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硬抵着柔软磨蹭&托着她的臀从后面沉入总裁

2022年4月23日06:38:06坚硬抵着柔软磨蹭&托着她的臀从后面沉入总裁已关闭评论

“落魄幡?”霍胎仙一愣,眼睛里露出一抹杀机:“他们竟然想要将我置于死地?真是不可原谅。”

坚硬抵着柔软磨蹭&托着她的臀从后面沉入总裁

        

“自然画院!好一个自然画院!”霍胎仙一声冷笑:“我要去找他们算账。”

        

自然画院的大本营

        

苍禄正在屋子内祭拜落魄幡,忽然只听门外传来传来一道狂喜,不得不停止落魄幡的祭拜,起身走出屋子:“何事如此开心?诸位师弟莫不是寻到了什么宝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大师兄,你看这是什么?”陈忡托举大地之心,来到了苍禄的身前。

        

“那是?”苍禄看着大地之心, 不由得一愣。

        

众人聚在一起,不断观摩大地之心,商议大地之心的分配方法,众人都沉浸在大地之心的喜悦之中,谁也不曾注意到,八宝娇俏的影子不知何时溜进了苍禄出来的大帐。

        

才进入大帐,就看到一祭台, 祭台上立着一旗幡, 旗幡下有一稻草人, 稻草人身上印有一串生辰八字,正是霍胎仙的生辰。

        

“落魄幡歹毒无比,杀人于无形,霍大哥怕没有防备,必然会遭了暗算。就算是我死了,也绝不会叫霍大哥遭受半点伤害。”

        

“嗖~”下一刻八宝一步上前,拿住那落魄幡与稻草人,然后一个转身跑出院子,向着荒野而去。

        

“跑!”

        

拼了命的跑!

        

她知道自己盗取落魄幡,必然会惊动落魄幡主人,自己盗取落魄幡的事情瞒不了多久。

        

那边众人正在商议如何分配不朽之气,三胖忽然一声高呼:“不好!我的落魄幡!”

        

一声惊叫,顾不得不朽之气,向着屋子内冲去。

        

听着三胖的惊叫,苍禄心中也是涌现出一股不妙预感,二话不说紧随其后,才冲入屋子, 就看到了空荡荡的法坛。

        

“哪里来的毛贼, 也敢来我这盗取宝物?”苍禄见此一幕大怒。

        

“此地有咱们严密把守,谁能盗取了宝物?”王衍愣住。

        

“八宝呢?八宝不见了?是八宝盗取了宝物?”

        

“快追!”苍禄闻言恍然大悟:“必然是他。只是她既然已经位列真传,就该接受过教祖考验,对教中事情忠心耿耿,怎么还会做出这等事情?”

        

众人将那大地之心放在祭台上,嘱咐周围土著重兵把守好,然后连忙冲出去寻找八宝。

        

那大地之心有十万斤重,众人带在身上如何去追寻八宝?

        

“陈忡,你在此地守护大地之心,咱们去将落魄幡追回来。那霍胎仙实在诡异,非落魄幡不可制衡。”苍禄吩咐一声,就起身追赶了出去。

        

待到霍胎仙循着五鬼的指引,一路来到自然画院大本营,才察觉到大本营内的气机变换:

        

“那是?不朽之气?”

        

不朽之气冲霄而起,即便有图卷压着,却也依旧瞒不过五鬼。

        

“而且自然画院十二真传只有一位留守,其余的人不知下落?”霍胎仙在营寨外显露身形,然后八仙韩湘子上身,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根竖笛。

        

一阵悠扬缥缈的笛声传遍方圆数十里,伴随着笛声的飘荡, 众人俱都是头晕眼花纷纷栽倒在地。

        

大帐内的陈忡正围绕着大地之心转悠,看着大地之心上的不朽之气,眼神里露出一抹贪婪:“天赐不取,反受其咎。这是老天给我机会,我趁此机会将不朽之气吞了,到时候他们即便回来又能如何?就算告到教祖哪里,教祖也不能杀了我将不朽之气取出来。”

        

别的造化他不要了,他只要不朽之气。

        

若能独吞不朽之气,他未来的前程必定不可限量。

        

“镇龙桩,出!”陈忡催动镇龙桩,镇压住大地之心,然后开始汲取其上的不朽之气。

        

就在此时,忽然冥冥中一道悠扬笛声传来,那笛声似乎蕴含着一种难以言述的魔力,还不待陈忡反应过来,只觉得大脑发晕,眼前不由得一黑,整个人直接晕厥过去倒在了地上。

        

“倒是好造化!谁能料到,我竟然还有这等造化,大地之心直接送上门了。”

        

屋子内一道人影凝实,霍胎仙看着案几前的大地之心,以及环绕着大地之心的奇妙气机,一双眼睛亮了,直接将大地之心送入轮回空间内,然后看向倒在地上的陈忡,眼神里露出一抹杀机,指尖一道天雷酝酿,却又瞬间收敛:

        

“杀了他,到便宜他了。我盗取大地之心,还缺个人给我背黑锅。人要是吸收了不朽之气,身上会有不朽烙印,一时半刻是无法磨灭的。到时候自然画院的其余几位真传回来,必然会直接赖在此人的身上。”

        

“落魄幡哪去了?为何不见落魄幡的踪迹?”霍胎仙走出大帐,不断来回寻找,待进入苍禄屋子,看到了那打翻在地的祭台,整个人不由得呆愣住,心中一道念头划过:“八宝!”

        

“不好!”

        

霍胎仙大喊一声,然后化作流光冲出,只是遍观此方世界茫茫八百里,群山叠峦哪里去寻找八宝的踪迹?

        

“怎么去寻找八宝的踪迹?怎么去寻找八宝的踪迹?”霍胎仙心中无数念头闪烁,五鬼搬炁图施展,可惜却见天地茫茫,哪里去寻找众人的气机?

        

霍胎仙心中无数思绪流转,随即目光一动:“有了!”

        

脑海中念头转动,霍胎仙想到了前世的一副图卷:“纯阳真人的《土地图》。”

        

“此图卷画的是土地公公。”霍胎仙看向大地之心:“天意如此?还是冥冥中的巧合?”

        

土地身为诸神之末位,品序并不高,只是寻常的金卷。但这幅图卷却足够特殊,因为天上地下,土地无处不存在。

        

只要是有大地的地方,就有土地公公。

        

与霍胎仙的封神榜赦封土地不同,土地公公图是直接将一方土地赋予灵魂,然后召唤出其灵魂,知晓自己想知道的一切。

        

霍胎仙心中无数念头转动,一双眼睛看向大地之心:“此物对我来说,倒也并无什么用处,倒是那不朽之气……。”

        

“不朽之气!不朽之气!小子,这么多不朽之气,给你龙大爷我一条啊!给你龙大爷我一条不朽之气,我就能血脉进化,突破至应龙的境界。”四脚蛇脑袋自霍胎仙肩膀窜出,看着霍胎仙拿出来的大地之心,眼神中满是贪婪。

        

霍胎仙没有理会四脚蛇,心中正想着如何处置不朽之气时,体内的太公图一动,然后就见无数的不朽之气滔滔不绝的卷起,浩浩荡荡的向着太公图内灌注了去。

        

转眼间大地之心上的不朽之气吞噬干净,亏得霍胎仙手疾眼快,夺了一条不朽之气,留给了四脚蛇,否则只怕此时所有的不朽之气已经被吞噬干净。

        

而吞了那不朽之气后,霍胎仙暮然察觉到,自家体内的太公图,发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变化。

        

一种说不出来的变化,那种变化霍胎仙也说不出是好是坏,就仿佛整个太公图活了一样。

        

“呜嗷~不朽之气!不朽之气!龙大爷我要睡觉了!龙大爷我要睡觉了!”四脚蛇的眼神中露出一抹惊喜,吞了不朽之气后整个龙头直接缩了回去。

        

霍胎仙拿着大地之心,脑海中闪烁着念头,下一刻天公笔出现,然后抬起手就向着大地之心刻印下去。

        

伴随着霍胎仙落笔,一位栩栩如生的土地公,直接出现在了霍胎仙的眼前。

        

一炷香的时间,画成!

        

《图集:土地!》

        

霍胎仙就见那大地之心一阵扭曲,然后腾空而起,竟然与八仙图集、五雷使者图集融为一体,位列黑白无常之下。

        

“图集融合,进化为《天庭》。”

        

大地之心融化,炼入了霍胎仙的体内,本来十万斤重的大地之心,此时轻若鸿毛。

        

霍胎仙眼神里露出一抹诧异,一双眼睛看着身前的图集:“五雷图集、八仙图集、黑白无常图集、土地公图集,竟然化作了天宫图集的雏形,真是不可思议。”

        

霍胎仙觉得很不可思议。

        

无数念头闪烁,霍胎仙直接施展土地公图集,脚掌猛然一跺大地:“此方世界土地,还不速速现身。”

        

这世上本来是没有土地神的,但霍胎仙施展了土地图集,赋予了一方土地秩序、灵性,就有了土地神。

        

而且就算日后霍胎仙离开,那土地神也不会消散,而是成为一个天生地养的土地神。

        

“小神乃方圆十里土地神,拜见尊主。”

        

地上一股青烟冒起,一个须发皆白,身形矮小的小老头,出现在了霍胎仙的身前。

        

“你就是此方土地的神灵?可否知晓那自然画院的弟子去了哪里?”霍胎仙问了句。

        

“回禀主上,先前有一女弟子盗取了落魄幡,然后自然画院的众人追赶了出去。”土地公略作感应,连忙回了句。

        

霍胎仙闻言心中一沉:“这个傻子!果然是她盗走了落魄幡。”

        

“哪个方向?”霍胎仙连忙追问了句。

        

土地公抬手一指,霍胎仙二话不说,化作五彩神光飞了出去,身形几个起落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