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办法使r头变粉吗&下面被你挤的…里面出水

2022年3月24日07:34:11有办法使r头变粉吗&下面被你挤的…里面出水已关闭评论

        

皇宫大内。

        

郭荣面色阴沉地坐在龙椅上,目光看着御桌上的密奏,眼中阴晴不定。

有办法使r头变粉吗&下面被你挤的…里面出水

        

密奏写的就是开封传得沸沸扬扬的“点检做天子”事件。

        

点检顾名思义就是殿前都点检,殿前司的最高军事长官,点检做天子说的不就是张永德做天子?

        

这种低劣的手段,对于郭荣本人是没有多少影响。

        

但是对于庙堂,对于天下,对于军心都会有不小的影响。

        

关于李重进、张永德两人,郭荣早已做了安排。

        

李重进、张永德都是周太祖的亲戚,在军中威望过高。

        

郭荣作为一个皇帝,对于任何臣子都不存在百分百的信任。

        

何况是李重进、张永德这两个当初进入皇储备选名单的人? 

        

李重进、张永德的后继人选,郭荣都已经选择好了。

        

只要时机一到,便让李重进、张永德去地方担任节度使,安享晚年。

        

可在这即将与契丹决战燕云的时候,军中发生任何动荡都不是郭荣想见到的。

        

这时殿外传来罗幼度求见的消息。

        

“见过陛下!”

        

获许入殿的罗幼度向郭荣作揖问好。

        

郭荣开门见山地问道:“先生是否听了开封近日的流言?”

        

罗幼度在家中的时候就知郭荣是为此事找他的,从容问道:“可是大相国寺外的戏法?”

        

郭荣颔首道:“便是此事,对此先生有何看法?”

        

罗幼度早已准备好了说词道:“八成是契丹或者北汉干的,意图离间我大周的君臣关系。”

        

郭荣道:“另外两成呢?”

        

罗幼度从容道:“这个就得问张殿帅了,问他得罪了什么人,居然使出这种手段。”

        

郭荣也跟着笑了起来:“不管是谁,想用这拙劣的离间手段,未免太小觑朕了!当朕是个庸主吗?”

        

罗幼度对此并不觉得意外,正常的郭荣是不会受这种离间手段影响的,除非他得了重病,一时半会治不好,威胁自身生命的时候。

        

殿前司在内为皇宫禁卫,随驾出行则为皇帝近卫,随侍左右。

        

郭荣在非正常状态下,自然不敢将如此重担交给非直系的张永德。

        

历史上殿前司的职责还包括国家大型祭典,执行仪仗、引导、安保、护卫任务,但因为御营司的出现,分走了殿前司、侍卫亲军司的部分权力。

        

现在的大型祭典的护卫是由御营司负责的。

        

罗幼度顺着郭荣的话往下说道:“也不知那个蠢货,居然用这等拙劣手段。”

        

郭荣皱眉道:“手段虽是拙劣,可影响不小,现在是非常时刻。张卿是军方重臣,未来取燕云地少不得他出力,不能令他多想。先生以为如何应对?”

        

罗幼度道:“这种事情越显得在意越引发惶恐,不如什么也不做。百姓大多都在凑热闹,估计他们在此之前,连点检是什么,干什么的都不清楚。只要我们制造新的谈资,定能将其掩盖。如果有人反复提起此事,那就可以抓人了。”

        

“至于庙堂之上,只要陛下一切如常,自然不会有人提起。”

        

“关键还是张殿帅自身受到的影响,这点由臣来缓和吧。臣多与他聊聊,以殿帅之能,想必也能明白殿下苦心。”

        

郭荣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也是他叫罗幼度来的目的。

        

发生这种事情,他这个皇帝不好亲自下去安抚。

        

他越安抚表示自己不在乎,越会令对方不安。从而心生恐惧,干一些意料不到的事情出来。

        

罗幼度出面是最合适的。

        

对于罗幼度的使用,郭荣也有自己的规划。

        

当前罗幼度的任务就是统帅御营司与殿前司、侍卫亲军司相互牵制,与介入李重进、张永德两人之间,缓解两人的矛盾,避免因为矛盾而败坏国事。

        

“此事也只能你出面,好好安抚张卿,莫要让他多想。”

        

“臣,遵命!”

        

“去吧!”

        

罗幼度拜退而去。

        

第二日,正好有朝会。

        

罗幼度去的时间比平日要晚一些,他进入朝殿偏厅的时候,允许入偏厅休息的文武大臣基本上都到了。

        

如罗幼度预料的一样。

        

原本汇聚一波人的张永德身旁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赵匡胤。

        

其他人莫不是有多远躲多远。

        

“点检做天子”这谶语过于拙劣,可在这个关键时候,谁也吃不准郭荣这位天子的圣心,哪敢与他有半点往来,都躲得远远地,大有瘟神的感觉。

        

罗幼度一如既往地与众人打招呼行礼。

        

以往罗幼度不是与范质、王溥、魏仁浦凑一块闲聊,就是跟李重进挤在一起。

        

今天却特地搬着张凳子在张永德身旁坐下。

        

李重进见状哂然一笑,论及心胸这位李使相比张殿帅要宽广一些,也更会做人。

        

当然可能因为一直被压制的不是他。

        

历史上淮南之战,因为郭荣回师训练水军,将前线重担交给李重进。

        

战事失利,加上对李重进的偏见,张永德直接醉酒高呼李重进有反心,吓得大周诸将莫不变色,人心惶惶。

        

是李重进单枪匹马地走进了张永德的军营,与他喝了几杯酒,化解了危机。

        

论及能力两人差不多,但心胸张永德差了一点。

        

“殿帅似乎精神不大好,这是因为那一句不怀好意的话语?流言蜚语尔,殿帅这样的人物,居然也会为其所累!”

        

罗幼度明知故问,贴了不少的冷屁股,让他吃吃苦头也好。

        

张永德心底却颇为感动。

        

这一时半会儿虽不能说是尝尽人情冷暖,但各种心酸却是自知。

        

当初权相王峻不喜郭荣,干涉郭威立郭荣为太子,他当初确实动心过。

        

也怕郭荣秋后算账,借助这个机会将自己办了。

        

罗幼度此刻过来与自己说话,绝不是上来嘲笑,而是一个态度。

        

哪怕再傲娇,张永德也不得不说上一句:“若天下人皆有统军这般坦然大度,明晓是非,某也不至于如此。”

        

“呵呵!”李重进嘲讽了一句:“还不是自作自受,搬石头砸自己?”

        

他话中有话,带着几分不屑的撇了赵匡胤一眼。

        

赵匡胤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却也不能说什么。

        

张永德哼了声:“黑大虫管的真宽,果然牙口好。”

        

李重进又黑又壮,有一个外号叫黑大王。

        

罗幼度心底大为舒畅,忙道:“使相却有猛虎姿态,殿帅这话不假。”

        

李重进、张永德闻此,不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