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校长开了花苞/重生穿越到爆乳城都是奶牛

2022年5月4日08:23:23我被校长开了花苞/重生穿越到爆乳城都是奶牛已关闭评论

       

江冉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女儿找的这个年轻人开口竟然如此的狂傲。

我被校长开了花苞/重生穿越到爆乳城都是奶牛

        

葛洪图则是又绽放出灿烂的笑意,如此狂妄的一个年轻人,又怎么可能是自己儿子的对手。

        

话说葛圣文也是比较狂妄,但他觉得自己的儿子狂妄是有本钱的,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显然没有。

        

不过狂妄也有狂妄的好处,刚刚看到江映月带回这么一个人,他还有些发愁。

        

想把对方踩在脚下,总要找一个合适的借口才行。

        

现在叶不凡不知死活的自己提出来了,那就省去了很多麻烦。

        

“好样的,映月妹子带回来的人果然勇气可嘉。”

        

在葛洪图的目光示意下,葛圣文迈步站了出来,两手啪啪鼓掌,似乎是在为叶不凡喝彩。

        

不过言外之意却是在暗示对方有的只是勇气,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

        

他对着江冉深施一礼:“小侄不才愿意比试一番,还请叔父应允。”

        

“可以。”

        

江冉立即答应下来,比试一番也好,刚好让葛圣文压一压这个年轻人的气势,让女儿看清谁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谢过叔父!”

        

葛圣文再次绅士一礼,然后转过头来,风度翩翩。

        

“实不相瞒,我一直也喜欢映月师妹,想与之结成道侣。

        

既然有这种想法,就要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不会比任何人差。

        

本来我修仙者就是与天地相争,何惧与人争!”

        

说到这里,他不屑地看向叶不凡,“只是这位师弟年纪太轻了,与你相比有些欺负人的嫌疑。”

        

这家伙是想先声夺人,直接叫叶不凡师弟,这是想抬高自己,以身份和地位压住对方。

        

叶不凡微微一笑,对这家伙的小九九再清楚不过。

        

“你今年多大,叫我师弟不太合适吧?”

        

“我今年三百二十岁。”

        

葛圣文再次露出一次傲然的笑意,在他看来,叶不凡如此疑问应该是年龄比自己大得多。

        

毕竟在仙界想要保住容颜不老是很容易的事情,只是有些仙人不屑于那么做。

        

出于这种想法,他再次说道,“我修仙者向来注重的是实力而不是年龄,所以叫你一句师弟还是应该的。”

        

“原来是这样。”

        

叶不凡点了点头,还有一副受教的样子。

        

“可是我今年二十三岁,咱们修为相同,都是大乙仙初期,我觉得你叫我师弟不太合适,好像叫师叔更合适一点。”

        

“呃……”

        

他这番话说完,大殿内的几个人神情都变了。

        

二十三岁的大乙仙初期,这简直是闻所未闻,除非上天域那些高高在上的仙门之外,谁又能培养出如此出色的弟子?

        

之前还觉得葛圣文极为出色,可和人家一比,这也差的太多了。

        

修为相同比实力,如此看来,叫人家一声师叔好像也说得过去。

        

江冉显然也没想到,女儿带回来这个男人竟然如此之年轻,修炼天赋也如此之高。

        

仙界向来都是实力为尊,选女婿也是如此,如今再看叶不凡马上便感觉顺眼了许多。

        

就连江映月也露出诧异的神情,她没问过叶不凡的年龄,但猜测也应该在几百岁以上,没想到竟然只有二十三岁。

        

脸色最为难看的还是葛圣文,这家伙一直以自己的修炼天赋为傲,原本想装一装师兄,拿出年龄踩一踩对方。

        

结果倒好,装13没装成,反倒一张老脸被人家打的啪啪响。

        

“我是仙丹师,修为都不重要,敢不敢跟我比试一下炼丹之术?”

        

事到如今他只能拿出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底牌,希望能够保住最后的脸面。

        

事实证明这个办法还是有些效果的,提到仙丹师,江冉微微摇了摇头。

        

女儿带回来的年轻人虽然武道天赋出色,但在炼丹这一块还是有所欠缺,至少不可能比得上天下丹楼的少楼主。

        

葛圣文的丹道天赋,刚刚古梵九都是大加赞誉的。

        

要知道一个人出色只能自己受益,而一个出色的仙丹师却能提升整个家族。

        

不过在他看来,这个要求女儿带回来的年轻人肯定不会答应,毕竟这明摆着就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叶不凡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好啊,虽然炼丹之术是我最弱的一项,但赢你应该不成问题。”

        

他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众人都皱起了眉头,这个年轻人也太狂妄了一些。

        

什么叫最弱的一项,这不是藐视天下丹楼吗?江冉心中刚刚那点好感更是一扫而空,这个年轻人太过狂妄了,纵然有极佳的武道天赋也不可能走得太远。

        

江映月更是连连打眼色,但叶不凡全当没有看到。

        

他和对方的交易就是把对方踩在脚下,打消这次提亲,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在完成任务。

        

至于江冉心中的好恶他根本就没当回事,甚至故意摆出狂妄的样子,让对方厌恶自己才好,反正也没想认这个老丈人。

        

葛圣文这时恨的咬牙切齿:“那我就看看你是怎么赢我的。”

        

“既然这样就让老夫来做个公正。”

        

一直没说话的古梵九站了出来,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叶不凡,想看看这个年轻人的丹道造诣到底如何,竟然有如此大的底气。

        

葛雄图二人连连点头:“既然这样就有劳老哥了。”

        

江冉直接说道:“你们二人需要什么样的药材,我江家都可以提供。”

        

葛圣文底气十足,神态嚣张的看向叶不凡:“小子,你是几品仙丹师?”

        

叶不凡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总之比你强一点点。”

        

“你……牙尖嘴利量你也高不到哪儿去,级别太高了算是欺负你,你我炼制三品丹药如何?”

        

葛圣文虽然是五品仙丹师,但炼制五品丹药可没有绝对的把握,一般来说三炉才能成功一炉。

        

这个成丹率也还可以,放在平时没有任何毛病,可如果跟叶不凡比试的时候炼制失败,实在是脸上无光。

        

正因如此,他选择了最有把握的三品丹药,这样不会有半点误差。

        

而且在他的意识当中,三品丹药已经足以保证自己获胜,或许对方直接认输也说不定。

        

毕竟只有二十三岁的年轻人,就算是仙丹师,最多也就是一二品罢了。

        

叶不凡却没有任何要认输的意思,随意的摆了摆手:“随便,反正都是你输。”

        

葛圣文气的脸色铁青,恨不得立即将对方击败,他看向江冉:“叔父,我准备炼制三品丹药中的金益丹。”

        

这番话说得底气十足,作为能够让金仙提升一个等级的丹药,金益丹炼制极为困难,这样更能显示他的实力。

        

江冉赞许的点了点头,看向叶不凡:“你炼制什么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