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胸罩整个胸都露出来了/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课代表

2022年5月9日15:23:55无胸罩整个胸都露出来了/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课代表已关闭评论

       

所以大部分学生会选择私下里联系家长做家教工作,方晴这样的女孩子不会像是郑乾那样厚着脸皮举着牌子跑到小区门口见一个人就过去问,阿姨你也家教不。

无胸罩整个胸都露出来了/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课代表

        

大学生家教市场女孩子还是比男孩子吃香的,一般都是通过本校的兼职群里介绍,方晴就是在兼职群里看到了家教的信息,四十元一个小时,算是高佣金,于是方晴私聊了发布人,双一联系。

        

对方确定方晴是女孩子以后,让方晴发照片看看。

        

方晴虽然感觉奇怪,但是还是发了一张自己的生活照。

        

“很好,就你了。”

        

于是就这么定了下来,方晴在一家小区的门口等着,不久以后一个一脸猥琐的光头出来了上下打量着方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只是这光头的眼神让方晴感觉怪怪的,方晴有些迟疑的问:“您是学生家长”

        

“是啊。”

        

“那您的孩子呢”

        

“哦,在家呢,走,我带你过去。” 

        

说着,光头示意方晴和自己走。

        

“不是这个小区么’

        

“当然不是啊,这边我哪里买得起,你和我走就对了。

        

方晴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害怕,但是听见光头的催促,还是和光头走了两步,一直到来到一个破旧的面包车面前的时候,看着那個积了灰尘的面包车,方晴终于有些意识到不对,赶紧说:“我想起学校还有些事情,我就不去了。”

        

说着,方晴就打算跑走,可是这个时候光头怎么可能让方晴离开,赶紧扯住方晴的衣袖说“走什么啊,很近的,你上车我就带你去!实在不行我给你一个小时五十。”

        

方晴本来就对着男人警惕了,现在男人又突然动手,自然把方晴吓了一跳,想也没想直接推开了那人转身就跑。

        

男人见方晴要跑,就赶紧的在那边追,方晴一看那光头还在追自己,就开始叫救命。

        

于是就这样引起了路人的关注,后来两人都被送到了警察局,事实证明,那个光头根本没孩子,就是个小流氓。

        

工作人员在那边做笔录的时候,对方晴说:“还好你机灵,以后像是这种不明来历的兼职一定不要接。’

        

方晴缩在椅子上惊魂未定,她一个小女孩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呢,肯定是害怕的,第-想法是打电话给自己的男朋友

        

此时的徐正正在宿舍里打穿越火线,语音和其他几个朋友玩的更火热。

        

“快闪,前面有人,前面有人。”

        

这个时候电话打来,徐正看是放晴,想也没想直接给挂断了。

        

接着方晴又打了几个电话一直没有人接,最后实在没办法,方晴打了魏有容的电话,方晴现在是学生会的成员,而魏有容是学生会的会长。

        

平时在学生会的时候魏有容对方晴多有关照,而在方晴眼里,魏有容也的确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所以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方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魏有容。

        

魏有容在得知情况以后也没有迟疑,直接道:“你在那边等着我,我马上到。”

        

不得不说,魏有容其人虽然说的有时候有点迂腐不化的感觉,但是正义感还是有的,管理学校的学生会井井有条,大一的新生总共招录了30个学生,其中比较优秀的就是方晴和顾雅,所以这两个后辈,魏有容很看重,接到电话以后就赶到了派出所。

        

方晴依然是惊魂未定的状况,魏有容过去拍了拍方晴的后背让她冷静下来,然后带着方晴起出了派出所。

        

具体情况就是这样,魏有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奶茶,有些不满的问:“方晴的男朋友,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不靠谱’

        

周子扬苦笑:“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真的”魏有容怀疑的看向周子扬。

        

周子扬转移话题:“方晴遇到这种事,你们学生会也脱不了干系吧”

        

“”魏有容不解。

        

周子扬说:“保护学生的安全不就是你们学生会的义务和责任么,而且兼职群是你们学生会的人在管理,现在出了这种事,只能说明你们学生会没有严格管理。”

        

关于这件事,魏有容无话可说,兼职群本来就不是学生会专门创建的,而是说前几届的学长创业需要一些兼职的学生,然后拉了一个小群,后来学生们离开了,这个兼职群没有解散,反而成了学校的兼职群,管理员是学生会成员不假,但是也没有说要学生会去管理,只是学生们私下里的组织。

        

现在被周子扬提出来,魏有容觉得有必要把他收进学生会管理。

        

看着魏有容在那边眉头紧皱的样子,周子扬说:“其实吧,这件事主要还是学生们没有一个靠谱的兼职平台,如果说你们学生会出面做一个靠谱的兼职平台,需要兼职的学生们全部注册账号登录进去,然后由你们学生会统一审核和发布兼职的信息,这样会好很多。”

        

魏有容感觉周子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那干脆你来学生会,我把这些交给你来做好了。

        

魏有容不是第一次想拉周子扬进学生会了,自从上次商务活动,得知周子扬是翟萱的侄子以后,魏有容就找过周子扬好几次,希望周子扬能够进学生会,因为周子扬有才华,魏有容想培养周子扬。

        

甚至表示愿意让沈佩佩也进学生会。

        

周子扬却是摇头拒绝了,轻笑着说:“你要是开始把佩佩招进去哪有这么多事,你现在让我们进去,佩佩自尊心很强的,她不可能说是因为我才附带着进入,味道都变了。”

        

魏有容还是不愿意放弃,希望给学生会招揽人才,说了学生会的种种好处。

        

但是周子扬却是毫不心动。

        

这次有机会,魏有容又提出让周子扬进学生会。

        

周子扬看着魏有容那一脸认真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他说:“你倒是不笨,让我去学生会给你干活吃力不讨好,我图什么’

        

魏有容被周子扬这么说,脸有些红:“可以锻炼自己不挺好”

        

“我谢谢你。”

        

魏有容有些气馁,她知道周子扬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老实说,魏有容其实很不喜欢周子扬的这种唯利是图,她想周子扬明明是这么的有才华,为什么偏偏要利字当头呢,她自幼读古文,最喜欢的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她用里面的句子教训周子扬,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乐而乐。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周子扬看着魏有容那一副女大夫的模样,一字一顿的背着古文,周子扬不由笑了,他道:“我是个俗人,岳阳楼记里,我只记得一句,那就是,达则接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魏有容盯着周子扬,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在不得志的时候,就要洁身自好,注重提高个人修养和品德。在得志显达的时候,就要想着把善发扬光大,惩恶扬善。”

        

周子扬笑着说:“我的理解就是,如果我发达了,我可以试着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但是如果我很穷,那我还是先顾好我自己的利益吧。’

        

魏有容听这话差点被气死,她最喜欢就是古文,从小就背古文,翻译古文,结果周子扬对这句话的翻译简直是狗屁不通,憋了半天,没忍住,轻启朱唇说了句:“狗屁!”

        

周子扬不由抬眼,饶有兴趣的看着魏有容。

        

魏有容意识到失言,不由俏脸一红。

        

而周子扬这个时候却是调侃的说道:“哎哟,学姐,原来你也会说脏话啊。

        

“这不是脏话,”魏有容否认道,她很固执的说:“你的翻译是错的!”

        

周子扬说:“可是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魏有容咬了咬自己下嘴唇,一时间无话可说,她算是明白过来,自己和周子扬根本没有沟通的必要,也没必要去沟通。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夏虫不可语于冰。

        

魏有容起身想走,周子扬却说:“其实我可以做这个平台,但是我是不会加入学生会的。

        

“”魏有容都已经转身了,听了周子扬的话,狐疑的看向周子扬:“你这种唯利是图的人,想必就算是真的做这样的平台,恐怕自己也要抽成吧’

        

“免费的,”周子扬很认真的说。

        

这个魏有容就有些不信了:“你会有这么好心’

        

“好歹我也是南大的一份子,看着校友受欺负,我肯定是于心不忍的,只不过单靠我一个人肯定是做不起来的,如果学生会愿意支持我,我就尝试着去做。”周子扬说。

        

魏有容见周子扬说的话不像是假的,犹豫了一下,重新坐下来:“如果你真的能帮到学生们,我会全力的支持你的。’

        

之后周子扬开始和魏有容讨论细节问题,他说他想做一款手机软件,专门做学生家教,要靠学生会帮忙做宣传,有意向当家教的学生,可以注册账号,在里面申请担任学生家教,接着他们的资料和时薪都会根据他们的授课时间来累计,授课时间越多,好评率越高,那他们的等级就会越高。

        

初级教师每小时20元,中级30-50,高级50到一百。

        

可以自己定价。

        

“但是外面的人不一定会选我们。”

        

“所以就要靠神通广大的魏会长帮忙了。”周子扬笑着说,学生会代表着学校官方,如果学生会首肯,那么外面的人总会多几分信任的,再一个就是周子扬一个人在学校没有什么公信力,如果学生会愿意组织人手帮自己宣传,那自己也可以轻松许多。

        

魏有容想了想,感觉学校内的宣传是没问题的,难点就在于学校外的宣传,首先使用手机软件的人并不多,再一个就是,好多人压根不会去看这个,除非一个小区一个小区的跑,一户人家一户人家的宣傳。

        

那樣的话费人费力,的确不好办。

        

“这个没关系,我可以出钱,只要你们学生会帮我出人手就够了。”周子扬说。

        

这下子魏有容看不懂周子扬了:“你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能有什麼想法你自己说的,先天下人之忧而忧,真把我当成那种唯利是图的人了”周子扬说着给了魏有容一个很阳光的笑容。

        

在这一刻,魏有容感觉自己是不是错怪周子扬了。

        

“这件事我一时间不能做决定,我要和指导老师说一下,但是你放心,只要你真心的帮助学生,我会帮你的!”魏有容很认真的说。

        

周子扬顿时一喜,一副同志会晤的样子,抓住了魏有容的白嫩的小手:“那就拜托你了!

        

魏有容赶紧收回了手,警惕看着周子扬,脸有些红。

        

像是魏有容这种传统的女孩,估摸着除了周子扬,连手都没被别人摸过,周子扬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尴尬的笑了笑,有些失态的说:“不好意思,太激动了,魏学姐,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成功的话,不仅是我们学校,而是全国各地的各大高校的学生,都有一个正规安全的兼职入口,就不会再被那些外来的教育机构所压榨!如果那个时候,你就是所有大学生的功臣,你一定会被载入史册的!相信我!’

        

周子扬说到后面一脸认真,周子扬目光灼灼,充满了认真与希望,一时间魏有容红着脸不敢与周子扬对视。

        

低着头,最是那一抹低頭的不胜娇羞,宛如一株水莲花,向来高傲的魏有容竟然有些害羞了,支支吾吾道:“我,我只能试一试。’

        

“没事,尽力就好!‘

        

魏有容还是挺单纯的,一心想着美好的未来,只是社会险恶,学生会的指导老师听魏有容说完就拒绝了,直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事你们可以私下搞搞,但是不能给把学校牵扯进来,万一学生在家教的途中遇到了什么意外,那这个锅谁背

        

“有容我不是说故意堵你,我实话实说,你今年都已经大三了,保研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这件事弄好了,对你没什么好处,但是一旦失败了,那你就是第一责任人,我这也是为你好,别听外面的小子瞎忽悠,他们懂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