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在惩罚室被主人调教鞭打&男友硬了我把它坐下去了

2022年4月19日09:25:15女子在惩罚室被主人调教鞭打&男友硬了我把它坐下去了已关闭评论

       

战争对于参战的双方来说,机会都是均等的。

女子在惩罚室被主人调教鞭打&男友硬了我把它坐下去了

        

除非一方的实力能够绝对的碾压另外一方的实力。

        

荒族大军的实力很强,西烈的实力也同样很强劲。

        

无论是对于西烈还是荒族来说,这一战,双方都有获胜的机会。

        

但同样,无论是西烈还是荒族,都不想硬碰硬。

        

林羽的横空出世让很多领军将领意识到,战争并不是双方拉开架势就开干,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的主帅的智慧和经验。

        

只要策略运用得当,以少胜多、以弱胜强,都是完全可能的。

        

容嫦找到林羽的时候,林羽又在睡大觉。

        

整个荒族大军中,就林羽这个主帅最是悠闲。

        

其他人现在都紧张得要命,生怕林羽的计划不能奏效,唯有林羽跟个没事人一样。

        

仿佛,他只是这场战争的旁观者。 

        

“你倒是清闲。”

        

容嫦来到林羽身边坐下,微笑道:“斥候刚刚回来汇报,西烈大军已经从西庸关开拔,粗略估计,西烈大军应该在三十万上下,不过……”

        

“多少?”

        

林羽猛然坐起来,“才……三十万?”

        

“敢情你还觉得太少了是吧?”容嫦又好气又好笑的瞪着林羽,“你是巴不得西烈的大军再多点,好多消耗一些我们的力量是吧?”

        

才三十万!

        

也亏他说得出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三十万很少呢!

        

他们的大军,不也就这么点人么?

        

“确实少了点!”林羽摸着下巴,皱眉道:“如果这三十万大军里面没有个六七万的精锐,这要是打起来,没啥意思啊!”

        

之前他们一直不知道西烈大军的状况。

        

在林羽看来,西烈想要彻底占领西境,让荒族短时间内不敢再生出夺回西境的念头,怎么着也得派个四五十万大军过来啊!

        

而且,精锐还不能少。

        

毕竟,这是深入荒族的领地作战!

        

“也就你觉得没意思。”容嫦一阵无语,又抬手在林羽脑袋上轻轻一敲,“算老身求你了,尽量替我们减少些伤亡吧!王族的损失已经很惨重了,这一战之后,肯定无力再进攻你们了。”

        

“谁知道呢?”林羽耸耸肩,岔开话题道:“对了,你刚才还想说什么来着?”

        

“我……”容嫦微微一窒,气恼道:“被你说得我都差点忘了正事了!我想说的是,据斥候回报,西烈大军的行军速度很慢,非常的警惕,而且整个大军靠得非常拢。”

        

“正常。”

        

林羽抿嘴一笑,“西烈的那位真正的主帅非常警惕,而且心思也很缜密,虽然我们大举撤离西境,他肯定还是担心我们回重新杀回来,我若是他,也会谨慎些。”

        

看着林羽这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容嫦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林羽既然已经猜到西烈大军会很谨慎,肯定已经有应对之策了。

        

虽然心中明白,容嫦还是开口确认道:“你应该早已把接下来的计划想好了吧?”

        

“现在哪有什么计划。”林羽耸耸肩,“等西烈大军全部压上前,我们的人马在他们后方汇合了再说吧!”

        

林羽现在还真是没什么计划。

        

现在连西烈大军会压到哪个位置都不知道,谈什么计划。

        

说起这事,容嫦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虽然你这一招有点冒险,但不得不说,这一招确实高明!我估计,等我们这三万精锐在西烈后方汇合之后,他们都不知道我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林羽淡淡一笑,“说起来,还得感谢禄赞朴啊!这一招,还是他教我的。”

        

分兵!

        

不断的分兵!

        

三万极其精锐的大军,分成无数股潜藏起来。

        

就像禄赞朴当初想要率军撤退的时候一样。

        

几万人的大军的踪迹,没那么容易潜藏。

        

但几百人甚至是几十人,却是极其好潜藏的。

        

等到西烈的大军前压以后,他们就可以在西烈大军的后方完成汇合。

        

到时候,这三万精锐想拿下西庸关,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不过,这一招也确实有点冒险。

        

如果西烈那位主帅能够借他们之前跟北戎那一战想到这一点,再用自己对付北戎的方式反过来对付他们,那他们这三万精锐就等于是在给西烈送人头了。

        

不过,对于林羽来说,就算这三万精锐全军覆没也没事。

        

只要自己能够活命就行。

        

反正都是消耗王族的力量,怎么消耗都无所谓。

        

说起北戎那一战,容嫦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如果北戎那一战之后,他们没有那么对你,那该多好啊!”

        

容嫦缓缓站起身来,满是遗憾的叹息着。

        

如果说五军之战只是让林羽打出了名堂,北戎那一战,完全可以证明林羽的能力。

        

这样一位绝世名将,却因为荒王和大祭司那点小心思,最终被逼反。

        

可笑,而又可悲!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林羽耸耸肩道:“我还在想,要是你不是荒王的亲生母亲,那该多好。”

        

容嫦讶然,哭笑不得的看着林羽,“如果我不是荒王的亲生母亲,你当初在王城的时候,说不定就已经陨落了!老身有时候想想,还有点后悔呢!要是当初就让高阳君杀了你个小王八蛋,也不会有后面那些事了。”

        

“得!”林羽抿嘴笑道:“我知道你救过我的命,您老人家就别提醒我了,放心吧,我虽然确实很想消耗王族的力量,但也知道分寸,不会下手太狠的。”

        

她提这事,不就是想说她救过自己的命吗?

        

“你小子倒是聪明。”容嫦嫣然一笑,“好了,不说这个事了,你自己有分寸就好!我们大概什么时候往西庸关那边靠近,跟其他人汇合?”

        

“不急!”

        

说起正事,林羽也收起玩笑之色,正色道:“我们这么多天都等下来了,不急于这一时半会的!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自己藏好,别被西烈的斥候发现我们的踪迹了!”

        

“一旦西烈猜到我们会这么干,后果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知道!”

        

“等彻底把西烈的大军放到我们前面去,再慢慢往西庸关那边靠拢也不迟!”

        

“这个事,宜晚不宜早!”

        

容嫦想了想,便也不再多问。

        

确实,这么多天都耗下来了,还在乎多等几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