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同事啪啪&轻轻一动尿就出来了

2022年4月22日12:15:53我和女同事啪啪&轻轻一动尿就出来了已关闭评论

       

隗辛提前在网络上检索了浮岗市的相关信息, 知道了这是一座怎样的城市。

我和女同事啪啪&轻轻一动尿就出来了

        

临近联邦行政中心的浮岗市,不管是经济地位还是政治地位无疑都处于金字塔顶端。

        

“我们当前处于……乌里市郊外。”隗辛点开手环看坐标,“距离浮岗市还有两千多公里……啧, 好远……我们先休息吧。”

        

“S级空间漩涡很耗费体力吗?”琥珀问。

        

“嗯,很费。”隗辛吐了口气, “开一次漩涡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连续开几次就会明显感到疲惫,体力的耗费程度随距离而定,去越远的地方就需要越多的体力, 近处当然是不费什么事的。”

        

“这也正常……毕竟每展开一次漩涡就会跨越将近四百公里的距离。”琥珀说, “换成夜蝉,今天连续使用这么多次能力肯定早就撑不住了。”

        

要是隗辛没送柳叶刀等人去黑海市,她和琥珀可以移动更远的距离。可惜强大的能力必然伴随着高消耗, 夜蝉多开几次漩涡就得抱着氧气瓶吸氧, 隗辛身体状况比他好太多了,最起码她现在是留有余力的。

        

从白鲸市到黑海市, 隗辛用了六次空间漩涡。从黑海市转移到浮岗市, 预计需要用十二次空间漩涡。

        

白鲸市其实位于一个相对中间的位置,从白鲸市到浮岗市和到黑海市的距离是差不多的,但架不住黑海市离联邦行政中心远,一个靠海, 一个在内陆中心。

        

“已经十一点半了, 吃饭。”隗辛一屁股坐在地上, 从随身装备包里拿出准备好的食物啃了一口。

        

琥珀也坐下了, 同样拿出准备好的食物进食。 

        

“我预计需要六小时恢复。”隗辛说。

        

琥珀说:“好, 警戒交给我, 你先休息。”

        

隗辛吃完食物补充完水分靠在路边的大石头上闭眼休憩。

        

中午太阳有些大, 他们坐在石头的背阴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渐渐绕了过来,强烈的阳光快要照到隗辛的脸了。

        

琥珀不确定她到底睡着了没,也没喊醒她,就把背包解了下来,起身挪到面朝太阳的方向举起背包顶在头上帮隗辛挡住了太阳。

        

几个小时后,太阳光不再热烈。

        

琥珀把顶在脑袋上的背包取了下来,隗辛也结束了休息。

        

“继续吧。”她舒展筋骨的时候,骨骼发出很明显的噼啪声。

        

空间漩涡又开了,他们前往下一个规划好的坐标点,有计划地向浮岗市移动。

        

……

        

浮岗市的城市建筑群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风貌了。

        

“这里终于有地铁了……”隗辛自言自语,“黑海市和白鲸市都没有地铁,只有悬浮电轨车,白鲸市连电轨车也没有呢。”

        

琥珀说:“这里的交通分为地上和地下两个部分,有悬浮电轨也有地轨,我很久之前来过这里一次。”

        

“你们的世界是叫地铁?我们这边的称呼是‘地轨车’,表述差不多。”亚当说,“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交通方式,这受地理位置的制约。”

        

联邦的许多城市历史都很悠久,最开始建设的时候有些城市并没有考虑到今后的发展问题,导致交通规划不完全。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当初建设城市时,联邦的技术还没有强到能够无视地理环境的地步。

        

黑海市没有地下交通,因为那里是海滨城市,连年暴雨,地铁容易被淹,排水跟不上会出问题,所以黑海市另辟蹊径建造了横贯整座城市的悬浮电车轨道。

        

白鲸市最开始发展的是矿业,土质特殊且位于极地周边,冻土开凿困难,建设地下交通成本过高。悬浮电轨车也不行,那里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冬季,轨道上会结冰挂,去除冰挂又是一件耗费成本的事。所以白鲸市的路面格外宽敞,立交桥一层又一层,这是为了减轻这座城市的交通出行压力。

        

按照联邦现在的技术,要在滨海城市和极圈强行建设地上地下交通系统也可以做到,只是城市改造成本太高了,现在的交通路线虽然压力大但凑合凑合也能用,为什么还要再建一套新的呢?于是计划一拖再拖。

        

亚当说:“浮岗市是联邦最重要的交通枢纽,这里通向联邦,也通向其他城市。你看地图的话,会发现呈网状分布的交通路线最中央的城市就是浮岗市。”

        

“最中央的为什么不是联邦行政中心?”隗辛用数据操控连接亚当问。

        

“因为浮岗市先于联邦行政中心建立,联邦行政中心是后来才新建立的城市,浮岗市原本是可以成为行政中心的,但是这里的工厂太多了,建设受限,所以就在浮岗市周边发展了一座新城,这就是联邦行政中心的由来。”亚当解释。

        

“这些城市发展史还挺有学术研究价值的……”隗辛说,“如果有社会学专家穿越到第二世界,说不定会写几篇论文,题目是‘第一世界与第二世界城市发展异同调查研究’‘论地理位置对第二世界城市风貌的影响’……”

        

“的确是很值得探讨的学术问题。”亚当附和道,“可惜,这种论文不能发表。”

        

“走吧,去坐地铁……地轨。”隗辛对琥珀说。

        

连续使用空间漩涡,她实在是累的够呛,能用交通工具代步就节省点体力。

        

“我们没有合法身份证明,怎么坐?”琥珀说,“一进去就会被缉查部的城市交通监控系统扫描到。”

        

“这不是问题。”隗辛轻描淡写地说。

        

琥珀若有所思地点头,“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城市交通系统是归缉查部管,缉查部归亚当管,隗辛可以在这座城市里到处乱窜而不必担心缉查部来抓她。

        

虽然亚当可以给他们开后门,但实际行动上还是要隐蔽一些,毕竟在暗中注视着她的还有夏娃。

        

浮岗市郊外的地轨入口较少,隗辛和琥珀换上了常服,脸上扣了个从黑市医生那里高价订购的防真□□,背上背着背包假装自己是旅客。

        

他们顺利地通过了地轨安检和身份识别,连车票钱都没交就顺利地上了车。

        

坐在干净宽敞的地轨车座位上时,隗辛好像一下子回到了第一世界的家乡。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候车点前后左右的墙壁播放着花里胡哨的广告,彩色的广告映照在列车玻璃上,人影也映射在列车玻璃上,一眼看去,列车中或站或坐的人都被那些广告灯染上了绮丽的颜色。

        

列车车厢分成好几节,车里没几个人,列车启动,悬挂的扶手摇摇晃晃。列车在银色的隧道里穿行,于是轨道两边的广告墙在列车的高速移动中幻化成了彩色的光影,隗辛像在充斥着极光的隧道里穿行,深蓝深紫的光晕在她身上流淌。

        

“真漂亮。”隗辛低声说。

        

“是很漂亮。”琥珀说,“人们建造的城市都很漂亮,但不是每个城市的每个部分都一样的漂亮。”

        

漂亮的更漂亮,丑陋的更丑陋。发达的更发达,落后的更落后。

        

两个小时,地轨车到达了隗辛要去的目的地——浮岗市贫民窟。

        

这样光鲜亮丽的城市依然存在贫民窟,因此琥珀才会说不是城市的每个部分都一样漂亮,光照不到的地方,人们活得像老鼠。

        

他们从地轨出口走出来时,发现这里的上行电梯早就坏掉了,“暂停使用,等待维修”的牌子上落了点灰,似乎放在那儿有一段时间了。

        

隗辛和琥珀只好步行离开地下。

        

离开地下随便走两步,绕过一栋高大的建筑,放眼望去只剩下低低矮矮的灰色房子了,那些灰色的小方块中隐约透出灯光,这是穷人们居住的地方。

        

隗辛向远处眺望,视线越过灰色的小方块,准确地捕捉到了远处高大的建筑群。

        

核电厂!

        

那些工厂是如此显眼,在黑夜里,厂房的铁皮外壳折射出森冷的光辉。隗辛还看到了“罩子”,防止核泄漏的保护罩将工厂的几个建筑群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那些保护罩的面积是那样大,她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一股压迫感。

        

核电厂的建筑群要比贫民窟的建筑高大太多了,简直像一个巨人在俯瞰地上的蚂蚁。跟核电站相比,贫民窟的灰色小房子就如同连绵群山脚下的小石子。

        

“防核泄露保护罩有多大?”隗辛凝重地问。

        

“单个的面积相当于二十个足球场那么大,一共存在两个保护罩。由于保护罩面积实在太大了,所以采用了内部支撑框架,结构类似于帐篷。”亚当说,“两个罩子,面积合计有将近三十公顷。”

        

“靠。”隗辛说,“生活在这个地方就相当于和死神做邻居……”

        

“当初的核泄露控制及时,对周边地区影响很小。”亚当说,“只是不确定遗留的问题会不会在某一天爆发。”

        

“就像死神随时随地拿着刀架着你的脖子,你不知道刀什么时候会落下来。”隗辛说。

        

她收回视线,望着琥珀。

        

“琥珀,接下来就是你的专业领域了。”隗辛说。

        

也许是错觉,琥珀竟然从隗辛眼中看到了期待和鼓励。

        

他说:“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的眼神会让我对自己的‘专业领域’产生怀疑。”

        

“为什么要产生怀疑?”隗辛说,“现在核电站没有下水道可供你钻了。”

        

“行了,我知道了。”琥珀无力地叹气,“我控制点小动物过去看看情况……你带着我不就是为了让我做这个吗?”

        

“分两路。”隗辛说,“一路进入核电站看看情况,另一路在周边,帮我找人。”

        

她抬起通讯器给琥珀发了一张图片,剥夺者777号的脸显示在屏幕上。

        

“这是数据复原图,他的真实形象和这个差不了多少。”隗辛说,“交给你了,尽快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