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开了宫口高h/调教白领上司的堕落系列小说

2022年7月11日09:04:34撞开了宫口高h/调教白领上司的堕落系列小说已关闭评论

   

已经中午,太阳高高挂着,气候炎热。

撞开了宫口高h/调教白领上司的堕落系列小说

        

一支拥有三辆马车的商队,正在官道边上休息。

        

这只是一支小商队,人数不过二十多人。

        

“小姐,休息一会儿吧,兄弟们已经生火了,吃点东西再上路。”

        

树荫下,一个干瘦的护卫朝左慈说道。

        

左慈擦了擦额头细汗,点头道:“让兄弟们休息一会儿,注意四周,听说这地方最近有土匪出没。”

        

“嗯,已经安排了。”

        

另一个护卫道:“听说合水县地界的柳野城主嫉恶如仇,土匪都不敢在这里打秋风,怎么就突然冒出这伙土匪了?”

        

“谁知道呢,早知道的话,我们这次出来就该多带点人。”

        

左慈叹了一声。

        

一直以来,合水县附近以太平著称。 

        

因此她这次出来,为了节约成本,就没带很多人手。

        

哪知道,来到合水县后,听说了这里闹匪的事。

        

她取下腰间的水壶,抬头看了看远处天色。

        

“也不知道夜晚来临之前能不能过了这山峰。”

        

“不好了,小顺子和晏子不见了。”

        

远处护卫突然赶来喊道。

        

“怎么回事?”左慈连忙走了过去。

        

“小姐,刚刚我和小顺子,晏子两人去林子里小解,前一刻还在我面前,可是一回头,人不见了。”

        

护卫慌张的说道。

        

“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叼走了?”

        

左慈忙问。

        

“不知道啊,不过要是什么野兽,应该有动静才是。”

        

“难道是有土匪?”

        

“不管了,先去找找再说。”

        

护卫长当即钦点了十个人,“你们分两组,去刚刚的地方找人,要是发现血迹,马上回来,我们离开这里。”

        

“是!”

        

左慈疲惫的坐了下来,眼神忽然失去焦距。

        

累,太累了。

        

这一路上,她神情高度紧张,怕的就是这类情况。

        

情不自禁的,她想起家人。

        

父亲刚刚去世,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只知道吃喝玩乐,整个家族只靠她撑着。

        

要是她这趟货出事,连护卫们工钱都付不起了。

        

“哎,我该怎么办?”

        

“小姐……”

        

猛然间,背后有道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

        

是护卫长周航的声音。

        

周航跟随他们左家多年,尽心尽责,现在大部分事情都仰仗他了。

        

左慈下意识回头,却是看到周航满脸血污的脸。

        

他的双目被挖开,露出了黑洞洞的血口,狰狞如鬼。

        

“啊……”

        

左慈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几乎跳起来。

        

“小姐,你没事吧?”

        

周航皱了皱眉,走过来连忙扶住左慈,这才避免左慈摔倒在地。

        

左慈再定睛一看,面前的周航恢复了原状。

        

“我……我没事。”

        

“小姐看到了什么?我看你刚刚突然很害怕的样子。”

        

“不知道,可能……可能是幻觉,我太累了。对了周护卫,你叫我有事吗?”

        

“前面有四个人过来了,看他们服饰都一样,应该是某个大户人家的护卫。”

        

“是么,出门在外,要与人为善,看看人家需要什么帮助,不过要小心点,防人之心不可无。”

        

左慈说道。

        

“嗯,我过去看看。”

        

周航带着人过去。

        

不远处官道上,来了四个人。

        

为首一个衣服灰白,身材高大,一看就是手上练功夫的,实力看起来不弱。

        

“几位,可是本地人?怎么来到这荒郊野外偏僻之地?”

        

周航抱拳,态度温和。

        

苏安林扫了一眼这人血条。

        

【血条:98/98.】

        

倒是不低。

        

苏安林颔首道:“这位大哥,我们是前面合水县李家护卫,特此过来找人。”

        

“找人,莫非家里有人失踪了?”

        

苏安林点头:“我家少爷不见了,另外,城主大人和他的队伍也在此失踪,你们在这里有几日了,可否看到他们?”周航摇头道:“我们早上才来的此地界,倒是没看到其他人。”

        

他话说完,许老三微微皱眉。

        

他连忙在苏安林耳边低语:“苏师父,不太对劲。”

        

“怎么了?”苏安林嘴唇微启。

        

“刚刚我们过来所看到的马车印记,分明是两三天的,他们却说早上才来,这……”

        

“嗯,知道了。”

        

苏安林表示了解,嘴上朝对面笑道:“没看到啊,那没办法了,不过这位大哥,我看你们一脸紧张之意,可是遇到什么麻烦?”

        

周航倒也没隐瞒,把刚刚两个护卫突然失踪的事说了一下。

        

最后叹道:“这事怪就怪在,人失踪的实在太过离奇,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就怀疑,是不是……”

        

周航没说诡异两字。

        

诡异,有时候比土匪更可怕,很容易引发骚乱。

        

“罢了,几位兄弟想来也累了,来我们这里休息一会,我们反正也在找人,待会可以一起。”周航提议。

        

“也好,那大家休息一会儿。”苏安林朝队伍走去:“对了,我叫苏安林,大哥贵姓?”

        

“免贵,我叫周航,我主人家是四楼村的左家。”

        

估计是哪个小家族,没听说过。

        

左慈这时候迎了过来。

        

这女人面相有些蜡黄,看起来一脸愁苦的模样。

        

厚嘴唇,看起来是个比较宽厚性子的。

        

皮肤深色,略粗,应该是很早就开始独当一面当家做主了,不是小家碧玉类型的大小姐。

        

苏安林客套了几句,左慈吩咐:“给几位兄台拿点大饼吧。”

        

“左小姐客气了,我们带了干粮,找人要紧,就不叨唠了。”

        

苏安林道。

        

左慈也没心思客套,点点头:“那便一起找人吧,只不过,要是再找不到,我们就打算先走了,这地方天黑太危险。”

        

苏安林带着人休息一会儿后,便钻入林子找人。

        

“苏师父,不对劲啊,刚刚我偷偷和他们护卫聊了,他们确实早上才到这里,可是那车轮印子,分别是两到三天的。”

        

一走远,许老三忍不住又说话了。

        

“我走了这么多年镖,就没看走眼的时候过。”

        

苏安林皱起眉头,道:“这里面确实有古怪,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骗人。”

        

“这倒是,那就怪了。”

        

许老三奇怪。

        

赵立强道:“而且我发现这地方还有个怪处。”

        

“哦,说说看!”苏安林问。

        

赵立强指了指天上太阳:“看,我们来之前,午时还未到,可一眨眼功夫,太阳看起来要下山了。”

        

苏安林被一提醒,也注意到太阳的怪异。

        

之前还异常炙热,属于中午热量最高峰的时刻。

        

可一眨眼,怎么就快下山了。

        

许老三皱眉:“这不是说,快要天黑了。”

        

“天黑前我们找个地方过夜吧。”苏安林说道。

        

这次他们出来,本就是带了三天的干粮。

        

又在林子里转悠了一圈。

        

每到一个地方,许老三和赵立强都会留下一个红布条作为标记,防止迷路。

        

眼瞅着要天黑了,一无所获。

        

却忽然,不知不觉回到了刚刚左慈这边的车队。

        

“奇怪,我们明明往山上走,怎么转了一圈回来了?”

        

赵立强完全懵了,甚至怀疑他们做的标记是不是有问题。

        

苏安林则是微微沉吟:“恐怕,我们是已经着了道了。”

        

他估计是遇到某种怪异的诡异了。

        

就好像李家的佛音鬼蜮,也许,这里也是诡异的一种。

        

他拿出怀里的长皮仙经,低语道:“所以,这里是怎么回事?”

        

【我叫苏安林,我走在一个古怪的地方,这里,是怎么回事?】

        

“所以是怎么回事?”

        

【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左慈他们不对劲,也许可以从他们身上找到线索。】

        

“这样么。”

        

虽然长皮仙经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但也指出了一条路。

        

天就要黑了。

        

苏安林带着人回到左慈这边的商队。

        

这里的人脸色更难看了。

        

之前还很热情的周航看到苏安林,变的有气无力:“苏兄弟,你们……你们没遇到怪事?”

        

苏安林摇头,皱眉道:“周大哥,你们这是又遇到什么事了?”

        

他看着四周,眉头皱起。

        

少了好多人,商队起码一半的人不见了。

        

“我们,遇到麻烦了,大麻烦!”周航眼珠子瞪大,“派出去找人的人,一个都没回来,全都失踪了!”

        

左慈盯着苏安林,不可思议:“你们怎么会没事?”

        

刚刚他们派出去的护卫一个个失去联系,眼瞅着太阳要下山,她都不知道怎么办。

        

而苏安林这群人,居然没事。

        

苏安林回道:“我们没遇到什么怪事。”

        

“没遇到……那你们有没有看到我们派出去的护卫?”左慈连忙道。

        

“很抱歉,没有。”苏安林回道。

        

“太阳要下山了,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许老三道。

        

“是啊,就要天黑了,该怎么办?”

        

左慈整个人有些崩溃,眼圈通红,显然刚刚一个人偷偷哭过。

        

“小姐,现在看来来不及走了,我们就原地休息吧,晚上让兄弟们多生点火,熬过去就好,明早就走。”

        

周航走过去安慰。

        

“只能这样了,晚上我们也不好找人,准备和大家一起休息。”

        

苏安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