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肚兜叼着凸起的奶头&戒尺红肿惩罚奶头

2022年5月6日09:36:24隔着肚兜叼着凸起的奶头&戒尺红肿惩罚奶头已关闭评论

      

墨山河坐于主位喝茶,面前站着墨冷轩的本体。

隔着肚兜叼着凸起的奶头&戒尺红肿惩罚奶头

        

“不是跟你说了吗?没事别到我这里来,你想引火上身吗?”墨山河说道。

        

“爹,哪有这么危险?”墨冷轩说道。

        

“糊涂!仙帝大业将起,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吗?”墨山河沉声道。

        

“就萧南风那群人?他们不都在我们的监视下吗?”墨冷轩说道。

        

“你以为,天庭只派了萧南风来吗?你以为天庭镇压当世数千年,只有七十二战神在外吗?就连我大殷仙朝都分明暗两路底蕴,天庭怎会只有战神监视我大殷?”墨山河冷声道。

        

“我……”

        

“我为大殷丞相,身边护卫无数,别人奈何不了我,但,他们能用我的亲人要挟我啊。要不然,我怎会装作不认识你,不与你相认?我先将你送到太清仙宗避祸,等太清仙宗分裂衰弱后,我又将你安置在万妖岛,你还不明白?你想死,就经常来吧。”墨山河沉声道。

        

墨冷轩脸色一变道:“爹,你说得让我有点心慌啊,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

        

“快了,再说,多少年都等下来了,多等一会,你都受不了了?”墨山河沉声道。 

        

“不是,我今天来,是看不惯萧南风的行为,他安排了百组紫毛怪物,在城中四处宣扬大殷仙朝欠六成气运不交,闹得城中沸沸扬扬,这有损我大殷名望的啊,不要管管吗?”墨冷轩问道。

        

“管什么?他们蹦跶不了多久了,就让他们闹去吧,现在,一切以稳为主。”墨山河喝了口茶道,继而,他又皱眉道:“不是让你多跟着三殿下吗?你这段时间怎么都不去找三殿下了?”

        

“殷天赐身旁的汤小乙,有极大可能是萧南风的人,我多次去劝谏,可殷天赐却只信任汤小乙,对我的话,嗤之以鼻,甚至,有什么机密会议,都不许我参加了。”墨冷轩郁闷道。

        

墨山河皱眉道:“都因为你之前办事不利,让三殿下对你太失望了。”

        

“爹,我不追随三殿下,我可以去追随大殿下,或者二殿下啊。”墨冷轩说道。

        

“大殿下、二殿下,除了修为高一点,岂能和三殿下比?”墨山河一声冷喝。

        

“啊?”墨冷轩错愕道。

        

他不明白,殷天赐排行不行、实力不行、能力不行,为什么父亲这么看重殷天赐?

        

“你给我听好了,在大殷仙朝,最贵者是仙帝,其次,就是三殿下。其他人,你不用在乎,三殿下对你有什么误会,你尽快去处理好。”墨山河沉声道。

        

“殷天赐那么重要?为何他身边没有多少强大的护卫?”墨冷轩好奇道。

        

“一方面,为了不让他受到太多人的关注,另一方面,你怎知道他身边没有强大的护卫?”墨山河说道。

        

“可是,他当初被萧南风抓入天庭,用阴阳二气炉差点就炼死了啊,哪有什么护卫?”墨冷轩不解道。

        

“阴阳二气炉,可炼不死他。”墨山河说道。

        

“哦?”墨冷轩错愕道。

        

“我不能多说三殿下的情况,你就别问了,好生去追随三殿下,对你好。”墨山河说道。

        

墨冷轩郁闷道:“殷天赐现在对我猜忌心很重,我根本无法让他取信了啊。”

        

墨山河看着这不省心的儿子一阵皱眉,最终微微一叹道:“罢了,你既然最近无事可做,那就去一个地方吧,刚好那边有人有话要问你。”

        

“什么地方?要问我什么?”墨冷轩好奇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会向你询问万妖岛覆灭的细节。”墨山河说道。

        

“哦?”

        

……

        

大殷仙都,一个浮岛上。

        

殷天赐带着汤小乙,远远看着一个热闹非凡的广场。

        

那里有十名紫毛怪物高举着大旗,上书‘战神悬赏求策’六个大字,一旁更挂起了一个告示牌,解释着萧南风要向大殷仙朝追讨六成气运的事情,引得无数人前来看热闹。

        

殷天赐脸色阴沉道:“这萧南风,真不是东西,将我当初被抓的事情,也公告天下了?他要干什么?自认无能,要不到气运,开始破罐子破摔了吗?”

        

“殿下,你可别生气,别上了萧南风的当,萧南风此人阴险狡诈,闹了这么大动静,肯定意有所指,或许,就是为了引你动手,然后,他再出手,将动静闹得越来越大,逼得仙帝插手,激化天庭和大殷的矛盾。”汤小乙说道。

        

“哦?”殷天赐神色一肃,思索了片刻,觉得汤小乙说得非常有道理。

        

“墨冷轩前几天,不是来找过殿下了吗?”汤小乙说道。

        

“没错,我没有理会它。”殷天赐说道。

        

“殿下做得对,我猜想,墨冷轩很快就会对萧南风动手了,殿下暂时不要冲动,静观其变。”汤小乙劝道。

        

“我们不动手?”殷天赐皱眉道。

        

“萧南风已经出招了,我们自然不能让他得逞啊,让墨冷轩先去试试。”汤小乙说道。

        

“万一墨冷轩不动手呢?”殷天赐好奇道。

        

“那我们就先等着,反正不能让萧南风的奸计得逞,同时,殿下也安排人盯着点墨冷轩,墨冷轩若有什么行动,我们也能第一时间知道情况,到时,我们可以随机应变。”汤小乙说道。

        

殷天赐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道:“好,我让人盯着墨冷轩,有任何消息,我们都会第一时间知晓。”

        

……

        

接下来的数日,紫毛怪物依旧在大殷仙都进行宣传,败坏着大殷名声,而城中无数大殷将士无比恼恨,恨不得上去暴打这群紫毛怪物,但,受到上级约束,也只能郁闷地看着这群紫毛怪物在肆意宣传。

        

一座酒楼的阁楼上,萧南风喝着美酒,看着外面紫毛怪物宣传的热闹场景,楼下大厅,有一个醉汉在喝着闷酒。

        

隔着一层楼,萧南风传音给那个醉汉道:“盯得怎么样了?”

        

“堂主亲自盯着丰帝的,这几天,丰帝在城中各处乱窜,像是在找着什么,却从来没去过大殷帝宫。”那名醉汉传音道。

        

萧南风皱眉一阵思索,过了好一会,才传音给楼下的醉汉道:“让幽九再调一些人入大殷仙都,告诉他,一定要盯死了丰帝,朕有种感觉,丰帝找寻的东西,将会是我们此行最大的收获。”

        

“是!”那醉汉应声道。

        

“去吧,以后再有消息,直接用分身告知永定城朕的另一躯,这样仓促与朕接触,容易被人看出端倪。”萧南风吩咐道。

        

“是!”那醉汉传音应了一声。

        

继而,醉汉就摇摇摆摆地走了。

        

萧南风继续坐在楼上窗台处,看着城中的喧闹。

        

忽然,远处一群紫毛怪物慌忙而来,似在找着他的身影。

        

“我在这,你们在找我吗?”萧南风问道。

        

却看到,那群紫毛怪物快速飞入酒楼中,同时,其中一些紫毛怪物设置了隔音雾气结界,挡住了外界众人的窥视。

        

“萧战神,少主出事了。”一名紫毛怪物说道。

        

“怎么回事?”萧南风神色一肃道。

        

“今天,少主带着我们去逛街,少主进了一间法衣铺,给你专门挑了一套法衣,刚出那店铺门,迎面就遇到了你。”那紫毛怪物说道。

        

“遇到了我?我今天根本没有见过郡主啊,不对,是有人冒充我?”萧南风陡然脸色一沉道。

        

“是的,他冒充了你,邀少主一起出城,说有什么重大的发现,待我们出了城,他又要带着少主去一片树林,让我们在外面等着。我们等了一会,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匆匆进入树林寻找,可他和少主都消失不见了,我们知道出事了,马上回城询问,果然,听说你在这里,根本没有离开过,我们就知道糟了,少主被歹人掳走了。”那紫毛怪物焦急道。

        

“你们好歹也有真仙,一个冒充我的人,你们看不出来吗?”萧南风眼中一恼道。

        

“我们是没看出端倪,那人身上的气息,和你的气息一模一样。”那紫毛怪物一脸郁闷道。

        

“怎么可能一模一样?好了,别废话了,去迎客岛,召集其它将士,马上出城去找,那人既然对郡主动手了,一定会留下痕迹的,给我找!”萧南风沉声道。

        

“是!”众紫毛怪物应声道。

        

半日后,大峥皇朝,一个大殿中。

        

汤小乙的分身正看向一名幽灵卫,汤小乙说道:“我已经派人查过了,今日郡主逛街时,有很多势力的人盯着的,我做了一些筛查,其中最可疑的是墨冷轩。”

        

“皇上问,你为何确定是墨冷轩动的手?”那幽灵卫传递着萧南风即时问话。

        

“我请殷天赐派人盯着墨冷轩的,墨冷轩曾出现在一处隐秘之地,远远盯郡主的,当时,他身边还有一名看不清面容的粉衣僧人,墨冷轩特意对那僧人指了郡主的位置,那僧人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后来,郡主就被带走了,墨冷轩也消失了。”汤小乙说道。

        

“皇上问,你可知道墨冷轩最近去过什么地方?”那幽灵卫问道。

        

“知道一些,但不全面,我会想办法从殷天赐处着手调查的,望幽灵卫配合我。”汤小乙说道。

        

“皇上说了,在大殷仙都的幽灵卫将全力配合你。”那幽灵卫说道。

        

“好!”汤小乙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