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h文和女友闺蜜/我被同学强行了我很舒服

2022年5月10日06:33:45小h文和女友闺蜜/我被同学强行了我很舒服已关闭评论

        

张雨浦赖着性子审视许久,终于能从当前的场面中确定一件事情。

小h文和女友闺蜜/我被同学强行了我很舒服

        

他和妹妹被孤立了!

        

虽然他感受不真切,但似乎带起这股孤立风的人,正是他梦中情人--戴以沫的弟弟,

        

林相濡!

        

打从他们进门开始,他们就是在林相濡的“慌乱”中被安排了位置!

        

他还一度好心为了照顾他的手忙脚乱,顺应了毛孩子的安排。

        

但就因为一时心软,他和妹妹所坐的位置离他的梦中情人隔着老远。

        

戴以沫左侧依次是她的闺蜜王梦楠和楚云秀,他身边这位上了年纪的卷发男子--冯玉闯,都离他的梦中情人要比他更近一分。

        

而戴以沫右手边则是她的另外一位舍友阮青丝,

        

阮青丝和林相濡之间夹坐着一位奶娃子,而林相濡再往右才依次是戴姨的儿子—戴同林,妹妹以及他本人。

        

一共10个人的座子,他和戴以沫无论从座次还是距离都是最远。 

        

最可气是在直线距离上,他甚至够不上梦中情人正对面的位置。

        

而从他们坐定的那一刻开始,桌上的话题围绕着梦中情人的伤势,以及他弟弟推拿的手法,就怎么也传不到他们这里。

        

无形中一道墙割裂了原本完整的空间.

        

一边是那头的热火朝天,

        

另外一边,就是他和妹妹这边的门可罗雀。

        

要不是同来的戴同林偶尔和妹妹搭上几句话,他们兄妹铁定是这一桌的透明人。

        

好不容易终于不说伤势了,那个不会说话的少年竟然摇身一变,又把饭桌的主题推向招贤纳新?

        

张雨浦再也按捺不住,

        

他们兄妹俩已经被搁置了半小时,他不仅和梦中情人没搭上什么话,还像是成了给那小子充门面的垫脚石?

        

这顿饭吃得,

        

忒没劲!

        

他一个社会经验丰富的壮年人,竟然给一个小毛孩子给做了算计!

        

这他能忍吗?

        

他忍不了!

        

在这北平地界,他张雨浦好歹也是个主人!

        

你一个来自外地的毛孩子,哪来的勇气来这撒野!

        

张雨浦越想越觉得可气,在林相濡正笑得开心时,他终于锁定切入时机。

        

咳嗽一声,张雨浦直起身子就要开口。

        

谁曾想,

        

一道视线突然转向他这边来,

        

看到愕然的张雨浦,林相濡赶忙微笑示意。

        

然后爽滑地转向他左手边,笑问到,

        

“同林哥,我记得你也是伊利诺伊计算机学院毕业的,还记得你早几年就在万国商业机器公司(I~B~M)工作?”

        

好家伙,

        

林相濡这一开口,

        

冯玉闯差点就直呼好家伙!

        

林总这节奏的拿捏简直精准,侃侃好卡在张雨浦要发难之前。

        

冯玉闯对张雨浦关注已久,从数次调整坐姿来看,张家大公子早就按捺不住。

        

谁能想到他刚准备冒头,林总这话题一带,就又让他失去操作空间!

        

这还说个P啊,张雨浦虽和戴总一个学校,可毕竟比不上戴同林出身全球排名前五的伊利诺伊大学!

        

这话题一旦拉开,以林总带话的能力,不得又过去半个小时?

        

到时候,这宴席也差不多是时候结束了吧?

        

惨啊,

        

真的得惨啊。

        

张家兄妹到底哪得罪林总了。

        

再晾下去,

        

这对兄妹就要凉透了哇!

        

戴同林这头早已坐得恍惚,平日里就不太说话的他突然听到有人喊。

        

抬起头就见到堂弟和善的笑容。

        

他下意识就回应到,

        

“相濡还记得啊,是的,我目前在万国北平分部工作。”

        

提起自己的工作,戴同林胸膛不自觉就挺了起来。

        

毕竟,万国商业是国际大牌公司,是值得他骄傲的资本。

        

只是,工作再好,行业却造就了他最大的遗憾。

        

IT行业从来都是狼多肉少,更别说堂妹同学这种级别的大美女,他以前可从未有过能与她们同坐的机会。

        

刚刚他看堂弟与各位大美女们谈笑生风,找就羡慕不已。

        

没想到堂弟竟然主动给他展示机会。

        

戴同林感觉属于自己的春天,终于要来了!

        

“同林哥,我记得你在万国呆了好几年,应该早都不用负责具体业务吧。我想问问你,不知道你身边有没有涉及到数据库底层、架构和核心算法开发的高手?”

        

一连几个问题,戴同林稍微一愣。

        

他哪想到才高中的堂弟除了爱好绘画外,竟然还知道数据库。

        

这高端技术在如今的海内,还很少人能知道。

        

偏偏堂弟一开口,就是底层、架构和算法?

        

这……

        

堂弟总不能在IT这行,也是个练家子?

        

瞧着堂弟的认真,戴同林不由就认真到,

        

“我刚升职级(band)7,目前做一线经理直接管理做运营的员工,确实已经不再负责具体业务。”

        

还是忍不住展露一把,但戴同林倒也没忘记回答堂弟问题,

        

“偶尔有项目直接对接到昂撒职级9的架构师,因为没有太深接触,也不太清楚他们是否会接触到DB2的底层架构。”

        

“也是,万国海内业务谋求发展稳定,暂时还用不到在海内设架构师职位。”林相濡转问到,“同林哥,不知道你的朋友圈子里有没有研究数据库的高人?”

        

听林相濡突然这么一拐,王梦楠眼睛猛地一亮。

        

天才弟弟兜兜转转,竟然是为了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

        

数据库!

        

是林相濡上周和他聊起搜索引擎具体分工时,占沟通比重最大的部分,

        

关乎搜索引擎的长期发展,他一直强调需要完全区别于市面上现存数据库架构的全新技术。

        

在这一方面,王梦楠算是涨了见识。

        

天才弟弟那可真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足足两大板块的数据库需求,分别对应不同业务逻辑。

        

一个是适用于搜索的存储、计算、在线服务的数据库程序,要求数据架构在搜集、分析、索引和查询上一定要有一套独特的算法。

        

区别于一般的关系型数据库,搜索引擎所需要的数据库一定是多级映射的数据结构。并需要有大规模处理、容错性强的自我管理系统。

        

除此以外,他甚至还对未来拓展做了展望。

        

TB级内存和PB级的存储能力,

        

使用结构化的文件来存储数据,

        

每秒能处理数百万的书写操作。

        

至于他一笔带过的另外一种数据库结构,主要是并发访问量巨大的新鲜玩意。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去确定这些奇特的数据库需求,

        

但王梦楠可以肯定的是,按林相濡要求去设计数据库。

        

那铁定是一个大工程。

        

并且是极难啃的骨头!

        

想到这里,王梦楠开始期待起戴同林的答案。

        

反正从云秀开始,这饭桌上就已经有过一次招贤纳才。

        

轮到她未来的团队,也不能缺少天才弟弟口中的大牛!

        

被王梦楠大眼睛这么一盯,戴同林竟然感觉些许慌张。

        

他不想话题到他这,就掉在地上。

        

“我倒是知道几个……可我认识人家,人家未必认识我啊。”

        

“相濡需要数据库技术,为什么不直接选择万商的DB2?”一旁的张雨浦终于耐不住道,“万商DB2毕竟在我们银行业使用多年,在安全性上还是相当有保证的。”

        

爽!

        

张雨浦一开口顿觉舒爽。

        

谈起万商DB2,他觉得自己也很有资格。

        

他是银行系统的人,万商提供给银行的终端系统,他不仅熟悉,还因为经历过充分的实操有足够的发言权。

        

“而且……”

        

“不行,包括乙骨文、DB2在内,甚至市场上现存所有关系型数据库,都不足以满足我们的需求。”

        

林相濡耐心解释到,

        

“而且现有数据库类型,使得大多数项目在布置时需要用到高端服务器、专业级数据库、和易安信存储设备。

        

对于初创公司而言,早期资金绝大部分投入到软硬件上,是得不偿失的投入。

        

更何况,互联网越发流行后,数据量会几何倍增长。万商也好、乙骨文也罢,商业客户服务惯了,可赚不得这种辛苦钱。”

        

张雨浦皱着眉头,细细观察着打断自己的林相濡。

        

他发现他说话时,从始至终都没有太多附加表情。

        

他感觉,好不容易打出的拳头竟然落在棉花上!

        

眼见林相濡说完就要转头,张雨浦也不知哪来的灵感,

        

“其实,如果你们的项目可以赚钱,你可以申请银行贷款。我……”

        

“2年内,我们所有的项目还用不着贷款。”林相濡转头笑到,“如果未来我们在北平开公司,倒是可以找张哥去申请试试。”

        

???

        

!!!

        

???

        

张雨浦不自觉就瞧向另外一张桌子,

        

隔着老远,他就看到那人脸色铁青。

        

转过头,他下意识问到,

        

“以沫公司不是在北平吗?”

        

“哦,那是因为我姐要读大学,暂时把人员安排在北平做了办事处方便沟通。”

        

林相濡说着,就转头对楚云秀到,

        

“毕业后,我姐要回到安西,精灵科技未来也是在安西。这一次冯哥去霓虹招募新人后,精灵科技马上要上马几个项目。

        

除了符文之地,我还希望云秀姐能发挥从山海经提炼的想象力,应用在精灵科技的西游项目上。

        

只要蹚出一条路,云秀姐的国风项,在精灵科技可以延伸出更多赚钱的项目。”

        

“小相濡,你就这么笃定姐姐要加入精灵科技吗?”

        

楚云秀饶有兴趣地看着天才弟弟,

        

只怪天才弟弟煞有介事的样子,是她自认识他以来,从未有过的认真。

        

“云秀姐,无论是和你还是和梦楠姐谈。我是基于对你们的认识和了解,熟知你们的人品和能力与我绑定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林相濡一字一顿到,

        

“我们有信任基础,我又了解你们的能力和潜力要如何去发挥。

        

只要按照我的节奏迈出步子,我提到的远期,就一定在不远处。”

        

轰隆!

        

冯玉闯觉得。

        

他看错了啊!

        

他误会了林总!

        

刚刚他揣摩的所有“算计”,只不过是林总既定的节奏。

        

无论是,向楚见月抛出橄榄枝,

        

还是和戴同林了解数据库人才。

        

那都是在他计划内,到时间按节奏必做的事!

        

至于门口那场闹剧,怕才是他唯一使用的手段。

        

为的只是,不被影响的话语权。

        

可,

        

瞄了一眼那头一脸铁青的人,

        

林总的节奏,能顺利实施吗?

        

“林相濡,这有这么多长辈,你哪能好高骛远胡乱做主?”

        

林相濡循声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