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人妻借种沉沦

2022年5月11日07:39:09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人妻借种沉沦已关闭评论

      

“咦!?”

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人妻借种沉沦

        

问心珠听到千云生的声音,先是不自信地想要摸一摸头。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眼珠一转地大吐苦水道:“姓千的,你还真是杀千刀的。”

        

“你让小爷我跑到灵界来白手起家,这可跟你在大宛城的时候说的不一样!”

        

“哼,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看明明就是我上了你的恶当!”

        

就在问心珠唠唠叨叨、罄竹难书之际,千云生反倒是不动气地呵呵道:“这样吧,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事成之后,青宸天尊的传承我一点不要,全都给你继承如何?”

        

“咦!?”问心珠没想到千云生会这么一说,先是一愣,立刻更加大怒道:“好啊!好你个杀千刀的!竟然连青宸天尊的传承还要想着惦记一份!”

        

“哼哼,不行了,这活没法干了。撂挑子!我要撂挑子!”

        

千云生听了问心珠这话,不由得双眼浮出一丝笑容。还是海兰珠在一旁见得问心珠被逗得急了,微微一笑地开口道:

        

“行了,这段时间这珠子可是够辛苦的,你就不要再拿他开心了。有啥好处,还是赶紧说吧。”

        

千云生听了海兰珠这话,才没继续卖关子,而是伸手展开一物呵呵道:“来的路上我见到此物倒是颇为有用,因此花大代价给你弄来了,你看看可还满意?”

        

“哦?”

        

问心珠这才朝着千云生的手心上看去,就见得一大颗仿佛像是鹅卵石一般,逆反了一切灵界应有规则的洁白晶石,就这么静静地浮现在对方的手心。

        

见到此物,问心珠只觉得自己脑袋“嗡”地一声。然后就连千云生的声音,也变得遥远、柔软又甜蜜地飘了过来地道:

        

“我听圣姑说,智珠者帮着你度过了灵界的天劫之后,又出手帮你将修为提升到化神之境。”

        

“修为高了虽然是好事,只是如此一来在外人看来虽然无恙,但是时间久了终究是对你的修为不利。这不,我这次可是花了大价钱给你弄来的这颗大号灵恩石。”

        

“怎么样,只要这两天你找个机会出城将这颗灵恩石吞噬了去,然后回去慢慢消化。想必修为不稳的毛病,应该就能彻底拔除掉隐患了。”

        

“嘿嘿,我就说你姓千的让人干活不会一点好处都不给。不过送礼成双,你这才一样东西,也太小家子气了吧!”

        

这会问心珠的声音终于透露出一丝欣喜来,不再是前面的怨妇模样。不过他也不知是不是沾染了千云生的性子,既然要好处,那自然是得要足了才行。

        

而千云生见到问心珠那财迷模样,再也没了佛门灵器的风采。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没好气地道:“你可知道,光这颗灵恩石,就花了我大半在琉金城里的搜刮。”

        

说完哼声道:“这样吧,别的东西你也带不进灵之城去。不过我在琉金城里还得了一样东西,倒是可以送给你。”

        

说完抖开一张颇有些陈旧的卷轴,轻轻地道:“法不传六耳,这个只能靠你自己的灵智,到底能悟多少了。”

        

问心珠看到千云生手上那苍茫的卷轴,还有卷草似的花纹,不由得声音也为之一颤地道:“这.....这是上古传承?”

        

千云生点了点头,哼声道:“可惜为了造成魔灾的情形,琉金城的东西大部分我都不能动。只能动用万魔尊者的能力,扫荡了他们几个密库。”

        

“这个东西就是我在一个小家族的密库中发现的,可怜他们得到这东西上千年了,竟然都看不破卷轴上面的伪装,倒是便宜了我。”

        

“我让圣姑特别找智珠者问过,这类卷轴一般都属于你们灵族的进阶传承之一。若是你真有办法参透的话,那说不定争斗之上,就不仅仅你本能天赋这一个底牌了!”

        

说完声音微动,一个字一个字地用上古灵族语将这套传承念了过去。令得问心珠先是双眼紧闭,然后才豁然开眼道:

        

“这套方法先从锻炼灵粹开始,最后达到天灵相交、气机交感、锤炼本体的目的,有意思!有意思!倒真的能作为我新的底牌了!”

        

就在问心珠这边无比欢喜之际,海兰珠倒是想到什么地问道:“刚才你说琉金城之变,这件事情可是在灵族中闹出了不小的风声。”

        

“之前我都只是听你大略地说说,就不知最终具体情形到底如何?”

        

千云生见问心珠还一时沉浸在新传承之中,暂时不去管他,而是理了理思路道:“琉金城之变当时我们倒是有意为之。”

        

“而且果不其然,不出我们所料的是。正是因为琉金城之变,才令得我们得以吸引了灵族人的目光。要不是我们趁机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否则我也不能这么快的赶到灵之城。”

        

说完又微微一笑地道:“大概欲魔打死也不会想到,我之前会专门收集他在人界的魔秽。并由着三派请高人出手,专门制作了基于他魔秽的魔性之物。”

        

接着嘿嘿一笑地道:“哼哼,这一下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说完千云生目光幽幽,又想起了在稽下城的日子。

        

那一次他差点就陨落在魔女手上,要不是那魔女坐骑里的老尼拼死反击,恐怕他都不可能逃出生天。

        

想到这里他心中默默暗念,这一次在琉金城中,他将那被魔女改造的坐骑增幅了之后,再一次放出来,把琉金城大大搅扰了一番。然后才令得它袅然散去,也算是消了静慈师太的执念了吧。

        

而海兰珠听了千云生之言,皱了皱眉道:“听你之言,我怎么觉得你里面憋着坏呢。莫不是正道那边,你还有什么算计不成?”

        

千云生听了,则不由得呵呵道:“知我者莫过圣姑了,这次魔灾之事虽然短时间之内倒是无忧,不过时间一长,恐怕灵族人就能反应过来。”

        

“因此这一次咱们灵之城的任务当是无忧,不过正道那边的任务嘛,哼哼,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完成了!”

        

海兰珠听了千云生这言,不由得思索道:“怎么,难不成你还在防着他们一手不成?”

        

千云生则笑着点了点头道:“圣姑难道觉得这一次就算灵界之行成功了之后,以后我们就能跟正道精诚合作了不成?”

        

说完他呵呵一笑,目光冷冽地道:“因此,既然有机会,自然咱们要抓紧机会多拿到一点对方的把柄。甚至如果能令得三派有求于我们的话,对于咱们以后回人界可是大大的有利!”

        

海兰珠听了千云生此言,也赞同地点了点头道:“这话倒也不错,正所谓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

        

“真的灵族退出人界之日,恐怕就是我们跟三派再启战端之时。这么看来,今日就算我们准备的再多,也不算杞人忧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