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教练撕开我的丁字裤(含着美妇的乳)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5月11日08:56:14男教练撕开我的丁字裤(含着美妇的乳)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大人是县令父母官,我等哪怕行三跪九叩的大礼大人也受得起。”

男教练撕开我的丁字裤(含着美妇的乳)最新章节列表

        

“张掌门这么说可让本官惶恐了,张掌门清早来必然有事,请直言吧。”

        

“老朽是来向大人请罪的。”说着,张无忧一挥手,“将那几个孽障带上来。”

        

话音落地,是个垂头丧气,五花大绑的年轻人被推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苏晴心中不禁赞叹一声,老狐狸啊,真壮士断腕。

        

“昨天晚上老朽见他们几个神色慌张回来,顿觉可疑,将他们拿下一审问这才知道他们闯了大祸。

        

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将他们扭送了过来,任凭大人处置。”

        

“张掌门能如此铁面无私行大义之举,让本官很是欣慰。李捕头,将那几人押下去听候处置。”

        

“是!”李捕头大手一挥,几个捕快上前,从流星剑派手中接过几人。

        

“苏大人,这几个不孝弟子已经被流星剑派除名,该如何处置全凭大人决断不必顾忌流星剑派,没别的事,老朽等就告辞了。”

        

“张掌门慢走,事后本官定会送一副遵纪守法匾额以示嘉奖。 

        

说起来,他们不过是被小人蒙蔽而已,本官没受伤就算处置也是小惩大诫。日后你们领回去好好管教吧。”

        

“这等孽障,要了作甚。”一个脸型方正的长老冷哼一声说道。

        

目送着流星剑派众人离开,苏晴将脸上笑意收起,回头看着捕快门手底的五个流星剑派弟子有些头疼起来。

        

“苏晴,昨夜刺杀你的是我们,与我师门无关,有什么事冲我们来。”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一个个挺光棍啊,去,把他们和张溪风他们关一起。”

        

“是!”

        

将几人压下去之后,李捕头凑到苏晴面前,“大人,看您的表情,似乎有些为难啊?”

        

“我没想到流星剑派会把他们送回来,怎么处置就为难了,处置轻了,显得本官小题大做,但处置重了又打了流星剑派的脸。”

        

“大人还有这顾虑?”李捕头惊讶问道。

        

“我为什么无此顾虑?”苏晴反问道,但看到李捕头表情的时候顿时领悟过来,“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觉得本官做事冲动不计后果?”

        

“没,没有……就是觉得大人想都不想的就把龙天行往死里得罪,还会在乎一个流星剑派么?”

        

“要流星剑派和我硬钢,本官当然不会客气。但流星剑派掌门亲自上门负荆请罪了,我不能不给面子。

        

昨天刺杀我虽然生气,但流星剑派和海龙帮不同。

        

作为青乐县老牌门派,与江湖武林关系错综复杂,牵扯极深,弄不好会与整个江湖交恶,不像海龙帮才成立短短十年,踩了就踩了。

        

本以为流星剑派派人来道个歉,说明这几人已经被逐出师门,并不知所踪,此事也就作罢。”

        

话分两头说。

        

天色朦胧的时候,一辆马车疾驰的来到龙天行府邸前急促的敲响了门栓。

        

很快,侧门打开,探出了手提灯笼的花甲老头。

        

“什么人啊?”

        

“福伯,是我。”马车中,一个低沉而略显紧张的声音响起。

        

“大小姐?大小姐回来了,我这就给你开门。”

        

马车很快驶入家门,不一会儿,龙天行被叫醒,披上衣服匆匆的去女儿闺房见到了已经出嫁三年的女儿龙雨菲。

        

“雨菲,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爹!您想想办法救救溪风吧。”说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到底怎么了?你先起来好好说说。”

        

“女儿一开始也不知道,只知道昨天下午溪风和他几个师兄弟下了山没回来,半夜,他的几个师兄弟翻墙回来了,被掌门师伯逮个正着。

        

这才知道溪风和几个师兄弟去给爹你出气,去刺杀青乐县令苏晴。刺杀失败,溪风和几个师兄弟被官府抓住了。”

        

听完这些,龙天行顿时如被踩了尾巴一般弹身跳起。

        

“什么?谁给你们的胆子?不是,谁让他多管闲事了?去刺杀朝廷命官,他脑子长屁股上了么?”

        

“爹,溪风还不是为了给你讨公道么?”

        

“老子需要他给我讨公道高?真要靠刺杀来讨公道,老子不会自己动手还轮得到他?他是不是真的以为老子上次输了他半招是他长本事了?老子是给他扬名而已。”

        

“爹,溪风也是一片孝心。”

        

“孝心个屁,愚蠢,没脑子。他哪里是帮我,根本就是火上浇油。苏晴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应该没有。”龙雨菲弱弱的说道。

        

“没有就好,没有的话还有缓和的余地。你待在家里哪都别去,溪风那边我去想办法。”

        

一夜之间,两个震惊静海府武林的消息如狂风一般席卷静海武林。

        

侠义庄大小姐被隐秘组织极乐门所害,现在还如活死人一般昏迷不醒生死难料。

        

侠义庄庄主,安擎天安大侠登高一呼,欲组建极乐门讨伐盟,于四月二十八在侠义庄召开武林大会,共商大事。

        

第二则消息,海龙帮被青乐县官府公开剥夺正派资格将其打入邪魔外道。昭告静海武林人人得而诛之。

        

两则消失,瞬间引起了江湖武林的强烈反响。

        

流星剑派,议事厅之中。

        

“这个苏晴虽然年轻,但行事极为老辣,下手又快又准,直击要害打在了海龙帮的七寸之上。

        

以大义夺其资格,而后紧跟着扣押他的船队,商行,酒楼,断其生路。

        

龙天行打拼了一辈子的基业,被苏晴寥寥几笔就毁于一旦。”

        

“不先对海龙帮动武,而是先断财路生路,让其自溃。

        

尤其是最后一招,检举海龙帮违法乱纪,有错不罚,有实则奖,并让江湖武林人士对海龙帮群起攻之,打下的产业皆可自留。不动一兵一卒就几乎将海龙帮逼入绝境。”

        

“现在我们讨论的问题是要不要出手相助?毕竟海龙帮是我们亲家,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怎么救?苏晴用官府的权利要打死海龙帮,我们帮忙就是同党。唯一能做的就是给龙帮助找个容身之所,至于海龙帮的基业……保不住了。”

        

“这件事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官府要动我们根本不用刀,几张公文,就能将我们逼入绝地。”

        

“归根究底,我们江湖武林门派一盘散沙,顾小利而忘大义。这次侠义庄组建讨伐盟,我们流星剑派应该派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