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他憋不住了怎么办&男朋友说我太润了是什么意思

2022年3月23日07:13:15男朋友说他憋不住了怎么办&男朋友说我太润了是什么意思已关闭评论

芈士闻言嘴角翘起:“本来是没有,但当殿下需要的时候,就有了!”

        

说到这里,芈士一双眼睛看向大殿外:“据说自然画院要聚集十二真传,奉迎天道迎来大兴之局。那十二真传弟子,皆已经陆续归位。第一真传等前六位弟子,更是已经准备回返自然画院,接受教祖教导。那自然画院第一真传唤做:苍禄。”

男朋友说他憋不住了怎么办&男朋友说我太润了是什么意思

        

“殿下稍后,我这就略施手段,将那颠倒蛊的命格转移到其体内。”说完话芈士身形一闪,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看着芈士消失的背影,皇后面色阴沉,看向了床榻上昏厥过去的端王,目光中满是冰冷:

        

“该死的!所有敢阻我儿成道之人,我要你们皆不得好死。”

        

时光匆匆

        

弹指十年

        

十年时间一晃即逝

        

霍家庭院内

        

霍甲与十年前相比,略显苍老了几分,此时手中拿着画板,静静的描绘着一条从天而降的瀑布,在其对面慕容秋呆呆的看着身前粉红色花朵出神。

        

半响后画卷上灵光闪烁,金卷成,化作一道卷轴被霍甲卷起,放在了书架上,扭头看向观赏花朵的慕容秋: 

        

“夫人在想什么?”

        

“听人说自然画院要开始大肆招收弟子了?”慕容秋回过神来,一双眼睛看向霍甲。

        

“就在这两个月内。”霍甲点点头:“你怎忽然问起这个?”

        

“霍信也是你儿子,而且他的天资也很高,如今已经能做出金卷,那名额……”慕容秋眼神里满是商讨的语气。

        

“不可能!绝无可能!此事乃是当年你我说好的约定,岂可出尔反尔?”霍甲不待慕容秋说完,连忙抬起手打断。

        

“可霍信也是你的儿子,他的天资是霍胎仙的十倍、百倍,你为什么非要叫他去自然画院?他去自然画院,只会白白浪费机缘,若信儿去了……。”

        

“别说了!你当我不知道,这些年为了培养霍信,你慕容家可是下了大血本。他的天资,都是用资源堆出来的。”霍甲打断了慕容秋的话:

        

“你也知道,我是一个父亲,两个孩子对我来说都是一般模样,一碗水都要端平了。你要知道我的难处。”

        

“可霍家现在的状况,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所有资源都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才能带领霍家走出困境。我已经听说了,自然画院要选取十二真传,凭霍信的天资,再加上我慕容家的财富,未必不能拼一拼。”慕容秋目光灼灼的看向霍甲:

        

“霍信若能成为真传,必然可以证就神话。”

        

“别说了!”霍甲打断慕容秋的话,猛然一甩衣袍,向着门外走去:“此事我绝不答应!绝不答应!”

        

“你已经心动了,否则你绝不会对我发火。”看着霍甲背影,慕容秋喊了一声:

        

“你可千万不要后悔,霍家的崛起就在今朝。”

        

霍甲没有说话,背影逐渐消失在院子里。

        

“娘,爹迟迟不肯松口,怎么办啊?”霍信面色阴沉的自偏殿走出:

        

“他为什么非要将机会让给那个废物。十年来连玉卷都做不出的废物!”

        

慕容秋闻言不语,半响后才道:“你表妹也有好些年不见了。”

        

霍信闻言一愣,诧异的看着慕容秋,不知母亲在此时提起表妹作甚。

        

“你说,要是霍胎仙犯了人伦大礼,欲要对你表妹行不轨之事,却被当场抓住,该如何?”慕容秋眼神里露出一抹精光。

        

“啊?”霍信闻言一愣,惊呆当场。

        

“你姑姑乃是当朝皇后,到时候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插手进来,呵呵……”

        

“可是表妹……”霍信略显不愿。

        

“能不能换个人,万一爆漏出去,或者出了岔子,表妹一辈子就都毁了!”

        

“只是诬陷罢了!”慕容秋道:“你表妹绾绾可是一个小魔女,凭你二人从小玩到大的交情,没道理不帮你。”

        

“你表姑父是礼部侍郎,平日最注重礼法,若此时事发,双方必定不死不休,非要将霍胎仙送入牢狱内不可。只要稍加耽搁,到时候自然画院开山门的时间过去,此事就成了。”慕容秋笑的就像是一只吃了小鸡的狐狸。

        

见到霍信还在犹豫,夫人道:“你表妹已经订婚了!快断了你那不切实际的想法吧!你不进入自然画院,你和绾绾是绝无可能的!你表姑父是不会看上你的。”

        

“什么?”霍信如五雷轰顶,猛然抬起头,眼神里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后院

        

霍胎仙伸出一只手,手中拿着一把寒光闪烁的宝剑,手中拿着一根画笔,小心翼翼的在宝剑山画着什么。

        

“嗡!”

        

忽然一道声响,伴随着一阵嗡鸣,那宝剑山无数图案激活,犹若是灵蛇般游走,然后渗透入宝剑内,与宝剑彻底融为了一体。

        

“纯阳剑!或者说是法宝版的纯阳剑!”霍胎仙看着手中宝剑,露出一副满意之色。

        

“你小子的画技越来越精湛了,十年来那些神灵不断为你提供源源不断的神力,再加上得自于自然画院洞天内的各种宝物培育,你现在已经能够画出金卷了。”四脚蛇拇指大小的脑袋在霍胎仙的脖子上伸出来,一双眼睛看着霍胎仙手中的宝剑,目光里露出一抹羡慕:

        

“虽然仅仅只是金卷,但论威能只怕就算是那些画博士,也无法抵挡。”

        

“过奖了!哪里有那么厉害?”霍胎仙随手将宝剑挂在腰上:“十年才画熟一把纯阳剑,我连那五雷图的影子都画不出来,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抬起头看向远方天空:“十年了!我在这院子里潜心修行十年了。”

        

霍胎仙看着体内金黄色血液,何止强大了十倍?

        

如今已经有拇指粗细,再加上番天印的威能,就算神话强者当面,他也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正说着话,小春子自门外走来:“爷,该吃午饭了。”

        

一边说着,十几个丫鬟婆子端着各色佳肴,摆放在霍胎仙身前。

        

“今日府中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霍胎仙问了句。

        

“倒是有两件。”小春子弯腰道:“第一件是大老爷与夫人这几日正在闹不快,天天碰在一起吵架。第二件是吏部侍郎往姑父的女儿绾绾,来到府中做客。”

        

“听人说主母好生热情,比亲儿子还要热情。”小春子道。

        

霍胎仙闻言不语,只是静静的吃着饭菜,待到饭菜吃完,才看向小春子:

        

“今个怎么不见你家那崽子。”

        

“那崽子染了风寒,在家中养着。”小春子低头道了句。

        

霍胎仙停下筷子,一双眼睛看向小春子,过了一会后才道:“你跟在我身边,有多少年了?”

        

“回爷的话,足有十八年!”小春子的腰压下,头更低了。

        

霍胎仙笑了笑,起身走入屋子内,拿出一副画轴与一件笔墨纸砚:“你家那小崽子,算来也有八岁,是正好画道启蒙的时日。我也无什么可帮他的,这一件砚台、画笔,俱都是博士境的天才地宝,就送给你了。这副卷……”

        

霍胎仙笑了笑:“不过是一副金卷《纯阳剑》,虽然不是母本,但却是特殊图卷,不比博士图卷差,你拿去为孩子启蒙吧。”

        

“嘭!”

        

小春子闻言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公子大恩,小人无以为报。小人禽兽不如,小人该死啊!小人对不起公子,还请公子杀了小人吧。”

        

“你这是作甚?”霍胎仙诧异的道。

        

“公子,夫人以将我家崽子送入长安画院为条件,要我……要我……陷害公子,小人鬼迷心窍竟然答应了下来,小的不是人,还请公子惩罚!”小春子跪倒在地不断叩首,痛哭流涕额头血流如注:

        

“大夫人为一家之主,小人实在是无法抗拒。她都已经断了小人三年的月薪了,小人一家再不吃饭,就要被饿死!”

        

“起来吧!我又怎么会怪你?”霍胎仙看向小春子:“你能认错,迷途知返,还是有良心的。”

        

“夫人给你的药丸呢?”霍胎仙笑眯眯的道。

        

“您怎么知道的?”小春子看着霍胎仙,此时一副见鬼的表情。

        

霍胎仙不语,只是伸出手掌。

        

小春子连忙自怀中掏出一礼红色药丸,放到了霍胎仙手中。

        

“你拿着这些宝物,收拾好细软行囊,就赶紧连夜离开霍家吧。”霍胎仙将药丸抓在手中,眼神里看不出悲喜:

        

“去汶水隐居,也算是全了你我二十年主仆之情!不管事情成与不成,大夫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到时候自然会有安排你儿子去入学。”霍胎仙看向小春子,幽幽一叹走入屋子内:“将你额头的伤口处理好,按照大夫人交代的事情办吧。”

        

“公子~”小春子又是一声哀嚎,然后跪倒在地不断叩首,随即转身离去:“您放心,事情定会给您办的漂漂亮亮的。”

        

屋子内

        

看着小春子远去的背影,四脚蛇自霍胎仙身后钻出来:“你小子,了不得啊!你那封神榜更是了不得,谁知道你竟然在霍家的院子里悄无声息封了一尊神灵,而且还是掌管整个霍家土地的土地神。”

        

霍胎仙笑而不语,抬起头看向苍穹。

        

十年蛰伏,仅仅只是霍家的土地神吗?

        

四脚蛇未免太过于小瞧他了。

        

“你打算如何报复回去?”四脚蛇瞪大眼睛看着霍胎仙。

        

霍胎仙嘴角翘起:“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