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廷遇简夏电梯上做第几章/她紧致的幽径包裹着他的火热

2022年5月7日07:09:23冷廷遇简夏电梯上做第几章/她紧致的幽径包裹着他的火热已关闭评论

这女人轻易不下手的,但是一下手就硬是很重。这么多年养成的温婉冷清的性子,硬是被侯平安撩拨的像个女神经一样了。

冷廷遇简夏电梯上做第几章/她紧致的幽径包裹着他的火热

        

第一次下手捶男人,就是捶的侯平安这样的货色。

        

到了地方,刚好有个位置。叶馨语停车停了好一会儿,没停进去。于是拍了一下方向盘,这么娴静的女人都被搞的有些无语了,

        

将脸贴在方向盘上,看副驾驶位的侯平安。

        

侯平安就指了指自己的脸:“老叶,要不你亲一口,我就帮你停车!”

        

“美死你了!停不停?”叶馨语下车,然后走到副驾驶位置,隔着车窗看着侯平安。

        

侯平安觉得和叶馨语还是不能开太过分的玩笑,乖乖的打开车门,去了驾驶位,两把将车挺了进去。锁好车,将车钥匙抛给了叶馨语。

        

“非要我求你你心里才舒服?”叶馨语对这种孩子气的侯平安还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心里又还满是欣赏。

        

“老叶……”

        

“别叫我老叶,我有那么老吗?干脆啊,你也别叫我老叶了,叫我老妈!”叶馨语还真被侯平安的一口一个“老叶”搞得哭笑不得,怼了他一句。

        

“妈——”

        

侯平安还真的叫了一声。

        

“扑哧!”叶馨语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但是还是忍得住啊,这大庭广众之下爱的,她也没有那个脸去做比较亲密的动作,只能狠狠的瞪他一眼。

        

“不准作怪了!”

        

“遵命!”侯平安也适可而止。

        

两人进去了,然后就看到一个卡座上,有人站起来,朝门口张望,还挥手。还好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的叫喊打招呼。

        

两人过去,叶馨语和卫向兰坐一起,侯平安一个人坐一边。

        

“叶总,您点菜啊!”卫向兰打过招呼之后,就将菜单递给叶馨语。

        

叶馨语接过菜单,还一遍看一遍说道:“老侯说了,以后下班了,就不要像在公司一样,这个总那个总的,都随便一点,叫他老侯吧。我比你大,叫我一声叶姐或者叶老师都行。”

        

“叶姐——”

        

听叶馨语这样一说,卫向兰还真的就八面玲珑的笑着特意的叫了一声,声音还甜的腻人。又对着侯平安叫了一声“猴哥!”

        

“不是,叫老侯啊,平常你不都这样叫的吗?”侯平安纠正她。

        

“嘿嘿,我觉得猴哥挺好的啊,猴哥很厉害的!”卫向兰还做了一个猴子手搭凉棚的动作,脖子还缩了一下,“你看我像不像齐天大圣?”

        

叶馨语摇头而笑,她算是看得出来。这卫向兰也不是个简单的。几乎是一天几个形象,都展示在了侯平安的面前。

        

上班喊“侯总”的时候,是黑丝御姐;下班之后,叫“老侯”的时候,是亲密朋友;现在却又是活泼少女。

        

真真是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点好了菜,又将菜单递给侯平安,侯平安就看菜单。叶馨语看旁边的卫向兰,问:“鱿鱼是个什么梗?”

        

卫向兰一愣,然后看向叶馨语,说道:“什么鱿鱼啊?”

        

“老侯说,一会儿点最贵的菜,还有最贵的酒,算是惩罚你的,以儆鱿鱼。所以我问的就是鱿鱼,是个什么梗?”叶馨语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侯平安将头从菜单中抬起来,看了一眼卫向兰。

        

卫向兰就笑嘻嘻的说道:“叶姐,这个鱿鱼是淡水的还是海水的?”

        

叶馨语下意识的就回答道:“当然是海水里的啊,海鲜啊!”

        

“嘿嘿,这不就是了?海鲜啊!”卫向兰果然要比叶馨语懂得多。这是受教育的环境不同,还有时间不同而造成的差异。

        

再说了叶馨语平常就是个大家闺秀的模样,又是学霸,后来又当老师和辅导员,一般人也不敢在她面前开车啊。

        

所以叶老师有愣住了,海鲜也是开车?

        

实在不忍心看到叶老师这样迷惑而又充满求知欲的眼神,卫向兰就只好隐晦的对着她说道:“鲍鱼啊,也是海鲜!”

        

“哦——”

        

叶馨语终于“哦”了一声,这才点点头,算是明白了。然后还对着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的侯平安横了一眼。

        

侯平安就抬头看她:“明白了?”

        

“没有!”叶馨语果断的摇头,就算是明白,也果断的不能承认,这个死侯平安,太污了,想到这里,又瞪了他一眼。

        

反正侯平安被瞪了好几眼了。也不差着一眼。

        

点好菜,等了一会儿,菜都是上齐了,还真的点了一瓶红酒。服务员装在醒酒器里,然后端过来,还要给三人倒酒。侯平安自己接过来,自己倒。

        

卫向兰就悄声说道:“老侯,你这样,我会被压在这里当丫鬟的。”

        

“咋的了?没钱你请啥客啊!”侯平安就不屑的怼了一句。

        

卫向兰倒是不客气,反正下班了,就没有上下级关系,立即就回怼:“你倒是给我发工资啊?我这还没有满一个月呢,怎么发工资?我都是自己私房钱,不多!”

        

两人争执,都是当着叶馨语的面。

        

叶馨语就没好气的说道:“等会儿我来买单!”

        

卫向兰就不好意思的扭扭妮妮:“那……那怎么好意思呢?我……发工资了还给你啊!叶姐,真的!”

        

“也别真的假的,你们俩就是合起伙来,骗吃骗喝的。还以为我不明白?”叶馨语笑骂了一声,“吃吧,来,为了我们三个的第一次聚餐。碰一个!”

        

三人就碰了一下杯子。

        

侯平安一口干了。

        

叶馨语就叹气:“牛嚼牡丹,真是大煞风景啊!这葡萄酒的喝法,是有一些讲究的,不能这样狂饮烂喝的……”

        

“我喜欢啊!”

        

侯平安面不改色的回答。

        

“千金难买我喜欢,所以我喜欢怎么喝就怎么喝。”

        

叶馨语就无奈摇头,又看卫向兰说道:“看看,和这种人就说不明白,咱们慢慢的品尝!”说着举起手中的酒杯,又和卫向兰碰了一下。

        

她轻轻的摇动了,然后慢慢的举到嘴边,一口下去,舌头一卷,然后顺着舌头就往喉咙里去了,这种品尝葡萄酒的方式,她是有过专门的教导的。

        

等放下杯子,一看,顿时气笑了。

        

卫向兰面前的酒杯子空了。还对着叶馨语笑嘻嘻的说:“叶姐,抱歉啊,我一不小心也一口给干了。”

        

“你不是一不小心,你纯粹就是老侯的狗腿子!”叶馨语又笑骂,“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老侯的秘书,不是我的,所以你还是袒护他的。”

        

三人吃饭喝酒,随意的聊天。倒是没有什么上下级的那种不自在。本身三人的关系就是那种讲究上下级的关系。

        

吃饭中,侯平安说:“老叶……”

        

“你就不能换一下称呼?”叶馨语无奈的停住筷子,看侯平安。

        

卫向兰听得笑起来,但是她还是不敢喊“老叶”的。毕竟她和叶馨语又不那么熟的。

        

“换一下?可以,可以!”侯平安还一愣,就马上点点头,说道,“叶老……”

        

“扑哧!”这一下连卫向兰都憋不住了,笑得喷了。叶馨语拿起筷子就去敲侯平安准备夹菜的手,打得侯平安的手猛地一缩。

        

是真打啊,也是真痛。

        

“好好说话,好好吃饭,就你能!”叶馨语没好气的说话。

        

侯平安就一本正经了,点点头:“行的,馨语!”

        

这个称呼又很亲密,但是叶馨语倒是没有说什么了,也不反驳了,但是也不赞成,反正咱就默认了。馨语就馨语吧,比老叶和叶老听着好啊!

        

“公司打算给高层和做出突出贡献的人配车。”侯平安说道,“这一块必须搞起来。”

        

叶馨语点点頭:“這个已經在考虑了。但是只有使用权,所有权归公司。”

        

听到说起这个,卫向兰的耳朵都支棱起来了。

        

侯平安看她一眼,没理她,继续说道:“标准这个你把我。顺便我私人出钱买一辆我自己专用的车,用公司的名义来买。”

        

这种操作,叶馨语自然也是明白的。

        

“你自己买车,打算买什么样的?跑车?蘭博基尼还是保时捷、玛莎拉蒂……”这些品牌都是大路豪车品牌。

        

卫向兰的身子都挺得笔直了一些。

        

“买跑车那得多俗啊!”侯平安不屑,自己早就过了玩跑车的年龄了,而且又不是年轻发浪的幼稚富二代,还要靠跑车来提升自己的身价,去泡妞什么的,或者又搞什么激情驾驶。和安紫萱一起连怼了两次之后,他觉得好好的活着不好吗?

        

那个什么博罗,还是著名的世界级影星呢,不就是跑车出的事?人挂了,钱没用完,有什么卵用啊!

        

听侯平安这么说,卫向兰笔挺的身体都有些松垮了。

        

“买辆大点的suv吧,我自己选,自己买,到时候落户到公司就行了。”侯平安又看叶馨语,“你自己也挑一辆。你那宝马三系还是配不上你这ceo的身份的。咱们既然有了这么好的流量,那就要将面儿也要撑起来。”

        

“浪费!”叶馨语就撇嘴,“你都是什么年代的思维了?还要靠车来撑面子?我们做的是流量,不是实体。我们要实用主义,不是面子主义。”

        

“随便你了!”侯平安不在这个方面和叶馨语争论,一切都由叶馨语做主就对了。

        

“老侯……请求发言!”卫向兰弱弱的说了一句,还举起手,又挺直了腰,搞得像是小学生抢答题一样的。一只手半举,另一只手还横着,手掌托住半举的手的手肘。

        

“请卫向兰同学发言!”

        

侯平安说道。

        

“侯老师,如果您买了车之后,司机应该由谁来?”

        

“当然是我自己啊!”

        

卫向兰:“……”

        

“不过,你是我的秘书,也是有突出贡献的人,给你也配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