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男人扒开下面玩&翁熄系列乱短篇30部老爬李山

2022年4月30日15:14:56被几个男人扒开下面玩&翁熄系列乱短篇30部老爬李山已关闭评论

        

周围民调局的人可都在呢,突然来人嘲讽这么一句,无外乎当面打脸。

被几个男人扒开下面玩&翁熄系列乱短篇30部老爬李山

        

但更让人憋屈和丢人的是,这话还没得反驳,事实摆在眼前,刚才的火场险情,几个拥有超凡力量的玩家没人敢上,反倒是个没有力量的普通人最有种。

        

民调局的玩家们哑火,还是陈建设的副手张顺出来说话道:

        

“同志,你是哪个部门的,这里是在执行公务,无关人员请……”

        

但是话说到一半,就被对方粗暴打断,亮出了张证件,证件上写着:

        

俗世科技社会改革委员会。

        

“俗改会的,马上是你们的上司。”

        

张顺看着对方的证件,有些疑惑,他在民调局怎么从没听过有这么个组织。

        

“我从没听过‘俗改会’这个部门。”

        

对方把证件一收,不屑的笑道:

        

“你的级别当然不可能听过,虽然国家批准俗改会成立好多年了,但一直都是保密部门,原本还没到全民通告俗世的时候,现在是过渡时期,该是你们民调局作为先锋部门维稳管理的,但是你们的表现太差了。”

        

“这么小规模游戏内测时期都管不好,明天100万新玩家,还不知道你们能乱成什么样,所以,上头把安排提前了。”

        

“文件这两天应该就会下来了,你们很快会得到正式通知,我呢,就是提前过来看看,跟你们口头通知一下。”

        

“你们民调局,还有考古局,航空局,以后都划归到俗改会,人员重组之后,成为俗改会的子部门,民调局主要负责俗世科技全民化社会化后,社会的治安维稳工作。”

        

“然后,鉴于我今天的考察结果,民调局各个组的队长,等我谈话之后决定去留,而这些雇佣的玩家,全部开除,你们现在就可以卷布盖走人了。”

        

对方雷厉风行,一点也不留情面,指点着现场的民调局玩家,当场开除,给几个玩家说的这叫一个丢面儿,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当然有人恼火,但是很快,这种恼火就变成了错愕和不敢置信。

        

周围的普通人只感觉一阵阴冷,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在场修行了《装脏法》的玩家却能清楚的看到,体庙展开,俗神显灵。

        

那个俗改会的人身后,三座体庙浮现,几只威压恐怖的俗神,林立左右。

        

民调局玩家们自以为豪的俗神,与之一比,简直就是小可爱小儿科,培育差距太大了,那也是俗神么,或者说,那才是俗神真正所应有的力量么。

        

三庙,高培养度的俗神……这怎么可能,超出现在的玩家水准太多了,现在玩家们的进度,开一庙的都是少数。

        

对方并没有给他们解释更多,毕竟都是被开除出去的人了,只是在离开前,留下了一句值得玩味的话。

        

“俗世早就存在,一直都在,只是游戏最近才开始罢了,你们也不过是早那么几个月接触到,没什么值得高兴的,等全民开庙养神之后,你们就会发现自己泯然众人。”

        

明天,100万新玩家,只是个开始。

        

……

        

商业街的火灾解决,后续还发生了很多事,民调局的变动,俗改会的出现。

        

当然,周八蜡因为早早回宿舍了,所以并没有看到后面发生的那些事。

        

回到宿舍,周八蜡拿出手机,看体力惩罚过了,传送到了荒废驿站的地龛。

        

这次不进去了,虽然这驿站里有古怪,周八蜡觉得应该有什么能探索的地方,但是眼下丧事城不远,他急着先去开丧事城的地龛,这驿站他还是留着以后再来探吧。

        

沿着路继续前进,前往丧事城。

        

大概到半夜十一二点的时候,周八蜡这趟长途跋涉,经过了南洋屋,卖耳村,荒废驿站后,终于是到了终点。

        

“你已点亮,丧事城的地龛。”

        

传送点开了,周八蜡心里就踏实了,随时可以传送过来了。

        

“你来到了丧事城,这里是俗世北洋之地繁荣的大城之一,城中民众从事白丧葬事相关产业者颇多,纸钱棺材寿衣,杠房哭丧埋人,扎纸人花圈,卖灵牌阴宅……”

        

“死裁缝的寿衣铺,纸扎匠的纸人铺子,亡木匠的棺材屋,哭丧子的丧乐行,缝尸人的缝尸铺,抬棺人的杠房,入殓师的殡仪馆,葬财主的阴宅堂……”

        

“你走在丧事城的街上,被街上的收尸佬们当成了起尸的不祥之物,用麻袋套住捆紧丢上运尸板车,拉去丢入了焚化炉。”

        

“你已死亡。”

        

周八蜡无语,开门黑,刚进丧事城就死了,这收尸佬什么眼神儿啊,活人死人分不清楚吗,不过好赖是到丧事城了,具体的只能等明天再逛了。

        

周八蜡回了大祭灶,打算看看今天龛铺里有什么好东西卖没有,然后就下线睡觉,不想,却收到了烧香女的信息,

        

烧香女:在么。

        

无用之人:在,你这么晚还没睡?

        

烧香女:嗯,之前在做任务,任务流程有点长,结果就做到这么晚了。

        

无用之人:太辛苦了!mua一个!

        

周八蜡就逮着老实人欺负,这又开始放飞自我了,油腻腻,烧香女也渐渐习惯他这神神叨叨的了,而且心底还生出点同情,他大概是真的脑子不好吧,哎,可怜。

        

烧香女:你正常点……害怕。

        

烧香女:说正事,你上次不是问我,大祭灶主人的情况,我说在后续任务里。

        

嗯?周八蜡心头一动。

        

无用之人:有新进展?

        

烧香女:嗯,我任务做完了,已经知道了,大祭灶主人的抓周名号,叫……

        

烧香女:灶王爷。

        

周八蜡看着烧香女发过来的信息,微微眯起眼睛,而在他得知大祭灶主人抓周名号的同时,游戏里也收到了新的信息。

        

“你已获知,大祭灶主人抓周名号。”

        

“你发现了大祭灶的隐藏秘密,因你持有灶王爷抓周物,所以触发相关事件,大祭灶中一间尘封已久且只有你能进入的房间,悄然对你开启。”

        

“你已开启,大祭灶主人房间。”

        

……

        

周八蜡手一抖,果然,他的猜测和推理得到了证实,而且,还因为游戏里获得了相关情报,触发了事件。

        

正当周八蜡打算点击大祭灶主人房间,进去看看的时候,寝室里却有声惊呼。

        

“我靠?这《俗世》游戏是怎么回事?”

        

周八蜡扭头一看,坐床上翘着二郎腿的张骚零,正一脸错愕的看着手机上神奇出现的挂坠,满脸迷茫的抬头四顾,见周八蜡看他,求助的回望了过来。

        

周八蜡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现在是新的一天,今天,是俗世游戏迎来,100万个新玩家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