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都把我玩坏了&你tm就是欠干

2022年7月11日08:15:02主人,你都把我玩坏了&你tm就是欠干已关闭评论

次日,早上八点钟,三人简单洗漱吃过早饭,按照约定好的,坐车前往科技园,一路上张总介绍着科技园模式,这个园区主要用来孵化新兴产业,减免所有的税收,并且给予一定的补助。

主人,你都把我玩坏了&你tm就是欠干

        

最重要的是,在这里产业集中,多家企业之间交流非常方便。

        

“这些在内陆都不是问题,模式可以复制,可是外界的帮助,无法复制,他们取得今天的成就,跟他们没什么关系。”陆峰看向张总道:“若是把台积电的外部条件给我,你信不信我做的比他好?”

        

张总不得不同意的点了点头,随着车子驶入科技园,大门口已经挂上了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南迪电子董事长坤泰先生一行前来考察。

        

车子开了进去,陆峰咳嗽了一声,低声朝着朱立东二人道:“进入状态了啊!”

        

公司大楼门口挂上了横幅,熙熙攘攘的站着一群人,看上去颇为隆重,车子停在了门口,张总率先下车,陆峰旁边的车门被门童拉开,外面已经响起了掌声,陆峰迈步下了车,双手合十,面带微笑的看着众人,开口道:“萨瓦迪卡!萨瓦迪卡!”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同样双手合十,开口道:“萨瓦迪卡,我是集团副总裁梁彬,欢迎您的到来。”

        

旁边站着一个小姑娘,叽里咕噜的开始翻译泰文。

        

“泥嚎!泥嚎!我会说中文,听得懂,我听不太懂泰语,一点点,我是阿卡族,主要说阿卡语。”陆峰指了指身后的朱立东和柳城道:“他们两个,听不懂!”

        

“是这样啊?欢迎欢迎,我给你介绍一哈,这位是我们集团另一位副总裁。吼!这位就厉害了,主要负责技术的,蔡总!”梁彬介绍了一下身边的带着眼镜的男子。

        

陆峰打量了一下他,四十来岁,略显阴柔,个子不高,一米七的样子,双方客气了几句,给陆峰献上了一束花,话语里吹捧着他们的产品,在东南亚地区绝对是质量最好,价格最合适的。

        

众人簇拥下陆峰进了公司,先给陆峰介绍了一下企业规模,什么员工十数万,年销量超五十亿美金,与因特尔,东芝,德州仪器等多家国际企业合作,同时最大的合作商是微软,已经和微软达成合作,未来将会给微软电脑提供处理器,硬盘等多套设备方案。

        

陆峰在一旁听梁总吹的天花乱坠,整个人都觉得尴尬,再加上他那个口音,张总都不好意思的走到一旁。

        

“坤泰先生,我跟你讲吼,我们的产品,他们抢着要的,现在订单非常满,在全球都是非常抢手的!”梁总可能也觉得吹的太过,朝着陆峰问道:“之前没有泰国企业跟我们合作过,您是第一家,你们企业成立多久了?”

        

“我们是从橡胶产业转型过来的,没有几年,想着采购整套的手机2g信号处理器,主要是跟张总认识,所以来看看,还是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最好的合作伙伴。”陆峰朝着他道。

        

“没关系,来了就是朋友,一会儿我们去看一下晶圆工厂,我们的设备是全球最先进的,硅料能够做到世界级的纯度,这方面我不太懂,让蔡总跟你说一下。”梁总笑着看向蔡总。

        

蔡总往前走了一步,用手扶了扶黑框眼镜,开口道:“我们的晶圆有多项技术在全球都是一流的,其中电路腐刻方面,在利用惰气让金属原子更好的结晶,在电路导电方面比其他芯片能量提高百分之三十。”

        

“快速运算是一方面,在耐久度方面最重要的就是载流子,我们在载流子复合速率上更加稳定,能够有效的调整电压,电流,增加使用寿命,并且更加稳定。”

        

陆峰对于技术一窍不通,掉过头看了一眼柳城,开口道:“吐冻卡鲁呀,私库这西八技那个术中不中哟?”

        

在场人听着他这个老家话一个个满脸闷逼,梁总看了一眼女翻译,对方直摇头,一句话都听不懂。

        

柳城分析着,双手摸着下巴琢磨着,他倒不是在技术上有啥难题,主要是在想怎么说这个话,沉吟了一下道:“呀,额........。”

        

朱立东看他那副发愁的样子有些忍不住掉过头去了。

        

“提卡拉下屁,胡鸡儿讲它,pia个雀儿?”陆峰没好气道,心里暗骂,这小子怎么没有语言天赋呢?

        

“正憋不秃噜,一般就那耶,吹滴呼噜呼噜大,欧美库鲁达不到呀!”柳城总算憋出来了,就是不知道陆峰听没听懂。

        

陆峰微微点头,回过头看向蔡总道:“我的工程师告诉我,目前现有的技术做不到,我们当然希望有更稳定的,信号接收频率更好的,但是以你们的能力,怕是无法做到。”

        

朱立东回过头深吸了一口气,暗暗佩服陆总,这都能听明白,也是绝了。

        

“我们可以实验,拿其他厂商的通讯芯片,手机电路主板给你们测试看,它的稳定性,耗能是非常优秀的,那我们现在就去工厂。”蔡总说完看了一眼柳城,用英语问了一句:“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柳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了他这个反应,很显然他听得懂英语。

        

简单的参观了一下办公的地方,介绍了企业文化,上午十点半,一行人坐上保姆车赶往工厂。

        

厂区颇为壮大,现在晶圆代工做的如火如荼,一路上梁总跟陆峰讲着规模,欧美大企业对他们产品质量的认可,以及得到过多少奖项。

        

有时候说到一些关键的位置,还会专门换成英语讲给柳城听,他们的2g技术专利用的是摩托罗拉,一部分半导体专利技术则是东芝授权,这两家的结合能够让产品更加的高效,尤其是在数字编译方面,比诺基亚的专利技术好不少。

        

佳峰在诺基亚2g技术上的吸收更好,只是可惜现在东西是学到了,一来是没设备进行投产,二来也没拿到诺基亚专利授权,要不然也不至于眼巴巴的跑这来。

        

技术都是全球最好的技术,剩下的就是看产品设计和生产质量了,随着下了车,在巨大的无尘车间内看了一圈,陆峰心里对于佳峰将来的无尘车间基本上有了了解,最羡慕的还是他们拥有完整的设备。

        

“这里是一个演示的车间,可以看一下在接收信号,通话延迟方面的数据。”梁总看着眼前的演示台,朝着几个工人一挥手,现场开始演示。

        

“现在2g信号的覆盖范围是半径五公里,一些普通的方案,在数字信号越来越弱的情况下,无法捕捉到信号,我们则是通过锁定,高强度进行编译,从而实现高质量通话,在这一点上比其他厂商,优秀百分之五十。”蔡总在一旁介绍道。

        

陆峰听到这话挑起了眉头,他又不是傻子,2g信号塔覆盖范围半径是五到十公里,五公里外将会出现信号丢失的情况,也就是通话过程听到一句听不到一句,至于基站信号锁定可是4g时代的专利!

        

现场演示了一遍在几乎丢失信号的情况下,进行了一次通话,通话质量虽然一般,断断续续的,不过梁总说其他厂商办不到。

        

陆峰看的有些发闷,看向了柳城。

        

“卡里隆起呀!无七七相信,信号动气卡有滴,尔眼不见!”柳城说完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

        

这话朱立东听懂了,柳城不信,信号是有的,就是你的眼睛看不见。

        

陆峰听完这话,弯下腰准备检查一下被固定在台子上用来展示的通讯器,梁总在一旁道:“好了,相信坤泰先生也看见了,时间不早,我们去吃饭,路上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的产品理念。”

        

陆峰被硬生生被打断了,只好往前走。

        

去饭店的路上,陆峰也说了自己跟诺基亚的合作,前段时间刚从芬兰返回,双方交流的非常愉快,只不过核算下来运费太贵了,所以来这看一看。

        

“你放心,我们这运费绝对不贵,距离近,产品质量是一家企业的根本,我跟你讲,您是第一次做手机,第一批质量必须要好,手机最重要的是什么?当然是通讯质量了。”梁总在一旁又开始吹起来自己做的有多好。

        

到了饭店包厢,众人好一顿寒暄,这里的服务员长相颇为甜美,头上包着一块布,看上去颇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随着饭菜上来,几瓶高粱酒也被摆上了桌子。

        

“坤泰先生,不知道你喝不得惯高粱酒,不行的话,我们可以换红酒。”梁总颇为贴心道。

        

“都可以的,之前张总跟我说,你们的单价可能有点贵,我想知道如果量大的话,价格能做到什么样的幅度?”陆峰朝着俩人问道。

        

梁总还没开口,旁边的蔡总开口道:“一分钱一分货这个道理,想必坤泰先生也知道吧,能够报那样的价格,我们也是有底气的,今天您也参观了我们的整个生产流程,这样的产品质量,价格幅度不会太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