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坚定的送了进去&噗次噗次啊哈哈

2022年5月12日12:17:44缓慢而坚定的送了进去&噗次噗次啊哈哈已关闭评论

      

众人见神玉台逐渐反过来镇压凌暖,就连封锁的空间也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即将破碎,大家心里挺欢喜的,期待空间破碎然后开始反击。

缓慢而坚定的送了进去&噗次噗次啊哈哈

        

可谁知这个时候,他们却看到凌暖将头上的木剑簪子取下来,然后变成一柄长木剑。

        

一柄木剑而已,她要做什么?

        

苍澜上神也不知道凌暖要做什么,但近距离的看着那柄木剑,他能看出此剑的不凡,绝不是一般的木剑。

        

凌暖没有动用幻花剑,而是直接用凌云剑,将自身十成的力量灌输在剑中,还附带着紫雷天火,然后一剑朝神玉台劈去。

        

看到这一幕,神族众人觉得很可笑。

        

神族公主更是出言讽刺,“想用一柄破木剑劈神玉台,真是不自量力得可笑。凌暖,别做无谓的挣扎了,今日你必死无疑。”

        

岂料她的话才刚说完,却看见那柄她瞧不见的木剑真的将神玉台给劈了,而且是直接劈成了两半。

        

这怎么可能?

        

不仅是神族的公主难以置信,那几个上神包括苍澜上神也难以置信。 

        

神族的至宝神玉台竟然被一柄木剑给劈成了两半?

        

汐宴起先无比担心凌暖,但现在总算是放心了,好好待在原地不动,不去给凌暖添乱。

        

凌暖一剑将神玉台劈成两半之后,连她自己都有点懵,“你们确定这真的是神族的至宝吗?”

        

她很高看这个神族的至宝,所以动用了十成的功力挥出这一剑,上面还附带有紫雷天火的厉害,可谓是用尽了全力。

        

结果只是这么一剑就把神玉台给劈成了两半,因为还有紫雷天火的力量,所以神玉台那两块碎片此刻正被紫雷天火烧着,只不过没那么快烧成灰,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烧成灰是迟早的事。

        

那位神族的公主就是仗着有神玉台才敢嚣张,如今亲眼看到神玉台被凌暖一剑劈成两半,吓懵的同时也吓慌了,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恐惧来。

        

没想到苍澜上神的女儿竟然这么厉害,连神族至宝在她面前都没一点作用都没有。

        

如此实力,足以将他们全部杀掉,更何况还有个苍澜上神。

        

她后悔了,后悔接下这个任务。

        

苍澜上神也很吃惊,看着凌暖手中的木剑,激动不已,忍不住问上一句,“你这剑是从何处得来?”

        

“修大神给我的。”凌暖敷衍回答,然后将凌云剑收回,让它变回木簪的样子,重新戴在头上。

        

现场众人都在看着凌暖,心中的惊意迟迟未散,看到她头上的木簪时,忍不住生出一种贪念。

        

一柄能够轻易将神玉台劈成两半的剑,定然不是凡物,绝对是比神玉台还要高级强大的神器。

        

这样的神器,任谁都想要。

        

但凌暖的实力强得可怕,若真动手抢夺,他们没有任何的胜算,说不定会被她一件劈成两半。

        

他们本以为苍澜上神的女儿是挺好拿捏的,却没想到……

        

“你……你毁了我神族的至宝,神族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那位神族的公主从震惊中稍稍回过神来之后,哪怕惊慌恐惧全都已经写在脸上,她还是改不了嚣张跋扈的性子大放厥词。

        

凌暖讥讽反驳,“现在不是你们神族放不放过我,而是我放不放过你,你该不会以为我还会放你们安然的离开吧?”

        

“你……你想做什么?本公主乃是神族的公主,敢动本公主,那便是与神族作对。”

        

“说得好像我放过你,神族就会放过我一样?以你们神族那种无耻虚伪的德行,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不管我怎么做,你们都会把我往死打。既然横竖都是翻脸做敌人,那我何必放过你们?”

        

“你……”

        

神族的公主说不过凌暖,见身边那几个上神都愣着不动,于是对他们下达命令,“你们傻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她说要杀我们吗?动手,把他们全杀了,快把她杀了,杀了……”

        

几个上神其实也想把凌暖杀了,但他们深知不敌,一旦动手死的肯定是他们自己,所以一直在犹豫着,不敢出手,最后将注意力转移到苍澜上神身上,打算从他那里找突破口。

        

“苍澜上神,我们好歹同僚了几十万年,希望你能看在这点同僚之情上,放我们一马。”

        

苍澜上神反驳,“那么方才你们动用神玉台的时候,可曾顾念这点同僚之情?”

        

“这……”

        

“你们不是蠢人,应该清楚天君动用神玉台对付我们父女两意味着什么?是他不义在先,那便怪不得我无情了。”

        

“苍澜上神,你真的要与神族反目吗?”

        

“有何不可?如今的神族已经日薄西山,若没了我这个第一战神,除非釜底抽薪大整改,否则只会更快灭亡。”

        

那几个上神无言以对。

        

神族公主见势头不对,本想趁着那几个上神与苍澜上神周旋之时悄悄逃离,可是她才刚要有所行动却被一条雷链捆着。

        

“你们放开本公主……放开……”

        

凌暖就知道这个神族公主会逃,用雷链将她捆着拖到跟前,“所有人当中,你是最该死的一个,我就算是让他们跑,也绝对不会让你跑。”

        

“凌暖你这个贱人,快点放开本公主,否则本公主的父君和母后定会带着十万天兵天将来把你灭亡了。”

        

“噗……好可笑的人啊!”

        

后面传来一道满是讥讽的笑声。

        

神族公主转头看去,发现竟然的凤箬,很是惊讶,“凤箬,你怎么会在这里?”

        

凤箬走到凌暖身旁说道:“凌小姐,她叫菲羽,是神族最为嚣张跋扈的公主。在她五万岁的生辰那年,为了做一件与从不同的衣服在生辰宴上大放光彩,不惜将我们凤族上百只还未成年的凤凰的毛发全拔了。其中有那么一两只小凤凰,从小本就体弱,被扒光毛发之后没多久便死去。因为这件事,我父王找天君理论,结果天君却轻飘飘的斥责菲羽两句就过了。你知道我有多么痛恨这个神族的公主吗?我恨不得喝了她的血,扒了她的皮,拆了她的骨……”

        

陶陌行就站在凤箬身后,见她的情绪有些失控,赶紧拉住她的手,免得她冲动行事,“别急,有凌小姐在,她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