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一个一个c/我和极品名器上下耸动

2022年5月9日08:16:24啊…啊一个一个c/我和极品名器上下耸动已关闭评论

       

李炎刚刚装完,在场的官吏豪强纷纷战栗骇然,就连老好人的刺史张铣都觉得双腿发抖。

啊…啊一个一个c/我和极品名器上下耸动

        

这时候一名玩家站出来,李炎一看这个玩家正是在刺史府担任法曹司曹的周毫。

        

周毫对着李炎拱手说道:“殿下,《唐律疏议》中曰:‘刑罚五等,为苔,为仗,为徒,为流,为死’,此乃高宗年轻所定之法,后世皆循之。”

        

“法无文不行,不知道这炮决又是何刑罚?”

        

这句话说完,李炎摸了摸鼻子。

        

周毫继续说道:“若有触犯唐律者,有司定罪,依律而决,怎么能随便处死犯人呢?”

        

李炎哈哈一笑说道:“孤王也是开玩笑的,哈哈,此等军国神器,并非刑具,来人啊,将神机大炮安装在瓜州城墙上吧!”

        

李炎接着说道:“瓜州法曹司曹周毫,刚正直谏,升为霸府行军司马。”

        

接着李炎对着瓜州刺史张铣说道:“张公可信之用之。”

        

这下子张铣立刻明白了李炎的意思,他说道:“周毫明察秋毫,判决公正,又有治政才能,可为瓜州刺史府长史,襄理政务。”

        

李炎抚掌大悦:“可”。

        

处理完了瓜州的事务,李炎终于带着亲卫上路,前往他忠诚的沙州。

        

与此同时,江淮。

        

江淮是大唐的财赋重地,自从江淮租庸使,勾当盐铁事的第五琦到任江南后,将原本私营的盐田全部收归官办。

        

第五琦在江淮成立了盐铁院,招募官吏管理江淮的盐铁事务,然后统一经营盐田。

        

靠着盐铁税,第五琦能够在江淮筹措军资,将大量的粮食和军械,通过漕运运送到皇帝行在凤翔府。

        

对于第五琦这优异的办事能力,让驻跸在凤翔府的皇帝李亨手头阔了起来。

        

有了钱粮后,李亨这皇帝的宝座终于安稳了不少,各地勤王的大军在凤翔府结合,遥望不远的西京。

        

而安庆绪弑父后,先是秘不发丧,接着伪造安禄山的军令,将跟随安禄山叛乱的史思明调回了河北老巢。

        

史思明是安禄山军中第二大的山头,安庆绪一直喊史思明“仲父”。

        

安禄山在世的时候自然能够压住史思明,但是安庆绪在军中威望不足,自己又是弑父上位的,自然对这位“仲父”非常的忌惮。

        

去年大唐平章军国事、兵部尚书、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在河北用兵,本来史思明镇守太原,正带领大军和唐军大战,双方是互有胜负。

        

太原距离两京并不远,安庆绪忌惮史思明手里的军力,让史思明返回卢龙守河北。

        

等到史思明离开太原后,安庆绪终于公布了安禄山的死讯,然后在西京登基为大燕皇帝。

        

登基为大燕皇帝后,安庆绪首先命令父亲宠爱的妾室陪葬,接着安庆绪的亲弟弟突然染病夭折。

        

当安禄山的死讯传到了皇帝李亨的耳朵里,李亨兴奋的手舞足蹈,安禄山此贼终于死了!

        

可是李亨还没能高兴太久,另外一件消息让李亨心又凉了下来。

        

这个消息就是李亨的弟弟,永王李璘在江陵募兵,昭告天下要沿着河运北上,直捣安贼河北老巢。

        

这个消息一下子让皇帝坐不住了。

        

永王李璘是皇帝的幼弟,小时候李亨非常疼爱这个弟弟,李璘的母亲早亡,幼年就是李亨抱去抚养长大的。

        

说是兄弟,李亨和李璘的关系更接近于父子。

        

此时在凤翔府的行宫中,李亨接见了刚刚从离开蜀中,投靠自己的监察御史高适。

        

坐在龙椅的李亨问道:“卿言,上皇在巴蜀发布诏令,‘命诸王分镇天下诸道’的诏书,是永王叛乱之源?”

        

这位曾经写下“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大诗人,也是一名能上马领军的将军。

        

高适曾经协助哥舒翰守潼关,后来潼关大溃后就随着李隆基去了蜀中。

        

后来听到李亨在灵武登基,高适就出蜀中寻找皇帝。

        

高适在凤翔府等到了李亨的行在,就得到了李亨的召见。

        

高适说道:“上皇退位前,曾经命令逆王位山南东路、岭南、黔中、江南西路四道节度使、采访使,兼江陵郡大都督。”

        

“就是这道上谕,让逆王起了叛逆之心。”

        

李亨痛心疾首的说道:“上皇发布诏令的时候,朕还没未登基,那时候天下纷乱,诸王分镇是乱世之策。”

        

“自从朕在灵武登基后,诸王弟纷纷上表求退,朕也都许了,朕曾经给永王下令,让他返回蜀中服侍上皇,可是永王不肯奉诏,继续在江陵募兵。”

        

高适说道:“陛下仁慈,永王谋逆实乃永王利欲熏心,臣请求领兵平定永王之乱。”

        

李亨连忙从龙椅上走下来,拉着高适的手说道:“高拾遗,朕令卿为淮南节度使,务必要让永王明白自己的过错!若是永王能幡然醒悟,就让他去蜀中服侍上皇去吧。”

        

高适立刻躬身跪拜告退。

        

与此同时,永王李璘正在江陵府刚刚建造的大都督府里宴饮。

        

李璘的面容丑陋,还有斜视的毛病,在注重仪容的大唐本来是相当不受待见的。

        

他的父皇李隆基就很不待见这个儿子,他母妃病亡后,就把李璘交给当时的太子李亨抚养。

        

若没有安史之乱,永王李璘大概可以在西京做一个富贵王爷,可是上皇的一道诏令,让他的命运改变了。

        

开府仪同三司,四道节度使,江陵大都督的头衔,让李璘迅速在江陵站稳了脚跟,并且募集了五万大军!

        

江淮富甲天下,第五琦从江淮筹措的军资,不少都在江陵府转运。

        

李璘占了江陵府后,就在江陵府大造舰船。他听从谋士薛镠的进言,决定从“东晋桓温旧事,局江陵以控江南,占江淮以半天下。”

        

在宴饮上,一个半白了胡子,头发乱糟糟的老者,一边饮酒一边高声唱诗:

        

永王正月东出师,天子遥分龙虎旗。

        

楼船一举风波静,江汉翻为燕鹜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