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粗又硬NP的高H&翁熄公交车性放纵

2022年7月11日09:23:20又粗又硬NP的高H&翁熄公交车性放纵已关闭评论

        

天穹下。

又粗又硬NP的高H&翁熄公交车性放纵

        

苏奕全力飞遁的同时,也在飞快思忖。

        

这一路上,钓鱼佬多次出手,让他身上的伤势加重,许多地方皮开肉绽,兀自在淌血。

        

谈不上致命,但时间久了,对道行的消耗注定会越来越严重。

        

“骆天都说的不错,此次为了灭杀自己,已筹谋万古岁月的诸神,都已做了最周全的准备。”

        

苏奕暗道。

        

威胁有两个。

        

其一,诸神早推测出,自己有证道太玄阶的底蕴,故而提前动用手段,在干预分布在仙界周虚规则中的证道契机!

        

如此一来,自己几乎没机会证道破境。

        

其二,似钓鱼佬这些神主级存在,对自己的底牌了如指掌。

        

他们甚至清楚,没有成神之前,自己无法发挥出九狱剑的真正威能。 

        

并且也清楚,自己动用九狱剑的次数越多,对道行的消耗就越严重!

        

这样就意味着,当自己油尽灯枯之时,注定将在劫难逃!

        

“必须得尽快改变策略。”

        

苏奕飞快思忖。

        

眼下,仅仅只是一个钓鱼佬,就让自己如此狼狈,若再多几个神主级人物的意志法相,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对了,或许可以让那小东西帮忙!”

        

苏奕心中一动,想起一件事。

        

作为从仙界混沌本源中诞生的先天神灵,小猴子自然对纪元战场中的一切了如指掌。

        

只要小猴子帮忙,必可以为自己找到安全的避祸之地!

        

只要能争取到可供喘息的时间,苏奕自有把握进行一场反击!

        

“小家伙,接下来就靠你指路了。”

        

苏奕传音给藏身在补天炉内的小猴子。

        

小家伙灵性十足,吱吱叫着,探出爪子为苏奕指路。

        

接下来的路途上,苏奕悄然转变方向。

        

可仅仅半刻钟后。

        

前方天地间,出现三道身影!

        

两男一女,明显早已等待在那。

        

而这三人赫然是三位刚晋升不久的新神!那一身的神威遮天蔽日,远远凌驾于太境之上!

        

几乎在看到苏奕的第一时间,两男一女便齐齐动手。

        

轰!

        

一个高大黑袍男子持枪,掀起漫天金色风暴,横断三万丈长空,一如一道风暴天堑,阻截前方。

        

“去!”

        

一个华袍中年抬手抛出一座恢弘浩大的剑阵,朝苏奕镇杀过去。

        

而那身穿墨色长裙的女子,则身影一闪,凭空消失不见。

        

苏奕皱眉。

        

根本不用想就知道,这三位新神,必然是钓鱼佬叫来的帮手,否则,不可能提前等候在那!

        

而若是被他们阻截住,追杀上来的钓鱼佬岂可能放过这等灭杀自己的机会?

        

这一切念头,瞬间在苏奕脑海闪过。

        

他身影根本没有任何停顿,直接暴冲上前。

        

“死!!”

        

一道冰冷的声音炸响。

        

那墨裙女子竟诡异地出现在苏奕头顶上空,双手各握一把残月弯刀,怒劈而下。

        

轰!

        

咫尺剑轰鸣,混沌剑气迸发。

        

瞬息,墨裙女子还未靠近,就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咔嚓!咔嚓!

        

霸道的混沌剑气碾碎长空,墨裙女子

        

劈来的双刀齐齐崩碎,紧跟着她整个人都四分五裂。

        

临死,那俏脸上写满了错愕。

        

才刚成神,正是她一生最强大的时候,哪可能想到,自己会连一击都挡不住?

        

轰!

        

天地轰震。

        

墨裙女子毙命时,苏奕的身影早已像一道无坚不摧的光,冲向前方,没有任何的停顿。

        

他负伤很重,可一身剑意却凌厉无边。

        

当华袍中年施展出的一座剑阵镇杀而至,苏奕不闪不避,直接撞了过去。

        

轰隆!

        

虚空崩坏。

        

那座森严恐怖的剑阵,直接被从中间撞破,撕裂一道长长的裂痕。

        

而几乎同时,咫尺剑已斩掉那华袍中年的首级。

        

瞬杀!

        

之前镇杀姜太阿这位新神时,苏奕都不曾动用咫尺剑,更何况,现在的他是在全力拼命?

        

无论是那墨裙女子,还是华袍中年,在彻底暴走的苏奕面前,的确很不堪!

        

远处天地间,只剩下那高大黑袍男子,以及他施展出的一道堪比天堑的金色风暴。

        

当看到苏奕势如破竹般杀来,看到那一男一女被瞬息镇杀的一幕,彻底吓到了这黑袍男子,亡魂大冒。

        

便在这一瞬,钓鱼佬的声音猛地在天地间响起:

        

“别和他硬拼,只需牵制住他便可!”

        

“是!”

        

黑袍男子答应。

        

他全力出手,周身神威浩荡,刹那间,足足在天地间掀起上百到遮天蔽日的金色风暴。

        

而他整个人,则远远地躲避开。

        

天地混乱,金色风暴席卷,重重叠叠,将虚空都撕裂,彻底崩坏。

        

换做其他太玄阶人物,瞬息就会被绞碎,形神俱灭。

        

因为,这是神明之力!

        

苏奕没有理会。

        

他暴冲上前,直似天地间最璀璨的一道光。

        

砰砰砰!

        

一阵震天动地的密集爆碎声响彻。

        

一座又一座金色风暴四分五裂,轰然溃散。

        

可金色风暴的数量太多,让苏奕的冲锋之势也遭受到阻力,虽然速度依旧快到惊世骇俗的地步,但已经被后方的钓鱼佬抓住机会!

        

“异端,你逃不掉了!”

        

震天的大喝声中,钓鱼佬身影凭空而至,右臂探出。

        

轰隆!

        

一片亿万星辰汇聚的星云笼罩而下,封禁九万丈长空,也将苏奕的身影牢牢困在其中。

        

而钓鱼佬迈步上前,掌指间忽地多出一张镌刻着无数神道秘纹的法旨,狠狠拍出。

        

咚!

        

天摇地晃。

        

符纸化作一座黑色神碑,一举将苏奕的身影镇压其下。

        

这一瞬,苏奕浑身的骨头都差点崩碎,道躯遭受到可怕的碾压,肌肤血肉崩裂无数血痕。

        

这黑色神碑太恐怖!

        

一击之下,就将苏奕重创,牢牢镇压在那!

        

而附近九万丈长空,尽数被无数星辰覆盖,形成一种堪比大道域界的威能,将苏奕的一切退路全部阻断封死!

        

“做的不错,待以后,我派人接引你前往神域。”

        

钓鱼佬赞许地看了远处那黑袍高大男子一眼,便抬眼看向苏奕,眉梢间已难掩欢喜,笑容满面。

        

“这是星云化天术和九灵神禁碑秘符,虽然都

        

是造物境层次的禁忌秘术和宝物,可用的好了,足可镇压造极境层次的中位神。”

        

这一刻,他反倒不慌了,立在那,眼眸上下打量苏奕。

        

苏奕很惨。

        

也无比狼狈。

        

鲜血浸透青袍,浑身伤痕无数!

        

一身的气机,正在遭受那座黑色神碑的镇压,快要撑不住。

        

可他的眼眸却依旧冷静而深邃,神色间平静得可怕!

        

这让钓鱼佬眉头皱了皱,旋即展颜笑道:“我在等你临死反扑,哪怕你能破开九灵神禁秘符,从星云化天术的封锁中逃走,可我有预感,你若这么做了,势必将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

        

“看得出来,你也好不到哪里,一身的意志力量怕是已消耗许多,否则,为何不敢立刻下杀手?”

        

苏奕声音有些沙哑。

        

自进入仙界至今,他还是头一遭如此狼狈,被人追杀到近乎山穷水尽的地步。

        

不止负伤很重,一身道行也已消耗大半!

        

而此时,更是被镇压在那,无力脱困。

        

可苏奕并未气馁。

        

剑修,向来看淡生死,也向来不会在绝境中低头!

        

钓鱼佬眯了眯眼眸,叹道:“你说的不错,这一路为了追杀你,我所准备的手段,已动用了七七八八,连我都不得不承认,之前在对付你之前,误判了你的实力和难缠。”

        

这番话,并非虚言。

        

在他最初预估中,太和阶修为的苏奕充其量可以和下位神对抗,哪怕再逆天,当被自己盯上时,也注定在劫难逃。

        

可谁曾想,苏奕的强横,完全超出了他的预估!

        

不过还好,一切都将尘埃落定,此时的苏奕,已是笼中困兽,兴许还有临死反扑之力,但已回天乏术!

        

交谈时,那黑色神碑一寸寸下沉,释放出的镇压力量,直似要将苏奕整个人磨灭。

        

一阵阵骨骼不堪重负的摩擦声响起。

        

连他唇角都止不住地在淌血。

        

钓鱼佬笑着看着这一切,因为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就越有利!

        

“可惜,你注定要失手。”

        

苏奕轻语。

        

他深邃的眸子深处,浮现一抹决然之意。

        

钓鱼佬心中一凛,嘴上则笑道:“要临死反扑了吗,来,让我见识见识!”

        

“如你所愿。”

        

苏奕的声音刚响起。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