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两片湿漉漉的肉肉&学生粉嫩喯白浆

2022年3月23日06:13:52拨开两片湿漉漉的肉肉&学生粉嫩喯白浆已关闭评论

“你……”

        

随着那阵剧痛袭来,光头下意识地佝偻成一个虾米,同时也看到了自己剧痛的原因。

拨开两片湿漉漉的肉肉&学生粉嫩喯白浆

        

原来正是那个王胖子竟然趁着自己不注意,偷袭自己!

        

可笑刚刚自己还以为他膝盖弯曲,是为了准备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己跪下。

        

没想到他竟然是在蓄力,就为了给自己一下狠的!

        

“死……死胖子!你……你找死!哎呦,哎呦……”

        

虽然现在光头连把王胖子直接生撕的想法都有了,但是现在的他却因为剧痛,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呸!你个王八蛋,老子这算是这么多年你打我的利息,改天老子回来再跟你要本钱!”

        

冲着躺在地上的光头呸了一口,王胖子再也不耽搁,直接撒腿就跑!

        

而此时光头的手下们都还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震惊得立在原地忘记了动弹。

        

这样不能怪他们,谁能想到往日里随意受人欺负的王胖子,竟然突然发起了反抗?

        

就好好比一只温柔可爱,让人随意揉捏的小白兔,某一天突然张开嘴在自己面前咬死一个人一样,任谁看到了都觉得这根本不可能!

        

不过就算是再难接受的事情,也都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王胖子不跑还好,这么一跑,则直接让众人从震惊之中苏醒过来。

        

看着因为剧痛而在地上不断打滚的光头,一众小弟这才反应过来。

        

“你们这群……哎呦……你们这群废物……哎呦哎……”

        

“给我抓……抓住他……哎呦……往……往死里打……哎呦……疼死我了……”

        

……

        

而光头口中的咒骂,就像是在安静的狗群里突然扔进去一块带着肉的大骨头一样,直接旁边呆立着的小弟们重新找回来了理智。

        

“给我抓住他!”

        

“敢偷袭我们老大,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对,兄弟们,给我上,抓住他,大哥重重有赏!”

        

“打死他!打死他!”

        

一众小弟就这样一边呼喝着,一边冲着前方的王胖子追过去。

        

不过让他们感到有些惊讶的是,这王胖子虽然看起来体型臃肿,但是跑起来的速度却着实是不慢,特别是此时明显已经孤注一掷的前提之下更是爆发出来了生命最快的速度,一时之间自己这边这群竟然追人和被人追的老手,竟然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不过好在王胖子终究是受体型所累,虽然爆发力不弱,但是却难以持久,刚跑了没几步的距离,速度就已经以肉眼可见程度放慢了下来。

        

这一幕显然是给了一种小混混极强的信心,特别是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小混混,眼看着自己只要抓住那个竟然胆敢偷袭自己大哥的王胖子,给大哥报了仇,以后就必然会在大哥眼中受到重用,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想到这里,那个跑在第一位的小混混心中猛然腾起一阵火热,对于未来的向往直接给了他极大的动力,让他原本就远超众人的速度又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不过也正是因为太过于激动

        

,他甚至没有留意到眼前突然多出来了一个拳头的虚影,就在他伸出去的手指刚刚触碰到王胖子衣角的瞬间,突然眼前就黑了下去……

        

“砰砰砰砰砰……”

        

自从跑在第一的那个混混被打飞之后,接下来便是一阵密不透风的击打声,而每一次击打,便有一个小混混应声飞起,重重落地。

        

不过在他们在被打飞之前,就已经陷入了昏迷,所以一时半会也感受不到身上所受到的疼痛,从这点来看,苏凡倒是足够仁慈。

        

而那些跑在人群后面的人,此时却因为反应慢而幸免于难,在看到前面的那些人无缘无故地离地飞起的时候,根植于本能之中求生欲望还是让他们在第一时间选择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一切。

        

而也正是这样,他们才看到了场上复苏后而立的苏凡,也都明白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刚才那些,都是他做的?”

        

“怎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

        

“我靠,我不是做梦吧,刚刚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这种速度,这种力量……这个家伙,究竟是人还是……”

        

“鬼啊!”

        

……

        

一切的疑惑,都在不知道谁喊的一声“鬼”中戛然而止。

        

虽然听起来不太可信,但这也确实是眼下这一切事情的最为合理的解释,当下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大吼一声四下奔逃,就连原本躺在地上,还在不断哀嚎着的光头,一时之间也都没有顾得上了。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大哥,在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那些为了蝇头小利而许诺鞍前马后的家伙们却将之弃如敝履,根本没有一个人关心他的死活。

        

不过好在刚刚王胖子偷袭他的那一脚,力道足够,此时的光头已然在巨大的痛苦之中昏死过去,不至于亲眼看到这群平时把自己围在中间拱卫着,一有点事就四下奔逃的狼心狗肺的家伙。

        

这也可以说是上天对他的仁慈……

        

“这……”

        

一时之间场上的人昏得昏,跑的跑,唯一一个还能够站立着的当事人,就是前一刻还被人当成狗一样追的王胖子了。

        

就算刚刚他是距离苏凡最近的人,也对苏凡的身手早就有了一定的印象,却还是根本没有看清刚刚他那一连串的动作。

        

此时如果不是前几天的事,自己恐怕也要跟着别人一起喊见鬼而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嗯……恩公!”

        

沉吟了片刻,看着苏凡此时昂然而立的背影,王胖子只觉得膝盖一软,这一次是真的差点就跪了下去。

        

“不必。”

        

虽然是背对着王胖子,但是苏凡却好像是后脑长了眼睛一般,先一步看出了他的意图,当下淡淡地一句话,直接让王胖子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重新站直,没有真的跪下去。

        

“你怎么知道我有能力帮你?”

        

“这……”

        

听到苏凡

        

的问话,王胖子油腻的脸上又是一红,不过沉吟了片刻之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前几天,有三个外乡人来我摊子上,拿了点肉不给钱还打了我一顿……”

        

“哦?”

        

听到王胖子这么说,苏凡眉头一挑,脑海之中浮现出三个人的形象。

        

“当然,当然这不重要……”

        

看到苏凡的表情,生怕他误会自己什么,王胖子当下连忙补充道。

        

“恩公别误会,我不只是因为这个……”

        

“只是他们在打我的时候,还说什么要去收拾谢宁……我和他虽然不熟,但是也是从小长大的朋友……所以……”

        

“所以你就一路跟着他们,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嗯……”

        

听到苏凡这么说,王胖子脸色不由得又是一红,不过这一次,眼神之中倒是坚定了许多。

        

“不管怎么样,小宁都是我几十年的朋友,虽然最近几年我自己也不争气,但是……有人要找他麻烦,我肯定还死不答应的。”

        

“哦?”

        

听到他这么说,苏凡不由得一挑眉头。

        

之前只觉得这王胖子是多少还算是有点血性,也有头脑,同时身体素质也是不错,但是这么一说,才发现他竟然和谢宁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同时再加上王胖子所说的当日的事情,让苏凡也觉得他倒是比想象之中要讲义气得多,当下对于王胖子的观感倒是提升了不少。

        

“那你知道小宁现在和我在一起?”

        

“嗯……”

        

王胖子红着脸点点头道。

        

“当日亲眼看到了先生的风采,本来应当亲自登门拜访,也感谢先生对小宁的收留,但是……”

        

话说到一半,王胖子话音一顿,当下犹豫了片刻之后才继续说道。

        

“但是先生也看到了,我当年被别人利用,闹得先生生活一团糟,平时已经不敢去见小宁这个从小交心的兄弟,如今他跟随了先生,我更是自惭形秽,不敢登门了……”

        

“嗯,是这样……”

        

听到王胖子这么说,苏凡这才算是彻底了解了他是怎么回事,当下微微点了点头。

        

“这样,你跟我来吧。”

        

说罢,也不再多和他废话,转身就走。

        

“好嘞!”

        

而听到苏凡这句话之后,王胖子微微一愣,随即脸上便涌上了无尽的喜悦!

        

他知道苏凡这么说,便相当于已经接纳了他,而他自己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自从那日亲眼见到了苏凡的英姿之后,自己便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同样追随苏凡,学一身本领吧,把自己这混乱不堪的前半生好好梳理一下,接回老婆孩子,过上正常人的幸福小日子!

        

当下王胖子自然也不会推辞一句,跟着苏凡的脚步就要离开,不过刚走两步便又转身折返,从肉摊上把几块最大的肉拎了起来,再冲旁边几家平时互有照应的邻居说了一句剩下的大家随意,便转身兴高采烈地追着苏凡而去。