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怀孕了上朝时要生了&领导每天都要喝我的奶

2022年7月12日06:27:31皇上怀孕了上朝时要生了&领导每天都要喝我的奶已关闭评论

     

容慎邀请对方共同参与研发,说好听点是平摊风险,真正的用意怕是要拉萧明豫入伙,明摆着送钱。

皇上怀孕了上朝时要生了&领导每天都要喝我的奶

        

容氏集团好歹历经数载,主动向明豫控股实业发出邀请,无异于王者空降新手村,亲自带飞。

        

就职典礼的后半程基本就是推杯换盏的交际场。

        

宴厅外置观星阳台,一道高挑的身影夹着女士薄荷烟吞云吐雾。

        

背后的宴厅,时不时有人从阳台边路过。

        

有些讨论内容,也就无孔不入地窜入了容娴的耳朵里。

        

“听说了吗?明豫控股实业的背后是江城萧家。”

        

“刚才听人提了一嘴,不过江城和香江隔得这么远,怎么搭上的容氏?”

        

“嗨,做生意嘛,有共同利益,别说都在国内,就算在国外也能拽回来合作。”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萧家的发家史,和硬件研发差的有点远啊。”

        

“你还知道萧家的发家史?” 

        

“我也是听说的……”

        

讨论的声音渐行渐远,容娴夹着烟,没能听到有关萧家发家史的八卦。

        

萧家……印象不深,不是同一个经济圈子内的家族,容娴很少浪费精力关注。

        

萧明豫真的是萧家人?那他跑到会所当什么陪酒少爷,有毛病吗?

        

这边,容娴还没着手打听出萧家的背景,高跟鞋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娇俏的呼唤,“嗨,容小姐,又见面了。”

        

容娴不用回头都听出了对方的声音。

        

在西餐厅对萧明豫苦苦哀求的当事人。

        

容娴掐了剩余的半支烟,绽放出礼貌的社交笑容,“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我叫汪恺欣。”汪恺欣自报家门,并向前一步伸出手,“以后,还请表……容小姐多多关照。”

        

容娴:“???”

        

这场就职典礼上,奇奇怪怪的人和事真不少。

        

从容晏到安桐,再到汪恺欣,一个两个的,都来说些似是而非的话。

        

容娴不至于当面给对方难堪,与汪恺欣握了握手,“关照不敢当,汪小姐有什么想法可以直说。”

        

“我的想法嘛……”

        

汪恺欣故作神秘地思索了几秒,她在想到底是自爆马甲还是给表哥一个装逼的机会。

        

短短几秒,她便打定了主意,“容小姐,你喜欢萧明豫,对吧?”

        

如果这是情敌,那么她的开场白足够称之为莽撞。

        

尤其她说话的语气,宛如在陈述事实。

        

容娴缩回手,直视着汪恺欣,“所以?”

        

“没什么所以。”汪恺欣对着身后的宴厅努嘴,“喏,你看到没,他今天虽说第一次亮相,但向他示好的女人可不少。容小姐,良人难觅,你可要抓紧了。”

        

容娴:“?”

        

以宣战的口吻让‘情敌’抓紧萧明豫?

        

这是什么奇葩?

        

汪恺欣望着容娴狐疑的神色,一副‘我看好你’的表情往她面前凑了凑,“等你好消息。”

        

容娴木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年头,情敌都这么善解人意了?

        

……

        

不一会,安桐跑来找容娴,身为容慎的姐姐,她确实不能一直在阳台躲清静。

        

容娴如今没有再容氏集团旗下的公司就职,她所属的融鼎科技同样是业内资本雄厚的标杆企业。

        

安桐和容娴在宴厅里晃了几圈,很快就有人跑来跟容娴套交情。

        

融鼎科技这个名头一打出去,比容家大小姐的身份更能引人注意。

        

何况容娴如今刚好晋升为商务部的总监。

        

这个职位在行业内的权利可不小。

        

正当容娴被许多人围着送名片时,背后传来一阵微妙的骚动,甚至有人下意识错身让开了一条夹道。

        

“容总,幸会。”

        

容娴眼皮一跳,侧目就撞进了男人含笑的瞳中。

        

今晚的萧明豫,比任何时候都光鲜耀眼。

        

剪裁得体的黑西装,一丝不苟的短发,英挺的身姿,以及众星捧月般的讨论,无一不为他的魅力加成。

        

容娴压下心底的怪异感,举杯示意,“原来是萧总,恭喜拿下容氏集团的合作项目。”

        

外人眼里,这俩人似乎不熟悉,你一言我一语的场面话,说的滴水不漏。

        

若仅止于此,倒也不会给人留下什么话柄或谈资。

        

偏偏萧明豫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他抬手与容娴碰杯,落满了灯色的双眸噙着显而易见的爱慕,“听说容总至今单身?”

        

嚯!

        

周围看热闹的群众纷纷诧异地看向了萧明豫。

        

这位被容氏集团董事长容慎钦点的合作新贵,第一次见面就抛出这么暧昧的问题,想干嘛?

        

容娴隐约猜到了萧明豫的意图,但还不太确定。

        

她端着无懈可击的微笑,坦然地接话:“确实单身,平时以养狗为乐。”

        

萧明豫无声哼笑,这女人说他是狗呢。

        

两人你来我往的交谈,旁观者只觉得气氛融洽,只有熟悉的人才能感受到无形的刀光剑影。

        

安桐站在旁边笑弯了眼睛,过了今晚,不管是香江还是湛州,亦或是其他城市,恐怕都会知道融鼎科技的容总监,被控股实业的新贵萧少热烈追求的事了。

        

准姐夫准备了这么久,这样的开端,必然配得上一个完美的结局。

        

几句话的功夫,萧明豫当众向容娴表达了倾慕之意,“容总既然单身,那能不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容娴嘴角上扬,眼睛里盛满了笑意,“如果我不给机会,萧总打算怎么办?”

        

“尽力追,直到容总答应为止。”

        

狗东西真会说好听话。

        

容娴扭头看了眼别处,随即又回眸望着萧明豫。

        

有些事,她已经在容慎的那通电话里找到了答案。

        

她确实喜欢萧明豫,不承认也不行。

        

从前,容娴处理不好感情中的纠葛,患得患失,剪不断理还乱,最好的自保方式就是远离感情。

        

现在,容娴自觉依旧处理不好,但她愿意再试一次。

        

有容慎的那句话做背书,她要是再逃避,真不如给人家当后妈算了。

        

——不是每个男人都是梁丞。

        

容娴垂眸轻笑,眉眼温柔,不顾宴厅里看热闹的许多人,干脆利落地问道:“萧总是单身?”

        

萧明豫敏锐地察觉到女人的变化,一时又摸不清她的路数,只能配合着回答:“如果追不到容总,我会一直单身。”

        

容娴满意地点点头,迈步向前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那恭喜萧总,今晚你脱单了。”

        

众人:“???”

        

你们这恋爱谈的是不是太草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