囊袋撞击嗯啊H/老师的奶水系列阅读

2022年5月11日12:21:17囊袋撞击嗯啊H/老师的奶水系列阅读已关闭评论

一句话,充斥杀意与仇恨。声音原本不大,却令人心颤。

囊袋撞击嗯啊H/老师的奶水系列阅读

        

白岭村的村民们,尤其是亲手害死了武可父母的老村长,作为仇恨的罪魁祸首,不由得发自内心胆寒。

        

“武可!你要冷静!”

        

“武家的姑娘,你爹娘的死,是村长的意思啊!”

        

“是村长让我们送你爹娘去献给虎仙大人的!”

        

“...”

        

不少村民心生恐惧,忍不住澄清乃至推脱罪责,生怕武可记恨。

        

武可表情漠然。

        

耳中不断涌入村民们的辩解,武可根本不予理会,只有脸上的痛苦,表露心中替父母献祭的不甘。

        

见武可不听辩解,几个脾气火爆的村民,反而再次抨击、谩骂。

        

“你……你的爹娘本就该死!” 

        

“你的祖上就是有罪!”

        

“当初要是那个武伯没有将丹药给虎仙大人吃,而是分给村子里的百姓,我们也就不用给虎仙大人送祭品。”

        

“没错!不用送祭品,你的爹娘就不会死!”

        

“你爹娘的死,与我们无关,是你祖上的孽!”

        

“...”

        

狡辩的村民越来越多,甚至开始不要脸面。

        

旁听着的小桃儿火冒三丈,被白岭村村民们的无耻气得难受。

        

团雀和鹰隼也意识到,武可此刻萌生杀心,心中再无半点善念。

        

一念入魔!

        

无论是人是妖,修行者无不知晓,何为堕入魔道。

        

鹰隼咬紧牙关,认为武可此刻必定已受虎妖的妖术蛊惑,找办法想让她尽快冷静。

        

只是不等鹰隼靠近武可,虎朔的表现出奇平淡,抬起巨爪放至胸口处,转瞬之后闪耀邪异光芒。

        

光芒闪耀时,鹰隼、团雀、苏白辰以及椰羊,皆惊讶无比。

        

它们无法理解虎朔的行为!

        

“你想报仇……”

        

“好!”

        

“咱明白了。”

        

虎朔沉沉说着,巨爪在胸口处凭空抓取,从胸中拽出一团内含血色的青芒,凝聚成宛若蚕蛹般的形状。

        

妖灵!

        

这是千年妖灵!

        

妖族的修行,或以吃人作为进境方式,或如人族一样,修行特定的功法,还有特例可吸取天地灵气、掠夺天机。

        

但无论是怎样的修行方式,都是为了蕴养妖灵,开拓、储存本源妖力。

        

就如同人族丹田。

        

身为道行千年的大妖,虎朔居然当众将妖灵取出,不亚于人类修士将体内金丹挖出来展示。

        

而且,

        

秦明和几位学生都看明白虎朔的意图了。

        

它将妖灵取出,是打算交给武可处置,让她自行决定怎么做。

        

掌握了妖灵,虽以凡人之躯无法承受磅礴妖力,至少短时间内还是能施展出不亚于其本体大妖的修为。

        

虎朔抬起比盆钵还大的虎爪,将妖灵托送到武硕的面前。

        

“你知道该怎么做。”

        

“桀桀……”

        

妖灵离体,虎朔的声音稍显萎靡,双目凝视眼前的人类姑娘。

        

本就对武可态度柔和,加之妖灵离体,虎朔的阴笑无比虚弱。

        

“武可!”

        

鹰隼高声呼喊,担心武可会继续被虎妖扰乱心神,却没来得及冲过去,便被秦明以法术按住。

        

淡蓝色法力好似混天绫,变化为法术,再次将鹰隼牢牢捆绑。

        

被凡仙法术束缚,鹰隼无法轻易挣脱,被重重摔在地上。

        

秦明仅限制鹰隼行动。

        

“老师!”

        

不理解老师为何阻止自己,鹰隼打心底对秦明万分尊重,不敢反抗更没办法脱离束缚。

        

秦明惆怅叹息,不理鹰隼质询,面无表情道:“把它拉回来。”

        

没有太多话,秦明肃声命令团雀,将鹰隼拽回。

        

苏白辰、椰羊、小桃儿也不理解老师的做法意图了。

        

她们抬头看向老师,心里都认为应该立刻阻止虎朔,更要阻止武可被妖力蒙惑,以免心堕魔道妄开杀戒。

        

秦明默默摇头。

        

已经彻底清楚白岭村的情况,秦明也知晓了武可祖上、父母和虎妖、村民之间的恩仇,绝不是外人能轻易化解的。

        

但有恩仇,必涉因果。

        

眼前的这些事,外人不能干涉,也无权无法干预。

        

该如何决定,是否向村民们报仇,又是否要让仇恨延续下去,都该交给武可亲自定夺。

        

虎朔道行千年,将妖灵交给武可,也是这个意思。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世间诸事牵扯因果,便不可人为干预。”

        

“站到我身边,你们静静看着,绝不许出手!”

        

秦明轻按红狐苏白辰、椰羊王小美的肩,让她们不可冲动,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干涉分毫。

        

站在原地,武可凝视近在咫尺的妖灵,满目酸涩却流不出泪。

        

几缕清风缭绕,夜空星光漫漫,月光温润柔华。

        

今夜美景竟成风雨前的寂静。

        

在村民们恐惧不安的注视下,武可双眼微凝,毫不犹豫地抬起右臂,将妖灵握入手中,按进自己的胸膛。

        

刹那间,磅礴妖力涌入武可体内,充盈奇经八脉、四肢百骸。

        

更多妖力宣泄,缭绕在武可周身,形成妖力屏障。

        

最纯净的千年大妖妖力,充斥着血腥、肃杀,将在场村民压抑得难以呼吸,仿佛被泥泞堵住口鼻。

        

虎妖静静看着武可。

        

此刻,虎朔异常平静,眼神流露好奇,心里暗自揣度:

        

“咱的妖族神通和有关你祖上、父母的那部分记忆,也已经都借给你了。”

        

“小姑娘,想必你已知晓,只要咱还没完全死透,这份神通便可为你所用。当咱死掉之后,你也会经不住磅礴妖力,爆体而亡。你若杀咱,咱不抗拒,咱的命本就是武伯救的。但你毕竟不是武伯,所以咱要是死了,向你索命亦不为过。”

        

“那么……接下来,你会怎么抉择?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为爹娘、为祖上报仇!”

        

沉沉思绪后,虎朔不再出声,静等武可决断。

        

站在虎妖旁边,武可吸收千年妖灵后,目不斜视看向村民。

        

伴随妖灵带来的记忆里,武可见到了父母被村民送去充当祭品的全景,也有父母被虎妖吃掉时还面带欣慰笑容的模样。

        

当时他们一定在想,自己的献祭,可以换回女儿平安幸福。

        

回忆曾经的三口美满,与爹娘祥和生活,武可咬紧牙关,牙龈碎渗鲜血。

        

“你!”

        

“自裁吧。”

        

武可不看虎朔半眼,语气淡漠冷然,唯独杀意深浓如陈墨。

        

耳边回荡早已预料到的两个字,虎朔毫无些许怒意,也没有一丝半毫的抗拒反应。

        

仿佛接下来要发生的种种,已经在虎朔的预料之中了。

        

当然也被秦明预料。

        

“自裁……又一次吗?”

        

“想不到,咱刚恢复康健,就又自裁了。”

        

“只不过这一次,咱没有留手自保的理由。倒是真令咱哭笑不得,但是为了原则……咱不后悔!”

        

虎朔自言自语说着,在白岭村村民们的震惊中,自绝奇经八脉,自毁五脏六腑。

        

咚!咚!咚!……

        

沉闷的经脉爆裂声从虎朔体内震出。

        

伤势如此之重,再无妖灵护住心脉,就算是万年大妖,也无生还可能。

        

虎朔只给自己留最后一口气。

        

在虎朔死后,妖灵附带的神通,将无法被武可施展。

        

虎朔只想于临死前,再看一看这位人类姑娘,还会做出怎样的决断,是否会令数十年的恩仇尽数烟消云散。

        

伴随虎妖的躯体沉重倒地,武可的眼角流淌血水,眼白充斥血丝,凝望漫漫夜空。

        

今晚月色,美轮美奂。

        

倾洒绵柔月光,残月的精华洒在武可身上,仿佛在宽慰她的心,又好似是对其心中仇恨、杀意的讥讽。

        

无论宽慰还是讥讽,武可都已不在乎了。

        

“武家先祖……”

        

“爹……娘……”

        

“你们遭受的不公,接下来就由我,替你们报仇雪恨。”

        

“血债血偿!”

        

武可抬头凝望明月,契合妖灵处的胸口绽放红光,飞射出多道附带妖力的血影,速度好似天降迅雷,划过曲折线条,注入白岭村每一个成年村民的额头中。

        

这是虎朔的虎妖神通。

        

虎族修行成妖,以此神通控制生灵,操控死者化作伥鬼。

        

神通亦可操纵活人,无非妖力消耗更大,操纵更费心神。

        

但对于本就毫无修行道行的武可而言,操纵全村数百活人,消耗的是其本源精血,用尽将必死无疑。

        

“老师!这……”

        

小桃儿意识到情况不妙。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小桃儿也能够猜到了,萌生必须阻止武可的念头,甚至打算不惜将武可杀死,救下村民。

        

小桃儿不想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死在自己面前!

        

她不想旁观却无动于衷。

        

然而,秦明的手掌却稍微用力,将小桃儿的肩颈捏住,以最严肃的态度不让她离开自己半步。

        

自从收小桃儿为徒,秦明历来宠溺,很喜欢她的活泼玩闹。

        

换做是在桃山上,就算小桃儿和小动物们追逐打闹,期间踏坏诸多田亩,秦明也从没批评过半句。

        

唯独今天不行!

        

今日发生在白岭村的事,秦明不许任何学生插手。

        

苏白辰轻轻叹气,也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站在老师身边闭上双眼,不想亲眼看到即将发生的惨烈。

        

椰羊的反应较慢,还没意识到状况。

        

不等椰羊回过神来,苏白辰提手轻捂她的双目,也不让她继续看下去了。

        

沉寂!

        

此刻的白岭村,沉寂乃至死寂。

        

所有村民都露出惊恐神色,眼中充斥对死亡的畏惧,脸上满是悔恨、惧怕、惶恐。

        

一息尚存的虎朔露出冷笑。

        

此刻的人类有多么弱小,他们在虐杀其它生灵或为满足利益而迫害同类的时候,就有多么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