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偷跟亲妺作爱hmh/校花让张开双腿让男人桶

2022年3月24日07:29:08我偷偷跟亲妺作爱hmh/校花让张开双腿让男人桶已关闭评论

安桐语调平平地问:“查什么?”

        

“你的个人信息。”来电人正是公子创科技的老板,时晔。

我偷偷跟亲妺作爱hmh/校花让张开双腿让男人桶

        

时晔吐出一口薄烟,不怀好意地调侃:“据说对方是个科技研发大厂,这两天正在和信息部沟通,想要你的个人资料,你说……我给不给?”

        

安桐:“随便。”

        

听筒里安静了两秒,时晔不禁嗤笑:“反正你后台注册的信息是假的,就算给出去你也无所谓是吧?”

        

安桐睨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淡淡地问:“还有别的事吗?”

        

时晔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他抿着唇,平复了几秒,便无奈地嘱咐道:“小朋友,听老板的话,最近别上线。科技大厂想挖你,但我不会放人,你懂吧?”

        

“嗯,再见。”

        

时晔听到自动挂断的提示音,轻哼了一声就把手机丢到了桌上,气不打一处来。

        

员工比老板牛逼的典型。 

        

不能说,也不能骂,还得哄着,生怕她跑了。

        

办公室里,临时过来加班的信息部总监缩着脖子问道:“时总,科技大厂的人还在会议室等着,码神的信息……要给吗?”

        

时晔双腿叠放在老板台上,邪肆地眯了眯眸,“真够不要脸的,挖人挖到老子头上了。”

        

“我听他们的意思,如果能拿到码神的个人信息,接下来会考虑与我们进行深入的战略合作。”

        

时晔冷笑着又点了根烟,“这叫空手套白狼,谁信谁傻。真把信息交出去,他们一准卸磨杀驴。”

        

信息部总监也煞有介事地附和:“那我找个借口把他们打发了?”

        

时晔玩味地笑了下,“你去告诉他们,码神最近在国外休假,等我们联系上了再给他们答复。”

        

“好的,时总。”

        

……

        

商务车内,安桐挂了电话就神色自如地将手机塞回了衣兜。

        

转首,便撞进了男人深邃幽暗的瞳中。

        

安桐唤他:“容医生?”

        

容慎眼睑低垂,别有深意地勾唇:“明天我有事,下次时间暂定周三。”

        

“好。”

        

安桐没细问,目光清澈地望着男人被斜阳镀了层光的英俊侧脸,仍然感觉不太真实。

        

雅人深致的君子,竟然也会因相亲而焦头烂额。

        

难怪他需要一位名义上的妻子,大概是想挡掉麻烦吧。

        

云海路,安桐带着这样的猜测,自行下车回了家。

        

身后,徐徐关上的电动门,阻挡了男人深暗的视线。

        

那通电话,是个男人。

        

虽然没听清谈话内容,但安桐接起电话下意识将手机贴在了靠窗一侧的耳边……不像是长辈的来电。

        

小姑娘看起来干净透彻,似乎也有意隐瞒着什么。

        

“九爷……”这会儿,程风慢慢回过头,讪笑着讨好道:“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去洗衣房拖地的事……咱再商量商量?”

        

男人姿态闲适地靠着椅背,抬了抬眼皮,淡漠地回:“云巅最近缺人手,等老李招了新佣,你再回来。”

        

程风:“……”

        

过河拆桥。

        

就算他和安小姐说的话确实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可他是为了谁?

        

非但不给他涨工资,竟然还罚他去洗衣房拖地半个月。

        

简直是魔鬼!

        

很快,车子启动,刚汇入车流,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一句吩咐,“订一张明天去湛州的机票。”

        

“好。”程风还没反应过来,顺势补充,“周三回程?”

        

男人缓缓叠起双腿,意味不明地说道:“半个月后,你接上安桐一起过去。”

        

程风惊讶之余,险些将刹车当油门。

        

车子前后晃了两下,程风赶忙扶稳方向盘,匆匆回头睨着男人略显不愉的面孔,“您要走半个月?”

        

是不是人?

        

刚才还说暂定周三和安小姐见面,竟然说反悔就反悔?

        

容慎理了理袖口,眸色深远地望着窗外,“你烧起来的火,也该添一把油了。”

        

老谋深算,老奸巨猾,深藏不漏,城府深沉……

        

程风把能想到的成语全都在心里过了一遍。

        

最后,只能为安桐默默祈祷,在运筹帷幄的九爷面前,您要不就尽快从了吧,省的他这个炮灰助攻里外不是人。

        

……

        

另一边,回了家的安桐,陪着奶狗安安在院子里放风玩耍。

        

刚下过雨,院里的杂草挂满了水珠,安安跑了几圈,肚皮和小爪子全湿了。

        

安桐看着活泼好动的幼犬,心情如雨后的天空渐渐放晴。

        

生活有了牵挂和期待,好像没那么难过了。

        

天色渐晚,由于生理期不适,安桐晚饭只吃了两枚水煮蛋。

        

不到七点半,安安已经趴在小窝里睡着了,

        

安桐走进书房,打开电脑架好设备,没几分钟就开启了直播。

        

完全忘了之前时晔提醒她近期不要上线的叮咛。

        

[玛莎拉土]送出鲜花。

        

[你杠就是你对:@玛莎拉土,怎么不送玛莎拉蒂?瞧不起我们码神?]

        

[你杠就是你对]送出键盘x10

        

[玛莎拉土:你懂个屁,礼轻情意重。]

        

[时公子进入直播间——]

        

[时公子:真行,阳奉阴违?]

        

[123头目人:楼上走错门了?]

        

公屏留言飞速地弹出,眨眼间时公子的评论就被顶了上去。

        

时公子不信邪,又接连发了三条。

        

[时公子:直播多久?]

        

[时公子:你回个话?]

        

[时公子:????]

        

时公子已被管理员禁言。

        

时晔:“……”

        

这天晚上的直播,可谓是码神粉丝们史无前例的狂欢,因为直播持续了三个多小时。

        

渐渐地,公屏画风开始走偏。

        

[叶卿清是我女神:大家有没有发现,码神这次直播,竟然没有推送预告。]

        

[123头目人:官方不重视。]

        

[苏苏不是季季:我方码神不屑与资本为伍。]

        

[阿希土妹儿:顶楼上]

        

[……]

        

粉丝们的留言越来越多,安桐还是分神注意到了[苏苏不是季季]的账号。

        

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她一声不吭地关掉直播,把刚写好的代码复制到新的文件夹里,保存妥当后,便给苏季发了条微信。

        

AN:还没睡?

        

消息刚发送成功,苏季的电话就拨了过来,“你下线都不用和粉丝打声招呼?”

        

异常安静的书房里,安桐平淡的嗓音中带着一丝疲惫,“以前也没打招呼。”

        

“你牛!”苏季倒了杯红酒,轻快地说道:“姐姐出差回来了,这次有五天假期,下次疏导治疗是什么时候,我陪你去。”

        

安桐翻开桌上的台历,“周三。”

        

“行,那你早点睡,这两天我处理点收尾工作,周三我去接你。”

        

……

        

周三转眼即到。

        

苏季特意穿上职业正装,化了妆也盘了发,试图给自己打造成精明干练的职场女士形象。

        

八点刚过,她就驱车抵达了云海路。

        

巷内老木门前,安桐穿着珊瑚绒的长款睡裙,长发披在肩头,睡眼朦胧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苏季拎着爱马仕A货,伸手拍了下她的脑袋,“你在说什么梦话,不是九点疏导治疗吗?”

        

“取消了。”安桐抿起唇角,耷拉着脑袋转身往院内折回。

        

苏季一怔,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跟了进去,“姐姐我今天特意打扮成这样,就是为了在他面前立威,怎么突然就取消了?”

        

进了屋,安桐走到沙发坐下,仰头望着天花板,“我不是给你发了微信?”

        

苏季掏出手机翻了半天,最后举起屏幕:“哪儿呢?”

        

安桐默不作声地回卧室找到手机,打开微信才发现编辑框里还躺着一串文字,没发出去。

        

“容医生还在出差,赶不回来,所以疏导延后了。”

        

苏季扬手把皮包丢到一旁,“延到哪天?”

        

安桐说不确定。

        

她是昨天夜里十点收到的消息,容医生好像很忙,听筒里嘈杂喧嚣,他向她表达了无法赶回来的歉意,并且说会尽快调整好时间与她见面。

        

安桐表示理解,心底却有些彷徨。

        

容医生似乎越来越忙了。

        

这时,苏季若有所思地用脚尖点着地板,“真是巧呢,我本还想着跟你一起去见见这位医生,看来天不遂人愿啊。”

        

她今天穿得这么正式,可不是为了给对方留下什么好印象。

        

相反,苏季原本的意图是想借此立威顺便给容医生施加压力,让他知道安桐还有个姐姐,最好别起歹念,也别动什么花花肠子。

        

现在倒好,白瞎她这身装扮了,全无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