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校花系列h小陈若雪文/请不要浪费我的奶

2022年5月5日08:47:24堕落的校花系列h小陈若雪文/请不要浪费我的奶已关闭评论

      

还没等苏奕再问什么,那金袍男子躯体忽地四分五裂,化作一捧混沌光雨消失原地。

堕落的校花系列h小陈若雪文/请不要浪费我的奶

        

同一时间,苏奕身影被一阵空间力量裹挟,眼前景象直似斗转星移般变化,出现在了升龙台第二层石阶上。

        

一片火焰汹涌的混沌空间出现,灼热的火焰沸腾般呼啸,化作无数奇异晦涩的法则光雨。

        

轰!

        

当苏奕的身影刚出现,那天地间汹涌的火焰忽地汇聚在一起,化作一个体态健硕,须发如火的威猛男子。

        

男子眼眸似烈日,浑身覆盖着刺目的熔浆甲胄,口鼻呼吸时,都有阵阵火光吞吐。

        

那霸烈恐怖的气息,令苏奕都不禁惊讶。

        

这威猛男子同样是妙境层次的意志力量,可明显比那金袍男子的力量要更强横一截!

        

“要不先聊聊?”

        

苏奕问道。

        

他很好奇,这又是龙族哪个先祖所留的意志力量。

        

出乎意料,威猛男子根本不予理会,反倒轻蔑地斜睨了苏奕一眼,而后抡起拳头,暴冲杀来。

        

天地动荡,火焰万丈。

        

隐约间,在那威猛男子背后,似有一条火龙冲出大渊,焚天灭地。

        

“还真是不客气啊”

        

苏奕嘀咕一声,不再迟疑,迎冲而上。

        

片刻后。

        

轰!

        

苏奕一剑怒斩,威猛男子躯体轰然崩碎,化作无数火焰光雨飘洒。

        

“这样的实力,足可威胁到当世那些妙境大圆满层次的仙王,可这样的考验,于我而言,却形同虚设。”

        

苏奕微微摇头。

        

很快,他来到了升龙台第三层石阶上。

        

这一次,他碰到了一个青衣白发男子,仿似由罡风所凝聚,身法速度奇快无比。

        

相比起来,这青衣白发男子的实力和第二层的威猛男子并无区别,可却极为难缠。

        

在厮杀战斗时,此人就如一缕无所不在的风,来去无踪,却又无孔不入。

        

每一击看似缥缈无形,可杀伤力却极端恐怖。

        

可惜,以苏奕如今的实力,都能去和太和阶大能对抗,自然不把这样一个对手放在眼中。

        

须臾间,战斗便结束。

        

接下来的时间中,苏奕一路势如破竹,闯过那通往升龙台之上的一层层石阶。

        

自始至终,还不曾负伤。

        

倒不是这升龙台考验太不堪,而是苏奕那一身仙王境的实力太过恐怖,远比同等境界的龙族绝世高手还要强横。

        

放眼古今岁月,都再找不出第二个来。

        

这等情况下,那升龙台的一场场试炼,也变得稀松寻常起来。

        

第八层。

        

一片死寂般的混沌空间中,黑暗的光影像帷幕般笼罩四野。

        

苏奕再次见到了那个金袍男子。

        

只不过,和第一层时相比,此刻的金袍男子,气息深沉而厚重,如渊如狱,强大到一种足以令当世仙王感到绝望的地步!

        

而这,依旧是一道意志力量。

        

“这么快?”

        

还不等苏奕开口,金袍男子已惊愕开口,分明是没想到,苏奕从第一层来到这第八层,会这般迅速。

        

“还行吧。”

        

苏奕随口道,“中途想找一些对手聊一聊,耽搁了不少时间。”

        

金袍男子:“”

        

这小子,是在炫耀吗?

        

稳了稳心神,金袍男子面无表情道:“这第八层试炼,即便是在我龙族一脉中,也只有寥寥一小撮堪称逆天的绝世人物闯过去。他们在仙王层次中,无不拥有足可和太武阶大能对抗的实力,你觉得你行吗?”

        

苏奕惊讶道:“若如此说,你们龙族倒是出了不少逆天人物。”

        

以仙王之力,去对抗太武阶大能!

        

这无论是在仙陨时代以前,还是在当今仙界,都称得上震古烁今,万千年难得一见!

        

金袍男子唇边浮现一抹傲意,道:“马马虎虎吧,这对我族而言,并不算什么,毕竟我龙族一脉拥有与生俱来的绝世天赋,这一点,远不是其他族群可媲美。”

        

说到这,金袍男子抬眼看向苏奕,话锋一转,道:“当然,你也很不错,以人族之躯,犹能杀上这升龙台第八层,这在我的记忆中,还从不曾遇到过,实属难得。”

        

苏奕笑道:“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

        

金袍男子听出苏奕言辞中的不以为意,不禁皱眉道:“小家伙,恃才傲物可要不得,小心过刚易折。”

        

苏奕拎出酒壶饮了一口,道:“之前你曾说,若能将第八层的你镇压,就可以聊一聊,不如现在就试试?”

        

金袍男子面无表情道:“看得出来,你真的很狂,听不进他人的教诲,也罢,本座就让你栽个跟头,让你清醒清醒。”

        

苏奕欣然道:“若能如此,再好不过。”

        

金袍男子:“”

        

这小子,竟巴不得被人打败!?

        

金袍男子眼眸变得犀利慑人,正欲说什么。

        

却见苏奕忽地道:“你可一定要尽全力。”

        

金袍男子脸色都变得阴沉起来,狂!

        

实在太狂了!

        

不给这小子一个教训,他非以为升龙台试炼是摆设不成!

        

轰!

        

金袍男子一身威势暴涨,眼神灿若星空,浑身有苍茫激昂的龙吟响彻,整个天地间涌现出无数大道光雨,垂落在他周身。

        

那气息,让苏奕都不禁惊讶。

        

金袍男子威势之盛,已不弱于太武阶大能,可他自身的实力确还在仙王层次!

        

换而言之,这家伙的本尊当年在仙王层次,同样拥有对抗太武阶大能的底蕴和实力!

        

金袍男子敏锐察觉到了苏奕眸子中的惊讶,心中不禁冷笑。

        

他可不会因此而留情!

        

心念转动间,金袍男子已直接出手。

        

龙吟如潮,道光如瀑。

        

随着他探出抓出,这黑暗般的天地间,似有一对遮天蔽日的龙爪横空而出,撕裂长空,划破永夜,当头朝苏奕抓去。

        

根本不必怀疑,换做当世其他仙王,哪怕再惊采绝艳,面对这等一击,注定将毫无招架之力。

        

苏奕屹立原地没动,唯有袖袍鼓荡,右手翻开,当空一压。

        

轰!!!

        

直似天塌地陷,这片混沌空间剧烈晃动。

        

狂暴可怖的毁灭洪流肆虐扩散中,那一对破空而至的龙爪骤然间崩碎溃散。

        

紧跟着,金袍男子躯体一僵,砰地一声被镇压于地。

        

再无法动弹!

        

那一瞬,他只觉像被天上的神山砸中,躯体都有被碾碎般的错觉,脑袋都懵掉。

        

这这他娘是仙王拥有的力量?!

        

苏奕歉然道:“抱歉,之前你曾说,唯有像在第一层那样反手之间,将你镇压,才给我一个聊天的机会,所以我不得不照做了。”

        

金袍男子:“”

        

他胸口发闷,差点喘不过气来。

        

上当了!

        

这小子太阴险,竟一直在扮猪吃虎,不,扮猪吃龙!!

        

眼见金袍男子愤怒不语,苏奕好心地解释了一句,道:“其实,你败得并不冤,早在我踏足仙王层次时,太武阶角色已很难再威胁到我,就是遇到太和阶大能,也能斗一斗。”

        

金袍男子:“???”

        

他眼睛瞪大,活见鬼似的表情。

        

若换做在被镇压之前,他听到这番话,绝对会认为对方吹牛,简直就是侮辱他的智慧。

        

可现在,他犹豫了。

        

一个只手就能将他镇压的仙王,换做收拾那些太武阶角色,的确并非不可能!

        

哪怕他对苏奕能否和太和阶人物对抗心存怀疑,可都不能不承认,眼前这年轻人,何止是逆天,简直离谱!

        

在他们龙族古老漫长的历史中,都找不出一个类似的怪物!!

        

“现在,能否好好聊一聊了?”

        

苏奕说话时,已收起了镇压之力,唯恐把这金袍男子的意志力量打碎了。

        

“你先回答我,你究竟是谁?”

        

金袍男子问道,“又是谁允许你参与到升龙台试炼的?”

        

看得出来,金袍男子同样心存一肚子疑惑。

        

苏奕也不隐瞒,道:“我名苏奕,一介剑修,适逢其会,前来龙宫遗迹寻找机缘。”

        

刚说到这,就被金袍男子打断,“龙宫遗迹?!这是何意?难道”

        

苏奕略一思忖,就如实相告。

        

“我龙族竟覆灭了!?这怎可能”

        

金袍男子如遭雷击,彻底愣在那,神色阴晴不定。

        

苏奕静默等待。

        

无疑,当初东海龙宫覆灭的时候,镇守在升龙台上的金袍男子并不清楚这一切。

        

同样,从那以后到今日这漫长的岁月中,除了自己之外,再不曾有人登临升龙台上!

        

许久,金袍男子声音沙哑道:“毁掉我族的,是因果书么果然是它,我就知道”

        

他满脸悲恸和苦涩,似想起什么往事,情绪都失控。

        

苏奕道:“你早已预料到因为因果书这件宝物,会给你们龙族一脉招惹弥天大祸?”

        

金袍男子沉默许久,终于压制住内心的情绪,道:“谈不上是预料,而是一种担心。”

        

“太荒初期的时候,因果书这件混沌秘宝落入我龙族手中,按照我族族长叮嘱,无论是谁,皆不得擅自动用因果书,否则,必遭不可预测的大劫。”

        

“在那时候,我就已知道,这因果书很可怕!”

        

“可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件宝物竟然毁掉了我族!”

        

说到最后,他面容悲戚,眼眶泛红,内心的痛苦根本难以掩饰。

        

旋即,他似意识到什么,猛地浑身颤抖,嘶声大叫:“不,不对!真正让我族遭难的,是我!我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声音凄厉,响彻天地。

        

苏奕不禁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