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释放在她体内&校花在上课时强迫做H的事

2022年5月12日06:28:05全部释放在她体内&校花在上课时强迫做H的事已关闭评论

        

容娴说了许多,显然容慎最在意的点,反而是说他年龄大的那句。

全部释放在她体内&校花在上课时强迫做H的事

        

姐弟俩目光交汇,容娴冷不防笑出了声,“我说错了?你现在的行径不就是老牛吃嫩草?!”

        

男人俊脸微沉,面部线条逐渐紧绷了起来。

        

容娴倒不怕他生气或发怒,起身时,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这些,不是唱衰你们。是给你个忠告,安桐的性格确实有点闷,长此以往,保不齐你会觉得无趣呆板。但既然选了,你最好负责到底。不然伤害一个听话又爱你的好姑娘,小心遭报应。”

        

比如,把她伤得体无完肤的前任,现在报应不爽。

        

“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容慎斜睨着身畔的女人,勾唇揶揄,“何况,安安比你幸运。”

        

容娴身形一顿,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阔步走了。

        

亲生的姐弟俩能有什么坏心思呢,顶多就是互相扎心而已。

        

容娴很少多管闲事,这次破天荒地给出了忠告,大概是她在安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她自是相信容慎的为人,也认同他的话。 

        

安桐确实比她更幸运,至少她不用体会遇人不淑的痛苦。

        

……

        

午饭后,安桐和容慎回了曾经居住过的后湖别墅。

        

这里还是离开前的模样,看得出定期都有佣人精心维护,干净的纤尘不染。

        

这会儿,安桐端着咖啡坐在顶层的阳光房晒太阳,腿边还放着一本原版的国外名著。

        

背后脚步声临近,安桐回头就险些撞到容慎的臂弯。

        

男人伸手拿走了她的咖啡杯,取而代之的是一杯温热的牛奶。

        

安桐看了看杯子,又望着容慎手里的咖啡,“我还没喝完……”

        

“摄入太多咖啡因,晚上会失眠。”

        

男人的态度是一贯的从容不迫,安桐嗅了嗅空气中的咖啡味,本想默默接受这样的安排,耳边却忽然回荡起容娴的那番话。

        

——太过听话的女人就像寡淡的白开水。

        

安桐不想听话了。

        

她把牛奶杯放到茶几上,却没拿捏好说话的分寸,干巴巴地张嘴道:“我就想喝咖啡。”

        

说完,她自己先惊到了。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找茬的意味。

        

安桐暗自懊恼,瞥见男人好整以暇的神色,还是乖乖地拿起了牛奶杯。

        

‘反抗’失败。

        

大姐只告诉她不能太听话,但却没教她该怎么表达最合适。

        

刚才的口吻不像要喝咖啡,倒像要挑事儿……

        

安桐蔫蔫地喝着牛奶,蓦地,头顶传来容慎声线磁性的调侃,“不是说,就想喝咖啡,怎么又喝牛奶了?”

        

“喝、喝什么都行。”

        

安桐支吾着臊红了脸。

        

她只是不想让自己成为索然无味的白开水,结果用力过猛,差点变成了辣椒水。

        

安桐不开心了,郁闷地垂下了眼睑。

        

然后,被拿走的咖啡杯再次出现在眼前,伴随而来的还有男人妥协又温柔的语气,“没不让你喝,但要注意适量。”

        

安桐眼睛一亮,匆匆抬头看向容慎。

        

她还没说话,手里的牛奶已经被男人换成了咖啡。

        

浓香的味道席卷了嗅觉,安桐拉住容慎的手,讨巧地笑道:“我每天都会喝咖啡,晚上从来不失眠。”

        

“看来……”男人顺势坐在她身畔,眼底凝着笑意,“是我想的狭隘了。”

        

安桐揪了下他的手指,“我没那么说……”

        

她觉得自己还是当一杯寡淡的白开水吧,索然无味也总比百口莫辩强得多。

        

许是洞悉了安桐心里的想法,容慎叠起双腿,别有深意地开腔,“你和大姐的处境不同,有些事听听就好,不必放在心上。”

        

“大姐的处境有什么问题吗?”

        

安桐抿了口咖啡,语气很委婉,但眼神中却充满了好奇。

        

男人偏过头,宠溺地掐了下她的侧脸,“怎么不去问她?”

        

“打探别人的隐私不太好。”安桐煞有介事地道。

        

容慎低声笑了笑,“现在就不算打探了?”

        

安桐从脸上拉下男人的手,眼睛闪烁了两下,故意偷换概念,“可以不算,你别指名道姓,我就当……听个故事。”

        

她直觉容娴身上一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经历。

        

若非如此,她说出“听话女人像白开水”那句话时,表情神态不会那么讽刺讥诮。

        

容慎低声叹气,尔后揽着她的肩膀靠向椅背,言简意赅地说了几句重点。

        

安桐听完就紧紧地皱起了眉,“劈腿?”

        

难怪大姐现在对感情的事兴致缺缺。

        

原来是受过情伤。

        

“那她现在……”

        

话音未落,男人目光深邃地望着窗外,语气低沉而玩味:“往事而已,她现在过得比你想象的更舒心。”

        

有钱,有时间,还有死心塌地的……年下小男友。

        

如今的容娴,活成了时下很多女人都羡慕的样子。

        

……

        

元旦第二天,苏季要来了。

        

安桐清早醒来就显得心事重重。

        

过了十点半,安桐也出了门。

        

她没让苏季来悦府别墅,而是定了餐厅,打算先吃个饭铺垫一下。

        

途中,程风时不时偷觑着后视镜,明显察觉到安桐有点心虚的坐立难安。

        

“小安,需不需要我给大嗓……苏小姐定个酒店?”

        

安桐从窗外收回视线,淡淡地道:“我已经定了。”

        

苏季这次过来只能呆两天,毕竟季阿姨还在香江,她也不能出来太久。

        

私房菜馆,临近中午十二点半,包厢的门被人推开,苏季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

        

安桐起身迎接,嘘寒问暖,“一路赶过来累不累?”

        

“累倒是不累,不过……”苏季把包包放到桌上,似笑非笑地打量了几眼,“宝贝,你脸上怎么有字?”

        

“啊?”安桐下意识蹭了蹭脸颊,“什么字?”

        

苏季伸出两根手指,“紧张,心虚,局促,焦灼……”

        

反正她把能想出来的形容词都念了一遍。

        

擦脸的安桐:“……”

        

她敛了敛神,试图转移话题,“你来了湛州,那季阿姨谁在照顾?”

        

“我三姨在我家照顾。”苏季举杯喝了口暖茶,“这些事你就甭担心了,容慎呢,他没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