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进后门真实感受/女干部被蹂躏细节小说

2022年5月5日08:41:30女性进后门真实感受/女干部被蹂躏细节小说已关闭评论

        

金甲尸!

女性进后门真实感受/女干部被蹂躏细节小说

        

林自华抱着膀子,对金甲尸冷眼相视:“它的肉体强度,我之前到天人境界,提着白鳞剑都只能勉强破开。”

        

“随着灵气复苏的加剧,我能感觉到,它的身体越来越强了。”

        

“这样一个沙袋,给他们用,完全够了。”

        

“留在我这儿也是浪费,给他们,倒是可以物尽其用,是个不错的选择。”

        

“唯一的问题就是···”

        

“这玩意儿到底会不会暴走?”

        

林自华是真想把这玩意儿给武馆当沙包,既然决定要培养一批人出来,自己啥也不付出,可能吗?

        

何况自己留着这金甲尸也没用。

        

至于心头血什么的,等自己武祖十秘入门之后,还需要这玩意儿?

        

至少金甲尸的心头血不够格! 

        

但问题是,他对僵尸的了解,几乎为零。

        

虽然慕容龙且凉了之后它就宛若一具真正的尸体,可谁知道它会不会哪天突然就动了,然后暴走?

        

这玩意儿可真说不好!

        

“话说,谷秋悦为什么还没回来?”

        

他微微皱眉。

        

就在这时,聂小倩突然道:“主人是想把金甲尸送过去当沙袋?”

        

“是有这个想法,但是怕金甲尸暴走。”

        

“原来如此。”

        

聂小倩微微颔首:“我对僵尸的了解也不多,但若是主人不放心,小倩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抓一只小鬼,把它放进金甲尸中,让其操控金甲尸!”

        

“如此,金甲尸有了操控,应当就不会随意暴走才对,且就算要暴揍,它应该也能勉强撑一会儿。”

        

“有这些许时间,应该足够主人的表姨他们有所防备了,或是直接联系主人,让主人前去镇压。”

        

“哦?!”

        

林自华听到这里,不由眼前一亮:“还能这么玩儿?!”

        

“这个办法不错!”

        

“今晚咱们就抓鬼去!”

        

“不过···”

        

“我不会啊!”

        

“主人放心,小倩可以帮忙。”聂小倩笑颜如花:“如果是太过厉害的鬼怪,小倩或许还没办法。”

        

“但如果只是普通鬼怪的话,却并不难。”

        

“那就好,晚上咱们一起去。”

        

“嗯!”

        

······

        

夜色如水。

        

哪怕是城里,也几乎是家家关门闭户。

        

大街上,除了巡逻的部队和少见的几个脸色发白、行色匆匆的人之外,几乎看不到其他人了。

        

“灵气复苏的影响,还真是大。”

        

林自华轻叹,摇摇头,独自一人背着断手,出城而去。

        

城外,一个原本有十几户人家,如今却无人居住的村子外。

        

呼啦啦!!!

        

晚风吹拂。

        

若是在以往,这个世界的晚风拂面,必然是让人感觉有些许凉爽、心旷神怡,甚至是可以吹走一身疲惫。

        

但此刻的晚风,却让林自华感觉有些森冷。

        

“嗷!!!”

        

远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嚎叫声,让这份森冷更添了几分恐怖。

        

月色下,不远处的树林中有着影影绰绰在移动。

        

看不真切。

        

就连天上的黑云都格外诡异,如同一张鬼脸,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扑下来。

        

“难怪普通人晚上根本不敢往外面跑,哪怕现在人均拳王也一样。”

        

林自华长吐一口气。

        

“灵气复苏带来的变化实在太大了,覆盖方方面面,从植物到动物,甚至连云都有可能暗藏杀机。”

        

“这种变化,对普通人而言太危险,也太难预料。”

        

“如果不是我提前知道这一切,且踏入武道的话,现在恐怕也只能躲在家里当个宅男瑟瑟发抖吧?”

        

“就算有异能在身,最多也就只能用来逃命,还不一定能逃得掉。”

        

“就很艹蛋。”

        

他摇摇头,撇了天上那朵黑云一眼,迈步朝如今空无一人的村子走去。

        

“主人,这村子里有鬼气,虽然不强,但应该足够用了。”

        

“嗯,是啊,有鬼气。”

        

“但同时,还有妖气。”

        

林自华伸着懒腰:“倒像是让我想到了我们初识的时候。”

        

“是丫。”聂小倩在背包中偷笑:“不过现在的主人早已今非昔比,区区小妖小鬼,自然是无惧的。”

        

“不可大意。”

        

“谨慎些。”

        

林自华念叨着,踏入村子。

        

看似没有任何异动。

        

但实则,在林自华的灵觉观察之下,一条条藤蔓,已经开始‘行动’。

        

它们从村子后方蔓延而来,几乎铺满了地面,一层又一层。

        

哦,是在表层沙土之下。

        

所以用眼睛是看不出来什么的。

        

复行数十步。

        

“呜呜呜呜···”

        

一阵女人的哭泣声突然传来,原本黑暗的村子里,不知何时,有一处亮起了微黄色灯光。

        

哭泣声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

        

“去看看。”

        

林自华迈步,很快到了地方,推门而入。

        

嘎吱。

        

破烂的房门像是历经了无尽岁月,一推就嘎吱作响,随时都有可能变成碎片。

        

“呜呜呜···”

        

屋内,昏暗的灯光中,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子香肩半露,含泪哭泣。

        

“···”

        

“真是熟悉的场景。”

        

好家伙,蓝星版‘倩女幽魂’是吧?

        

只不过要弱了许多。

        

这女鬼不过堪堪成为艳鬼,其背后的‘姥姥’,也只是刚化形不久的树妖。

        

指不定这还是她们的第一单‘生意’。

        

“嘿。”

        

“巧了么这不是?”

        

“妹纸。”

        

林自华靠在门边,抱着膀子,一副地痞流氓的表情:“看你哭的这么伤心,不如跟哥走呗?”

        

那女子回过头来,那小表情,端的是我见犹怜。

        

哪怕是刚成艳鬼不久,幻化出来的颜值,也足以秒杀一大片女明星了。

        

“大哥,你是谁呀?”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你···你不会欺负我吧?”

        

“我怕~~~”

        

啧。

        

不错!

        

业务还挺熟练,要是换了个人来,还真就被你迷惑了。

        

“放心吧,哥不是那种人!”

        

这厮更像泼皮无赖了:“来,跟哥走。”

        

“可是大哥,现在天色已晚,外面又那么危险,不如,先在这里歇息一晚,明天一早咱们再走好吗?”

        

“可是我很急。”林自华嘴角挂起讥讽假笑。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艳鬼察觉到不对劲。

        

“没什么意思,就是意思意思,来,请你吃点东西,之后呢,我替你找个肉身,你呢替我办点事就算是结束了。”

        

“等以后有机会,还你自由。”

        

这厮从背包里取出香烛纸钱和打火机,自顾自在地上点燃。

        

小艳鬼一看,懵了。

        

但随即,她知道自己败露了,当即凶相毕露,就要趁林自华弯腰点纸钱的时机,将他掐死。

        

结果才刚往前一步,眼角余光就瞧见了背包里露出的一节手指。

        

同时,一股对她而言浩瀚如海的鬼气扑面而来!

        

几乎将她冲散!!!

        

而这,还只是‘被动’而已,根本不是对方主动爆发。

        

差距如萤火与烈日、滴水与汪洋大海!

        

噗通!

        

小艳鬼暴露出来的凶相瞬间消失,而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跪的稳稳当当!

        

“唉?妹纸,你咋了这是?”

        

“就是请你吃点东西,不用这样的。”

        

林自华抬头,一乐,险些瞬移跑了。

        

连憋住笑。

        

不过他知道,这是在情理之中。

        

小艳鬼不过刚刚有点‘手段’而已,聂小倩却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开始‘跑业务’了。

        

其后,聂小倩又修炼这些日子,更是吸收了不少鬼怪的鬼气,到如今,就算不是鬼王也相差无几了。

        

中间差了多少个层次?

        

她不怕才怪!

        

“大哥,我错了,真的。”

        

小艳鬼再不敢勾人,苦哈哈道:“我还是第一次,而且我也是被逼无奈,我没办法呀。”

        

“???”

        

林自华突然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劲。

        

怎么好像是那啥的时候聊天,女方常用的话术一样?

        

第一次、被逼无奈、家境贫寒、亲人重病···

        

咳咳咳!

        

“打住,我不在乎这些,你先吃饱,然后跟我走就是了,之后有个差事交给你。”

        

“办好了,以后还你自由,还送你一桩机缘。”

        

这厮连忙叫停。

        

小艳鬼面色一喜,但很快又哭了起来:“大哥,我相信你,但是我办不到啊。”

        

“小女子真的是身不由己,我的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