现的魔物吃了。”

        

“这么惨?现任王后有孩子吗?”雷恩好奇打听。

        

“有个三岁的小公主,我最小的妹妹。”莱因哈特回答,“你好像对我的家事很感兴趣?”

        

“王室的八卦,多数人都感兴趣!”雷恩笑道,心中暗想,你那最小的妹妹是不是她和国王生的都不一定。

        

“看!”说话间,莱因哈特指向国王那边,“父亲好像过来了,我为你们引见!”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