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紧窄稚嫩(岳高跟鞋喘)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5月7日14:09:13学生紧窄稚嫩(岳高跟鞋喘)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这个雕像美的小姐姐确实很好看,也很熟悉。她的笑声确实也很甜美,同样很熟悉,让余连顿时就想到了当初自己在游侠时期的那些峥嵘岁月。

学生紧窄稚嫩(岳高跟鞋喘)最新章节列表

        

他当然知道,这个无懈可击的声音其实是合成出来的,而他同样也知道,合成这些声音的存在, 是上辈子自己最信任的损友之一。

        

当自己遨游于这个无限的宇宙中,和邪教徒、黑帮杀手,联盟帝国的追捕部队,外加上各类蛇的爪牙纠缠不休的时候,每次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安全感便会油然而生。

        

一个能和自己互相吐槽还能互相依托后背特别能打而且还长得好看的小姐姐,谁会不喜欢呢?当然了, 这個小姐姐的形象是模拟出来的,本体其实是一大团数以亿万计算的纳米机器群。不然余连上辈子就冲了。

        

总而言之,这个小姐姐绝对是自己人。余连对他的信任甚至超过了不少义勇军时代一起流过血的袍泽。

        

可问题是,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上辈子啊!

        

现在,他确实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甚至下意识地把手按在了腰间的光矛柄上。可是,在犹豫半秒钟之后,他还是把手放下来了,解除了警戒状态。

        

他用疑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武官自然还是那种用最完美的黄金比例分割而成的雕像美,但神态、笑容和气质却无一不是记忆中的味道。

        

于是,余连便放下了心,一本正经道:“我问你,我是你的master吗?”

        

“当然,你就是我的……呸!人家可是正经的引导AI,都什么时代,还什么主人奴仆的,也不嫌反文明。我问你, 重元素聚变掌握了吗?人造黑洞会开吗?区域时间冻结能不能启动?跨星系即时联络的原理是什么?二向箔是基于什么理论?这些都搞不定, 和原始人有什么区别?真是的,为什么我每次醒来都得把这些话说一遍?”少女叉着腰没好气地道。

        

嗯,确实是她了!

        

这时候的余连,已经再没有丝毫恐惧了,心中满溢着都是他乡遇故的感动和喜悦,但还是尽量板着一张扑克脸摊开了手:“你看,我真的不认识你。”

        

少女也歪头打量了余连一下:“心跳在刚才有瞬间的加速,肾上腺也有明显变化,虽然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了,但明显是基于你对自己的身体的绝对控制力。你确实是被吓了一跳。有可能你确实不认识我。不过,我却认识你……呃,等等,我为什么会认识你呢?”

        

我特么怎么知道啊?

        

少女露出了非常人性化的奇怪表情,又上下打量了余连一下,一本正经地道:“对啊,我应该是不认识你的。”

        

余连一时间已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了,于是决定继续不说话,让尴尬再飞一会就好了。

        

好在, 少女似乎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再次非常人性化地点了点头:“是的,我确实知道伱叫余连,而且有种久违了的熟悉感。所以,我确实就是认识你的。”

        

“可是,我真的没有见过你。”至少,在这条时间线上,自己确实没有和对方照过面。

        

“我应该也没见过你。只要我们认识,见过和没有见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很大啊!”余连无奈道:“也就是我见多识广心态才没那么容易崩掉的!换成其他人,这时候一准已经被您的这套说辞吓出蛇精病了啊!就譬如说一枚鸡蛋,你必须要等它被下下来,才能拿去水煮吧?”

        

“那只能说明你们这个时代的人类太没有精神了啊!谁说一枚鸡蛋必须要下下来才能吃的?这是三维的想象力!”

        

她耐心地解释道:“过去的我,没有见过你,但却认识你。现在的我认识了你,同样也认识了你。那么,在时间上的流向上,我们其实是注定会相遇的。只是把下游的水拿到了上游,但河流依然还是河流啊!”

        

说到这里,少女一副我好聪明的居然能解决这么复杂的问题的样子,自得其乐地“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特么居然在和一个机器人讨论哲学问题吗?余连一时间觉得特别疲劳。

        

是的,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神秘感,精致得宛若洋娃娃一样的少女,是个机器人。或者说,乃是被命名为“灰”的智能纳米机器人。

        

当然,这其实是她的自称。

        

“在亘古的上一个宇宙纪元时,我的创作者是这样称呼我的。这个纪元的文明时代们试图寻找我的存在,也给我的名字赋予了太多的意义,其实这都没有意义。我之所以叫这个,只不过是研究主任养的那只白猫生了一只灰猫而已。”这是上辈子,她对余连说的原话。

        

而这辈子,她只是再次打量了一下余连,然后笑道:“不管如何,你既然进来了,那就表明,我就可以出去了。唷,余连,告诉我,现在你们这个时代发展得如何了?”

        

余连沉吟了一下,却反问道:“您能告诉我,上一次您苏醒的时候,是哪个时代呢?”

        

灰小姐道:“按照你们银河标准公时的584年又7个月12天零8个小时15分钟。我苏醒了两个小时,按照上个纪元留下的协议要求,我收集了一些信息,也释放出了一些信息。然后,又放出了一部分身体让它们自动行动,希望可以收集更多的资讯。”

        

余连叹了口气:“宇宙之中,果然处处都有您的身体啊!那些偶尔被发现的古代机器人,不会都是您的身体一部分吧。”

        

“不至于,据我所知,上个纪元,在银河本土至少让10000个智能AI意识和他们的身体进入休眠状态,我只是其中之一。”

        

“每个都是您这样的?”

        

“分工不同。我的职责是自主引导,不过,以碳基社群性生物的理解来说,或许是会聪明一些吧。对我们这样的存在来说,身体只是工具,信息流才是本体。不过,若非要用碳基生物的标准来说,银河之中的都是分支,而藏在这里的才是本体。”灰女士笑道:“当然,既然你们已经挖到了这里,应该是终于对这个星球开始殖民了。对纳米机械和人工智能的认知应该也很深入了,应当会明白这个概念的吧?”

        

“实际上……和您上次苏醒的时候一样,人工智能依然还是禁断技术。各国高层可以容忍你对身体进行机械改造,甚至允许在脑袋里植入一块芯片乃至寄生虫,都不会允许真正的电子生命出现。”

        

“我上次苏醒的时候没这规矩。”她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依然是非常人性化的表情,而且毫无制造感的破绽,只是略微浮夸了一些。

        

“还有,纳米机械我们也有了啊!可最小也就只能小到颗粒,对,就是这么小的颗粒。”余连掐了掐手指按出了十分之一个指甲盖的大小:“咬咬牙嘴巴也可以吞进去了。这里无论修理军用管线还是人体都足够啦!至少有了这么小的纳米机器人,就可以用微电流刺激毛细血管啦!死肥宅们再也不用因为三高而戒烧烤火锅和冰阔落啦!万岁!”

        

“万岁……才怪啊!那不是和上次比一点进步都没有吗?”美少女继续震惊中,一副我已经准备震惊一年的样子。

        

余连却很想笑,因为这段对话上辈子也发生过。不能说是完美复刻,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只不过,灰女士却一点都没有笑的意思,大声道:“太没有精神了啊!年轻人,你们的文明要是这么发展下去,岂不是再来一万年都出不了新手村吗?”

        

“这个,我们已经到新大陆了啊!”

        

“啧,看你这么没精神的样子,一看就是通过星门过来的。这和坐在妈妈推的婴儿车上手舞足蹈有什么区别?”她道:“自己的腿呢?要来干什么,养大以后看下来下酒吗?”

        

“真是对不起,让启明者的前辈们失望了!”余连垂下了头赶紧道了个歉,随即意识到,这特么关我什么事,然后抬气头,又道:“是的,您也看到了,这个宇宙,这个文明时代已经停滞了。所以,我的目标,就是让这个文明动起来,以我们自己的力量学会走路!您既然是上一个时代留下来的引路者,那可以加入我们吗?达瓦里希灰!”

        

灰看了余连一眼,狐疑道:“道理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但这话由你说出来,我怎么总觉得那么别扭呢?”

        

余连心想这明明是多么经典的开场白,也就只有你这机器人多事了。

        

“我的职责是引导者,既然你唤醒了我。按照规矩,我应该是可以给你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的……”她又道。

        

余连顿时就来了精神:“有没有亚空间航行技术?有没有戴森球?有没有环世界和哨兵阵列的设计图纸?实在不行,泰坦也可以啊!”

        

“我说过啦,我的目标是引导。而不是当推着婴儿车的妈妈啊!”灰叉着腰道。

        

“而且,还不能确定你就是我最值得引导的对象呢。”她又道:“最多看在我们俩是第一次见面的旧相识,而且我也看你比较顺眼的地步,救你几次命啦!”

        

余连在心里叹了口气。上一条时间线上,小灰也是这样的。她将释放自己的余连视为友人,却并没视为值得追随和帮扶的对象。于是,一直到自己被星龙之王喷了一脸,她也依然像个上个纪元的幽灵一样,飘荡在宇宙之中,寻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现的希望。

        

“总之,一切都等我们出去再说吧。”她似乎看余连的表情似乎不太满意,便又拍了拍几乎没有起伏的胸口道:“哈哈哈哈哈,你可以放心,灰姐姐是个好人,你看着应该也是个好人,至少我们是可以当个合作伙伴的。你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可以说,我会斟情回答的哦。”

        

余连问道:“根据外面的传言,您的门厅不是要等到十二年以后才会开启吗?下次的开启时间,应该是在共同历的845年7月12日。在本星系的双日轨道分离距离最大的那一刻。另外,根据外面流传一些关于您的传说,应该是要伴随着巨大的动荡和死亡才会降临的。”

        

这其实也是他最难以理解的状况。

        

要知道,根据大戏剧师凯纽先生的研究,灰之遗迹不管本体还是外面的门厅,其实都是套娃的亚空间结构,开启方式是有周期性和规律性的。遗迹的门厅虽然隐藏在大山之下,但甚至是连开启地点都大相径庭。

        

为了确定这个规律,他几乎研究了所有沙民各大城邦和部族的传说,踏遍了新玉门每个角落。这成了这位蛇首一生最大的执念和毕生的研究心血。

        

可至少,在上辈子,凯纽确实证明了自己的正确性。

        

灰道:“确实,我的程序是设定了自动开启机制。在我的休眠期间,过一段时间,中枢会自动开启空间门,让纳米机械们出去活动一下,收集资讯,确定现在的时代进程。当然,偶尔也得保护一下本地人的正常发展。在我抵达这里沉睡的时候,这些本地人的祖先还是这个样子呢。”

        

她用小手做了一个小鱼在水里游动的动作,笑道:“现在,他们居然也进化成了文明种族,真是令人唏嘘啊!我作为引导者,有引导人类的发展,当然,也有义务保证种群和文明的多样性。这是文明进化的必要条件!”

        

“果然您的创造者也是人类啊!”余连大声道。

        

灰小姐眨巴了一下眼睛,把纤纤玉指放在了唇边,轻启檀口:“这是禁止事项。”

        

“……”这句话他上辈子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但每次听得都特别火大。

        

“总之,它们有分解废弃金属、工业废料以及别的工业化原料的能力,也能够借这个机会补充一定的能源。没办法,咱虽然可以自己发电,能源包也是按照能熬过两三个文明纪元来安排的,但能省就省一点吧。毕竟我的能源包现在可没地方换了。”

        

说到这里,她露出了一副“我真的很会过日子所以我自豪”的表情。

        

“那么,可以给您换能源包的人,也就是我们话中的启明者,到底去哪儿了?”余连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