捻住花珠颤抖/趁着教室停电把校花破了处

2022年3月24日08:49:47捻住花珠颤抖/趁着教室停电把校花破了处已关闭评论

       

彭禹意识回归,向玉松仙翁询问天宫帝子之事。

        

而刚开一个头,玉琅子和玉松仙翁神情微妙起来。

捻住花珠颤抖/趁着教室停电把校花破了处

        

半响,仙翁方道:“若论和旧世界的区别,当是八皇子了。”

        

“昆晨?”

        

彭禹蓦然想起一事。

        

旧世界中,昆晨和第四宇宙的人互换魂魄。神皇在大劫中,并未将他召回。换言之,当下昆晨应该还在旧世界。

        

莫非新世界中,  按照昆晨的命运轨迹,塑造了另一个“昆晨”?

        

“不是昆晨殿下。新世界中的八皇子,其名昆星。”

        

“星?”行吧,也是“日”打头。

        

“辰王降生时,天宫紫气盈满,九天之上群星闪耀。又有八角垂芒之瑞星坠入金阙,故被视作祥瑞。”

        

“等等……辰王?”李璟风不禁道,“他封王了?八皇子应该未成年啊。” 

        

玉琅子语气冷淡:“一切比照昭王殿下例。如今天宫内,八皇子最得圣宠。有传闻,天帝要册封太子。”

        

他和玉松属于太微一系,而太微洞天的仙人是昭王嫡系。对于在新世界大出风头,有望天帝之尊的辰王,自然没好感。

        

“辰王?紫微道神。”

        

彭禹彻底清楚,颛阳为何要挑这个头,拉着一群人去大罗神殿对付紫微道神了。

        

虽然彭禹遁出天宫,可昭王在旧世界的部下于新世界中,依旧团结在“昭王”这个名义之下。

        

如今颛阳居住在思母宫,自是昭王集团的领军人物。

        

一个取“昆晨”而代之,圣宠不在昭王之下,且又有过之,还动摇了昆吾氏的核心理念,  颛阳岂能罢休?

        

“紫微之道,三贵星并立,难怪他那么火大。”

        

昆吾氏的理念是日月并行,均衡天下。

        

祖皇虽然垂照太阳道神。可他本身是昆吾圣体,日月兼备。

        

圣后的太阴大道,是证道后所得。圣后自身根本乃上古仙道,是结合混元、太玄两条道路,又得到天外梵天帝传承的自创仙道体系。

        

之所以二圣为世人留下太阳、太阴两尊道神,是希望颛孙氏和有苏氏如日月一般,并行于昆吾氏身边,成为左膀右臂。

        

日月并行,天下为明。

        

这是昆吾氏、颛孙氏、有苏氏加上顾王、温王二系共同的认知。也正是在这个理念下,有了当下的天庭昆吾共同体。

        

没错,颛孙氏就是昆吾共同体的一支,且比世袭罔替的三神王更具实力。因为颛孙氏不仅有着二代神皇传承的血脉。云阳侯府这一支竟然还有灵皇的直系血脉。再算上昆烈的母系血缘,云阳侯府和天宫嫡系的关系,比三神王都要近。

        

然而八皇子降世,加上后来昆烈的一些操作,让这个本就脆弱的共同体出现裂痕。

        

紫微为帝命,统率太阳、太阴。昆吾圣体这个概念被星帝真身取代。那么,昆吾氏还是昆吾氏吗?

        

所以在大罗神殿内,  昆吾圣体亲自下场。

        

想明白这些,彭禹再望向离恨天,隐隐感到天宫卷起的巨大漩涡。

        

权谋倾轧,勾心斗角,只会比神朝时期更加炽烈。

        

“不过这一切,都跟我没关系。”

        

至于颛阳闹这一出,会不会惹来天宫震怒,彭禹也不担心。

        

颛阳的做法是维系昆吾一脉的传统,背后站着祖皇与圣后。

        

“然而造化一脉下场保紫微道神,这里面的门道可就……”

        

……

        

“紫微道神背后,果然有造化教主的影子啊。”

        

颛阳神魂归体,遥望西方世外,叹了口气。

        

为何新世界会出现紫微太一之道,颛阳和云仙儿商量后,有了一个推测:

        

赵妃嫣、荀易出身的那个宇宙蕴含九大星域,其中以太一紫微为尊。而赵妃嫣曾经借来九大星辰之力,加上梵天帝、伏天帝出手,自然让“紫微等同天帝”的大道痕迹铭刻在新世界。更别说,新世界的创造就是荀易干的。

        

但紫微道神的出现,又不仅仅是末位宇宙的投影。

        

“造化教主糅合那几位天外来客的痕迹,塑造紫微帝命。但真正降生人世的八皇子,跟彭禹那个宇宙有所牵扯。”

        

紫微体内有一片银河,虽然颛阳没有亲眼见过,却能感觉到。那里透出的气息和彭禹的魂魄相类。

        

……

        

万象大道君收回仙识,喃喃道:“云阳世子果然不傻。只是短暂交手,就看出我的道神根底。不过‘同一个天外宇宙’,难道我的推测是真的?那人的确是我的乡人?”

        

轰隆——

        

忽然,万象道境动荡。

        

道君起身走到门口,望着碧落境方向。

        

他脸上带着三分羡慕:“兜兜转转无数年,道兄到底还是踏出这一步了。”

        

道君,第九阶的仙君,站在证道大罗的边缘。

        

从灵皇时代,诸位道君便卡在最后一步,迟迟无法迈入第六境。

        

如今碧落道君得玄清教主指点,又得了教主的一枚大道烙印,终于窥见那一丝契机,踏足大罗道境。

        

碧落境内,道君演法玄清宫。立于道宫内的“玄清道尊”缓缓走出,结合玄清道印与道君本体,晋升第六境。

        

青霞激荡三千里,碧落仙树自道境冉冉升起,垂下十二万枚碧落玄清仙果。

        

“恭喜道君。”

        

“恭贺道兄万寿。”

        

“恭喜道兄证道罗天,此后万劫永在。”

        

太极、灵焱、万象纷纷开口。

        

仙果一一落地,散化为纯粹无比的玄清道炁滋润道场。

        

然而,碧落境化作碧落天最后一步时,异象戛然而止。

        

失败了?

        

万象心中涌起波澜,但随后他感受到碧落道君身上的气息。

        

万劫不磨,超脱次元。

        

此刻的道君,已经成为大罗天尊。

        

只是——

        

“道不能契合天地,因为新世界尚未扎根宇宙。”造化教主的声音遥遥传来,“且安心等待百年之时,宇宙生成那一刻,你立地合道。”

        

“多谢教主指点。”

        

碧落道人听教主解释,暗暗松了口气。

        

也是,新世界仓促开辟,这里面的元气才有几分,足够几个人证道大罗?

        

真要是几位道君在宇宙成型前证道,怕不是吃干净新天地的元气,再不存一个众生了。

        

如今的碧罗道人拥有大罗级别的境界,可法力依旧不足。他的大罗神通局限于碧落天。纵然造化教主去了碧落天,也会被他压制。

        

但出了碧落天,他连妖皇都打不过。

        

可就算如此,依旧刺激万象、太极以及灵焱三位道君,让他们动了尽快证道的念头。

        

太极道宫,道君思忖:“我证道的最大麻烦,是天庭的李天师。我二人同修太极之理,道宫互制。我若证道,需要先把他镇压。”

        

可李圣不出天宫,又有天帝在身后撑腰,太极道君无可奈何。

        

灵焱道君虽然距离大罗只差一步,又得了玄清教主的指点,道行进步飞快。但这一步犹如天堑,根本踏不出去。

        

“造化教主前番与我指点。我的证道机缘在化灯劫数之后。”

        

祂是灵宝得道,想要证道,就要如妖皇一般,将本体升华为至宝。而当下唯一的机会,是抢夺昆吾六宝中的琉璃盏。

        

成了,自己证道,昆吾氏气运跌落。

        

败了,自己成为琉璃盏的器灵,归入昆吾氏。

        

“想来教主不会任由昆吾氏坐大,会助我一臂之力。”

        

思罢,灵焱道君直接去拜访造化教主。

        

万象大道君静坐道宫,亦在思考自己的道途。

        

他本是天外一颗星核,被乾坤仙人带回此界。后来以星核得道,证了道君之位。可惜他的残骸遗落在故乡,不补全本体,很难证道。

        

直到赵妃嫣等彰显另一个宇宙的星辰奥妙,让万象大道君有所启迪。他在新世界斩出化身投入天宫,又得造化教主相助,塑造紫微道神。

        

只要紫微帝子顺利谋取天帝,不,只需太子之位,万象大道君便有一丝证道把握。

        

然而这件事最大的麻烦,在于天帝。

        

“我那便宜父皇的态度着实古怪。如今颛阳都跑来大罗殿试探,他依旧没有回应。到底有没有打算立我为太子?总不能,真传位给徒弟吧?”

        

……

        

天宫,昆烈收回帝剑,凤皇飞到他身边,啾啾讲述大罗殿内的见闻。

        

听闻大罗殿内双方阵营,昆烈皱起眉头。

        

“那小子尽胡乱惹事!”

        

可想到昆吾与紫微之争,昆烈幽幽一叹。

        

他为何宠爱紫微帝子,甚至在乾元殿之东,立天辰殿,效仿昭王例,让昆星住在自己跟前?

        

他又不傻,岂会看不出这位帝子另有来历?

        

然而,昆烈目前有个最大的难题,他不得不认下这个来历不明的儿子。

        

天帝诸子皆不成器!

        

谷鴘

        

皇极境亦有着寿命限制。且昆烈未来还要做一件大事,生死未卜,需要早早为自己选定继承人。

        

可扒拉自己的儿子们,根本没有合适人选。

        

大皇子昆晏,生母罢去天后尊位后,成王深入浅出,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

        

昆烈暗中派人调查,昆晏确是还有一些争位的想法。但畏首畏尾,行事胆小畏缩,根本没有天帝魄力。

        

二皇子昆?,其母没有如旧世界那样贬入冷宫。他的待遇比旧世界略好,且更懂得隐忍,已经拉拢一部分部下做争位打算。

        

然而正因为隐忍过度,锋芒内敛。若选择他,且不论能不能压下外人,就是几个兄弟都不会服他。

        

他登基后,过度隐忍后的暴虐发泄,必然要落在几个兄弟头上。

        

作为父亲,昆烈不希望看到这一幕。

        

至于老三昆昱……云阳侯跟他透露过常世之书的未来。昆吾天下都被昆昱丢了,再好的君子品行又如何?儒门圣王?丢了昆吾天下,就是废物。

        

因此昆昱这个在旧世界颇得神皇宠爱的皇子,反而在新世界最早丢了继承权。

        

老四昆显,无帝王之才。天帝不行,做神皇也不够。

        

老五昆昂,这是目前天帝重点培养的对象。也因此,冬妃娘娘才有了所谓的“圣宠”。但昆昂的资质勉强可以做神皇,天帝……还是差了一筹。

        

如今昆吾氏成了天帝,不再是三千神脉的首领。而是三界十方一应众生的首脑。为天帝者,不仅要压制过去的妖皇、龙皇,更要压服造化教主为首的上古仙道。

        

未来,已经不是一个大罗皇极就能统治大昆的时代了。

        

昆烈看重昆昂母亲作为上古仙道传人的出身,但却不认为昆昂的能耐,能压下未来一众大罗天尊。

        

虚无缥缈的第七境暂且不谈。上古五大道炁的传人,一个个都有大罗级别的道体潜质,未来必然证大罗道果。

        

这不仅是他们的天分,更是上古道人陨落后,为五大道脉遗留的恩泽与救世功德。

        

面对五个仙道教主,昆昂绝对压不住。

        

至于六子昭——

        

不用昆烈考虑。看新世界之初,人家直接出宫离开就明白了。人家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继承天帝之威。

        

再扒拉后面几个皇子,目前唯一拥有天帝之器的,只剩下瑞星降世的紫微道神。

        

哪怕明知此人来历成谜,昆烈也只能将他列入继承人候选。

        

啾啾——

        

凤皇啄着昆烈,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不喜欢他?也是,他的紫微星帝路要重列日月星辰,推翻祖皇定下的传统。”

        

昆烈幽幽一叹:“可朕也没辙啊。放眼昆吾氏,有几个人具备天帝命格?当年没有合适的继承人,仁皇先祖只能把帝位传给妻子。到了朕这,总不能真给外人吧?”

        

天帝至公无私,说得轻巧。

        

昆烈到底以人之身为天帝。岂能真正绝了私情?

        

“呖呖——”

        

“你是说,放弃天帝之位,继续神皇传承?”

        

昆烈摇摇头,没有接凤皇的话茬。

        

当了昆吾天帝,昆烈可不打算让这个位置在自己这一代而绝。

        

这是祖皇当年的期望,历三千年努力,昆吾氏终于得天道认可,出了一位正位天帝。

        

昆烈的想法,自是家天下传承,下一任天帝也出自昆吾。

        

“祖皇他老人家都不会甘心把天帝之位封印,再待未来贤德之辈。”

        

闻言,凤皇直接躺平。

        

反正我不喜欢昆星,他上位,我不帮他!

        

昆烈无奈苦笑,只能好言安抚凤皇。

        

“再看看,时间还早。宇宙扎根之前,朕还有时间。”

        

昆烈的确还有一个后备选择,但这个选择让他十分难受。

        

因为,这个选择并非他的血脉。

        

纵然理念契合自己,昆烈相信他登基后,也会保全自己一系血裔。

        

然而最大的问题,是那个人不是自己的孩子。

        

要昆吾传统,还是亲子血脉?

        

这是昆烈最纠结的。

        

所以,他一面培养两个天帝之器。另一面努力培养昆昂,甚至还暗中动手脚,以天帝权柄操控命运,让玉松仙翁和玉琅子出现在彭禹面前。

        

比起非亲子的徒弟,是亲子却另有来历的紫微。

        

昭王显然比这两者要合适。

        

当然,赵妃嫣的态度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彭禹得到赵妃嫣的心镜天轮。

        

在昆烈眼中,彭禹就是赵妃嫣在这个世界的传人。凭借这一点,自己就应该对他进行照拂。而且,彭禹如果继续做昭王。自然会庇护赵妃嫣的母族紫宸赵家。还能消弭魔道的矛盾,稳固天帝之位。

        

唯一的难题,是其本人不打算当天帝。

        

最合适的人选不愿意当。

        

第二合适的人选来历不明。

        

最后一个人选又不是自己亲子。

        

纠结啊。

        

昆烈闭上眼,暗忖:选择颛阳上位,祖皇圣后倒是没问题。至于朕这里……那就只能走义子的路子了。

        

从辈分看,颛阳比昆烈矮了两辈,属于孙辈。那么,只要让颛阳记在某个儿子的名下,以义子身份登基。神皇天帝之位依旧能在自己这一系流转。

        

纵然如既定天命一样,神皇之位转入颛孙氏。可颛阳所代表的颛孙氏,却是昆烈的后人。年年朝拜的,依旧是昆烈这个祖父。

        

而记名哪个儿子,就看昆烈要求颛阳住在思母宫,便可知晓一二。

        

……

        

三日后,彭禹漫步走在元罗仙府,身后跟着盘古弥罗界残留的那一批修行者。“你们在我的世界造化,当称我一声‘父神’。但终究不是骨血造化,在外头尊我一声‘天王’即可。”

        

三日时间,彭禹静极思动,带着这群修士来元罗仙府历练。

        

这些修士是弥罗界造化,受限于弥罗界的等级,体质根骨远不如世外仙民、大昆嫡系。只能说,和八百诸天的凡人相类。

        

但经过弥罗三十三天的修行,这群修士凭借自己的仙道修为,勉强能媲美大昆十一二岁的国民。

        

带他們来元罗仙府,彭禹指点他们用各种仙果、仙药打坐炼气,尽可能提升修为。

        

又过了两日,彭禹带着这群人前往元罗仙府的一处方台。

        

“就是这里了。”

        

看着方台上闪耀的雷光,彭禹欣喜道:“果然没推测错,元罗仙府的确有着一处历仙台。”

        

上古时期仙凡混居,许多仙人为了给亲人修改仙骨,便创造了一种名叫“历仙台”的设施。通过雷霆磨砺,让凡人蜕变仙体。

        

而对这种设施使用最多的,便是乾坤宗了。

        

每一位乾坤道人自带一座本命世界,其中有眷属千千万。想要让这些眷属出现在上古天地,自然要先行转化体魄。

        

有关“历仙台”的建造,大昆之后的乾坤传人都不知晓。灵皇仅对此有所推测,但并没有尝试构造。彭禹师承聂景元,以聂景元的水准,自然也无法给他传授这方面的隐秘。

        

但元罗仙府和乾坤宗大有渊源,彭禹推测这座仙府可能是六代乾坤道人的妻子所有。这里,理应存在一座历仙台。

        

“你们走进入,小心雷霆。如果感觉撑不住,马上退出来。”

        

彭禹伸手一指,玄黄之气凝成符箓,没入诸修体内。

        

诸仙对彭禹行礼,一一走入历仙台。

        

不用彭禹激活,历仙台自动开始雷霆淬体。一道道雷霆轰击在这些“下界修士”身上,激活他们体内的弥罗本源,引出种种天人仙体。

        

“禹哥,已经开始了?”

        

李璟风在仙府另一处探险,赶紧过来回合。

        

“玉松他们呢?”

        

“他们被秦府之人请去,据说秦云娇来了。”

        

故人啊……

        

彭禹沉吟不语。

        

“禹哥,要不要去见见?”

        

“秦云娇昔年是我的臣下,但我已放弃插手神朝之事,不见。”

        

说话时,彭禹似有所觉,看向一艘降临元罗仙府的仙船。

        

阴阳之气腾空,玄白二色天光从大昆天地探入时空裂缝,形成一条稳固的通道。

        

强横的先天灵识扫过整座仙府时空,笑声回荡在彭禹耳畔:“你不见秦云娇,见一见我,如何?”

        

彭禹笑了,吩咐李璟风:“你在这里盯着历仙台。待会儿,带他们再去仙府转转。有什么有缘之物随便拿,阴阳宗的地盘,别把自己当外人。”

        

说完,他瞬移离开。

        

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再看看远处那座仙船。

        

李璟风自然明白那是谁的座驾。

        

“清瑛帝女?她来得好快!”

        

但既然她来了,那个家伙还远吗?

        

想到那个人,李璟风心中一阵不爽。

        

纵然彭禹抹掉旧世界的某些不愉快记忆,李璟风对颛阳的感官依旧不好。更别提彭禹教他练剑时,经常拿颛阳做对比,更让他对那个几十年不见的混蛋,送上深沉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