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的少妇小说短篇&少妇红杏出墙遇巨大肉桻

2022年5月17日13:02:10闷骚的少妇小说短篇&少妇红杏出墙遇巨大肉桻已关闭评论

       

周道一怔,不由停住了脚步,他本身就是修道之士,甚至于道行极高,已达法力无边之境,竟然还有人要给他算命?

闷骚的少妇小说短篇&少妇红杏出墙遇巨大肉桻

        

这还真是野驴胡同的娘们儿闯进了黄家大鸡窝。

        

念及于此,周道不禁转身望去。

        

街角处,一处不起的摊位前,赫然立着一位少年。

        

那少年身着青衣道袍,脚踩云纹步履,身形消瘦,唇红齿白,一副修身炼气的好模样。

        

“好道士。”

        

不说其他,仅仅这副模样便让周道眼睛一亮。

        

“大哥……”姜元开口。

        

“看看也无妨。”周道自顾走了过去。

        

“道士,你修得是哪家法脉?”

        

“山中野法,如今断了生计,故而下山。”道士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道士下山,只为吃饭?”周道莞尔一笑。

        

“道士,你会算命?”

        

那道士笑语盈盈,打量着周道一眼,方才道:“命不可算,只可问。”

        

“问?问谁?”周道来了兴趣。

        

“天。”

        

“你可通天?”

        

道士摇了摇头:“不能。”

        

“那你怎么问天?”

        

“天心即我心。”

        

“哈哈哈……”周道大笑:“道士,你果然是个合格的神棍,只可惜,我不信命。”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无论你信不信,它都在那里。”

        

“有点意思。”周道打量着眼前的道士,不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玄。”道士自报家门。

        

“玄?”

        

“众妙之门,玄之又玄。”

        

“好名字,道家气派。”

        

“这只是我今世名,过了明天,或许便不叫这个了。”李玄笑着道。

        

“道士,不要故弄玄虚,你说你能问天知命,那便说说吧。”

        

周道也不跟眼前这道士拉扯。

        

若是江湖术士,最喜欢以玄妙之语惑乱人心,故作神秘,察言观色,洞悉人心,无有不中。

        

凡俗小民,心有所求,往往都会对号入座,对于对方所言,深信不疑,落入套路。

        

“两位是公门中人。”李玄突然道。

        

“哦?这是问出来的?”周道打趣道。

        

“这却是看出来的。”

        

“看出来的?我们可没有穿官服。”

        

“虽未穿官服,却难掩官气。”

        

“哈哈哈,道士,你真会说话,继续。”周道催促着,他越发觉得这道士很有意思。

        

“这位小官爷自幼孤离,家中无帮扶,早年入歧途,少年得志,有贵人扶持,平布青云,大可伸展鸿鹄之志,未来前程不可限量……”

        

李玄突然看向姜元。

        

“这……”姜元眼睛微微眯起。

        

后面的拜年话无从考证,只是这前半段的批语倒是八九不离十。

        

他自幼父母双亡,家中的确没有亲人帮扶,所以才入了黑道,混迹平江城,后来遇见周道,方才踏入修行之路,以至于如今踏入真境,进入御妖司总部。

        

成为御妖司年轻一辈中最有前途的斩妖卫。

        

“我说得可对?”李玄问话,却是看向周道。

        

“继续……”周道不置可否。

        

“人生有起落,大起之后当有余恨……”李玄轻语,看向姜元。

        

“孤朋远飞,折翅苍穹……看来你最近失去了一位很重要的朋友。”

        

这番话好似一柄利刃,刺痛了姜元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齐昊的身影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龙虎山下,齐昊那离开的背影好似心魔般深种心田,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大师,我们还有相见的一天吗?”姜元忍不住问道。

        

“相见不如不见,天涯路远,再见或已形同陌路。”

        

“那……”

        

姜元还要再问,却被周道一把拦住。

        

他已经感觉到姜元的情绪开始剧烈心腹,内心动荡不安,意志恍若萤草。

        

对于修道之士而言,这可不是好事。

        

周道却是也没有想到,路边随便遇见的一位道士还有这等手段,三言两语,蛊惑人心,便让姜元方寸大乱。

        

“道士,不如你帮我也问问如何?”周道淡淡道。

        

“这位官爷的命数就比他更加坎坷多变了。”

        

“说说看。”

        

“官爷出身不凡,乃是大尊大贵,只可惜明珠蒙尘,苍龙沉渊,落魄多年方才得了造化……”李玄话语一顿,看向周道,似有询问之意。

        

周道也不说话,示意他继续,不要停下。

        

“官爷少年机遇就好似乳虎藏深山,暗中发育,不为人知,一朝獠牙毕露,便是吼啸山林,天下共知……贵不可言,贵不可言啊……”

        

“大哥,他……”

        

姜元刚要说话,却被周道抬手扣住,他目光一瞬不瞬,始终未曾从李玄脸上移开。

        

“还有吗?”

        

“我刚刚说了,人生有起落,天道有轮回……”

        

“亢龙有悔,盈不可久。官爷今日气运如日中天,已达顶峰,只怕盛极而衰,便在眼前,要不了多久便是生死大劫,渡不过去,万般皆空,从前过往,永不再提。”

        

李玄轻语,一字一句却如涓涓细流在心间划过。

        

姜元闻言变色,不禁动容。

        

“可有破解之法?”他实在忍不住,出口问道。

        

“我命皆由我,何须问苍天?”

        

就在此时,周道一声轻笑,缓缓起身。

        

说着话,便要拉着姜元离开。

        

“官爷。”

        

李玄抬手,叫住了周道。

        

“还有什么事?”

        

“你还没给卦金。”李玄开口,说出了最紧要的事情。

        

“多少钱?”周道一怔,旋即问道。

        

“五两金子。”

        

李玄伸出了一个巴掌。

        

“五两金子?”周道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算命的他见过不少,可是像这么黑的却是第一次见,动了动嘴皮子便要了他五两金子。

        

“好道士。”

        

周道从怀中取出一锭金子,放在桌上,继而迈步离开。

        

“官爷,若是心中有惑,还可再来。”

        

“我给你打折。”

        

李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却怎么也追不上周道的步伐。

        

“大哥,那道士算得可真准。”

        

回去的路上,姜元想起刚刚那道士的话,忍不住夸赞道。

        

“自古以来,道士算命都离不开八個字。”

        

“哪八个字?”姜元追问道。

        

“生老病死,名利情仇。”周道郑重告诫道:“这道士有些邪乎,你以后不要去招惹他,知道吗?”

        

“知道了。”姜元点了点头。

        

对于周道的话,他一向都听得很认真。

        

……

        

夜深了。

        

元王殿内,昏黄的灯火映照在一副古老的画卷上。

        

“魔劫妖灾……天人五衰,这是古老岁月之中道门修士的劫数……传法至今,已经难见……太祖灵塔竟然可以招致如此灾劫?”

        

周道手中的这副古卷名为【龙虎教法秘辛】,乃是当日从龙虎山中寻来的古籍。

        

这上面便记载了所谓的魔劫妖灾。

        

“老尸,那太祖灵塔到底是什么玩意?”周道忍不住问道。

        

“你还记得你在封魔岭见到的那玩意吗?”地王尸陀的声音幽幽响起。

        

“那头大魔?”周道若有所动。

        

当日,在封魔岭便是那头神秘大魔将道王的秘密透露给他。

        

“不错,那玩意来历非同小可,实际上乃是渊祖的血肉所化。”

        

“渊祖血肉!?”周道吃惊非小。

        

“落日的祖师曾经将渊祖的真身斩落,那可是世间无双,不可触碰的物质……”地王尸陀的声音再度响起。

        

“古老岁月,妖神便诞生于那具斩落的真身……”

        

“妖族中最古老的血脉染指了那具尸身,最终诞生初了一尊尊恒如不灭的妖神,成就了妖族一时的极尽辉煌……”

        

“然而,渊祖的力量虽然不朽不灭,却也代表着不祥,妖族终究还是没落了。”

        

“后来,有一位道士从西方大沼泽走来,寻到了那具残破的尸身,将其分解成了十二份,分别散乱于天地各域,观察着他们的变化……”地王尸陀道出了一段秘辛。

        

“道士?”周道对于这个词儿本能地有些敏感。

        

“或许伱能猜到,那便是龙虎山的开山祖师。”

        

“原来是他?龙虎山果然大有来头。”周道凝语。

        

后来,那十二份血肉随着岁月流逝,天地养育,最终化为了十二尊可怕的生灵。

        

那便是十二魔神。

        

曾经辉煌无比的妖神,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魔神……原来都与渊祖有着莫大的关联。

        

尤其是那十二魔神,本就是渊祖残躯所化,曾经霸天绝地。

        

他们的力量无比广大,却代表着不祥,最终于无尽岁月中,被一位位盖世大能所诛。

        

“封魔岭镇压得便是其中一头魔神?”周道忍不住道。

        

“不错。”地王尸陀沉声道。

        

在那不可追溯的岁月,他的真身曾经与这些魔神打过交道,他们一度统治过这片天地,为渊祖的归来而努力。

        

可惜,天运不在他们。

        

人类寿元不过百,可是天资极高,在漫长的光阴之中,出现过许多惊天动地的人物。

        

这些人自然不可能放任如此逆天存在而不管,诛之必然。

        

“好家伙,竟然活到现在?”周道不禁咋舌。

        

“渊祖乃是不死不灭的存在,任何与他有关都是恒如不灭的,更不用说他真身血肉所化的魔神。”

        

地王尸陀沉声道:“那些东西无比恐怖,只能封禁,不能斩杀。”

        

“即便一时寂灭,也会慢慢重新复苏。”

        

当年道王何等神通了得,却也只能封魔,而不是斩魔。

        

“你的意思是太祖灵塔里面便镇压着魔神?”周道说出了心中的猜测。

        

“据我所知,大秦太祖晚年走遍天下,一直在寻他们的踪迹,他封禁了肯定不止一头魔神,将其囚在那座灵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