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浪荡出轨的np小说/影帝拍戏硕大凶残撞击H

2022年5月7日07:16:55女主浪荡出轨的np小说/影帝拍戏硕大凶残撞击H已关闭评论

     

方剑平故意沉思片刻,“会不会罢工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女主浪荡出轨的np小说/影帝拍戏硕大凶残撞击H

        

小芳呼吸一窒,关上大门把他关在院里。

        

方剑平忍不住笑出声来。

        

小芳脚步一顿,“你给我等着!”

        

方剑平无意识地点点头:“好!”

        

小芳恐怕他没羞没臊的乱说,慌忙往公厕去。

        

方剑平听到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好笑地摇了摇头。

        

人家都是年龄越大越厚脸皮,她可倒好,儿子上初中了,自己反而变成了小媳妇。

        

不过这种感觉不错,挺新鲜的,方剑平喜欢。

        

但是不能让小芳看出来,否则今晚的深入交流就泡汤了。

        

—— 

        

夜晚的钟声响起,没有吵醒熟睡的老两口,也没有惊动趴在被子里看小说的张瞳瞳。钟声落下,楼上楼下依然安安静静,像陷入熟睡中。方剑平关上电灯。

        

“才九点!”小芳忍不住小声说。

        

方剑平:“明天上午的车。”

        

“又不是早班车。”小芳放下书本,就要拉电灯。

        

方剑平拉住她的手,扯掉披在身上的棉衣。

        

小芳心中一凛,身体僵硬。

        

方剑平乐了:“咱俩结婚多少年了?”

        

小芳听出他潜在意思,“你真不怕用废了?”

        

“不怕。”方剑平轻咳一声,“我下午特意去妇联要了几盒计生用品——”

        

“你说什么?!”小芳不由得坐直惊叫。

        

方剑平赶忙拉亮电灯“嘘”一声。

        

小芳瞪眼,低声吼:“你给我说清楚!”

        

“妇联的同志问我,方县长,你都结扎了还要这东西干嘛。我数落他们,这个东西除了能防怀孕,还能避免你生病。身为妇联的同志连这点都不知道,他们——”

        

“别给我扯这些。”小芳打断他的话。

        

方剑平:“那说实话?”

        

小芳歪头看着他。

        

——敢不说实话你试试!

        

方剑平拉着她躺下。

        

小芳甩开他的胳膊。

        

“我什么都不做行了吧。”方剑平掀开被窝,“快点。一会儿冻感冒了。”

        

小芳身上阳气不足,也不想明儿头晕脑胀的坐火车,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躺下去。

        

方剑平好笑:“我还能突然扑上去。看你,跟防贼似的。”

        

“快说!”

        

方剑平:“实话就是咱们真需要。难不成你想每天早上起来清洗,或者每天晚上累得一动不想动——”

        

小芳慌忙捂住他的嘴巴:“要死啊?不知道瞳瞳在隔壁。”

        

方剑平点头表示知道,拉下她的胳膊塞被窝里。

        

“那小子心里除了学习和吃,就知道看武侠小说,就算听见了也能当成咱们打架。”

        

小芳哼一声:“张瞳瞳虚岁十三了。”

        

“我虚岁十三的时候以为亲亲就能有小孩。他保不齐也是这样认为的。”

        

小芳嗤笑一声。

        

方剑平:“不信?天地可鉴啊。”

        

“你是不是在这边呆久了,忘了你家好几个医生?”小芳不介意提醒他。

        

方剑平脸上的笑凝固,他好像跟小芳说过,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

        

“继续编!”

        

方剑平贫不下去,“医生可是说过,结扎的头几个月,要是不做避孕措施还有可能搞出人命。你确定不用?”

        

“我确定不用!”小芳没好气地说。

        

方剑平脱掉秋衣:“好吧。”

        

“听不懂人话!?”小芳连忙伸手去挡。

        

方剑平点头:“你喜欢亲密无间。”

        

“方剑平!”小芳想踹他,“我的意思是睡觉。”

        

方剑平停下,“这个意思啊。那是我没懂。不过也不能怪我,谁让中文博大精深呢。”拉灭电灯,欺身上去。

        

小芳抬脚就踹。

        

方剑平压住她的腿,“睡觉!”

        

“睡觉你不躺好?”

        

方剑平:“睡前运动有利于提高睡眠质量,也能帮助你快速入睡。不然你脑子里都是书上的内容还怎么睡啊。”

        

小芳简直服了他了,“方剑平,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所以才这么着急交公粮?”

        

方剑平停下。

        

“还真有?”

        

方剑平:“你觉得可能吗?”

        

“我觉得可能。”

        

方剑平好笑:“白天在单位,晚上在家,你当我有三头六臂呢?”

        

“不需要三头六臂,三分钟足够了。”

        

方剑平一时没明白,待他明白过来,好气又好笑,“既然只有三分钟,你怕什么?”

        

“我怕体验感不好,给我留下心理阴影。”小芳说着推开他。

        

被子滚到方剑平那边,小芳冻的嘶一声。

        

方剑平连忙把她搂入怀中,“媳妇儿,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你这次一去可是一周。”

        

“谁说的?顶多五天。”

        

“那也是十几个春秋。”

        

小芳想翻白眼,“你之前不这样啊?”

        

“还不是你跟我说计生用品也不保险,导致我心里总有点顾虑。小芳,媳妇儿,你就不想临走前有个美妙的夜晚吗?”

        

小芳:“我只想美美的睡一觉。”

        

方剑平:“没有我,你睡得着吗?”不待她开口,堵住她的嘴巴。

        

再由着她说下去,天都亮了。

        

小芳不敢置信地睁大眼。

        

方剑平移开一点,“闭眼,睡觉!”

        

小芳张了张口,嘴巴再次被封住,气得顿时想踹他。

        

孰料方剑平早有防备,不待她抬脚,腿再次被压住。

        

瞬间,两人就像此时的树木——不见一丝树叶。

        

小芳认命的放松下来。

        

方剑平察觉到这点,就放过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十点!”

        

方剑平点头。

        

翌日清晨,小芳睁开眼,看到床上只有她一人,顿时想问候方剑平的父母。

        

“妈妈,起了没?”

        

敲门声吓得小芳慌忙拉上被子,“正穿衣服。啥事?”

        

“快点。栓子舅舅都来了。”

        

小芳心头发慌,赶忙问:“几点了?”

        

“快八点了。”

        

小芳赶忙找衣服。

        

看到衣服整整齐齐摆放在旁边枕头上,小芳气笑了,方剑平可真行。

        

别以为这样她就不生气。

        

“妈妈,我去盛饭?”

        

张瞳瞳的声音传进来,小芳顾不得瞎想,“你们先吃吧。”三两下穿戴齐整,拉开窗帘推开窗透透气,方打开房门。

        

少年听到脚步声停下,回头看到他妈趿拉着鞋,像是很匆忙,“你们昨儿几点睡的啊?”

        

小芳信口胡诌:“怕今儿起晚了,翻来覆去睡不着,没想到还是晚了。”

        

张瞳瞳大为惊奇:“妈妈也有睡不着的时候?”

        

“你也不想想妈妈此行去干嘛。”

        

张瞳瞳知道,买电视呗。

        

“妈,能带我一块去吗?”

        

小芳:“不能!等你高三毕业再说。”

        

“那时候你就能让我去?”

        

小芳点头:“到时候妈妈给你两百块钱,你想干嘛干嘛。”

        

少年心中大喜,“你说的?拉钩!”

        

小芳推开他的手,“几岁了?赶紧下去盛饭,我去洗脸刷牙。”

        

少年想到还有人在楼下等她,立即蹬蹬瞪下楼,“爸爸,刚刚妈妈的话你听见了吧?”

        

方剑平点一下头,放下碗筷,对小芳说,“单位还有不少事,我就不送你了。”不待她开口,裹上大衣就走。

        

小芳气笑了。

        

有本事做有本事别躲啊。

        

方剑平停下来,回头。

        

小芳下意识敛起笑容。

        

“等回来我开车去接你。”

        

小芳瞪他一眼,“不稀罕!”

        

“我稀罕。”方剑平挥挥手,转向张瞳瞳,“吃了饭就写寒假作业,回头我检查。”

        

少年不禁说:“赶紧走吧你。”

        

方剑平打开门,一股冷风进来。

        

栓子忍不住拢一下衣服:“这儿怎么感觉比村里还冷?”

        

张瞳瞳边收拾他爸的碗筷边说:“楼房空旷,存不住热气。”

        

“这样看来楼房也不是很好?”栓子不禁说。

        

张瞳瞳不由得多看他一眼,“栓子舅舅想盖楼房?”

        

栓子确实这样想过。因为他觉得目标有点大,以至于连妻女都没敢说,怕她们嘲笑他。

        

被瞳瞳说出来,栓子不由得看他大爷大娘,担心两人数落他。

        

张支书还真要数落他,“你只有一个闺女,盖那么多房子给谁住?我那五间宅基地,你盖五间还不够?再说了,要是一一考上大学,跟大胖一样留在城里,那房子最后指不定落到谁手里。”

        

这点栓子没想过。

        

经他这么一说,多半落到他弟手里。

        

栓子顿时打消了盖楼房的念头,“那就盖几间瓦房?正好九叔提过回头跟我一起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