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了为什么女的身体抖&三人添

2022年3月23日15:12:12做完了为什么女的身体抖&三人添已关闭评论

        

没错,是“又”。

        

自从他们当上这阎罗殿的阎王和判官的一千多年时间来,魂魄已经断流过三次了。

做完了为什么女的身体抖&三人添

        

除了第一次因为当时这个通道只连接了一两个小世界,魂源有限,恰好那次不知道为什么,设置在人间的隐秘通道被那些多管闲事的修道者发现了,不仅将通道毁掉断了他们的魂魄来源,甚至还上禀天庭想让神仙顺着通道来抄他们的老巢。

        

幸好他们老大英明神武早就料到这一点,果断带着域灵转移,这才免去被洗牌的劫难。

        

至于第二次第三次则有些操蛋了。

        

老大说,他们现在虽然联系的小世界多,但也要和其他的打好关系。

        

本来上面直接安排一个普通鬼傀儡给那些人灌固魂汤的,效率高又不会出错。

        

可是不知怎的,后来竟硬生生安排了一个啥愿望管理的人,说是要给那些魂魄了却愿望,给他们一个为自己人生重生逆袭的机会……

        

他们就呵呵了,若是让这些死鬼全都拥有前生的记忆和智慧,恐怕真正心甘情愿进入“轮回”而对生前事没有遗憾的比不足千分之一吧?

        

要是给每个鬼魂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得需要多少时间?他们的工作还要不要进行了?

        

再说了,一个很显而易见的矛盾:若是同一个小世界的鬼魂同时要求重生逆袭呢?那世界岂不是乱成一锅粥了?

        

好在,他们有一次偷偷溜到上面去看了一下。

        

发现事情貌似并非他们想的那样——所有鬼魂都在固魂汤前哭唧唧要求重来一次,而是只有偶尔一两个才会保留生前记忆。

        

所以影响倒不是很大。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管他呢,如果不是要求这个职位上需要独立的“阎王”“判官”,随便找两个普通傀儡就能取代他们。

        

所以从本质上讲,他们其实也只是这个体系中的两个傀儡而已。

        

和那些纯粹的工具而言,他们唯一比较有存在感的是:至少他们还保留了自己的独立意识,以及是站在上位给那些工具指定“罪孽”。

        

话说,每当他们一条条罪孽按在那些工具身上,然后就像给他们身上贴了一张标签,不管曾经是不是那样,有了这个标签后就变成了他们设定的样子,此时,他们便感觉自己高高在上和无与伦比的优越感。

        

言归正传,话说第一次断流后,老大便带着他们搬迁,最后据说是与某大佬合作,对方有个要求,就是在他们这个体系里安排一个小员工。

        

他们当时就议论,那个“员工”说不定就是那大佬的某某。

        

这些只是他们地下腹诽,面上却是万万不敢有半句诋毁的话。

        

他们偷偷溜上去的几次就算是不小心被对方看到了,也是表现极尽谄媚,点头哈腰的。

        

大概四百多年前的第二次断流: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绝大多数都面无表情神情木讷的“工具”竟然都有了自己生前记忆,纷纷表示对前生各种不甘强烈要求再来一次。

        

啧啧,当时那场景真是——

        

无数老女老少围在大锅旁边,都不肯喝汤,也不肯往这边的通道走…他们也不可能去押过来……

        

关键是这一大波有生前意识的人将整个通道都挡住了,后面那些没有意识的工具根本过来不了。

        

后来据说还是那位神秘大佬亲自出手,一条就像触须的玩意儿直接伸了进来,从端部出现一个空洞,里面传来强劲的吸力,将那些不肯离去的人全部吸走。于是通道才恢复通畅。

        

第三次断流大概在一两百年前吧,那次略略有些不一样:是没有鬼魂进来。

        

一直持续了二三十年才逐渐恢复。

        

直到现在。

        

他们不知道这次又又又断流是因为什么,反正也没啥事儿,不如上去看看?

        

两人相视一眼便心有灵犀地同时往前方光柱走去。

        

其实这个光柱是可以来回传送的通道,只不过对于没有丝毫意识的普通鬼魂而言,他们只能被动地一层层往下传。

        

他们伸手在上面抹了一下,就出现两个向上和向下的箭头。

        

他们一般会抽空点向下箭头去查看那些工具的工作情况,有没有偷懒什么的。

        

不过这次是想去查看为什么鬼魂断流的问题,于是点下向上的,光柱中一股力量托举着他们缓缓向上…

        

眼看着伸长脑袋就能望见上一层平面的情况时,突然传来“嘭——”地一声巨响。

        

光柱开始剧烈震动起来,周围的透明壁罩发出咔嚓的清脆的碎裂声。

        

哗啦——

        

整个光罩彻底碎成了一片片光点,顷刻消散空气中。

        

而他们此时还没能真正到达上一层传送通道便失去了力量,于是他们身体便开始直直往下坠去——

        

那光柱的通道随着一层层碎裂一直往下延伸,两人想止住下落,奈何他们双手不管如何在光罩上挥来抹去,都无法激活控制面板。只能顺着通道一直往下掉啊掉啊…并且速度也越来越快。

        

啊——

        

他们虽然已经一千多年没有体验过自由落体和身体与地面亲密接触,但是并不妨碍此时身体的本能将他们对自由落体的恐惧因子激活。

        

然后他们中一各不由自主想起无比久远的记忆——好像,他当年就是想把那个黄脸婆推到某景区的悬崖下,不料那个歹毒的女人临掉下去那一刻竟然会反手一把抓住她,死死不放,于是……啧啧,实在太恐怖了。

        

原本苍白瘦弱的身体开始扭曲,变得狰狞起来,同时发出更刺耳的惨叫。

        

然后,在无比恐惧中,他仿佛看到那只抓向他,向他索命的手——

        

“啊,不要……你去死,去死——不要过来”

        

啪叽——

        

且说枔靖把上面的事情解决:传送门被毁,把魂魄送走后就没有更多魂魄前来。略作休整后便通过那传送光柱,打算深入调查。

        

既然那幕后boss不肯出来迎接,那她就主动找上去!

        

哪知刚刚准备通过光柱时,却看到有两个穿着不一样,手上分别抱着一块写着“冥殿阎罗”和“生死判官”的一黑一白两人飞了上来。

        

一看就是这里面的“工作人员”,干丫的!

        

枔靖扬起大环刀便砍了下去。

        

哪知这看起来很结实的传送光柱就像一个透明的玻璃管道,只轻轻一碰就碎了?

        

然后那两人失去传送力量,身体开始自由落体……

        

还以为这两个工作人员不是小boss也会是个斥候啥的,不料竟是两个很普通的魂魄。

        

只是因为穿上两身不同的皮,以及抱着一个“身份牌”而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他们不管怎么掉落,一只手都紧紧抱着那个牌子不松手——可不能松哦,一旦掉了就不是阎罗判官了哒。

        

也正是因为他们魂体落下,反而将下面传送通道磁场破坏,随着他们身体所过之处,通道迭次地碎裂。

        

就像是从高楼坠下砸穿一层层玻璃的样子。

        

大环刀已经再次落到枔靖脚下,托着她稳稳地往下降。

        

下降了大概几百米深便到了底,那两个在前面开路工作人员已经完成了使命,与他们幕后主子五体投地趴在地上,变成一滩不规则灰黑色的煎饼,紧紧贴在黑乎乎的地面上。

        

枔靖轻巧地落到地面,传来坚硬阴冷的触感,招出小葫芦,把这两个煎饼给收了。

        

多少也是能量。

        

不过小葫芦明显看起来不怎么灵动。

        

葫芦下面的肚子变得鼓鼓的晃悠悠地飞着,就好像那肚子太大了,有点不堪重负。

        

枔靖连忙一手将它接住:这家伙看来是真的吃撑了。也不知道没有元丹能不能进阶。

        

小葫芦肚子咕咚咕咚响着,像是用很大力量一样,才在瓶口勉强形成一道旋窝,将那两个煎饼给收了。

        

“小葫芦…你还好吧?”

        

枔靖有些担忧地问。

        

“咕咚,咕咚——”

        

嗯,还…还能吃——

        

枔靖:“……”

        

那就好。

        

枔靖暂时让小葫芦回灵池休息,自己拿着环环和秤砣,撑着防御罩开始打量这个……空间。

        

上面都是按照曾经听过的地府传说布置的,还以为下面真的会有十8层地狱啥的。

        

发现这里并没有十8层,现在她就已经到了最底下了。

        

所在是一个大概四五十平米的平台,平台下方是一块巨大的立柱从深渊探出。

        

平台周围如同散射的线条一样,连接着几十条浮桥,与对面漆黑的崖壁连接。

        

上方是上百米的穹顶,根据这个高度,也就是说穹顶上方就是那所谓审判的冥殿,再往上就是黑河,传送门……

        

枔靖将神识凝成一缕顺着其中一条浮桥向对面探去,然后,她发现在浮桥尽头有无数个山洞,深深扎进山壁中,而每个山洞,或者说每一块山壁上都巴着一个个“人”,他们用手或者用嘴在抓在啃咬石壁,他们以自身魂力为引,每次都能从上面弄下来一小块的黑色石头,然后石头就会落到一条穿插在他们之间的传送带上。

        

传送带彼此连接,最后连接到一条向下的更大传送带上,一直传送到深渊深处。

        

枔靖心道:怪不得那些没有各种刑罚的十8层地狱,他们费尽心机将这些魂魄收集起来并转化为劳工,不就是帮他們开山创造更多价值吗?都弄去经历刀山火海油锅,岂不是很浪费?以及还需要很多小鬼来维持,那更是浪费中的浪费。

        

那么,这个巨大的空间应该是被…开采出来的!

        

按照那些凝固魂魄每啃下一块石头就会消耗掉一点魂力的速度,一个魂魄大概能开凿出相当于自己体积的三至十倍的黑石。

        

如此,这巨大的空间相当于是用将近一半的魂体填起来的!

        

枔靖莫名感觉到背脊发寒,以及内心升起无限的愤怒。

        

即便之前土黄星一号子民那般践踏和藐视神明也没让她愤怒到如此程度。

        

她此刻只想将这一切毁掉,彻底毁掉!

        

难道要等这些家伙真正骑到她头上,以及将她世界里的子民如此折磨才出手吗?

        

什么狗p的“井水不犯河水”,什么叫做“没有招惹她她凭什么干预别人的体系”……统统都是扯淡。

        

可是,有一个问题不得不面对,那就是这些已经被固化了鬼魂,他们已经无法进入轮回,已经没有来生…他们最终只能彻底消亡。

        

她又该如何安排他们?

        

不管那么多了,先将这些终结了再说!

        

可,她要怎样才能结束这一切呢?

        

怎样才能让他们不再继续成为一个挖矿的工具?

        

对了,激活他们生前的记忆?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辛便带着少有的凝重神情说道:“老枔,这样做不好。”

        

枔靖略作思索,没有下一步动作,问:“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

        

记忆是一把双刃剑,要不然也不会说失忆是很残忍但对某些人却是一种解脱。

        

这些人便是第二种情况:一旦有了记忆和自我意识,就算是他们可以对前世的一切看淡,可对于现在的一切呢?

        

他们知道自己给别人当了那么久的工具后会怎样?

        

知道了自己魂体再也不可能有来生会如何?

        

进而知道一旦受损或者死亡便是彻底的终结后又该如何面对?

        

是个人也会疯吧。

        

而全员疯了的结果…不用试枔靖都已经想到了。

        

只是,她终究还是无法眼睁睁看着这些无辜的魂魄在这里受苦——

        

之前她就已经探查过了,那些真正负的功德很多的,人家已经享受不同的待遇了。

        

被分流到这里的,都是最底层的普通魂魄…

        

小辛嗫嚅着,想说不管老枔现在做什么都改变不了结局,还不如就让他们在这里发挥自己最后一点光和热什么的。

        

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跟了老枔这么久,他发现她是真正站在普通民众角度上思考的神明。

        

若是那些功德有亏的魂魄在这里的话,她恐怕会很开心看到他们继续创造最后的价值。

        

但,偏偏是普通人。

        

就在这时,巫灵突然开口了。

        

“咔哒,咔哒——”

        

枔靖听着听着,眼睛一亮:“好,那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