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疯狂迎合娇吟&车厢里的旖旎

2022年5月12日07:45:13美妇疯狂迎合娇吟&车厢里的旖旎已关闭评论

     

随后,宁荣再次找来了一堆彩色水晶,开始给小舞和其她小伙伴雕刻了起来。

美妇疯狂迎合娇吟&车厢里的旖旎

        

既然有小舞的份,那其她小伙伴也不能厚此薄彼。

        

雕刻小舞手办,用的是粉色水晶。水月儿和水冰儿,用的是蓝色水晶。而孟依然和叶泠泠,则用的是翠绿色的水晶。

        

在雕刻的过程当中,宁荣也发现,这样能够更好的锻炼魂力掌控能力,比原先干巴巴地锻炼,效果还要强上不少。

        

当即,宁荣就打定注意,今后锻炼魂力掌控,就通过雕刻各种人物来进行。

        

很快,小舞的手办新鲜出炉了。

        

一头长长的蝎尾辫,脑袋顶着两只长耳朵,大大的眼睛,腰夸一个可爱的兔子包包,看上去可爱极了。

        

“小舞,这是咱们第一次遇时,你的打扮,像不像?”

        

宁荣摇了摇手中的手办。

        

“嗯嗯,很像,荣荣最棒了!快给我!”

        

小舞越看越喜欢,当即就想要拿过来。 

        

“嗯?小舞啊,手办给你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就不准备付出点代价吗?”

        

宁荣微微舔了一口嘴角,笑眯眯地看着小舞。

        

“???什么?荣荣你放心,只要小舞姐有的,一定给你。”

        

“那好,我要亲亲~”

        

宁荣指了指自己的脸。

        

“额,荣荣你咋这么好色了?”

        

小舞很无语,本来小姐妹之间,亲一口也很正常,不过这事要是宁荣自己主动说出来,小舞总感觉自己被占便宜了。

        

‘不能惯着荣荣,不然她会得寸进尺的!’

        

打定注意的小舞,并不打算任由宁荣占自己的便宜。

        

“恐子曰:食色性也!”

        

“恐子?那是谁?”

        

“那是一位浑身散发着智慧光芒的贤者,不过早死了,你不必多关注,反正恐子说得很有道理就对了。”

        

宁荣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舞可不理宁荣瞎扯,眼珠子转了转,趁着宁荣不注意,一把夺过了水晶手办。

        

“略略略,小舞姐才不要亲你呢!”

        

“好你个小兔子,居然还强抢了,看我不代表正义惩罚你!”

        

当即,宁荣一个饿虎扑食,将小舞整个人按到了墙角,当即就要亲上去。

        

“救命啊~,谁来救救小舞姐?”

        

“哼,愚蠢的小舞哟,喊吧~,你就算是喊破喉咙,也是没人敢来救你的!”

        

恶趣味发作,宁荣不假思索地说道。

        

此刻的宁荣,像极了带着狗腿子,当街调戏良家妇女的恶少。

        

“是谁在喊救命?”

        

就在这时,水月儿的声音想起。

        

闻言,宁荣的脸色一僵,居然被瞬间打脸了。

        

“这里这里~!”

        

小舞当即大声呼救。

        

“额,荣荣,你和小舞这是在......”

        

水月儿震惊地看着宁荣将小舞按在墙角,好似在干什么坏事。

        

“月儿,快救命~!荣荣要占我便宜!”

        

小舞看见了水月儿,好似落水时,抓住了救命稻草。

        

“嘿嘿,小舞,你就从了荣荣吧!荣荣馋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如满足荣荣的愿望?”

        

不过水月儿可没来救小舞,反而是在一边说着‘风凉话’。

        

“不要!”

        

“不要?是不要停吧!等等,我也来!”

        

作为小腐女的水月儿,看着小舞无助的样子,十指大动,也是学着宁荣,开始对小舞动手动脚了。

        

“嗯,月儿干得漂亮!”

        

看着水月儿也是上前‘欺负’小舞,宁荣满意地点点头。

        

宁荣觉得,在小伙伴当中,今后想要玩蕾丝边,水月儿是最好下手的,然后就是小舞,最后才是水冰儿和叶泠泠。

        

嗯,性格爱好取向,需要从娃娃抓起!

        

宁荣就是这么想的,并且也是这么做的!

        

当即,宁荣和水月儿两人,开始联手欺负起了小舞。

        

良久,三人停下了打闹,小舞用略带幽怨的目光,看着水月儿这个小帮凶。

        

要不是有着水月儿,自己一定不会被荣荣欺负得这么惨。

        

不行,小舞姐得找个机会报复回去才行!

        

“呵呵,小舞呐,生活就像是那啥,既然反抗不了,你就好好享受吧!”

        

小舞一片茫然,有些无法理解,不知道宁荣在说啥。

        

别看小舞一副知道得挺多的样子,但其实也是装模作样而已。

        

“额,荣荣,这个比喻不好吧?”

        

水月儿倒是懂得稍多,被宁荣雷得不轻。

        

“嗯?月儿,有什么问题吗?”

        

宁荣眯起了眼睛,伸出一根手指头,勾起了水月儿的下巴,开始调戏。

        

“......”

        

水月儿有些无语,拍掉了宁荣作怪的手。

        

‘总感觉荣荣越来越不对劲了。’

        

陡然,她看到了小舞一直护在手中的手办。

        

“咦?小舞,你手中的这个雕刻,好漂亮啊!”

        

“是吧,月儿你也这么觉得?”

        

听到水月儿称赞自己的手办,小舞回过神来,开心的说道。

        

“嗯嗯,哪来的?我也好像要!”

        

水月儿一脸渴望,对于美好的事物,她可不会拒绝。

        

“嘿嘿,月儿,这是我雕刻的,你要不要啊?”

        

“???荣荣做的吗?我也要。”

        

“诶,这雕刻可是很累的,月儿你就没点表示?”

        

宁荣色眯眯地撇了一眼水月儿,指了指自己的小脸。

        

“波~”

        

水月儿可是小腐女,自然懂了宁荣的意思,直接开始了行动。

        

“月儿你下贱,为了一个手办,居然不惜出卖色相,小舞姐羞于与你为伍!”

        

看着水月儿这么干脆,小舞开始大声地指责。

        

“哼哼,小舞,这你就不懂了吧?荣荣这么可爱,我亲亲她就怎么了?说起来还是我占便宜了呢!”

        

水月儿倒是觉得,自己才是占便宜的一方。

        

“......”

        

‘我被妹子占便宜了?’

        

宁荣也是一脸蒙逼,这才反应过来,自身也是萌萌哒的小萝莉,谁占便宜,这还真不好说。

        

“咳咳,既然月儿你这么乖,那我立马给你雕一个!”

        

摇摇头,宁荣不再去想谁占便宜的事,反正宁荣只要自己觉得,他不会亏本就是了!

        

随后,宁荣不但雕了水月儿的,顺带着还雕了水冰儿和叶泠泠的。

        

嗯,依靠着精美的手办,宁荣成功占到了水冰儿和叶泠泠的不少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