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准雪白翘臀进入粗长&教师穿着乳环被调教小说

2022年5月12日13:21:30对准雪白翘臀进入粗长&教师穿着乳环被调教小说已关闭评论

        

天庭。

对准雪白翘臀进入粗长&教师穿着乳环被调教小说

        

因为主殿被妖族打塌了,天庭的朝会暂时挪到了另一间殿宇内。

        

天庭之主回来后,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伤势,但脸色阴沉,董琏等群臣战战兢兢。

        

天庭已经许多年没有进行这种大型朝会,全员列席,三公五老,六方仙君,天王元帅,四御二十八宿等大臣齐聚。

        

臣子足有千员,肃然站在殿内。

        

虽然不是主殿,但面积恢弘,坐在王座上往下俯瞰,殿门远在视线尽头。

        

“若非寡人蒙祖宗余荫,力敌群妖,这次便会被妖族得逞!”

        

天庭之主的声音,在所有朝臣耳中炸开,带着无尽的愤怒。

        

要是老子,赵淮中等人去的稍晚,后果不堪设想。

        

有朝臣脸色苍白,在天庭之主的声音入耳后,感觉神魂欲裂。

        

天庭之主一字一缓:“宣寡人诏,负责天庭防卫的五老仙君之赵谦,四御之季阳,掌吾天庭警戒的大将庾广,东天门值守天将展江……皆死罪,炼化神魂,永不允其超生!”

        

天庭之主面沉如冰,传下的命令狠厉之极。

        

群臣中有的脸若死灰,有的噤若寒蝉。

        

天庭三公之一,老臣袁工站出来劝阻:“妖族来袭,虽是几位天将值守,没能提前示警,这几位天将确有其责,但罪不至死,此事需彻查。

        

我天庭攻伐妖族,正值用人之时,陛下明鉴!”

        

“一句罪不至死,便让寡人险些被妖族所乘,寡人要你等废物何用?”

        

天庭之主扫视四方:“寡人就让尔等死个明白!”

        

“寡人回来后,联合九州卷,亲自去启用问询了初祖留下的功德碑,已然得知有我天庭仙魔和妖族勾连,寡人判死者皆脱不开干系。

        

来啊,将他们打入天牢,通报仙界,择日问斩!”

        

天庭之主话落,下方的朝臣中忽然窜出一道人影,化作惊鸿,便往殿外冲去。

        

轰!

        

天庭之主亲自出手,打出拳柱,将逃走的人轰的粉身碎骨,当场惨死!

        

他又看向另一人,伸手抓摄。

        

殿外的虚空,顿时浮现出一道人影,却是被宣判死刑的一位朝臣,身体还在殿内,暗下里却分化神魂,想要脱身遁走,同样被抓摄镇压。

        

天庭之主单手虚握,这名仙吏的神魂遂被炼化,身死魂消。

        

殿内,大多数仙吏冷眼旁观。

        

天庭之主扫视众人,面色愈发冷冽。

        

“陛下,臣冤枉,妖族破空,突然出现,事先全无征兆,超出了防御仙阵的预警范围。

        

臣执掌仙阵,事先毫无警兆,必是那妖族以先天器物扰乱了仙阵的勘察。

        

反攻妖族,臣愿打头阵,死在战场上,求陛下饶臣不死,统军出征!”

        

一名朝臣身高体壮,披金色战甲,脸色苍白的站出来自辨。

        

天庭之主不为所动,遂有侍卫上来,将几位罪臣带了下去。

        

赵淮中藏在地书里的意识,动用祖龙之力,加持外挂,搜听天庭的诸多动静,将天庭之主对朝臣的清算,处置过程,听得清清楚楚。

        

赵淮中暗忖:天庭执掌仙界太久,内部问题累积,不在少数。这天庭之主出了问题才知道自查?

        

几个被处死的朝臣,有的确实有问题,也有被冤死的,还有的在天庭之主回来前,已经逃走了。

        

此外,暗中隐藏,仍然没被发现的还有大鱼。

        

这一点天庭之主也知道,后续的天庭,必会有一轮血腥清洗,遭殃者不在少数,动荡难免。

        

天庭之主又接连宣布了数条命令,包括全面起兵攻伐妖族。

        

此番遇袭,险死还生,显然让天庭之主动了真怒。

        

“宣二十八宿天兵,分从各方围攻妖族……宣百路诸侯,共同起兵伐妖。

        

昭告阐、截两教,可与吾天庭各部联兵,妖族不死,我天庭大军不休。宣……”

        

天庭之主声音娓娓不断,一个接一个下达命令。

        

赵淮中听得目瞪口呆,心忖这天庭老底全翻出来,当真厚实……

        

然后他就听见了和秦相关的命令。

        

“吾天庭全面伐妖,亦不能让人间秦地旁观,阵前众将听令,秦既然有兵俑入仙界参与伐妖,与妖战时不妨让其打头阵,减少我天庭兵马消耗。”

        

这种时候还进行这种算计……赵淮中暗想。

        

“秦俑若不愿充当先锋当如何?”有朝臣询问。

        

“眼下仙界各方势力共聚伐妖,那秦俑不怕消耗,岂容其不愿?若其不愿,便是让各家仙魔用性命去与妖族比拼消耗,秦皇岂会蠢到同时得罪各方?”

        

不久之后,天庭之主从朝会上下来,来到了天庭后殿的一处秘境。

        

太清圣母在这里疗伤。

        

“你情况如何?”天庭之主询问。

        

“陛下所赐仙丹良药,不在少数,已无大碍。”

        

太清圣母脸色苍白,但之前被洞穿的胸口和缺失的手臂,已经恢复完整。

        

“这次幸亏你与寡人联手,才抵住了妖族的攻势。”

        

天庭之主顿了顿,再道:“作为回报,寡人会全力助你夺回截教权柄。

        

我天庭麾下,有几个忤逆之辈,暗中与妖族勾结,但其背后的古族世家,牵扯极大,连寡人也不便当众处决他们,否则动荡不小。

        

待你伤愈,去将他们杀了,如何?寡人会另做封赏!”

        

太清圣母应了一声。

        

赵淮中侧耳倾听。

        

天庭之主离开太清圣母所在秘境后,再次孤身进入天庭某处殿宇内隐藏的帝陵。

        

那帝陵里有一股奇妙的力量,赵淮中利用地书,加持祖龙之力,仍无法听到其中动静。

        

他旋即收摄心神,停止了继续搜听天庭各处。

        

咸阳殿的书房,赵淮中手里多出一滴鲜血。

        

这滴血,晶莹剔透,一滴血而已,却散发出惊人力量波动和磅礴的生机。

        

若非被赵淮中的法力拘禁压制,这滴血甚至能衍生出另一个生命。

        

这滴血是……天庭之主的。

        

赵淮中见到天庭之主被围攻,满身鲜血的时候,便是心头一动。

        

通常来说,造化境的存在,每一滴血离体,都能生出感应,生灭由心。

        

但也有例外,比如对方同为造化境,暗中薅羊毛,取其血液,而后以先天器物镇压封存,本尊便很难察觉。

        

尤其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

        

当时天庭之主被老子的衍天尺所救,破空脱离妖族的围攻。

        

那一刻,形势混乱,妖族和人族诸多造化碰撞,先天灵宝的波动激荡,掩盖了一切。

        

天庭之主重伤在身,血液在碰撞中离体,那种情况下被赵淮中摄取了一滴,只有操控衍天尺带众人离开的老子,发现了赵淮中的小动作。

        

但老子假装没看见,还分化衍天尺的波动,帮赵淮中掩盖了他的动作。

        

赵淮中要天庭之主的血做什么?

        

此刻,他将这滴血当成器物般祭炼,连续书写出一枚枚起源文字,构建成起源阵列,而后将阵列收缩,烙印融入了天帝之血当中,完成了对这滴血的祭炼。

        

再凭借地书内的阵盘,隔空将这滴血送了过去。

        

但凡先天灵宝,其祭炼认主的过程,无非是通过血液和神魂来完成。

        

九州卷是天庭之主祭炼掌握的灵宝。

        

赵淮中取了他的一滴血,是为了混淆视听。

        

血是天庭之主的,神魂烙印却被赵淮中替换成了自己的。

        

他想试试,能不能李代桃僵,对九州卷进行更进一步的祭炼。

        

当天庭之主的血,带着赵淮中的神魂烙印,从地书内推送出来,融入与其气机交织的九州卷。

        

九州卷顿时发出微光。

        

它似乎被这滴血给弄蒙了,像是感觉到了这滴血有问题,又不知道具体哪里有问题。

        

卷体仙光流转,咒文生灭,轻微震颤。

        

而赵淮中趁机推动地书,血液悄然化开,带着他的神魂烙印,成功融入了九州卷!

        

一股奇妙的感觉,浮现在赵淮中的意识里。

        

这种感觉来自和九州卷的神魂联系。

        

他并未就此成功祭炼九州卷,却在天庭之主以外,成功的将精神烙印送入九州卷,在卷内融入了自己的印记,同时引入大量的地书气息,让九州卷将自己的神魂烙印,当成了地书的一部分。

        

赵淮中想了想,试着传递过去一缕念头波动。

        

烙印融入后,能不能直接借用九州卷的威能?

        

赵淮中以神念询问九州卷:

        

“三界之内,谁的貂蝉在腰上?”

        

九州卷上符号交错,推演了许久,才显出字迹,给出了答案:“驴!”

        

好吧,这个問題問的可能不太严谨,重问:“三界之内哪个人的貂蝉在腰上?”

        

“没有人能缠在腰上,畜牧之中以驴为首,人族之中以人皇为首,但也缠不上……”

        

库库库!

        

赵淮中大乐,问题虽然不正经,但不耽搁和九州卷的问答。

        

看来是成了,果然能对九州卷进行询问。

        

而且……朕果然是三界第一的男人,已经被九州卷官方认证过。

        

赵淮中又接連问了多个问题,诸如妖族,还有仙界各方的一些事情。

        

得到了很多奇妙的答案。

        

天色蒙蒙亮。

        

赵淮中收回地书内的意识,来到宗庙石殿。

        

他召唤出古祭台,近来烛龙在阴司之门内大量吞噬阴灵,已经清空了数座阴司之门。

        

当赵淮中唤出古祭台,便是接连将被清空的三座阴司之门进行了献祭。

        

咔嚓!

        

一次性献祭三座阴司之门。

        

祭台上居然电闪雷鸣,仙台柱通体明亮,而后降下了一个罗盘样的器物,作为回馈。

        

那器物只有巴掌大,圆形,青铜材质,表面有一长一短两根指针。

        

其中较长的一根指针,连续变化方位,指向不同的方向。

        

另一根较短的指针,则固定不动。

        

这是什么?

        

赵淮中打量了一会,便将罗盘收起,去前殿上朝。

        

此时的仙界,天庭各路兵马正在调集,准备对妖族发动攻势,战云密布。

        

而在朝会后,大秦群臣,郑国,李斯,吕不韦等人,则再次联袂去了西北。

        

同时,回到书房的赵淮中,感应到妖怪来到了某方虚空深处,准备接收其当年留下的布置。

        

赵淮中心分两用,一边关注妖怪进入的地方,一边取出刚才献祭阴司之门获得的罗盘。

        

他往罗盘模样的器物中,送入法力。

        

霎时,其上浮现出一枚枚咒文,如同某种刻度般彼此交错,出现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