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做那事水很多&黄文辣文双性人

2022年3月24日06:27:51为什么做那事水很多&黄文辣文双性人已关闭评论

        

几天后

        

布里斯班郊外,嘉华电影公司拍摄基地

为什么做那事水很多&黄文辣文双性人

        

这里建造了一个明清风格的街景,大多是木架子搭的布景,少部分的客栈,店铺是真实的木楼,悬挂的布幡招牌随风飘扬。

        

导演,场记围在摄像机旁边,看到摄像师示意准备好了,这才手一挥大声命令道;“都给我注意了,听我的口令准备正式开拍,都按照事先交代好的去走,最后主演跑到镜头前面来露一下脸。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好了,倒数五个数,5……4……3……2……1,开始!”

        

街道上的人群立刻活动起来,有挎着菜篮子的大婶儿,有蹦蹦跳跳的小朋友,有站在肉案边的屠户,有沿街叫卖的货郎,一副清朝时候旳鲜活街景。

        

摄像师匀速转动着手柄拍摄,如今在整个电影拍摄中,就数摄像师顶顶重要,导演都要居次,无声电影既没有旁白也没有录音设备,全靠画面撑着。

        

而摄像机是昂贵的器材,手摇拍摄快了和慢了都会导致画面不清楚,浪费价值高昂的胶片,所以是一门很重要的技术活。

        

这一个场景拍摄的很顺利,到了最后,一个彪形大汉冲到镜头前,满脸怒色的说着什么?

        

“咔……好了,这个镜头完成。”

        

导演手一挥,街道上的大群演员发出不自觉的欢呼声,然后散开在一边休息去了。

        

无声电影是没有声音的,剧情进行到这里,放映的影片会出现字幕;“不好了,秀娟被一群恶霸抢走了。”

        

这就是彪形大汉的台词,要求既简单又短,一目了然。然后剧情继续向前推进。

        

这部电影名叫《山村烈女传》,讲述的是一个漂亮的山村姑娘在河边洗衣服,被踏青游玩的恶少看上了,先是调戏,然后又是动粗,结果被闻讯赶来其他洗衣服的妇女们赶走了。

        

恶少心有不甘,很快带着狗腿子卷土重来,把这个叫秀娟的山村姑娘抢走了。

        

从小与秀娟青梅竹马的彪形大汉铁柱闻讯气愤填膺,立刻跑到街市上来喊乡邻帮忙,狗血的剧情就拍到这一幕。

        

铁柱纠集了一帮人拿着棍棒,就要去解救被恶少抢去的秀娟,对着众人手一挥说道……

        

电影上再次出现字幕;“跟我走。”

        

字幕一定要非常简洁,不能啰里啰嗦写一大堆,那个啥;

        

乡亲们!

        

秀娟是咱们十里八乡的好姑娘,他爹娘临死前将秀娟托付给我,俺俩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绝不能眼睁睁看她被恶霸欺负了去,无论如何要将人抢回来,到时候俺铁柱给乡亲们……

        

字幕写一大段肯定不行,观众看得累,也看不过来。一定要简洁,字儿要少。

        

然后就是一群乡亲们穿越山林,踏过溪流,终于追上了恶少和他的帮凶们,那还有啥说的……直接开打。

        

什么太极拳,八卦掌,风火棍打的不亦乐乎。

        

这就属于高潮情节了,非常能够带动电影观众的情绪,每当看到坏人被打倒,乡亲们威风凛凛的一脚踏在坏人的身上。电影院里总是能响起阵阵欢呼声和掌声,好像自己亲身经历了一般。

        

最后,长得歪鼻子斜眼的恶少被打的狼狈而逃,回过身来,对着叉着腰仰天大笑的乡亲们说了一句……

        

电影字幕再次出现,“穷棒子你等着,我还会再回来的……”

        

嘉华电影城里面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着,这时从远处驶来一辆漂亮的流线型轿车,导演旁边的场地眼睛尖,见到脱口喊了出来;“导演,老板来了。”

        

“啊,那赶紧的迎接。”

        

导演带着一大帮子人呼啦啦的迎了上去,小轿车停在街道的附近,车门打开,身穿浅色西服,头戴白色休闲礼帽的李嘉从车上下来,他嘴里面还咬着一支雪茄,站在轿车旁边对着大家挥了挥手。

        

一副老板的派头十足,完全看不到在家里面跪祠堂的狼狈情景。

        

扮演秀娟的名伶叫柳梦儿,是出身梨园世家的刀马旦,身段那是相当的来劲儿,她身上穿着碎花布的戏服,将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哪怕不是恶少见到了也要抢回家去做媳妇,分明就是诱人犯罪嘛。

        

柳梦儿头上梳着又黑又粗的大辫子,还扎着红头绳,从人群中挤出来抱着李嘉的胳膊,娇滴滴的说道;“老板……您可几天都没来了。”

        

听着腔调,活脱脱是青楼女子对恩客的埋怨啊!

        

“哈哈哈……我这几天正在和天赐兄谈个大项目,暂时无暇分身呐。柳梦儿小姐的表演方才我也看到了,那真是精彩。”李嘉笑的牙不见牙。

        

他是真心喜欢电影艺术,也是真心喜欢这個充满声色犬马的娱乐场,可比在家里有意思多了,两者并不矛盾。

        

“讨厌,你也不来看人家表演。”

        

“别生气,我这不是来了吗?”

        

在众人簇拥之下,李嘉胳膊上挎着柳梦儿,被众星捧月一般的迎进了一旁的小楼里,这里是电影公司的行政楼兼道具仓库,负责拍摄影片及发行的行政工作。

        

作为嘉华电影公司老板,李嘉在这里有一间办公室,在这里他就是言出法随的山大王,没人敢不听招呼。

        

这附近几百英亩的土地都属于嘉华电影公司,有山有水有树林,还有一个小小的村庄,能够适应很多种场景的拍摄。

        

距离这里隔着两个山头,就是天行电影公司的影视基地,规模比这里可大的多,范围足有七千多英亩,占了很大的一片地方。

        

那是何方公爵早期在第一次东印度群岛战争中获得的功勋封地,直接被何天赐拿来做影视基地,投资数十万金洋建了一个规模相当大的古城镇,还有石质牌楼和奢华宅邸,经常会邀请电影名伶去参加豪宅晚会,夜夜笙歌,可谓赚钱玩乐两不误。

        

这附近还有好几个规划中的影视基地,逐渐已经成为布里斯班大型电影公司汇集之地,吸引了很多有志于投身电影事业的青年男女,极大促进了电影娱乐业的发展。

        

这里向东不远就是阳光海岸,所以布里斯班的影视基地被外界称呼为“”阳光海岸”,这是一个与加里福利亚共和国好莱坞齐名的东方影城,在太平洋地区很有号召力。

        

由于大洋帝国特殊的民族结构,这里可以拍正宗的欧洲电影。也可以拍西班牙语的美洲电影,更是华人电影的大本营,拍摄题材丰富多样,所以,比好莱坞名头更响亮。

        

嘉华影视城里

        

电影公司老板李嘉来了之后,一众人等拍摄起来更来劲了,乒乒乓乓的一阵打戏下午就拍完了,期间柳梦儿出来了一趟,演了一场被铁柱率众救回的戏码,两人深情的凝视片刻。

        

然后,全剧终。

        

这个年代拍戏除非出现重大失误,否则一遍过,感情是否充沛还有质量啥的暂且不提,关键是胶片贵呀!

        

浪费多了,给电影公司老板不好交代。

        

一部电影长片制作出来,短则三四天,长则五六天,既没有台词也没有配音,稍微剪一剪就可以上映了,怎么能不快?

        

傍晚收工的时候,有钱人开着自己的车走了,大部分电影人要乘坐电影公司圆头公交车返回布里斯班。嘉华影视基地是初创,这里既没有吃的也没有休息的地方。

        

到了晚上除了守卫之外,摞棍子也砸不到人影。

        

扮演铁柱的魁梧大汉也坐到了圆头公交车上,看着公司老板李嘉漂亮的汽车载着柳梦儿一溜烟开远了,坐在他身边身材瘦小的男演员用胳膊捅了一下,说道;“天哥,这个柳梦儿现在好歹也算个角儿了,公司老板都愿意捧她,瞧……不知道上哪去鬼混去了。”

        

这个叫做天哥的大汉长得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也是一位初涉影视圈的新人,一看就是正面人物的形象,这叫做老天爷赏饭吃。

        

那些长得歪瓜斜枣的只能扮演反派或是丑角,用来娱乐大众。

        

天哥看着远去的轿车,眼中露出一丝羡慕的火热目光,嘴里却佯不在意的说道;“名伶当然要靠大老板撑场子,女人先天就有优势,这是咱们老爷们儿比不了的。”

        

“哼,谁还不知道那点事儿啊?”

        

“禁言,莫要背后议论老板,需知祸从口出。”

        

“切……”瘦子演员不屑的嗤了一声,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天哥对他的态度浑不在意,更没有多聊聊的想法,一个不入流的龙套演员罢了,又值得什么?

        

一会儿功夫人上齐了,圆头公交车发动了起来,顺着道路向外开去。

        

天哥坐在窗户口,看着外面不断向后倒退的景色,心中思绪泛起,考虑着今后的发展道路。

        

天哥的艺名叫陆啸天,本名叫陆全顺,是新南威尔士州雪山市一户普通牧民的后代,父亲是个没什么本事的老实巴交移民,娶了个膀大腰圆的白种女人,这才有了他和兄弟姐妹。

        

得益于混血的好基因,陆啸天长得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在雪山六中毕业之后,不甘于父辈枯燥平凡的一生,想见识外面世界的精彩,便来到大都市闯荡。

        

他做过酒店服务生,也在工厂和建筑工地做过工,混了三四年也没有存下什么积蓄,倒是对人情世故透彻了许多。

        

在大都市生存不易,这里的房屋租金昂贵,消费昂贵,虽然老板工钱给的不错,但是吃吃喝喝再买些东西也就花光了。

        

陆啸天很不甘心这样混下去,恰巧看到艺员培训班在招生,头脑一热便报了名,从此踏上的演艺之路。

        

到如今,还不足一年的功夫,但是已经让陆啸天看见了这个名利场的光怪陆奇,并为之深深的吸引。

        

像他这样能够担纲男主角的新人,一部剧可以拿到20块金洋,整个影片制作也就是5~7天的功夫,可以说是很不错的收入了。

        

而柳梦儿这样的三流名伶,一部剧起薪就是100金洋,多的甚至能够拿到120~150,当然了,属于和电影公司老板比较亲密的那种。

        

而真正的一线红牌名伶,比如以出演《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爆红的猴王杜,据说一部剧至少1000金洋,考虑到耍耍棍子打几天就能够拿到这么多钱,可是非常惊人的高收入。

        

演戏虽然收入较高,但是不稳定。

        

陆啸天这一年多来,出演主角也就接到过三个片约,还有的就是龙套和配角,那个收入就低多了。

        

归根到底还是他不红啊,算不上一个角儿。

        

圆头公交车一路摇摇晃晃的驶进城郊,到了这里建筑就多了起来,道路上的汽车,行人随之也多了起来,展现出布里斯班这个繁华大都市的一角。

        

继续行驶了十几分钟

        

圆头公交车在一片居民区的路口停了下来,车上的人们陆续走下车来,陆啸天也跟着下来了,圆头公交车随后不停顿地开走了。

        

他今天的戏已经演完了,明天还要再去一趟,看导演有什么镜头要补拍的。顺便把这次演戏的酬劳结清,后天就不用再去了。

        

没戏拍的日子,他们这些人就在附近趴活。

        

等着下一次公司老板开新片招人,有可能是天行电影公司的片子,也有可能是其他哪个电影公司的片子,像他们这些不入流的演员都要趴活儿,顺便打点零工。

        

陆啸天溜溜达达的顺着街道边往回走,半路上在卤菜店买了些猪头肉,手把羊肉和回卤干,又在路边小酒店打了几斤散装啤酒,烧饼摊上买了四块烧饼,拎着手里的东西回到了租住的楼房。

        

这里是个大杂院,形形色色的租户什么人都有,有补鞋的,有公司职员,有码头力工,有饭店伙计,房主是一位参加过西洋战争的军士,战斗中被打瘸了一条腿,后来退役转让了功勋田,用补偿金盖了这个楼上下四层大院子,靠着租金活的有滋有味儿。

        

陆啸天最初来到布里斯班打工就与工友合租在这里,后来经济情况好了一些就单租了,至今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

        

这里没别的好处,就是租金便宜。

        

“哟,啸天回来啦,还买了不少好东西。”

        

“是啊六婶。片子拍完了庆祝下。”

        

“那我们就等着看你的新电影了,指不定哪天就红了呢?”

        

“多谢您吉言。”

        

陆啸天一路和街坊邻居打着招呼,回到了自己在二楼的出租房,关上门以后才浑身疲惫的坐在床上歇了会儿,端起还有半下凉杠的大茶缸子“咕噜咕噜”的喝了个干净。

        

然后站起身来推开窗,一阵傍晚的凉风迎面袭来,吹拂在身上无比惬意。

        

从窗口远眺城市,无数恢宏的高楼大厦林立,繁华的街道上车流如织,道路两边灯红酒绿的商铺一眼望不到边,编织出现代大都市的繁盛景象,让人流连忘返。

        

若自己能在这里安个家,这辈子也就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