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颤抖紫黑抽搐白浊&军人吸我奶头乳孔小说

2022年4月28日08:39:36bl颤抖紫黑抽搐白浊&军人吸我奶头乳孔小说已关闭评论

龙宫遗迹外围地带。

bl颤抖紫黑抽搐白浊&军人吸我奶头乳孔小说

        

一片宫殿楼阁所化的废墟上空。

        

“死!”

        

青萧一声暴喝,挥掌之间,一幅由金色雷霆交织的浑圆图案浮现,足有百丈范围,镇压而下。

        

砰!!

        

一道猩红虚影躲闪不及,被当场镇杀。

        

顿时,无数猩红光雨气息肆虐扩散。

        

青萧身影远远避开。

        

他早认出,那猩红的光雨乃是极为诡异的因果法则!

        

很快,那无数猩红光雨消散不见。 

        

青萧身影一闪,抬手之间,从那一片废墟中取出一口残破陈旧的道钟。

        

“好宝贝!”

        

青萧眼眸发亮。

        

这座道钟只有巴掌大小,通体由一种极为罕见宝贵的神料“凤髓绿铜”炼制而成。

        

而凤髓绿铜这等神料,被誉为“太境奇珍”,在神域之中都称得上是一等一的珍宝!

        

无可置疑,这一口道钟必是一件极为强大的太境仙宝!

        

之前,那一道猩红虚影,就藏在这一口道钟内部,若不是青萧灵觉敏锐,提前进行试探,差点就被那猩红虚影偷袭成功!

        

嗯?

        

旋即,青萧眉头一皱。

        

他注意到,这口道钟内部,镌刻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字迹奇异扭曲,赫然是龙宫秘文!

        

“这应该是一篇祭炼和使用此宝的秘诀,若无法参透,注定无法发挥出此宝的全部威能。”

        

青萧眸光闪动,“不管如何,必须得尽快将那李玄钧抓在手中,否则,哪怕获得宝物,都很难动用。”

        

他大概推断出,这龙宫遗迹中的宝物,无论是传承道经,还是其他一些神妙的宝物,恐怕大多都和龙宫秘文分不开关系!

        

毕竟,这里是龙宫一脉的地盘,此族的传承和宝物,必然和此族独有的秘文有关!

        

甚至,在探寻龙宫遗迹的一些禁忌区域时,若有精通龙宫秘文的人带着,必然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一切,也让苏奕在青萧心中变得空前重要起来。

        

“大人,刚才那猩红虚影究竟是什么怪物,简直太可怕了。”

        

远处,一个悬空山的仙王飞掠而来。

        

“那等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可以称作是‘孽灵’。”

        

青萧随口道,“生前,他们遭受因果之劫,神魂被因果业障侵占,一如被孽缘缠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连神智都变得浑噩不清。”

        

“之前那孽灵,生前应该是一位太和阶角色,不过,他沦为孽灵之后,实力勉强只能和太武阶大能相比。”

        

那位仙王倒吸凉气。

        

青萧说的随意,可他却惊出一身冷汗。

        

这仅仅只是龙宫遗迹的外围地带而已,就藏有堪比太武阶的孽灵,这让人都不敢想象,那龙宫遗迹深处,又藏着何等可怕的危险!

        

“放心,这些孽灵生前遭受因果之力,只要不去主动招惹,就不会遇到危险。”

        

青萧漫不经心道,“就像之前时候,若我不去收取这座道钟,自然就不会遇到这样一场战斗。”

        

那位仙王点了点头。

        

“我让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青萧收起道钟问道。

        

“回禀大人,属下已经和其他同道联系上,如今,他们正在从不同区域朝我们这边汇合。”

        

“可曾有人碰到井城和井洪宇?”

        

“没有,其他同道都表示,没有遇到这两人。”

        

听到这,青萧眉头微皱,不抓住这两人,在探寻龙宫遗迹时,就缺少了指引,势必会遭遇许多波折和麻烦。

        

那位仙王道:“不过,卿舞大人说,她在行动时,就已动用秘术,在那井洪宇身上留下了一道印记,等和大人汇合之后,就一起去抓捕此人。”

        

青萧叹道:“只能如此了。对了,可有李玄钧的消息?”

        

“没有。”

        

那位仙王摇头。

        

就在此时,青萧忽地从袖袍中取出一块秘符,略一感应,顿时精神一振,道:“金逐流发现了樊骓的踪迹!”

        

樊骓,羲宁身边的扈从,只要找对此人,距离找到羲宁和李玄钧也就不远了!

        

想到这,青萧做出决断,道:“传消息给其他人,我们所有人一起去和金逐流汇合!”

        

“是!”

        

……

        

“按原计划行事,你先去‘祭灵台’!”

        

井城拿出一面青铜镜,用秘法传信给井洪宇,“切记,若遇到其他人,一定要第一时间捏碎‘龙宫信令’,千万不可迟疑!”

        

做完这一切,井城收起青铜镜,陷入思忖。

        

“接下来,只等那李玄钧捏碎那块玉简,此次计划就成功了一半!”

        

井城暗道,“那些神子神女可不止盯上了我,同样也早已视那李玄钧为猎物,不出意外,李玄钧必会遭受杀身之祸,这等情况下,神女羲宁怕都救不了他!”

        

“而我所赠的那块玉简,对他而言,就是救命的稻草,只要他想活命,必然会捏碎玉简!”

        

“到那时……”

        

想到这,井城唇边不由浮现一抹笑意,“何愁他不为我族效力?”

        

井城很清楚,此次那些进入龙宫遗迹的家伙,看似很配合他们巨鲸灵族的行动,实则个个心怀鬼胎。

        

根本不用想他就知道,那些神子和神女恐怕早已将他和井洪宇视作猎物,因为拿下他们两人,就能为他们指路,避开许多杀劫!

        

同样,李玄钧也已成为众矢之的。

        

因为只有李玄钧能够破解龙宫秘文!

        

这不止对其他人很重要,对他们巨鲸灵族同样很重要!

        

正是这个预判,让井城确信,当那李玄钧遭遇危险后,必然会捏碎那块玉简。

        

而这,本就是他计划中的一环!

        

……

        

同样在龙宫遗迹外围地带。

        

一座断成两截的大山底部。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最后究竟谁是黄雀?谁也无法预料。告诉其他人,全部前来和我汇合。”

        

一个头戴玉冠,身着玄袍的男子开口,“接下来一段时间,咱们先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

        

“是!”

        

一旁,一个柳须飘然的黑衣中年领命。

        

“另外,告诉太一教、神火教、乾元剑斋等势力的道友,在前来汇合的路途上,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杀劫也好,机缘也罢,一定不要理会。”

        

        

袍男子吩咐道。

        

“是!”

        

黑衣中年点头。

        

面对玄袍男子时,他显得极为敬畏和尊重。

        

原因很简单,玄袍男子乃是他们太清教的一位太武阶大能,云九!

        

……

        

一条早已干涸不知多少年的大河上空。

        

羲宁抬手一扬。

        

嗤!

        

一道青色匹练激射而出,如刀锋般,将一个气息凶悍暴戾的孽灵劈杀当场。

        

漫天猩红光雨飘洒。

        

羲宁看也不看,横空挪移,来到了那条干涸的大河底部。

        

这里生着一株黑色龙鳞草,尺许长,剔透如玉石般,茎干和叶子上弥散出浓郁精纯的芬香。

        

“这株龙鳞草起码蜕变了九次,品相之绝佳,世所罕见,对证道太境时,筑就‘大道神台’将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羲宁想到这,脑海中浮现出苏奕的身影,“这株绝世宝药,倒是最适合他来炼化。”

        

抬手摘下龙鳞草,封印在一块玉盒中,羲宁正准备离开,忽地察觉到什么,取出一块金色信符。

        

信符正在发光,羲宁略一感应,那清丽脱俗的脸庞浮现出一抹冷意。

        

樊骓,正在被金逐流追杀!!

        

羲宁当即用金色信符传信,告诉樊骓,朝自己这边汇合,自己也会立刻行动,去援救他。

        

想了想,她又传信给苏奕,“道友,等我和樊骓汇合之后,就一起去找你,务必小心。”

        

她没有告诉樊骓被追杀的事情,一是觉得没必要,二是不想让苏奕卷进来。

        

她很清楚,既然金逐流在追杀樊骓,也就意味着,和金逐流同一个阵营的青萧、秦剑书、公羊羽等人,必然也已展开行动!

        

一旦苏奕赶去营救樊骓,极可能会和青萧等人碰上!

        

这样的话,隐患太大。

        

可出乎羲宁意料,就在她刚展开行动不久,就收到苏奕的回信。

        

“若我猜测不错,道友那边定是遇到了麻烦,我会立刻和你们汇合,记住,接下来的行动,莫要再说这种见外话,既然曾同舟共济,自当同进同退。”

        

很冷静平淡的话语,可羲宁却很吃惊,那家伙是如何揣测出她这边碰到了麻烦。

        

旋即,她隐约明白过来。

        

自己的传信中,叮嘱对方“务必小心”。

        

或许正是这句不经意的关切,让对方意识到,自己这边遇到了麻烦!

        

“那家伙好敏锐细腻的心思。”

        

羲宁心中莫名地有些触动。

        

想了想,她不再隐瞒,把自己遇到的状况和分析传信给苏奕,并告诉苏奕,自己有能力解决,让他莫要轻举妄动。

        

接下来,羲宁没有再受到苏奕的回信。

        

可当她静心感应手中的金色信符时,却察觉到,除了代表樊骓的那一缕气息,正在朝自己这边掠来。

        

代表苏奕的那一缕气息,从另一个方向朝樊骓靠近过去。

        

“这家伙,怎么就不听劝呢。”

        

羲宁心中幽幽一叹。

        

可却并不感到恼火,反倒心生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欣然之意。

        

“果然,我没有看错,他绝不是那种袖手旁观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