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吸了水要出来了噢噢噢&从绿帽开始的麻麻

2022年4月19日08:28:40别吸了水要出来了噢噢噢&从绿帽开始的麻麻已关闭评论

“鸿图啊鸿图,你觉得这话,谁会相信呢?”

别吸了水要出来了噢噢噢&从绿帽开始的麻麻

        

面对鸿图的解释,慕相思压根就不心虚,而是满身嘲弄地仰天大笑着质问道。

        

说完,她看向了我,道:“陈黄皮,你不是一向很勇敢吗?怎么今日要站在鸿图的背后做缩头乌龟了呢?你有种就告诉大家,你不是半人半妖的怪物,有种就告诉大家,沈柔还活着啊。”

        

我想上前,却被鸿图一把按住。

        

此时,他就像是长在我身前的一棵参天大树,拼尽全力也要为我遮风挡雨。

        

他道:“黄皮,你别理这家伙,今日,便让我替你好好教训她!看我打服了她,让她乖乖承认自己的恶行。”

        

我沉声道:“老哥,你打不过她的。”

        

说完,我上前一步,对慕相思道:“今日你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我陈黄皮输得心服口服。只是慕相思,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动我的族人!”

        

“你更不该因为一己私利,就和妖兽族互相勾结,妄图颠覆人族对宇宙的主宰!”

        

“你说我是妖兽族的走狗?不,我可以堂堂正正地告诉所有人,我陈黄皮哪怕被人暗算,真的成为了不人不妖的怪物,但我的心始终向着人族!”

        

“可你慕相思即便披着一身人皮,却如蛇蝎,你才是人族的罪人,今日,哪怕我打不过你,哪怕我和你拼个魂飞魄散,也要和你这罪人同归于尽!” 

        

既然慕相思将一切脏水泼在了我的身上,那么,我也要将所有的事情说出来。

        

虽然,此刻不会有人相信,但我知道,落日前辈一定会为我正名的!

        

慕相思“咯咯”娇笑起来,面对我的指责,她果然不慌不乱,看着一脸诧异的众人道:“大家听听,陈黄皮拿不出证明自己的证据,便将脏水泼到我的身上。”

        

“可是,你有什么证据?以为自己空口白牙的便能污蔑我了?”

        

她的话音刚落,天空突然回荡起一道声音:“我落日就是他的证据!”

        

落日的声音凭空出现,这让原本自以为能控制全场的慕相思有些错愕。

        

而我,也紧紧皱起了眉头。

        

落日前辈的声援,犹如雪中送炭,但是,我却不希望他为了我在这个时候站起来。

        

因为,他一旦出现,便意味着我们的计划都暴露了,那么,副院长又怎么会善罢甘休?他恐怕会提前做出部署!

        

呱唧猜到了我的想法,安慰我道:“小黄皮,你别着急,也许落日他已经解决了那个方阵呢?”

        

我沉声道:“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证据证明我的清白……反而会被人认为是和我同流合污的。”

        

呱唧道:“可是落日毕竟是那种身份,我觉得大家不会轻易怀疑他的。”

        

“但愿吧。”

        

此时我的左眼皮一直跳,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的眼前,甚至浮现出落日前辈陨落的情形。

        

……

        

我看向慕相思,发现她在短暂的错愕后,便立刻恢复了镇定,甚至露出一丝玩味的神情,很显然,她压根不在乎落日的到来。

        

原本黑沉沉的天空,被一道光撕裂,下一刻,大家就看到落日出现在天空中。

        

但那并不是真正的他,而是他的投影。

        

看来,落日因为那个计划而无法分身,所以他选择以这种方式出现。

        

他看着慕相思,道:“慕相思,你与妖兽族勾结,你是人族的叛徒,该忏悔的人是你,该被众人围歼的人,也是你!”

        

落日是何等身份?

        

众人听了他的话后,原本就信了鸿图三分话的众人,此时越发相信我的无辜的。

        

只有元宇宙公司的长老们,此时义愤填膺地看着我,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我。

        

慕相思哈哈大笑道:“落日,你说我才是叛徒,可有证据?”

        

落日看着她,淡淡道:“慕相思,你是不是觉得,我若破了副院长那大阵,那么天下太平,我便没有证据证明陈黄皮的话,若破不了,便也拿你没有办法?”

        

慕相思微微一笑,显然被说中了。

        

无论我们做何选择,她都将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