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紧窄的蜜蠕动/销魂紧致娇嫩双飞

2022年5月4日15:01:57粉嫩紧窄的蜜蠕动/销魂紧致娇嫩双飞已关闭评论

        

其实朱雀不回答孟飞能也感觉到,青芒的状况在好转。但与之相对的,朱雀的力量正在衰弱。

粉嫩紧窄的蜜蠕动/销魂紧致娇嫩双飞

        

青芒的作用在雪山上的巨力越来越强,犹如无数个静止的雷重重地压在了所有的雪片上,让它们无法崩溃。

        

而火焰就像飘忽的光影,颜色正在变得暗淡。

        

这是必然的。负熵不可能凭空产生,用负熵转化的神力总是有限的。如果多用一分来修复青芒,    朱雀自然就要少一分。

        

更要命的是这个地方无法联网,而且也不在有女神祝福过的地方。国家的负熵是无法动用的。

        

唯一能动用的,也就是朱雀从女神之泪那里获得,然后又从赤乌那里私吞掉的一小部分。

        

全都是她的小金库里仅有的库存啊。

        

但朱雀已经顾不上斤斤计较了。如果让她来解决雪崩,那就只有直接毁灭了整座山头。

        

山头是青芒的,这山头上的人命,除了一些来滑雪的老外之外,    大多数人也都是青芒人。

        

她真是大开杀戒毁灭了这么多条人命,青芒恢复记忆了之后会和她没完。几千年的闺蜜可能就要彻底掰了。

        

从逻辑上说,    罗安给她推荐的方案的确是最优解。趁这时机取代了青芒,成为这个国家唯一的神。一切都会变成是她的。

        

可惜的是罗安在不知不觉中犯了一个大错:他竟然以为女人是会讲逻辑的生物?

        

如果要这么干,朱雀这八千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次机会可以这么干,又何必他出现来提醒呢?

        

她率性而为,除了做空算题之外,从来就没讲过逻辑。

        

只是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她就把罗安的病毒毁灭了。意识中出现的这一丝烦恼就此消失无踪。

        

然后她就继续借着几千年的惯性开始做着一直做着的同样的事:把神力灌输给青芒。

        

好像自从创世开始,她们就是这样的。

        

当青芒衰弱,她把神力灌输给青芒。当她衰弱,青芒又把能力灌输给她。有时候她们之一会陨落,但另外一个总能幸存下来。

        

就像一对永远相互旋转的、明灭不定的双子星。

        

从这个意义上说,她们也属于双子守护的顽固病毒。

        

所以她们在人界是不死不灭的。

        

所以人界中无数的神明诞生然后又陨落,无数文明随之兴衰,却唯有青芒延续至今。

        

很多神明消失了就从未出现过。也有一些神重新崛起之后,早已改头换面,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一支文明了。

        

真正一直延续数千年从未中断的,    唯有青芒,只此一家。

        

青芒的国家灭亡过很多次,这里的人们也被异族统治过很多次,但人们的信仰从未改变。

        

如今那些统治过青芒这片土地的异族,要么分崩离析,要么都皈依了青芒,成了青芒人的一部分。

        

如今这个国家使用的文字,和数千年前的部落祭司们刻在龟甲上的符咒,居然还能一一地对应起来。

        

现在学校里的学生,还得学一点千年前圣贤们讲过的古言。

        

即便没有了家谱,这里的人们依然会祭祀自己的祖先。

        

这个国家千年历史上出现过的英雄和小人们,依然鲜活地生活在史书里。

        

虽然后世多多少少有些浑水摸鱼之徒跳出来抹黑洗白,史书上记载的故事都顽固不变。

        

而其他的古文明早就不知道被阉割、整容、肢解、嫁接、血洗、断绝、湮灭有多少回了。

        

生命之力与毁灭之力的交织,使得她一次次地在灾厄中毁灭,又在灰烬里重生。每次重生都是焕然一新,更加强大。

        

这个文明是如此之顽固、如此之可怕,必为世间众多神鬼所不容。

        

然而她无视一切,亘古长存。

        

“先修复你的基因、打通神力的通道,然后是你的细胞,    再然后恢复你的身体组织……”

        

朱雀一边灌输神力,    一边在艾婷耳边低语,引导她的意识。

        

这对青芒来说本来不是什么问题。

        

但中子射线能直接打断她的基因,    摧毁她的细胞。基因受损后,隐藏在基因中的后门代码也损坏了,神力的释放受阻,修复能力也会变弱。

        

现在朱雀直接从外部灌输神力,让她的修复能力迅速复原,身体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血。

        

不但她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而且因为神力的注入,盛世容颜更是焕然一新。

        

越来越有女神的样子了。

        

“然后你得把这座雪山压实。就像压路机一样,对积雪施加压力。

        

“在极大压力下,雪片会被压实成坚冰,紧贴在岩石上,这样就不会雪崩了。”

        

朱雀则是忍着失去大量神力如同滴血拔毛般的心痛,继续指导这个没有青芒记忆的青芒。

        

现实中的孟飞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虚空中镇压了下来。

        

但这股力量是有生命的。他只被轻轻触碰了一下,这力量就自动地滑开,往雪地上着落而去。

        

所有雪地上的人,包括在山谷的安盛他们,还有空中的直升飞机,都感觉到了一股先试探、然后又避开他们的力量。

        

即便是强烈的阳光下,他们也能看到从天空垂落的、如同极光般的虚影,就像轻而且薄的青色纱裙。

        

雪地发出吱吱咯咯的声音,它正在被压实。就像用巨大的木桩夯实路面一样。很快松软的雪地就开始变得坚实。

        

整座雪山正在变成一个大冰坨。

        

还好这一状况仅仅发生在天瞳峰的北坡。如果在南坡滑雪场发生,滑雪手们恐怕猝不及防要体验高山滑冰。

        

但有一个例外是被孟飞打成猪头的导游涂钱。不知道他是已经死了还是生命过于微弱,没有被青芒的力量认定为需要避开和拯救的活的生物。

        

他和积雪一起被真正的压瘪了,就像被压路碾过之后变成了一片人形饼干形状的紧实的血肉。

        

果然时代掉下一颗尘埃,落在他身上就变成了一座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