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屋H女攻/白紧窄滑岳坶

2022年5月9日11:59:33御宅屋H女攻/白紧窄滑岳坶已关闭评论

        

她要为和个子不高的进步党委员会主席见面做准备,毕竟那么尊贵的客人,不能太失礼。

御宅屋H女攻/白紧窄滑岳坶

        

联邦是一个看似很奔放活泼自由没有什么约束的国家,但这些只是看起来。

        

就像你去新邻居家里如果手里不带一点小礼品,而且还不能太贵,就体现不出你的友好——

        

如果东西太贵了,他们会觉得这是一种恶意的炫耀从而远离你,东西必须便宜,最好是自己手工制作的,这样才能体现出邻里之间的融洽!

        

和进步党委员会主席这样已经站在了联邦政治圈顶层的大人物见面,不是说空着手跑过去说一句“今天天气不错”就能应付过去。

        

你得有所准备,得……拿出一些诚意来。

        

以林奇的地位,他的确可以很随意的和任何人在任何地方简单的见面。

        

不需要准备什么礼物都行,翠西女士还没有这种资格,她必然会在进步党委员会主席用来办公的住宅,接见她。

        

当然,还有用来度假的住宅,用来真正休息逃避工作回归平静生活的住宅,还有日常居住的住宅,还有……

        

然后她自然也要表示一下,得准备一些礼物,既不能让自己看起来有点过分的谄媚,也必须有足够的档次。

        

幸运的是,在布佩恩,有专门的地方为客人们制定高档礼品,他们有专人全程陪同负责挑选,确保客户选出来的礼物就是他们需要的。

        

在离开之前还不忘和林奇谈到兰达,她要接替自己在女权组织里的工作,不过阻力很大。

        

翠西在女权组织里有很强的统治力还是来自于她的“市长父亲”和她的“牧首叔叔”,后来也来自林奇和她自己身为州长的地位。

        

兰达什么都没有,她只是在这方面工作了很长时间,偏偏这也是最拿不出手的东西。

        

女权组织从来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公益性组织,这里面有很多的利益纠葛,没有了一个强力人物,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她这次来实际上也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平台,或者借助一些人的力量,顺利的为接替翠西女士的位置做好准备。

        

说完这些,翠西女士就离开了,但兰达女士没有。

        

兰达女士和林奇之前认识的那些女孩不太一样,和薇拉也不太一样。

        

像凯瑟琳,会给林奇一种家人的感觉。

        

那种感觉里的爱并不强烈,但是最稳固,有时候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想念谁,但偶尔会想起凯瑟琳,猜测她在做什么。

        

这种想念不会持续得太久,可能就像是……尿尿时面对着洁白的墙壁无处安放的目光!

        

向上翻,然后找点什么事情来度过这其实有点糟糕的时间。

        

因为尿液飞溅会加快氨气的释放,那可是一种糟糕的味道,大多数人都会在这个时候思考一些什么。

        

很认真的思考,然后在尿完之后,就立刻抛弃那些想法。

        

没有太多犹豫和难以割舍的抛弃。

        

这就像是对家人时的感觉,也许没有那么强烈的情感,但总会让你在某个时间产生牵挂。

        

至于其他的女孩,比如说佩妮,她是一个有点被惯坏了的小女孩,是的,小女孩。

        

喜欢,有一点,但谈不上爱。

        

至于小女佣和小小女佣以及其他类似莫莫之类,偶尔会有一些肉体关系的女人,则更不会让他挂碍。

        

薇拉有点特殊,可她和兰达还是不太一样。

        

兰达和所有被林奇走进过生命中的女人都不一样,之前的这些女人,实际上都缺少独立的一面。

        

从凯瑟琳到薇拉,她们实际上都是幸运的人,可能小女佣稍微独立一点,但也很有限。

        

她的独立在于自己能够养活自己,而兰达的独立,则在于她有自己的事业。

        

是的,事业!

        

这种事业和薇拉曾经做的记账会计不同,和刚刚才开始自己政坛生涯的凯瑟琳不同,她已经从事女权工作很长时间,由内而外都透着一股特别的气场。

        

而且她很白!

        

这是林奇见过最白的女人,他甚至都有点好奇,这个女人是不是也吃过砒霜,否则她不应该这么白。

        

看看她的胸吧,皮肤几乎都是半透明的,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些半透明皮肤下的血管。

        

“我的衣服有问题吗?”,林奇的目光其实并不是有很大的侵略性,但是在异性面前,还是会让人有所感觉。

        

兰达问了一句,试图缓解这有点怪异的气氛。

        

林奇抬头看了一下她的脸,笑着说道,“没有什么问题,它的料子很好,我可以摸摸吗?”

        

这是一个很……兰达都不知道如何去形容这个问题,不过她还是点了一下头,“为什么不呢?”

        

林奇的手轻抚着她的胸口,可见半透明的肌肤下血管里的血液因为用力挤压,从而颜色变得浅了一些。

        

佩妮的皮肤也很白,但是她的白,不像是这样透明的白。

        

就像是本身的颜色就是白,只是单纯的白。

        

兰达的白,像是熟透了的白,都有些透明了。

        

林奇的抚摩和按压让兰达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坐着,还是躺着,亦或是终止这些?

        

她按捺住心头涌动的感觉,轻声说道,“林奇先生,翠西女士已经……和你谈过,她要退出女权组织……”

        

林奇闻言,收回了手,微笑着点头,“是的,她说由你来接替她的工作,但是你也遇到了一些麻烦?”

        

林奇的手收得很快,没有丝毫的迟疑,这甚至让兰达怀疑林奇只是好奇,还是怎么了。

        

看着他英俊帅气的外表,加上财富的加成,她突然有点后悔,不该出声的。

        

不过现在话已经开了头,就不能终结,总不能说“我胸衣的料子也很好”之类的吧?

        

她开始尝试邀请林奇帮助自己。

        

“现在女性权益保护组织内分成了好几个派系,我们都很清楚有一大半人是在利用我们,利用那些女人。”

        

“如果我们再不去争取,很有可能这么多年来我们所努力的,为之奋斗的,就会变成一个玩笑!”

        

女权的起步和发展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在一个男性主导,并且还不那么真正文明自由的社会中能够拥有现在的成绩的确不错。

        

他们想要维持现在的成果,却不那么容易。

        

因为推动联邦社会发展的是资本主义,是资本家,有资本家的支持,女权运动才能蓬勃的发展这么多年。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举行游行示威活动,让全国各地邀请一些女权斗士来布佩恩。

        

这些人的车费,住宿的费用,用餐的费用等,就是一笔足够大的数字。

        

没有资本家和财富的加持,他们连这种运动都支撑不起来!

        

钱太重要了!

        

这也是兰达无法顺利接替翠西女士的原因,她背后没有政治资源,没有大资本家的加持,她就得不到人们的认可。

        

人们才不关心你为这个组织工作了多少年,有多少的成就,在这个领域内有多么高的声望。

        

他们只关心你上位只有,能不能给大家带来好处,实实在在的好处,哪怕是快餐店的打折卷都行,你至少得有!

        

如果不行,那就让开!

        

至于那些有资本家支持的人,这些人上台之后势必会将女权组织变成一个“欢乐购”。

        

支持他们的都是那些从女人身上赚钱的资本家,比如说化妆品集团。

        

他们天天说化妆是女性的自由,聪明勤快的女人就应该化妆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其他人看……

        

还有各种类似的产品,他们都鼓励女性要做新时代新社会下独立美丽的女性,最关键的是要使用他们的商品,才能体现出独立和美丽。

        

把女权运动交给这些人,只会让以前所有人付出的努力,成为一个笑话!

        

其实原本不出意外的话,翠西女士可以从容的安排好兰达的接班。

        

可是她现在自己也遭遇了大麻烦,她已经顾不上兰达了,更不可能为了让兰达接班,和支持女权运动的那些大资本家们对抗。

        

其实大多数人都是很无奈的,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里,你就必须向某些人低头,没有选择。

        

如果能够说服林奇,那么就能够借助林奇的力量完成接手的工作。

        

甚至于在兰达的意识中,翠西女士能够通过林奇认识那么多的政要,为什么自己就不行?

        

她也完全可以把这个女权组织领袖作为一个人生中的一个跳板,一个跳向更高层级的跳板,最后也成为一名政客!

        

她眼神炽热的看着林奇,请求他给予自己帮助。

        

林奇的脸上还是那些令人感觉到亲切的笑容,眼神也不锋利,他微笑着,轻声的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不等兰达反应过来,林奇就用一种很诚恳的语气说道,“我支持翠西女士是因为我和翠西女士是朋友。”

        

“今天只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甚至这一次见面的时间到现在还不到三个小时。”

        

“我为什么要支持一个才认识不到三个小时的陌生人,并在她身上花几十万或者上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