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偷老汉小说&受被做晕了攻还在做

2022年5月4日09:14:26少妇偷老汉小说&受被做晕了攻还在做已关闭评论

       

相比较自己死没死这个问题。

少妇偷老汉小说&受被做晕了攻还在做

        

刘伟诚更在意为什么眼前的赵宣莹会是这种状态。

        

少女的体态很是娇柔,最起码此时此刻被抱着她是这么感觉的。

        

初具规模的山峰抵在自己身前,惹得刘伟诚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身体接触,只能高举着双手以示清白。

        

扭头瞧了瞧两边,确保没人注意到二人后,这才低着头看向赵宣莹,开口小声的询问着。

        

“怎么了,今天这么主动让我有点把持不住。”

        

“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我还以为你出车祸死了……”

        

“……”

        

赵宣莹嘟囔着说出了不得了的言论。 

        

刘伟诚听完陷入了迷茫中。

        

“出车祸挂了?你从哪听说的?”

        

“我猜的……”

        

无语两个字,能完美描述刘伟诚此刻的心境。

        

高举空中以示清白的手指抽了抽,随即缓缓放下来,按在了少女的肩膀处。

        

向前用力,推开了对方的怀抱。

        

第一眼便是赵宣莹那泛红的眼睛,就算走道的照明不好,借着月光的光亮,他也能瞧见对方双眼依然湿润。

        

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

        

这未免也太感性了一些把?

        

刘伟诚的心里不禁这么想到,顾不得考虑这些,他停顿结束后继续问道。

        

“没事瞎猜什么?我现在站在你面前,不就证明我还活得好好的吗?”

        

“我怕啊……”

        

吸着鼻子,为了避免眼泪流出,赵宣莹抬手用手蹭着眼角,稍微缓和一些后才继续说着。

        

“跟我沾上关系的都没有好下场,所以今天晚上看见你没摆摊,我好害怕……”

        

赵宣莹头一次说话那么急。

        

“以前小时候他们都喊我灾星,校门口五毛一只买的小鸡第二天就死了,买的乌龟蛋明明按照老板的叮嘱埋在沙子里,谁知道里面连蛋黄都被我养没了……”

        

“……”

        

“我攒了好久钱买的乌龟蛋,连蛋黄都没有!呜呜……”

        

话语间勾起的童年回忆,让赵宣莹彻底破防。

        

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像是对眼前的男人诉说着自己的不幸一般,哭诉着没有蛋黄的乌龟蛋花了她多少钱。

        

误以为刘伟诚出车祸被撞死只是契机,实际上是当着对方面诉说这些年的不幸。

        

刘伟诚瞧着眼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鼻涕泡都快出来的少女……

        

他好想笑啊。

        

可是又不能在这个时候笑。

        

强忍着笑意的他抖动着肩膀,扭过头连续几次深呼吸这才调整好状态。

        

重新看向对方。

        

“噗呲!”

        

“哈哈哈哈,给,给你纸!”

        

终究还是没憋住。

        

刘伟诚掏出了兜里握成一坨的纸巾递给对方,随即转过身像是在抽搐一般,用手拍打着栏杆,以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等再次转过身的时候,赵宣莹已经用纸巾把鼻涕擦拭干净了。

        

滑稽程度下降了许多,这才让刘伟诚不至于又一次笑出声。

        

看着对方时不时吸着鼻子的样子,刘伟诚许久之后才开口问道。

        

“你有没有考虑过不是你的问题,而是老板的问题?”

        

“不可能……老板没事骗我干什么。”

        

“这话漂亮,我那我没事骗你干嘛?”

        

“你……”

        

赵宣莹被问住了,被泪水浸湿的眼睛朝下看了看,随后集中在了面前的刘伟诚脸上。

        

咬了咬牙。

        

“对呀,你老骗我干嘛!”

        

“好玩啊。”

        

“就因为这个?老板也觉得骗我好玩?”

        

“他能跟我一样吗。”

        

刘伟诚无奈的挠了挠头,试图向对方解释什么。

        

“你看,你说的那个老板是卖小宠物的对吧?”

        

“嗯。”

        

“他的目的是什么?肯定是赚钱啊,小鸡就不用多说了,小孩子养死很正常,乌龟蛋那玩意没有恒温环境很容易就挂了,至于你说的蛋黄都没有……可能卖给你的时候就是个坏蛋。”

        

“那不还是因为我是个灾星的缘故……”

        

“不,你只是单纯的倒霉罢了。”

        

“……”

        

赵宣莹陷入了沉默之中。

        

小时候的她发现乌龟蛋被自己养死后,向其他购买过乌龟蛋的男生询问,他们都说自己的乌龟孵化出来了。

        

事后说出自己的蛋连蛋黄都没有后,他们就说她是个灾星,小鸡也是被她养死的。

        

小时候很天真。

        

往往会对别人的话信以为真,接二连三的碰壁给当初年幼的赵宣莹很深的心理伤害。

        

就算过了这么些年,赵宣莹也没养过哪怕一只宠物。

        

赵宣莹将曾经那些男生嘲笑过自己的事情告诉了面前的刘伟诚,谁曾想对方却一脸的不屑。

        

开口说道。

        

“装逼谁不会啊,我还说我养过恐龙呢,你见过他的乌龟吗?”

        

“没有……”

        

仔细回想,赵宣莹确实没有对方把乌龟带来教室的记忆。

        

一直困扰她多年的问题似乎得到了解决,感觉不是那么真实的她低头瞧了瞧地面,随即又抬头看着刘伟诚。

        

眨了眨眼,确认似的问道。

        

“那么说……不是我的问题?”

        

“答对了。”

        

“那,那以前巷口一只特别胖的狗怎么说?我就喂了它一次吃的,第二天肚子就饿瘪下来了!”

        

“额……你觉得会不会它是条母狗,而第二天它恰巧只是生了?”

        

“……”

        

这种可能赵宣莹倒是从来没考虑过,如今经过刘伟诚这么一说她瞬间通透了。

        

是有这种可能性。

        

以往发生过的事情像幻灯片一样,开始在脑海中闪回。

        

赵宣莹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并不会让身边的人或动物陷入危难之中。

        

那也就是说,就算刘伟诚跟自己走得很近,也不会死了?

        

一想到这,赵宣莹忽然觉得不那么难受了。

        

“我……我真笨。”

        

“我不许你这么夸自己。”

        

刘伟诚故作严肃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惹得赵宣莹对他发动小拳头攻击。

        

敲在身上不痛不痒。

        

少女的情绪已经回归正常,两人又接着闲扯几句,问起今晚怎么没去摆摊,刘伟诚只是搪塞着有事糊弄过去。

        

赵宣莹并没有多提,分道扬镳的二人各自回到了自己房中。

        

奔波了一天,难免有些口渴。

        

刘伟诚来到暖水瓶前,刚提起来,瓶内便发出一声爆炸的闷响,下一秒热水便从瓶身流了一地。

        

一切都十分的凑巧。

        

刚刚帮赵宣莹褪去了灾星的名号,下一刻回到屋内暖瓶就发生了爆炸。

        

寻常人经历这种事情,多半会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而刘伟诚只是看着面前流了一低的开水,一张脸面无表情。

        

淡定的自言自语着。

        

“正好该换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