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同时进去的感觉&紧致吸绞汁水顶撞折磨

2022年5月9日09:47:29被两个男人同时进去的感觉&紧致吸绞汁水顶撞折磨已关闭评论

萧妙音和吴渊将庄元送到后山,庄元婉拒了他们要留下打扫的打算,而是自己拣了门口的一张石凳坐了下来。

被两个男人同时进去的感觉&紧致吸绞汁水顶撞折磨

        

凉风习习。

        

后山这地方说是“屋舍”,不如说是府邸更恰当,飞檐翘角,古色古香。

        

这么样的地方,却闲置在后山。

        

他歇了一会,推开门去。

        

瞬间愣住了:“这,不仅仅是‘积灰蒙尘’了吧?”

        

到处都是蜘蛛网,破旧不堪。

        

遥远,可以看见供奉着的一尊人像,应该是个祠堂之类的地方。

        

庄元认命,慨叹道:“想不到上山第一件事,竟然是打扫卫生,放马过来吧!”

        

这里,应该好歹也有千斤灰尘。 

        

这是荒废多久了啊?

        

他找到扁担、木桶和水缸,去湖里挑了水。

        

扫、擦、洗、冲,打扫两遍之后,庄元丢下了抹布。

        

“窗明几净,焕然一新,神清气爽!”

        

呼吸的空气,都觉得芬芳了起来。

        

铺好床,安顿好行李,庄元打开了《修行基础功法》。

        

内里图文并茂,比较好理解,庄元按照书中的指引,运转周身灵力,气沉丹田。

        

不知不觉,一顿操作下来,一整本书练完,天已经黑了。

        

庄元其实没发觉到时间流逝如此之快,是“当当当”的敲门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打开门,便看见叉腰的萧妙音和抬头望天的吴渊。

        

吴渊道:“吃饭。没上西天,也没成仙,更没修炼到家,没辟谷呢。”

        

萧妙音则道:“好好说话,就是叫小师弟去吃饭。”

        

庄元:“差点忘记要吃饭了,多谢师兄师姐,一走吧。”

        

……

        

吃饭的地方,叫“玉膳堂”。

        

庄元看着牌匾,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御膳房”。

        

里面弟子走动,各种各样食物的味道散发出来,勾人馋虫作祟,食指大动。

        

走了进去,才发觉,餐品当真丰盛至极。

        

餐前水果、甜点、冰饮、果汁、正菜、主食都丰富至极。

        

这种丰富的吃法,大户人家都做不出来。

        

庄元:“琳琅满目,目不暇接,原来修仙者吃的东西,这么丰盛。”

        

吴渊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大惊小怪。”

        

萧妙音毫不犹豫补刀:“二师兄第一次来玉膳房,似乎高兴地哇哇大叫,吃饱了还在地上打滚不肯走。”

        

吴渊脸黑了:“谁还没有脑子不好使的时候啊?”

        

庄元淡笑道:“确实,不会有人脑子一直都不好使。”

        

吴渊沉默了,没有说话。

        

进去之后,他们直接进了一间精致装潢、古风典雅厢房。

        

萧妙音手指一勾,转了转,气定神闲:“这算是内门弟子的特权,大厢房。因为有时我们有特殊任务要去做,所以不会排队用餐的,讲究的就是一个速度和效率。”

        

吴渊道:“执行任务确实有,但一年到头也没几次,但这厢房,却能始终享用。也算是某种特殊报酬吧。”

        

萧妙音道:“是这样没错。”

        

吴渊道:“师弟,菜单。”

        

庄元接过,看了看,不忍瞠目结舌,实在不是他没见过世面。

        

他分明记得,修仙小说之中大多修行者不是控制口腹之欲了,到后期就没有美食这东西了,因为“辟谷”了,干饭绝缘了。

        

这厚厚一本菜单里,保守估计,菜式至少有一万种。

        

他讶异道:“这么多菜,厨房应该相当宽敞吧,能制备各种各样的菜品,厨子可真厉害。”

        

要知道,一般餐馆之所以设置一些招牌菜,一方面是吸引顾客的注意,宣传他们最拿手的菜品,方便他们下决定,避免眼花缭乱选择困难反而放弃这家餐馆店。

        

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厨房用地有限,主要做几样招牌菜也能节省厨房用地,大厨也省心省事。

        

庄元道:“这么多菜式,随便选么?”

        

萧妙音打了个响指:“当然!”

        

吴渊道:“我先写了。”

        

他刷刷刷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自己想要的菜名。

        

萧妙音道:“我看看,我也选好了。”

        

她也写了下来。

        

庄元眨了眨眼睛,快速查看菜单,随后写下了他感兴趣的餐品名。

        

“枇杷玉露饮”、“金枫南叶汁”、“松橘拔丝脆”、“碎玉虾仁”、“灵水黑米”。

        

萧妙音瞅了一眼,赞道:“好眼光,这里面,后三样可都是厨师的拿手好菜!你就放心吃吧,敞开来吃,这些食材,可都是用灵泉灌溉、灵地上长出来的。对修行大有裨益。”

        

吴渊道:“不用你提醒,这口味上的精妙,就足够让人安耐不住了。”

        

他摇了摇桌面上的铃铛,叮铃叮铃,三声过后,门开了,一个松鼠走了进来,蹦上桌子,取走三张写了菜品的白纸,鞠了个躬。

        

还很贴心地管好了门。

        

庄元:“???”

        

哪来的松鼠?

        

这么有灵智,还会鞠躬,关门,取菜单。

        

解说员萧妙音又上线了:“这个嘛,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松鼠,是有灵智的。你说什么,他也听得懂的,只是不能同样用人语来回答你罢了。”

        

庄元点点头,若有所思。

        

说他有“速度和效率”,当真出乎预料的快!

        

一转眼,当当当三声,松鼠来了。

        

一排排成队的松鼠,头顶着十五道菜,菜用的是银白的餐具。

        

他们一个手脚轻盈跳上了桌,齐齐呈上了菜,又稳稳当当排成一对,正对着他们三位齐齐鞠躬。

        

这动作就好像高级餐厅的服务员,此刻对着‘vip客人”,十分有礼仪地鞠躬服务。

        

随后,他们又昂首挺胸,齐整地走了出去。

        

当真训练有素,太有纪律了。

        

萧妙音摸起了筷子来:“还愣着干什么,快吃啊!”

        

烛火摇曳,她白皙的面容映衬地微黄,火苗在她眼中跳跃。

        

庄元愣了愣,听到吴渊敲筷子了:“吃吃吃,别想其他的。”

        

庄元不置可否,萧妙音道:“能想什么其他的?倒是二师兄,最近种种举动,怪异得很!谁招你惹你了?怎么跟吃了火药似的,见谁都要喷一喷?”

        

庄元心道,不是见谁都要喷一喷,主要是喷我。

        

大概因为看不惯萧妙音对自己比较亲昵吧。

        

这不就相当于学姐对学弟学妹的入学热情指导吗,迎新典礼没参加过么?

        

好吧,还真没参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