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被调教医生bl(我和张月月)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5月11日09:34:13扒开被调教医生bl(我和张月月)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站起身,郑国鸿拍了拍乔梁的肩膀,道,“小乔同志,好好做你这个全省最年轻的县長,可得干出点成绩来。”

扒开被调教医生bl(我和张月月)最新章节列表

        

郑国鸿对乔梁的动作颇显亲密,他其实一直都挺好奇廖谷锋为何对乔梁如此关心和厚爱,只不过这个问题他也不好直接问出口,留待日后慢慢观察就是了。

        

乔梁从郑国鸿的动作里感受到了对方对自己的期望,认真点头道,“郑書记,我会努力的。”

        

“好。”郑国鸿点点头,又笑道,“你也不用有太大压力,我看你现在在松北就干得挺不错嘛。”

        

“还得继续努力。”乔梁被郑国鸿夸得有点不好意思。

        

两人聊了一会,郑国鸿的秘書张尚文走过来跟郑国鸿汇报一个事情,郑国鸿便对乔梁道,“小乔同志,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你的案子既然已经结束调查了,那接下来就要好好工作,明白吗?”

        

“明白。”乔梁点头道。

        

目送着郑国鸿离开,乔梁看了下时间,这会还不到八点,乔梁想了想,决定立刻返回松北,他被关了这么多天,工作都耽误了,乔梁这会心都已经飞回了松北。

        

乔梁准备自己开车回松北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吕倩打来的,乔梁立刻接了起来。

        

“乔梁,出来啦?”电话那头,吕倩笑嘻嘻道。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我谁都没告诉,你就知道了。”乔梁笑道。

        

“废话,也不看看老娘是谁。”吕倩得意一笑,旋即道,“别废话了,过来陪我逛街吃饭。”

        

乔梁听了哭笑不得,“我现在可没时间陪你逛街吃饭,我要先回松北去。”

        

“混小子,老娘这些天可没少替你操心呢,你现在出来了,让你来陪我逛街吃个饭都推脱。”吕倩骂道。

        

乔梁见吕倩发飙,无奈解释道,“你也知道我被关了这么些天,工作耽误了不少,我得先回松北去,咱们逛街吃饭,以后有的是时间嘛。”

        

“少来,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找借口敷衍。”吕倩说着,幽幽道,“说不定你是想早点回松北去跟心仪幽会呢。”

        

乔梁被吕倩这突如其来的醋意搞得有些发懵,一脸无语,“吕倩,你这是哪跟哪,我是赶着回去工作来着,再说了,我跟心仪的关系可是清白得很。”

        

“鬼信你。”吕倩撇撇嘴,“花心大萝卜一个,没一句真话。”

        

乔梁讪讪笑了一下,刚刚那句话,连他自己都觉得心虚。

        

“好啦,下周末我一定陪你吃饭逛街,说到做到。”乔梁很快给了吕倩一个安慰,他现在着急回松北,确实是惦记着松北的工作。

        

“行吧,这次就放过你了,下周你要是再放我鸽子,看我不把你咔嚓了。”吕倩咬着银牙说道。

        

乔梁听到这话,没来由的感到下面一紧,这娘们真是越来越虎了,将来他如果真的是跟吕倩在一起,估计被对方治得死死的。

        

心里想归想,乔梁说道,“吕倩,替我谢谢你爸,这次没有你爸帮忙,估计我没这么快出来。”

        

“怎么,只谢我家廖大人,就不谢我了?”吕倩轻哼一声。

        

“咱们谁跟谁啊,我跟你说谢谢那不是太见外了嘛。”乔梁笑道。

        

吕倩听了,心里跟吃了蜜似的,她还就吃乔梁这一套。

        

不过吕倩并没有答应乔梁,而是道,“乔梁,你想谢我家廖大人,那你自己给他打个电话呗,你又不是没有他的电话号码,你通过我去当传声筒,那不是缺少诚意嘛。”

        

吕倩这话一下点醒了乔梁,心想还真是,他要感谢廖谷锋,通过人家女儿传话那显得一点诚意都没有,必须得亲自打这个电话。

        

乔梁心里想着,对吕倩道,“那咱们先不聊了,我给你爸打个电话。”

        

“行,那先这样。”吕倩乐呵呵挂掉电话。

        

乔梁拿着手机,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这才给廖谷锋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乔梁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道,“廖書记,我是小乔。”

        

“我当然知道是你。”电话那头,廖谷锋笑了起来,“小乔你这是从小黑屋里被放出来了?”

        

“是的,今晚刚出来。”乔梁跟着笑,“感谢廖書记您对我的关心,不然我不可能这么快出来。”

        

“小乔,你要是因为这个原因感谢我,那你就谢错对象了,我可没干预过你的案子,我只是向国鸿同志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从始至终我可没提什么要求。”廖谷锋笑道,“你能这么快出来,说明你自己没问题,你小子要是有问题,那我第一个支持对你严办。”

        

“廖書记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干违法乱纪的事。”乔梁认真说道。

        

“不会就好,一定要记住一句话,莫伸手,伸手必被抓。”廖谷锋笑了笑,“你既然出来了,那就专心做你的工作,把工作干好,就是对组织最好的报答,你也不用感谢谁,老话说的好,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你行得正坐得直,谁也不能随便冤枉你。”

        

“嗯。”乔梁默默点头,廖谷锋字里行间透露着对他的关心。

        

两人聊了一会,廖谷锋话锋一转,突然就扯到了女儿吕倩身上,笑道,“小乔啊,这次为了你的事,我们家小倩可是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搞得我头都大了,我说你小乔同志如果没问题,那就不用怕别人查,组织肯定会还你清白的嘛,结果她非得要我给郑国鸿打电话,我要不打,她估计能跟我这个当爹的翻脸。”

        

乔梁听到这话一时愣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只听廖谷锋继续道,“唉,我这个宝贝闺女呀,就是一根筋,我都帮她规划好了前程,她在部里也呆得好好的,本来我想着我也快调到京里了,这下一家人终于能团圆了,不用老是两地分开,结果她倒好,也不知道脑袋里哪根筋撘错了,非得调到江州去了,这下好了,回头我就算调到京里,一家人照样没办法团圆,哎,这个闺女真是让我愁白了头,偏偏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还老是不考虑终生大事,小乔,你说我这个当爹的,是不是当得真难?”

        

听着廖谷锋的话,乔梁嘴角抽搐了一下,要不怎么说这当大领导的讲话水平就是高,廖谷锋句句都没说他跟吕倩之间的事,但偏偏句句都让他感觉到了压力,更让乔梁体会到了吕倩对他的一片深情。

        

一时间,乔梁觉得自己似乎是个十足的负心汉。

        

乔梁愣神间,廖谷锋又道,“小乔,我们家小倩现在在江州,你可得多照顾下她,她比较听你的话,你呀,有空就多关心下她,她有时工作起来就跟个拼命三郎一样,熬夜办案是家常便饭的事,也不考虑下身体能不能受得住,你要叮嘱她多休息,当然,我这不是以领导的身份在跟你说,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在跟你交流。”

        

“廖書记,您放心,我会让吕倩多注意休息的。”乔梁连忙道。

        

“这就好。”廖谷锋笑呵呵的道。

        

听着廖谷锋充满慈爱的声音,乔梁脑海里响起一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呐,廖谷锋这样的大领导,同样也得为儿女操碎心。

        

乔梁和廖谷锋通完电话,便连夜坐车赶回松北,路上,乔梁意外接到了刘本涛的电话。

        

见是刘本涛打来的,乔梁眼里闪过一丝意外,对方一向不想主动跟他联系,巴不得自己永远别去找他,这会竟然主动给他打电话来。

        

电话接通,乔梁问道,“刘秘書長,什么事?”

        

“乔县長,听说你出来了,可喜可贺啊,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我可是高兴不已。”电话那头,刘本涛的声音里洋溢着喜气,仿佛真心在为乔梁高兴一般。

        

乔梁听到这话,戏谑道,“刘秘書長,你是真心高兴,还是在心里骂娘呢?我看你是巴不得见我真有问题,然后进去蹲几年吧?”

        

“乔县長,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刘本涛是那样的人吗?”刘本涛义正言辞地说着,“我是真心替乔县長高兴,虽然我以往是对你有些不满,但我也不可能有那样恶毒的想法。”

        

乔梁听到刘本涛这么说,咧了咧嘴,懒得和刘本涛废话,问道,“刘秘書長,你找我有什么事?”

        

“也没啥事,就是知道乔县長出来了,心里高兴,给你打个电话。”刘本涛笑呵呵地说着,“你被调查,说实话,我还是挺担心的,这不,骆書记前两天还找我谈话,说是要让我到松北主持工作,被我给婉拒了,我说我没办法胜任这么重要的职位,松北的工作还是由乔县長来主持最合适,因为我相信乔县長肯定是清白的。”

        

“是吗?”乔梁愣了一下,心里暗骂骆飞这王八蛋,对方之前明显抱着要彻底玩死他的节奏,让市检查他也就算了,竟然还急着打算让刘本涛去松北主持工作。

        

然而,可恶,这个骆飞实在是可恶!乔梁心里不由感到愤愤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