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我又想你了好想去找你&第章骑在突出的木棒上

2022年3月23日09:17:55丫头我又想你了好想去找你&第章骑在突出的木棒上已关闭评论

       

崇祯话音落下,魏忠贤躬着身,道:“奴婢领旨。”

        

语气平静,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丫头我又想你了好想去找你&第章骑在突出的木棒上

        

冯铨的表情明显的纠结了一下,低着头,默默无声。

        

他听出来了,崇祯这是不准他致仕。

        

越是这样,他心里越是不安,越是想要尽早逃离。

        

周延儒悄悄看着魏忠贤的背影,眉头暗动,如鲠在喉,如芒在背。

        

崇祯将二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起身,穿鞋子,笑着道:“那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周卿家,你的任命,朕已经盖印了,明天就下发。待会儿,你去内阁,见见张阁老,再去工部,与杨尚书打个照面。朕还是那句话,朝廷要和气,不要乌烟瘴气,整日斗来斗去的……”

        

周延儒急忙站起来,道:“臣明白。”

        

崇祯嗯了声,没有多说,看着魏忠贤与冯铨,道:“二位卿家近来要多辛苦,国事繁杂,莫要因为一点事情,就想着辞官,要扛起责任,迎难而上。”

        

“臣领旨。”

        

崇祯的话都这样说了,冯铨哪还能继续张口辞官,只得应下。

        

魏忠贤心思则安定了不少,后退侧身。

        

崇祯没有再多说,离开东暖阁,前往坤宁宫。

        

魏忠贤,冯铨,周延儒三人离开乾清宫,是各有情绪,各有目的地。

        

半个时辰后,坤宁宫,寝宫。

        

崇祯穿着睡衣,躺在床头,看着门外,微笑着道:“魏忠贤抄了十几家,总共得到脏银二万八千两,金银珠宝,古董字画也并不多,田亩,铺子之类,因为不全在京城,还另算……”

        

周皇后坐在崇祯边上,手里拿着针线,在缝着他的内裤,刚才动作有点大,扯开了线。

        

她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崇祯翘着一只腿,目光有些深邃,道:“朕也能猜到,无非在之前他们出了太多血,想要找补。朕并没有点破,魏忠贤的气势有些萎靡,阉党要散,朕,不能让他们散了。”

        

崇祯想着冯铨,周应秋,杨景辰一而再的上书辞官,双眼微微眯起,道:“不止不能让他们散了,还得替他们遮掩着,让他们继续在朝廷里,为什么?一群听话的小人,胜过一群不听话的伪君子……”

        

周皇后根本没有发问,用牙齿咬断线,拿起来看了看,见缝好了,就叠起来,放到身后的床头。

        

崇祯瞥了她一眼,继续悠哉悠哉说道:“这京城里,一度出现了银荒,现在虽然有所缓解,但似乎还是并不多,还得想办法,让那些大户,将藏银拿出来流通才行……”

        

周皇后对崇祯的话是似懂非懂,跟着躺在他边上,歪头看着他,道:“陛下,选妃的事……”

        

崇祯立刻一摆手,道:“你要是闲的慌,朕给你找些事情做,各种祭祀仪典,朕保证给你排的满满当当……”

        

周皇后抿了抿嘴,见他还是不松口,静静看了他一会儿,只好转移话题道:“陛下,郑太妃近来身体不太好,老是咳嗽。”

        

“福王又想离京了?”崇祯随口接道。

        

周皇后一怔,旋即道:“这倒是没有,是郑太妃,希望我劝劝陛下,放福王回封地。”

        

崇祯哼了一声,道:“这郑太妃与福王还真是母子情深,不准。”

        

周皇后倒是知道老一辈的恩怨,犹豫了下,凑近低声道:“臣妾是担心,外臣那边会说闲话。”

        

将天下藩王扣在京师,久久不放归,时间久了,肯定会引起外臣的怀疑。为了皇家和睦,宗室稳定,社稷安定,上书请求放众藩王回京是必然的。

        

这一点,崇祯早有预料,手拍打着大腿,道:“不用理会,这些藩王,朕不打算放他回封地了。今后我大明的所有藩王,都得留在京城,不得就藩封国。”

        

周皇后见崇祯这么说,就没有多管,身形下沉一点,道:“对了,妙妙的小松鼠还在宫里,要给她送过去吗?”

        

想到那小丫头,崇祯就想到今天遇到小家伙的轻松快乐,不由得笑着道:“不给,让她来拿。”

        

周皇后神色有些古怪的盯着崇祯。

        

崇祯右手自顾的拍着腿,左手搂着她,道:“是我故意藏起来的。这宫里太闷了,有个活泼的小丫头也挺好玩的,你没事就让她进宫来玩。”

        

周皇后噗嗤一笑,道:“妙妙要是知道了,肯定要跟你闹。”

        

“闹就闹,谁怕谁啊……”崇祯放下腿,拉过锦被,道:“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

        

崇祯悄悄翻了个妩媚的白眼,她发觉了崇祯小孩子心性的一面。

        

崇祯躺在床上,心里依旧在盘算着朝局。

        

‘六部与都察院日渐齐备,辽东问题不大,南京那边差不多了,现在,就是要逐步的深入、巩固,将所有权力收拢、握紧……’

        

……

        

来宗道与钱龙锡的案子,在第二天就结案了,明颁天下。

        

两个阁臣的同时遣戍,是重遣,这对朝野是巨大的震动,更是巨大的震慑!

        

朝廷里飞扬的气氛,得到了稍稍压制。

        

周延儒的复起,倒是没有引起什么波澜,这个人在以往并不怎么突出,与东林、阉党的关系都比较隐蔽,尤其是阉党掌权这几年一直在守孝,是以朝野反应平淡。

        

由于崇祯对魏忠贤,冯铨,周应秋,崔呈秀等人或明或暗的警告,阉党也暂时蛰伏起来。

        

朝野,出现了一阵难得的平静。

        

几天之后,东暖阁。

        

崇祯趴弯着腰,看着身前平铺在桌上的地图。

        

这是沿海一线大地图,从辽东到江浙。

        

李邦华,毕自严站在他身旁。

        

毕自严指着地图,道:“陛下,从这里起,渤海,黄海绵延千里,皆是长芦盐场,长芦盐场是我大明最大的盐场,产出占到近三成……由长芦都转运盐试司管理,长芦盐场下辖二十四个大小盐场,驻地在河间府沧州……转运司的官员,盐场的盐户等,均是世袭,不得转籍,至今已经是第十九代……”

        

崇祯看着毕自严所指,全部是沿海,长度千余里。

        

李邦华跟着接话,道:“陛下,从北向南,分一百五十八个卫所,涉及千户,百户以及校尉兵卒,超过十万,他们以及盐场的盐户,皆是靠盐而活……”

        

崇祯眉头一挑,自语道:“这涉及的人,怕是得有数十万,远超朕的预计了……”

        

在崇祯原本的预计中,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卫所。这些卫所,基本上也是世袭。

        

李邦华看着崇祯的侧脸,似乎担心他退缩,道:“陛下,这些卫所,与盐课还有所不同,他们原本领的是朝廷俸禄,后来国库拮据,朝廷才命各转运司代为发俸……”

        

崇祯:“……”

        

这是什么神奇的操作,朝廷没钱,让盐课代为发,盐课怎么就有钱了?让盐课代发,朝廷还能管理那一百多卫所?这些卫所,是不是已经成了盐课的私人武装了?

        

毕自严见着崇祯不说话,心里同样担心起来,连忙道:“陛下,这些卫所,乃太祖时所立,风雨近两百年,早已经腐朽不堪,应当整顿,并且,分布在千里范围内,并不能造成多大动静,一道旨意,各地府县便可跟进,处置……”

        

崇祯手指划过那一千多里的沿海长线,沉吟着道:“田尔耕的奏本,确实是急于邀功了,并没有准备好。”

        

李邦华与毕自严对视一眼,看出了彼此的不安,李邦华紧着道:“陛下,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准备了这么久,这么多,不能放弃。”

        

崇祯一怔,回头看了两人一眼,见他们都是一脸坚定的表情,顿时明悟,不由得笑了身,直起腰。

        

他没说话,走到一旁的软塌,拿过茶杯,轻轻喝了口茶。

        

李邦华与毕自严见着,跟过来,彼此心里都在想着劝说的措辞。

        

他们最担心的,其实就是崇祯心意的反复。

        

帝心反复,其实是大明国政败坏的重要原因之一!

        

李邦华来到崇祯身前,坚毅的脸上有沉思之色,刚要开口,门外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皇爷,天津巡抚孙传庭求见。”内监出现在门槛外,躬着身道。

        

崇祯放下茶杯,嗯了一声,道:“来的刚刚好,让他进来吧。”

        

李邦华与毕自严都是一怔,孙传庭进京了?

        

很快,孙传庭就来了,他迈过门槛,看到了李邦华与毕自严,这两人他认识,但目光还是集中在软塌上的十六七岁的年轻人身上。

        

他快步上前,抬手行礼道:“臣孙传庭,参见陛下。”

        

崇祯打量着他,瘦削的三角脸,留着胡子,表情貌似木讷,像是那种闷声不吭的老实人。

        

‘老实人?’

        

崇祯被他心里这个想法整笑了,旋即就虚抬手,道:“孙卿家免礼。”

        

“谢陛下。”孙传庭收回手,躬身的立着。

        

他现在心里有些忐忑。

        

他被任命为天津巡抚,属于‘飞升’,他在天启三年辞官前,仅仅是吏部郎中,一跃成为封疆巡抚,着实大踏步!

        

但在此之前,他与崇祯并不熟,甚至没见过几次。

        

崇祯审视孙传庭许久,微笑着向毕自严与李邦华道:“孙卿家是朕前夜叫进京的,长芦盐场的事,不能没有他。”

        

李邦华,毕自严心里陡然一松,紧绷的神情缓和。

        

崇祯站起来,再次来到桌前,看着上面的地图,道:“三位卿家都过来,朕的想法是,多管齐下。第一步,封锁消息,将朝廷里有关盐课权职的人,不管他们是否干净,找个理由先关起来。第二步,就是长芦转运司,要突发奇兵的管控,同样的,先行羁押,不得走漏风声。第三步,也是关键的,天津巡抚,派兵接管这一百五十八个卫所,进行严肃的整顿,同时,协助锦衣卫进驻所有盐场,对盐场进行刮骨疗毒式的严厉整顿!长芦转运司,今后,改驻天津卫,户部与兵部、天津卫要做好准备,朕预期,在这个月内进行动手……”

        

孙传庭刚刚入宫,第一次见新皇帝,谁知道,客套都没有,直接就是这么大的事情!

        

这盐场,涉及数十万人,关乎天下百姓,任何举动,不论大小,必然震动朝野,天下沸腾!

        

孙传庭看似木讷,实则双眼清亮。

        

他静静的看着崇祯,又看向毕自严与李邦华。

        

毕自严与李邦华都是一脸沉色,等崇祯说完,两人又对视一眼,齐齐抬手道:“臣领旨!”

        

孙传庭一怔,看着崇祯愣神。

        

就这样?

        

按照他以往的了解,这么大的事情,朝廷肯定要再三权衡,弄的朝野尽知才对,怎么就这样三言两语就决定了?

        

在这东暖阁,就这几个人?

        

“孙卿家,”

        

不等孙传庭想太多,崇祯就注视他,道:“这件事,天津卫是主力,真要有什么事情,天津卫要拿出魄力,不惧后果,不怕压力,全力弹压!”

        

盐场的利益太大了,涉及上百万,甚至上千万两的银子,朝廷这边想要拿回来,绝不会轻而易举!

        

孙传庭猛的会意,神色不见丝毫波澜,抬起手道:“臣领旨。”

        

崇祯看着他,片刻,微微转头,看向李邦华与毕自严。

        

李邦华会意,躬着身,道:“陛下,待会儿,臣想与孙巡抚单独谈谈。”

        

崇祯点头,直起腰,目光灼灼的沉声道:“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所有的布置必须考虑周全!你们只要将事情做好了,所有的压力,朕来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