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被惩罚狠打花蒂&时崎狂三本子闷骚三重奏

2022年7月12日08:43:02双性受被惩罚狠打花蒂&时崎狂三本子闷骚三重奏已关闭评论

     

“教皇这是吃准了我不能拒绝他啊,也还好,他的心没黑得太过分……”

双性受被惩罚狠打花蒂&时崎狂三本子闷骚三重奏

        

齐等闲看着自己存在陈氏银行里的余额,不由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赚小目标的速度还是慢了点。

        

李云婉摇了摇头,说道:“那没办法啊,谁让你这么狂,连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都敢一拳爆头的?”

        

齐等闲不由恼火,说道:“那是我爹捶爆的,不是我啊!他捶爆一颗脑袋,我来买单,花了六十亿米金,我的个老天爷噢……”

        

“这六十亿米金,我能去多少次……”

        

“嗯,我能去多少次意大利进口意大利炮了!”

        

他本想说能去多少次水会来着,但话到嘴边,硬生生改了口,虽然改得有些生硬。

        

不过,他说这种骚话,倒也符合他的人设,只是让李云婉觉得有些怪怪的。

        

“敢情是齐叔叔捶爆的?我只听说过坑爹,还真没见过坑儿……”李云婉听后,不由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也觉得心痛。

        

花这么多钱也是没办法,恐怖分子这个罪名,齐等闲可背不动。

        

他要是像洪天都那样了无牵挂,孑然一身倒还无所谓,以他的功夫,没谁能抓得住他。

        

但他毕竟跟这么多人有勾扯关联,总不可能让亲人朋友们跟着他躲一辈子吧?

        

齐等闲说道:“他倒是在人家的party上嘎嘎乱杀,杀舒服了,但黑锅却是我来背了!这老头儿,暴力倾向严重啊!”

        

李云婉道:“父债子偿,没办法喽!”

        

“得赶紧搞钱了,虽然大鹅和老葡萄都不着急用,但人是要讲信用嘀。”齐等闲头疼道,“而且,我入了这圣教,那营生恐怕就不好做了。到时候,人家说我败坏圣教的名声咋办?”

        

李云婉看他心烦意乱,便伸手抱住他,道:“没关系啦,大家一起努力赚钱,能还上的!实在不行,你就在向总那里套现好了,反正她现在的资产,大多都是你赚来的。”

        

齐等闲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喃喃道:“要不去把王剑成绑架了看看?估计能卖个比季楷还好的价钱……”

        

李云婉目瞪口呆。

        

齐等闲就摇头道:“不行啊,这大典就要举行了,没这么多时间。”

        

说话间,他的手不由自主就放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去。

        

嚯,这没字母的,也挺好看啊,红黑配色,给人一种很妩媚的感觉嘛!

        

“这次的大典,教皇要提拔你一个外来者当南方区的大主教,估计会引来很多人的不满。你也不要太宽心了,还是得有点紧迫感的!”李云婉道着。

        

“我都扔出去六十亿米金了,圣主下凡了都要笑开花了吧?这点小事,他要是不能安排好,那我非得让他把钱吐出来!”齐等闲忿忿不平地说道。

        

李云婉道:“你少说点骚话,这些话要是让那些虔诚的信徒听到了,教皇就算再挺你,你也上不了台。”

        

齐等闲道:“那是当然嘀……”

        

齐等闲觉得手头这辆红黑配色的超跑,车身线条简直流畅完美,增一分则腻,减一毫略纤。

        

李云婉正跟齐等闲说着正事呢,脸色不由就逐渐发红了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眼眸里的妩媚化作了秋水,几乎要溢出来了。

        

这毕竟是真正意义上让齐等闲的情商得到一定成长的女人,他也牢记着李云婉曾说过,这种时候最好不要多话,无声胜有声。

        

齐等闲觉得李云婉这身打扮是挺好看,而且够方便,但作为一个资深lsp……呸,明明是中海第一深情,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些美中不足。

        

过膝款式的,终究是不能满足传统款式带来的那种破坏欲。

        

这回在满状态的见神不坏的高手面前,李云婉这妖孽终究是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而且,齐等闲这些天的水会也不是白去的,虽然只是捏捏脚,揉揉肩,但技师们毕竟经验丰富,理论是老母猪戴胸罩,一套一套又一套。

        

齐等闲把理论学了个满的,这回实践出来,回头一想,人家姑娘们能当一个水会的头牌,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啊!

        

面对无法再嚣张的李云婉,齐等闲觉得大仇得报。

        

“齐sir,我认输了,以后都不嚣张了。”李云婉最后只得举起白旗来宣告投降。

        

“你真好。”齐等闲轻轻抚摸着李云婉柔顺的发丝,温和地说道。

        

李云婉问道:“嗯?怎么突然表白起来了?”

        

齐等闲就道:“让你辛苦到米国去做事,这么久才能见上一面,觉得亏欠良多呀!”

        

李云婉笑了笑,回应道:“没有关系的,我们这是互相成就呐!我需要展现自己的平台,而且,这也可以帮到你,两全其美,我快乐着呢,并不觉得委屈。”

        

“话说,你洗白身份之后,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呢?”

        

“要不要借势回到帝都去?”

        

“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时机!顶着大主教的名头,也没人敢动你。”

        

齐等闲却是摇了摇头,华国的信仰繁多,而且,圣教在华国的信仰也是不足的,不能像李云婉想得这么简单去做事。

        

“这些都还没到时机,改日再说吧!”齐等闲道。

        

李云婉却是皱了皱眉。

        

齐等闲问道:“怎么?”

        

“我发现有个很有趣的事情啊!”李云婉若有所思地道。

        

“嗯?”

        

“跟男人说话,你都是改天再说。跟女人说话,几乎都是改日再说?”李云婉似笑非笑地问道,“狗东西,你藏得挺深啊?!”

        

“什么无稽之谈!”齐等闲不屑一顾地说道。

        

“哼哼!”李云婉不满地冷哼了两声。

        

第二天的时候,李云婉的打扮就显得比较庄重了一些,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装,不过,那种独有的妩媚和气质,却是半点不减的。

        

而且,她的脸蛋红润,本就动人的眸子里,更是多了些许水润的光泽。

        

在天主国这个与世无争的小国家里,齐等闲就可以用本来面目示人了。

        

而且,有教皇陛下罩着他,也没人敢怎么样他。

        

“走了,到大教堂去喽!”李云婉打扮妥当,戴上一顶淑女帽,打扮得很西式。

        

今天,教皇邀请了九位主事的红衣主教前来,共同商讨齐等闲加入圣教,并加冕南方区大主教的事情。

        

齐等闲觉得教皇还是靠谱,这就给自己安排上了。

        

走入这辉煌的大教堂当中之后,李云婉不由左顾右盼,她很好奇,但看到齐等闲的神态却不由惊讶。

        

只见,这厮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庄严与肃穆。

        

“你装得挺像啊!”李云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