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全肉调教bl/老不泄残精,少不食壮火

2022年7月12日12:11:23高H全肉调教bl/老不泄残精,少不食壮火已关闭评论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友情?”特罗亚帝国的星友们就是柠檬树下的酸柠檬:“要不是咱们陛下娶了皇后,我真是磕死了我们的上将大人和陛下的CP。”

高H全肉调教bl/老不泄残精,少不食壮火

        

“对对对,楼上说的太对了,我也磕他们两个,第一军校的同班同学,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你是全校第一,我是全校第二,你毕业了,去当皇帝继承家业,我去打星盗,给你挣家当。”

        

“打完星盗,直接升为上将,兵力在握,镇守柯尔星,长老院,会议院谁TM不服陛下,给陛下穿小鞋,咱们的上将大人就干谁,如果这都不是爱情…好吧,这是兄弟情,纯净的兄弟情。”

        

“就是这该死纯净的兄弟情,让咱们的上将大人把背后交给了陛下,陛下把自己的背后交给了他。”

        

“再瞧瞧咱们陛下的霸道语气,就是直接对第四文明吼,薄寂尘这一只狗贼是我罩的,有本事冲我来,我的帝国就是他的后盾。”

        

“你说他阴阳怪气,他就是阴阳怪气,他就是有着实力,怎么着,有本事正面刚,就是不怕。”

        

“我爱死了咱们陛下和上将的霸道+狗贼的人设,咱们国家30亿人,才不怕他第四文明,我们都支持陛下和上将,星系时代言论自由 ,不能第四文明仗着自己科技发达,自以为是是星际霸主,凌驾在众国之上!”

        

薄寂尘瞅见自家亲亲如此力挺自己,贱兮兮的@了自家亲亲的账号,一边光明正大秀情爱,一边阴阳怪气怼着第四文明:“我错了,陛下,我不敢了,我好好干事儿,不在柯尔星吃席了,回家跟你好好吃席。”

        

“陛下,陛下,让九大军团的人,皮绷紧一点,自己的装备先上膛,先操练起来,回头,我来个大集训,爱你哟,么么哒!”

        

他这文一发,不是特罗亚帝国,是除了第四文明的网友,其他网友又酸又嫉妒又眼红:“狗贼不愧是狗贼,瞧瞧这话说的,完全就是一副就算我错了,我就是不改,哎,反正就是玩儿。”

        

“楼上正解,再看他第2段的语气,还对比一下说爱你,么么哒,你们别说,狗贼年龄一大把,还挺新潮!”

        

“幸亏咱们的皇后够优秀,不然的话就被狗贼比下去了,你们说,以后咱们的皇后要和陛下有孩子,老师是狗贼,咱们的皇太子会被他教出啥德性啊?”

        

“啥德行,这还用猜吗?当然是狗德性了,没听过外甥随舅吗?”

        

“那不一定,你看看咱们的元帅,狗贼这么狗,都没把他教狗,皇太子就不能一本正经,基因突变一下,像陛下?”

        

“呃,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按照薄寂尘上将这么苟的个性,以后咱们有皇太子了,我把话撂在这,跟他一比,绝对过之而不及,搞不好还是一个不愿意继承皇位的主。”

        

“呵呵,我才不信,我才不信呢,我相信陛下的基因,绝对盖得过皇后的基因,哼哼!”

        

“重点重点在哪里,你们是不是都忘记了重点,薄寂尘上将有凤凰族残害他们伴侣龙族的照片,这是重点,我朋友绝症,想看,你们别转移话题了。”

        

“对哦对哦 ,我愿意用我身上20斤肉看凤凰族残害伴侣龙族的照片。”

        

“我愿意用我朋友的血写一封血书,求看照片,求看照片。”

        

薄寂尘刷的这些评论,跟着评论哼哼了两声,陛下就是一个送货的,他家的蛋,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蛋。

        

无论是兽人族,人鱼族,还是虫族,特罗亚帝国,薄寂尘和陛下都成为了热搜,所有人被他们的神仙友情,感动的一塌糊涂。

        

第四文明的官方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被杠完之后一句话也不吭了,就像从来没发过声一样。

        

第四文明官方这样一怂,广大的网友,直接坐实了薄寂尘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纷纷下场越网去第四文明留言:“我一直觉得我们虫族不是人,没想到凤凰族的人,更他妈不是人,残害国民。”

        

“他们何止不是人,按照薄寂尘上将口中所说,再加上之前种种传闻,说明凤凰族的人对他们的伴侣龙族真的实行三光政策,杀光,吃光,干光!”

        

“反正我不管,他们怂了,他们怂了,他们坐实了薄寂尘上将的爆料,这就是自诩接近神的种族,原来是这样的肮脏。”

        

各大网友的涌入,让第四文明国家名誉受损,第四文明的陛下气的直摔东西,张口骂道:“长生长生,长生在哪里都没有看到,还惹了一身骚,瞧瞧下面的国家都是怎么说的,第四文明上万年的名声,毁于一旦。”

        

“陛下陛下息怒……”

        

“息怒,你让我怎么息怒?”第四文明陛下火气蹭蹭的往上冒,整个人像烧起来的大火球,谁靠近就烧谁:“去把九凤给我叫回来,去!”

        

第四文明陛下的近卫官应了一声是,匆匆的后退出去,给九凤打了通讯,让他来皇宫。

        

三个小时之后,九凤穿着一身白袍,长发束起,手拿权杖,来到了第四文明陛下的宫殿。

        

凤凰族族长,第四文明的信仰,神一样存在的人物,一直以来,都是别人仰望他,跪拜他的。

        

就连第四文明的陛下坐上皇位之前,都得找他演算,坐上皇位之后,与他便是平起平坐,见面只需简单行礼,不必向陛下行跪拜之礼。

        

然而今天九凤走进宫殿,来到第四文明陛下面前,不等他说任何话,单膝跪在了他面前,把权杖举过头顶,声音微哑,平静:“陛下,凤凰族令第四文明蒙羞,身为凤凰族族长的我,负全责!”

        

坐在高座上的第四文明陛下,望着跪在他面前的九凤,压制怒火,缓缓张口:“大巫,你说你负全责,你拿什么负?”

        

“回禀陛下,凤凰族全族人退居第四文明五大星系,去荒凉地六星系。”九凤张口没有任何犹豫:“我,以命相负!”

        

第四文明陛下声音微微拔高:“你以命相负,好一句你以命相负,就凭你的一条命,能负得起第四文明上万年的名声吗?”

        

“负不起!”九凤高举着权杖,发红的眼睛,没有任何情绪波澜,只有死水一片:“但我只能负这么多了。”

        

他只有一条命,负一条命,来平息今日之事,网络之事。

        

至于凤凰族不足10万的族人,他们从最接近神的种族变成了最丧尽天良的种族,他们掉入淤泥,这是他们的报应,是来自被他们杀掉的民众,龙族的报应。

        

凤凰族每一个人的家庭,祖先,都残害过无辜的民众,龙族,所以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

        

现在掉入淤泥泥潭都是他们的活该,都是他自己活该,所以,他把凤凰族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放出去,他们不配再拥有衣食无忧,富贵泼天。

        

他们只配去荒凉的六星系,重新开始,而不是一出生就拥有特权,就高人一等。

        

第四文明陛下站起身来,拿起他手中举起的权杖。

        

九凤没了权杖,手放下来,从自己的空间里掏出一把剑,拔剑架脖子欲自刎 。

        

不料…

        

第四文明陛下权杖格挡住他的剑,居高临下望着跪在地上的他:“大巫,你告诉我,到底有没有长生?”

        

九凤拿剑的手一紧,缓缓抬头,回望的居高临下看着他的陛下,“没有,没有长生,所谓长生都是骗人的。”

        

第四文明陛下眼睛一眯:“你说长生都是骗人的,为什么你涅槃重生一次,便年轻一次,不见丝毫老态?”

        

九凤嘴角缓缓一勾,勾起了一抹自嘲:“我涅槃重生,归功于我的精神体,火凤凰,不是我这个人。”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陛下,也没与他人说过,我是涅槃重生了,一次两次,一次比一次年轻,可是我的精神力这一次比一次弱。”

        

“涅槃重生,是要付出代价的,幸运的话可以重生,不幸运的话就烧成了灰。”

        

第四文明陛下听完他的话,精明的眼睛闪了闪,“你的伴侣,那个破壳极有可能是亚雌龙的龙真的找不到了吗?”

        

面对第四文明陛下的问话,九凤脑子里一闪而过特罗亚帝国薄寂尘的那一双紫色眼睛:“他死了!”

        

第四文明陛下:“他死了,你找到他了?”

        

九凤眼皮微垂:“对,我找到他了,他死了。”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长生,长生只不过是一场骗局,一朝凤凰族为了控制民众,谋求私利的一场骗局。”

        

长生就是一场骗局,一场编织了几千年的骗局。

        

世人谁也熬不过时间,在时间面前,谁也逃不过,谁也逃不了,终究一死,这是自然界的法则,是宇宙的规律。

        

凤凰族已经对不起龙族了,他以前的伴侣,藏起来不让他找到,他就成全他,当他死了。

        

如此…算是他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算凤凰族对他的最后一点弥补,他不能让任何人找到他,食他的肉,喝他的血寻求长生之法。

        

第四文明陛下声音陡然拔高,命令九凤:“大巫,抬起头看着我,告诉我,真的没有长生?”

        

九凤应声抬头:“没有!”

        

第四文明陛下质疑:“是真的没有长生,还是你已长生,不愿意让他人跟着长生?”

        

九凤自嘲呵笑出口:“陛下,特罗亚帝国薄寂尘上将说的没错,凤凰族是肮脏的种族,是杀戮的种族。”

        

“这样的种族,别说长生,就是活着,已是上苍恩德,我若长生,岂能以命相负此次责任?”

        

“陛下,没有人能长生,没有人,哪怕你是第四文明的君主,拥有着居高无上的权利,数不清的高科技,可以全身换血,换心肝脾肺肾,都没用,人…是人都不会长生。”

        

第四文明陛下看着九凤嘴角的笑,许久,用手上的权杖稍微一用力把他卡在脖子上的剑拨掉,把手中属于大巫地权杖丢在了他面前:“不管有没有长生,事已至此,你若死了,就坐实了特罗亚帝国薄寂尘上将所说,凤凰族残害无辜公民,残害他们的伴侣龙族。”

        

“所以,九凤,你是凤凰族的族长,是最接近神的存在,是第四文明的精神信仰,这一点,毋庸置疑。”

        

就算凤凰族残害无辜公民,以及他们的伴侣龙族,那又如何,只要他们不认,就当事情没有,第四文明的颜面依旧在。

        

至于特罗亚帝国的薄寂尘,他只是一个上将,只来过第四文明一次,他不信他掌握出什么证据。

        

更何况…特罗亚帝国现在和虫族打仗本身就水深火热,自顾不暇,别看他有十大军团,真正干起架来,不堪一击的。

        

九凤嘴角的那一抹自嘲僵硬:“陛下,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圆来圆去终究会被识破!”

        

第四文明陛下:“识破,拿什么识破,就算他薄寂尘出了证据,出了照片,凤凰族不认,你不认,就是假的,就是p的,就是制作的。”

        

“第四文明上万年的文明,星际霸主的地位,可不是随便让人质疑,撼动的,明白吗?”

        

九凤眼底深处黯然,伸手捡起地上的剑,地上的权杖,站起身来:“我明白了,告辞!”

        

“大巫!”第四文明陛下叫住九凤,凉凉的提醒他:“九凤,记住了,你在外面是第四文明的大巫,信仰,在朕这,你就是一条狗,一条只听命于我话的狗。”

        

九凤握着剑的手一紧,俊脸一寒,一个箭步上前,举剑架在第四文明陛下的脖子上,把他按坐在他的高位上,眼中寒光禀然,张口冷冷没有任何之前的恭敬:“陛下,我用性命负此次责任,你不让我负,让凤凰族接着存在,让我活着,让我继续肩负第四文明信仰之责,你不应该羞辱我。”

        

“我不会成为你的狗,更不会成为听命你的狗,我是我,凤凰族的族长,第四文明的大巫,若让我再从你口中听到任何羞辱,对我不敬之语,我怎么把你捧上帝王位,就怎么把你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