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小嫩模流白浆)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3月23日13:19:55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小嫩模流白浆)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傅庭涵:“……我读书时候很乖,从不打架。”

        

“看出来了,”赵含章似笑非笑,“傅教授看着就是个乖学生,不像我。”

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小嫩模流白浆)最新章节列表

        

傅庭涵忙安慰道:“你也一直是个好学生的。”

        

赵含章挥挥手道:“算了吧,就是我眼睛好的时候,老师也很难昧着良心说我是好学生。”

        

更不要说她眼盲以后了,直接变成问题学生。

        

傅庭涵一脸严肃起来,认真的看着她道:“你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学生,学习好,人缘好,活泼开朗,善良正直,老师虽然头疼你,心里却很喜欢你。”

        

赵含章惊讶的看着他的认真。

        

傅庭涵冲她坚定的点头,再一次肯定道:“是真的。”

        

赵含章不由笑起来,“我就当这是傅教授对我的夸奖。”

        

她顿了顿,还是问道:“你要不要锻炼一下身体?和二郎学一些武艺,我觉得这样对保护自身安全有很大的作用。”

        

傅庭涵:“你不学吗?”

        

“我学呀,但我时间不太自由,会放在晚间。”

        

傅庭涵:“我和你一起吧,二郎的进度不适合我。”

        

赵含章本想说她的进度也不适合他,但想到他未必会适应这个时代的教学方式,实在不行她还能教他一套军体拳,于是点了点头,“那晚上见。”

        

傅庭涵:“晚上见。”

        

砖被搬进窑里放好,陆焜检查过没问题,便带着人封窑,然后生火。

        

傅庭涵上前看了看,将时间记下,他伸手感受了一下温度,和赵含章道:“我想弄个温度计,这样可以更准确的掌握烧制方法和进度。”

        

不然,一切都要靠老窑工的经验和感受,效率和成功率都不高。

        

赵含章眼睛微亮,“做啊,缺什么和我说,我让成伯他们去弄。”

        

火烧起来,俩人站在窑前,被火光映红了脸,这是他们第一次烧砖,不管是傅庭涵还是赵含章都想亲自看看效果,因此没有离开。

        

俩人已经从温度计聊到了军体拳和武术,“很多武术到了我们那个时代都化去了杀人的招式,只做强身健体之用,所以要论实用,还是军体拳。”

        

“我在特种部队里学的,都直击要害,你要能学会,就算以后护卫不在你身边,你也能保命。”

        

傅庭涵偏头看着她,问道:“很辛苦吧?”

        

“啊?”赵含章反应过来,笑道:“没有你想的那么辛苦,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去找我爸,从小学着的,后来出意外眼睛看不见了,一开始只会乱打,后来叔叔和大哥哥们来帮我,我就学会了用耳朵去判断他们攻击的点,然后回击。”

        

“其实就是比用眼睛直接看到多了一个步骤,耳朵先听见,然后在大脑里勾画出画面来,这样就跟看到一样了。”

        

多了一个步骤,意味着处理的速度就会慢,她一开始不熟练,基本就是被人压着打。

        

但后来习惯了,她能够做到耳朵一听到就做出反应,就跟眼睛看到就做出反应一样快。

        

而这样的好处不仅在于她不会再被人欺负,她也能更便利的生活,在熟悉的环境下,她甚至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陌生人几乎看不出她是盲人。

        

赵含章对自己的武术很有信心,她道:“我教你。”

        

傅庭涵欣然同意。

        

然后赵含章就带着他去跑步和压腿,“先把筋开了,这几天我们做准备工作。”

        

傅庭涵自信满满的和她在田庄里跑起来,一刻钟后,他有些气喘,两刻钟后,他的步伐慢下来,几乎快要停住。

        

成伯默默地看着,正想上去询问和劝说,就见他们女郎拉着傅大郎君去了旁边的草地上,让他挥手踢腿,也不知道傅大郎君说了什么,他们家女郎突然抓住傅大郎君的肩膀,一手掐着对方的脖子,一下就把人按在了草地上。

        

成伯瞬间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的先往左右看,见大家没留意,这才狂奔过去要阻止。

        

赵含章一把将傅庭涵压在了草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见他双眼纯净的看着她,眼中还带着温柔和笑意,她有些不满了,手微微用力,“你想什么呢,这时候不该想着怎么挣脱,或者把我撂下吗?”

        

“你的手掐着我的脖子,一手按住我的肩膀,腿压着我的腰腹,我所有的力点都被你掌握着,根本反抗不了。”

        

赵含章就放开他,把他拉起来后坐在旁边上,“你这样思考是错误的,打架,哦,不,是武术可以是科学的,但搏命的时候,你就不能光靠科学,你还得凭意气。”

        

傅庭涵:“意气?”

        

“对。”赵含章就起身,冲他招手,“来,刚才的动作你来一遍。”

        

傅庭涵站起来,看着她白皙瘦弱的脖子,一时下不去手。

        

赵含章见他这么磨蹭,一把将他的手抓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别磨磨蹭蹭的,来试试看。”

        

傅庭涵手别抓住她的肩膀,一手虚握着她的脖子往后推。

        

赵含章:……

        

她一手就能打掉他这两只手,不过为了配合他,她没动手,而是配合的顺着他一推的力道倒下。

        

傅庭涵手忙脚乱的要去扶她,赵含章干脆伸手拽住他往下一拉,傅庭涵猛的一下倒在赵含章身上,手掌撑在她的脸侧才没压下去,但俩人这一下离得极近,呼吸可闻,傅庭涵紧张的屏住呼吸……

        

赵含章心漏跳了一瞬,也没想到俩人会离得这样近,她咻的一下收回手,有些不自在的移开对着他眼睛的目光,虚虚的看向他的耳朵,“这一按一掐的动作要快,不然对方一旦反应过来,你就很难得手了。”

        

见傅庭涵没应,她就收回目光看向他,见他脸涨得通红,她察觉不对,忙伸手抓住他,“傅教授?”

        

傅庭涵猛的回神,一下呼吸起来,他翻身离开,坐在草坪上脸色通红。

        

赵含章起身探头去看他,若有所思,“傅教授,你……你喜欢我?”

        

傅庭涵脸更红,看着赵含章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赵含章挑了挑眉,正要继续追问,成伯已经狂奔而至,拦在俩人中间道:“三娘,傅大郎君,有话慢慢说,慢慢说,可别打架呀。”

        

赵含章便把话咽了回去,“成伯,我们不是在打架,我们是在切磋。”

        

傅庭涵一脸窘迫的起身,点头道:“对,我们在切磋,时间不早了,我去看看砖窑,你回去吧。”

        

说罢转身就走,颇有种落荒而逃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